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幽谷暄和
楼主
Hello,楼主最近闲着没事,想写个故事给大家看看。
先说好了……楼主水平比较业余,就是无聊时写写打发时间,大家无聊时看看打发时间。但是!楼主人品很好,尽量日更,绝对不坑。

楼主写的初衷主要是有时候自己想找点东西看,但是又看不下去。所以楼主想写一个符合自己口味的文章 -

具体来说,就是没有玛丽苏没有汤姆苏没有白莲没有圣母也没有绿茶和暖男……(众人:那还有什么可写的……???)

大家看得开心了就给楼主点反馈,看不下去也可以提点意见。

Happy Friday!!!
————————————————————————————————————————————
————————————————————————————————————————————
文案
“朝堂,江湖,举手间腥风血雨,爱恨如流星湮灭,你说,这人生不过百年,终为尘土,哪里来这么多情深纠葛?”
“正因有生老病死,世道轮回,人生不过百年,你我才应好好感受这个中滋味。”
————————————————————————————————————————————
————————————————————————————————————————————

不愿意爬楼的亲,
晋江上的link在这里:)
http://m.jjwxc.net/book2/3159722
驫龘麤靐
占楼,LZ加油,坐等看 大力如来掌 vs 五雷闪电手
幽谷暄和
1.
定安七年。

京城里淅淅沥沥的下着春雨,早朝刚下,大臣们三三两两的散了。却有一名皇帝身边的太监急匆匆追来,小声道:“沈尚书,皇上召您,入偏殿议事。”

沈尚书名为沈倾默,颇有些风骨的一个名字,怎奈他中年微胖,一双小眼在横肉里打转,听到太监叫他,他驻足咧嘴一笑,看上去极其和善,极其没有架子。

小太监却不敢怠慢,这位沈尚书虽官职不大,却是皇帝眼前的红人,满朝文武,连左右丞相也没有他在皇上跟前的话分量重。

原因有二,其一,他是七年前扳倒钧王爷,助皇帝即位的重大功臣。他一路来替皇帝铲除异己,以至于今日所谓的“乱党”都被皇上赶到了荒凉的塞北之地,规规矩矩的过着日子,皇帝,却在老百姓中捞了个前所未有的宽宏大量,爱惜手足的明君的名声。

其二,他的同僚们,不得不羡慕,沈尚书和他的夫人生得两个好儿子 – 长子沈君,一表人才,能文能武,皇帝器重之至,已将一众皇子女中偏爱的宓德公主许配于他,只待公主成年后,沈尚书就成了皇帝的亲家。次子沈林,虽极少人见过,却听说是世外高手,武林盟主,朝堂之下的皇帝。众人认为,他是这真正的皇帝安插在武林中的眼线。

沈尚书另有一子,却是鲜有人知。人们只大约听说名叫沈云,出生后据说体质孱弱,很快就送到了他两位哥哥都拜师习武的归霞山学艺,自此并未在京城出现过。

一路上,沈尚书在小太监那里恩威并展,旁敲侧击,还塞了一粒金子,小太监不得不松口道:“如今事情紧急,许是于塞北的事有关联,我听不真切,说错了沈尚书莫怪。”

沈倾默自觉目的已达到,心中也有了计较,不由得又把他那肥胖的脸挤了一挤,做出了一个格外真诚谦卑的微笑,一步跨进了偏殿。

虽是上午,偏殿里却灯光幽暗,皇帝只坐了个不远的书案前,他的影子似乎就罩在刚进门的沈尚书身上。沈尚书官职低微,行礼不够,需要跪拜。他刚刚做足了架子,皇帝却抬手制止了他:“免了,沈爱卿到前边来说话。”

沈尚书上前几步,他一进殿,就感觉皇帝心情不佳,若换做别人恐怕早已心有戚戚,可沈尚书是何许人,他认为:“皇帝若日日欢天喜地,又要我何用?”

长久的残酷斗争中,皇帝和沈尚书这两只老狐狸,十分的心心相印,不,惺惺相惜。他们早已培养出了默契 – 皇帝不开口,沈尚书也安静的就座,陪皇帝酝酿着情绪。

片刻,皇帝开口了,这次他声音低沉,而且渐渐变得咬牙切齿起来:“乱臣贼子欺人太甚!沈卿,你当日里叫朕留他性命,是以彰显天子风范,如今他们要爬到朕头上来了!”

