这些用力过猛的二次简化字,认识不认识

d
dingdingdddd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每个月总有几天心情特别丧!文字君打算看看老宣传画寻找力量,感受一下过去人们那种斗志昂扬的精神状态,给几乎已经是一条咸鱼的自己打打鸡血,顺便收集表情包
万万没想到,这次看完却更丧了!
因为文字君惊恐地发现,中文十级的自己,竟然连宣传画上的汉字都看不懂?!
不信?你上! ▽

什么东西传染广?!急!在线等! ▽

山在人在,山毁人亡??? ▽

你们到底想把首都怎么样?!

不明觉厉!光凭名字就能把敌人吓跑!
英台洞?梁山伯也住那吗?
看到这些不明觉厉的怪字,是不是瞬间以为自己进入了一个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都是半文盲!
自信心大受打击的文字君只好安慰自己,毕竟以前物质条件还不是那么充足,说不定是没文化的人写错别字呢?

但你要知道,人一倒霉,连打击都是全家桶。 文字君心塞地发现,这些字不仅全部不是错别字,而且在你爹娘还是小鲜肉小鲜花的时候,它们才是主流! 这些字还有个与它们的呆萌形象无缝贴合的名字,叫「二简字」 / 产量翻几番 /
嗯,的确还挺「二」的。 那么,这种自带萌点的汉字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这就要从一场汉字简化运动说起了。


从清末民初以来,简化汉字的想法一直存在。
像大师钱玄同1920年就在《新青年》上发表了《减省汉字笔画的提议》一文,提出要给汉字瘦身

两年后又捣鼓八种简化策略,引得胡适都跑来点赞,说「破体字」的创造与提倡是一件「惊人的革新事业」。 但可能因为太惊人了,所以这个想法后来在反对声中不了了之,直到新中国成立才再一次被搬到台面上讨论。 由于以前战乱频繁、社会动荡,刚建国时中国的文盲率高达80%,涨知识变得尤为必要!
但你也知道,繁体字不仅笔画多,还有很多异体字,像孔乙己用来装逼的「茴」字就有四种写法,放到现实里除了制造混乱之外完全没有什么卵用啊!

于是一场汉字简化运动就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1956年,国务院公布《汉字简化方案》,正式拉开了这场运动的序幕。方案一出,吃瓜群众喜大普奔,连学霸冰心也在《光明日报》上叫好:
这个念头可以说是在五十几年以前,我开始学写我的学名謝婉瑩三个字的时候,已经萌动了。
原来学霸跟学渣一样,都有想偷懒的时候啊!
眼见反响不错,1964年文字改革委员会编印了《简化字总表》,里面一共收录了两千多个简化汉字,全是学者们谨慎梳理古代俗体简体字形得来的,每一个都能让人闭嘴惊艳。我们如今熟悉的简化字,大部分正是出自这一版。 但问题是,简化汉字这种事玩high了就根本停不下来。看着已经推行的简化字,总觉得还可以再「简」一点。于是,这一次用力过猛了。
1977年文字改革委员会发表了《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草案)》。随这一方案推出的简化字,就是所谓的「二简字」
其中,有的字笔画减少了将近一半,有的字干脆就只剩下部首。文字君看着这些缺胳膊少腿的二简字,总觉得有点像······火星文???
但不得不说写起来倒真省力,当年《文字改革简报》里有段话是这么说的:
一些部队的指战员反映:「《草案》里许多简化字,我们早都那样写了,打心眼里欢迎。」
有的搞文化宣传工作的同志,也结合自己的工作体会说:「《草案》里的许多字,改得好,很解决问题。像面、尸、厶、伏这些字,写起来刷刷刷,几下就成了。多省工夫!」
于是,社会上一下子就炸出一堆最熟悉的陌生字!