沈尚书深知当日不是这么回事儿,但是他更明白,皇帝要他背的锅,只要是他能背的了的,他很乐意背。

于是他深深一鞠躬道:“皇帝圣明,都是老臣的错。”

皇帝看到他的模样,觉得胸中的气已出了大半。叫他继续坐下,道:“我已三番五次差人去楚……那混蛋小子那里寻那密书,这一次,我已派了最高强的影卫,还借了你家二公子一臂之力,怎奈……怎奈!”

皇帝所说的,沈尚书没有一字不知。他是在日前就得到沈林传书,听了事情的经过,这几日心中一直在权衡利弊,待皇帝召他。

看见皇帝说着说着又气的哆嗦了起来,沈尚书忙道:“圣上息怒,那小子原本就不学无术,如今彻底成了个市井无赖,若不是圣上您,念着同宗的情分,他又怎能苟延残喘到今天?”

“不说别的,他既不能文,又不能武,只要是把他抓来严刑逼供,十本密书也到手了,臣知道圣上不忍,只望他能改过自新。”

皇帝捻着胡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和沈尚书都明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沈尚书见时机成熟,慢慢的开口道:“臣有一计。”

皇帝半即兴表演了这半天,等的就是沈尚书这一句话,他心中暗骂沈尚书此时还要卖个关子,却只能做出求贤若渴的姿态:“爱卿快说。”

沈尚书道:“此计于江山社稷应是上策,于老臣一家确是下策。”

皇帝也不忍好奇起来:“沈爱卿,这是为何?”

沈尚书微微叹气:“皇上,您可知老臣还有一女,名为沈云。”

皇帝一怔,这老东西不是三个儿子么?何处又来了个女儿?莫非他与人私通……

想到这里,他不禁多看了沈尚书一眼,沈尚书深知京城里对他这第三个孩子所知甚少,多半是他故意混肴试听,散布虚假消息的结果,谁知假戏真做过了头,连皇帝也忘记了。

他提醒道:“我那女儿从小就送上归霞山学艺,圣上不知,也是属平常。”

皇帝琢磨了一会儿,是有这么一回事。他心中仍然疑惑,怎么他这女儿学得了绝技,比影卫出手还要厉害?

“圣上,如今那密书不能到手,莫不是因为我们一味强取,前前后后派了这许多人,那小子早已狡兔三窟。他个人当然不足为惧,还有那塞北余孽虎视眈眈。”

皇帝听到这里,心中一动:“沈爱卿是说,不能强攻,应做智取?”

沈尚书点头道:“皇上圣明。”

“莫不如,以钧王后人才学武功皆有疏忽为名,派小女去教授于他。然而若单单如此,未免太过引人注目。”

“如今朝堂上下,知晓云儿是女子的不多,不如您颁一道旨意……”

三日后,皇上颁旨,沈家沈云,归霞山学艺数载,于文博古通今,于武炉火纯青,家学渊源,一心报效朝廷,特准随塞北通州安抚使李昌冶同往通州历练,兼辅佐已故钧王之子楚沉天,令其端正品德,不负当今圣上仁爱之心。
pxs06
占楼,LZ加油,坐等看 大力如来掌 vs 五雷闪电手

驫龘麤靐 发表于 4/21/2017 1:54:35 PM
这名字太俗了吧,看小说时谁用这招式总觉得是很快就要领盒饭的酱油党
daxiguagua
好看!!
楼主加油!
驫龘麤靐
长子沈君,一表人才,能文能武,皇帝器重之至,已将一众皇子女中偏爱的宓德公主许配于他,只待公主成年后,沈尚书就成了皇帝他老丈人

应该是亲家吧??
幽谷暄和
为了犒劳读者,给大家的礼拜五增添点乐趣,今天我多贴几章,以后可能就慢一点了。

不过请相信楼主的创作热情。但是大家也得积极讨论,这样看的人也看得更有意思,写的人也写得更有意思。

你说是不???
幽谷暄和
长子沈君,一表人才,能文能武,皇帝器重之至,已将一众皇子女中偏爱的宓德公主许配于他,只待公主成年后,沈尚书就成了皇帝他老丈人

应该是亲家吧??

驫龘麤靐 发表于 4/21/2017 2:00:56 PM
呀!你说得很对。你看,业余写手就是有这个问题,没人给校对啊!
幽谷暄和
2.