艺术展览看成艺术尸览的童鞋请举手!好可怕,总有一种胆小勿入的既视感。

连一些国家名称也是纵使相逢应不识,例如「缅甸」「泰国」
别说国家了,国内这些熟悉的城市,我都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虽然我一天不学习就浑身难受,但刚刚脱盲的吃瓜群众们可不这样想,好不容易学会了一简字,现在又来个二简字,学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颜值有要求的专家们也不愿意了,吐槽这些人为新造的二简字缺胳膊少腿难看至极!
二简字在社会造成了使用上的混乱。1986年,国务院宣布废止二简字,并对1964年编印的《简化字总表》稍微做调整后沿用至今。
这告诉我们,就算在汉字的世界里,到底也是看脸啊!

但作为曾经辉煌一时的存在,「二简字」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于是时至今日还在某些角落中,顽强地刷着脸。

西歺?不对!一定是我没看全,应该是西餐吧? 类似的还有快歺、歺厅,是不是突然觉得莫名熟悉,有时去小摊档觅食的时候还真的见过?

「歺」在古代本是「歹」的异体字,但带它走上字生巅峰的却是「餐」
身为「餐」的一部分,二简字时期,「歺」光荣地被提取出来替代「餐」字存在。
笔画一下子就减少了几倍,效果真是不要太好。

所以就算二简字被废多年,这个字依然备受老一辈喜爱,只是苦了我们这些看得一脸懵逼的后辈了······

「仃」本义为钉子,后来引申为没有依靠,例如「孤苦伶仃」
「禁止仃车」是什么鬼?这个社会已经对单身狗不友好到这个地步了吗?竟然连车也要求要成双成对?!

别怕别怕,这个「仃」其实还有一个隐藏身份是「停」的二简字,所以这个提示语其实是禁止停车的意思,并不是故意要虐狗啊!
只是这两个字连发音都不同却被混为一谈,到底应该读哪个音呀······ ▽
相比之下,「鸡旦」就良心得多。虽然看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鬼,但只要在心里默念一遍就能迅速Get到它的本尊!

摸清了套路,二简字也没那么难懂呀!虽然「蛋」「旦」除了读音相同,其他方面真的找不出半毛钱联系
你也别以为这些令人头大的二简字只会出现在村头巷尾这些相对落后的地方,有时它们还会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例如图书馆。 ▽

芷书章?乍一看好文艺,美人香草小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但仔细一瞧,不对啊,草字头下面的不是「止」而是「上」?! 赶紧翻开字典查查,却翻烂了都没找到这个字。经高人指点才知道,这原来是「藏」的二简字,说到底就是个「藏书章」而已。哎呀妈呀,图书馆里的人装逼太厉害了······
但是,很遗憾地告诉你,这些二简字虽然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错别字,但如今也已经成了不规范汉字,所以上面这些词语写法,统统算是错误的,应该及时纠正过来。 这么说,萌萌哒「二简字」就真的这么彻底flop了吗? 其实,还真有成功洗白的,就像下面这些: ▽

没想到吧!你爱吃的桔子里竟然也有个二简字。 「橘jú」「桔jié」都是现代汉语规范字。但「桔」在过去曾被作为「橘」的二简字存在。
所以即使到今天,「桔」在用作「橘子」一义时,依然是「橘」的俗写。
难道桔子是因为太好吃了,独得吃货恩宠才得以侥幸?
文字君也不知道,只知道还有一些连姓氏都被改,用着用着也能习惯成自然的,例如「傅」姓与「付」姓、「萧」姓与「肖」姓、「阎」姓与「闫」姓。 中国历史上向来只有傅姓、萧姓、阎姓,而无付姓、肖姓、闫姓,不过自从二简字将这几个姓氏简化之后,对中华姓氏的影响却非常大。
二简字推行之后虽然很快被叫停,但当时有些人已经将户籍上的姓氏改成二简字版本,后来也就继续这么用下去了。
许多文献对这些姓氏也是傻傻分不清楚,例如把傅作义将军写作「付作义」,把名将萧劲光写作「肖劲光」,无疑都加剧了这种误用的情况。
由于纠正起来太麻烦,这些自带主角光环的二简字姓氏被保留了下来,成为规范的汉字,像明星中就有付辛博、闫妮等等。
而它们那些成为炮灰的同伴们,就只能被我们拿来玩猜字游戏了······
p
pipi888
少见多怪
l
lynnxj
有些真没看懂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wyest
看到铁道游击队才发现那个字不是边
r
robots
小时候学过二简字,一看都认识。暴露年龄了。
l
lianzi
这些字学校有教过吗?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按说86年才废除,我应该能认识几个吧。
c
coalpilerd
小时候很多路边摊用二简字,后来就看不到了。
u
umizumi
橘是一简字?那本来是啥?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a
adenine
终于理解了台湾的同事吐槽说看不懂我们的简化字
v
vivian_liang
突然能理解台湾人为什么喜欢吐槽简体字了
proserpina
都沒见过
A
Aprilsunshine
学校没教过吧,但还挺容易猜出来的,繁体字我们都没学过,不是一样也认识么。我唯一不大猜出来的是香港的报纸,繁体字+粤语特有的词汇/用词+缺少背景知识,很多时候真的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pineappletin
我也觉得,靠猜也知道啊,汉子是象形文字啊
twptwp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玩儿。
a
atlwsn
回复 1楼dingdingdddd的帖子