皇帝初见这沈云,心中不由得有些打鼓。刚听闻沈尚书这计策时,实在是再次刷新了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底线 – 应该说是没有底线。

沈尚书的大儿子和二儿子皇帝都见过,大儿子沈君人如其名,是一位正气浩然的君子。所谓没有什么就在乎什么,皇帝自己半生多行不义,对于这样正气凛凛的人就格外珍视,恨不能把什么宓德,朝德,元德……公主都许配给他。而沈尚书的二儿子沈林也曾随沈尚书进宫面圣,主要是商议平定武林的大计。彼时沈林还未当上武林盟主,但在皇帝心目中沈尚书这样的基因,生沈君一个有模有样的已经难为了他,沈林不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就是像沈尚书这样獐头鼠目的胖子。

皇帝依旧在偏殿接见了沈尚书和这位武林盟主候选人,只见晨光初现,沈尚书后边跟着一位长身玉立,剑眉星目的青年。他一开口,如璀璨星海,如微风拂面。

“沈林见过皇上。”

皇上就这样当着沈尚书的面,咽了一口唾沫。

于是,皇帝想当然地认为,沈尚书叫他的女儿去“辅佐”楚沉天,是一种好听一点的说法,实际上,这是一道“美人计”。不说这沈云有他二哥的相貌,就是有一半的相貌,这密书也到了手了。

所以如今,皇帝打量着殿上的沈云,不仅开始重新思考沈尚书的出发点 – 沈云目前还没有官职,她随父进宫,为掩人耳目,并未着女子装扮,只是穿了一袭暗青色的长衫,大概是归霞山弟子的统一着装,只不过她这一身用料剪裁都极其考究,一看便知并非每个弟子都穿得起的。

她常年练武,自是体格匀称,姿态大方。只是一眼看去,没有她大哥那般端正,更没有她二哥那么惊艳。

皇帝待二人站定行礼后再看,方觉得,这沈云虽然面容朴素,却自然清澈,也有些她大哥和二哥的影子,尤其是和沈尚书站在一起,实在是赏心悦目许多。

皇帝和颜悦色的开了口,无非是说些沈云气质出尘,沈尚书教女有方之类的大话空话。随即就打发沈云去旁边的殿里候着,领些赏赐,他觉得他有必要跟沈尚书再落实一下这道计策的具体实施问题。

沈云随着太监走了几步,到了一处偏僻的殿里,太监退出去不久,又来了数名宫女,给沈云端来上好的茶点,行了礼便走了。

沈云出门前在家里用过了早膳,此时并不觉得饿,半月前她便接到了她父亲的书信,叫她速速返京。于是她收拾好自己简单的行李,拜别了师傅,跟着二哥派来的人回到了京城。

沈云询问过这护送她的人此行目的为何,虽然京城的人都以为她常年住在山上,实际上,她年幼时还是在家中居住为多,只是近几年需要勤练武艺,兼修文略,才大部分时间住在山上,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家几趟。

护送她的人是二哥手下的高手,一问三不知,沈云到底是世家子女,见过许多风浪,也没有追问,只是跟着他尽量赶路。

回到沈家,沈夫人便一直哭天抢地,骂沈尚书害自己和唯一的女儿聚少离多,沈云为了安慰母亲,便花了大多时间陪母亲说些山中求学之事,以慰母亲平日的相思。

前几日,沈云如平日般在院里练剑,练了小半日,只听院门外父亲的声音道:“好!”

沈云停下来对父亲施了一礼:“父亲。”

沈尚书拉着沈云的手,对沈云说:“云儿,我们进屋说话。”

沈云跟沈尚书进了屋,她估计父亲要对她说起这次回京的原因,便打起精神,认真听着。

沈尚书开口道:“云儿,这大半年未见,你的剑法又精进了。”

实际上,沈尚书哪里看得懂什么剑法,只是他深知说话前将人夸上一夸,便好开口了几分。

他接着说:“云儿,你母亲总是怨我,不教你像寻常官宦家小姐在家里享受,却让你上那归霞山受苦。你心里可曾怪我?”

沈云想了一想,她自幼见两个哥哥在外闯荡,翻云覆雨,各有一番天地,二哥偶尔给她讲些武林趣事,她也听的津津有味。相比之下,那亲戚家的姐妹日日在家里绣花看戏,日复一日,再等人求一门亲事嫁了,实在无聊得很。

于是她很诚恳地说:“云儿很是感谢父亲,山上虽……简陋了些,但人人真心以待,师父更是倾囊相授,我实不后悔!”

沈尚书想,我许以重金,你师父若敢不倾囊相授,别说是我,你二哥也要找他算账。他点一点头,道:“正是,云儿,须知,日中则移,月满则亏。你瞧我如今在朝堂之上有个一席之地,可伴君如伴虎,更何况人生不过百年,百年后我和你母亲不能在你身边,你们总还是要靠自己。”

他又道:“我给你留下黄金万辆,你若是娇奢,花光这钱不过须臾。可你若是学了一身本领,就算我沈家倒了散了,你又何愁不能在这世上生存呢?”