少见多怪,露怯了不是?
驫龘麤靐
表情包多的让人直犯恶心
两点一线
原来叫二简字,我一直以为是错别字
苏芳紫
对的,我外婆写字都是这种二简字的。
走四方天地
晕死,居然我都认识。  年龄暴露无遗。
走四方天地
那时候我们学校老师不正式教,就是在黑板上直接这样写。  虽然很快就废除了,但可能小孩子学东西快,所以我都能认识,只是不会写罢了。 和繁体字一样的,虽然没教,但看多了就能认了,写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些字学校有教过吗?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按说86年才废除,我应该能认识几个吧。

lianzi 发表于 12/8/2017 12:52:00 AM
咸鱼红烧肉
突然能理解台湾人为什么喜欢吐槽简体字了
vivian_liang 发表于 12/8/2017 1:22:06 AM
Re. 不看不知道,有些简化字真的好粗俗的感觉。
蚂蚁蚂蚁
终于理解了台湾的同事吐槽说看不懂我们的简化字
adenine 发表于 12/8/2017 1:13:52 AM

对,我也是这个反应!
g
gracemialee2012
我竟然都认识
pop
我就是用有的拼音输入法打 “桔子” 发现打不出来,才发现这个字多少年我一直都写错了。
我以前一直以为 桔子 和 橘子是不同东西, 小时候北方冬天吃的那种是桔子,南方运过来的那种是橘子。。。
绿
绿葱
有些是第三批简化字, 基本上食堂菜谱都用的这类字。  
70年代盛行,我们说自己是第三批简化汉字群众基础。  但没通过呀。
然后我的语文老师就狠狠的整治我, 搞得我好几期语文没拿到100分。
等你的季节
我居然就只认识餐 , 其他都不认识,
M
Monokeros
长知识了
gina3007
我就是用有的拼音输入法打 “桔子” 发现打不出来,才发现这个字多少年我一直都写错了。
我以前一直以为 桔子 和 橘子是不同东西, 小时候北方冬天吃的那种是桔子,南方运过来的那种是橘子。。。
pop 发表于 12/8/2017 12:47:56 PM

我也是,一直以为是不同的水果,桔 这个字是进小学语文课本学过的,而且是先学的,后来高年级才学 橘
l
littleball
又是不署名偷别人的文章吧?
Ruth
这些字学校有教过吗?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按说86年才废除,我应该能认识几个吧。
lianzi 发表于 12/8/2017 12:52:54 AM
应该在那之前就废除了,可能86年是正式废除?我有印象看到过,但感觉都没真正用过,我记得小时候被叫去帮忙,是一批扫盲读本,是二简字版的,不让再用,但是又不想销毁浪费,就将其中所有二简字,单独印了更正字,叫了一堆孩子去帮忙贴,有人负责把字一个个剪下来,有人负责贴到读本上对应的位置去,更正页一大张都是一个字,上面标注这个字要贴到读本的某页某行第几个,然后一个小朋友就负责专门贴这个字,一本一本贴过去,第二个小朋友负责贴下个字。。。小朋友认识不认识那个字都不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