沈云觉得父亲说的很有道理,不由得说:“云儿知道父亲的苦心。”

她又说:“我愿在上山历练几年,待到有了两位哥哥那样的本事,我也愿意……”

只是说到这里她不禁一顿,她其实不太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能做些什么。

沈尚书偷偷瞟一眼自己这涉世未深的女儿,眼看该有的铺垫都有了,顿了一顿:“你不必再上山了。”

沈云诧异的看着父亲,沈尚书那时已与皇帝串通好,知道不日圣旨即将颁下,便把沈云这下山后第一个大任务于沈云细细说了一番。

沈云听罢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其实不太适合这项任务,随安抚使历练这一部分她其实比较乐意,但是要督促那楚沉天文攻武略,她觉得自己还没有这个本事。

如果不是她知道自己的父亲与皇帝是多年干缺德事的老搭档,她甚至怀疑这是他们一拍脑袋想出来的。

不过,她也算是学有小成,乐于接受这样的挑战。她对沈尚书答道:“父亲,我……尽力而为。”
幽谷暄和
忘了说了,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

沉戟云归

---

那么,大家猜到男女主角是谁了吗???

再次声明,这是一个没有万人迷,没有霸道总裁,1v1,happy ending的故事。

也是一个女主自强自立,男主好汉一条的故事。
幽谷暄和
3.

沈云正想着,又有几名宫女进来,给她换上新茶,又留下她一个人在殿里沉思。沈云也已等了一会儿,有些无聊,便端起茶来品了一品,只觉这宫里的茶比她那老爹搜罗来的更胜一筹。

她不觉轻声道:“似是然然湘江月,映出菲菲满盏花。”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影子从门前闪过,听闻屋内她的声音,又退了回来。沈云抬头一看,竟是她相识的人!

那门口站着的青年锦衣华服,身材高大,他明明面容俊朗和善,眉宇间却有些不怒自威。沈云脱口道:“师兄……”

话音刚落,她自觉失言,忙站起来行礼:“是大皇子殿下,沈云莽撞了。”

那青年正是皇帝的长子,楚其瑞。他忙快步进殿,把沈云扶了起来:“师妹,不必多礼。”

楚其瑞见了沈云,全然没有皇子的架子。他对沈云道:“师妹,坐下来说。”

沈云和楚其瑞隔着放茶盏的桌子坐了,两人确曾同上归霞山学艺,只不过楚其瑞早两年已经下山了,两人也许久未见,多少有些唏嘘。
幽谷暄和
归霞山收徒,下到平民,上至皇胄,并不拘泥。只是皇亲国戚,高官显贵一般是走后门塞进去的,而普通人家就需要归霞山上掌门长老看中了孩子的资质,才肯授以武艺。但上了山以后,众弟子的待遇却并不因贫富,贵贱而有所区别,是以只有那些想让孩子有些真才实学的权贵才会送孩子上山,若是仅仅沽名钓誉,就算父母送上去,那些公子小姐也往往吃不了苦头。

沈家的三个孩子和这楚其瑞,显然都是吃得了苦,受得了罪,有所追求的世家子弟。这楚其瑞目前虽仅仅有个大皇子的头衔,他却绝不仅仅是大皇子,虽然太子未定,但在朝堂上文武百官眼里,这楚其瑞就是不二的太子人选。

皇帝本人深受于多年与钧王斡旋之苦,他充分地吸取了经验教训,从小就对几个儿子分别培养,对于这楚其瑞,他只有一个字:狠!而对于另外两个儿子,他却恩爱有加,赏赐不断,早早的划好了封地,定好了官爵,让他们都死了夺位的心思。另外两个皇子的母妃一开始也有些想法,可是她们看到楚其瑞整日在归霞山上风吹日晒,要死要活,不由得想,若是换自己儿子去受这些罪,还不知有没有命活着回来,实在不值。

这楚其瑞也实在争气,文韬武略,当年归霞山上,无人能出其右,怎奈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他当年下山,却并非自愿,而是犯了师规。

如今宫中久别重逢,两人各自满腹心事,不知从何说起。楚其瑞先开口道:“师……云儿,你要去塞北历练了?”
幽谷暄和
楼主的话:

看了的亲请留个脚印吧:)
c
catgoose
现在人物关系有沈家、皇帝一家、叛臣,坐等其他人物出场。
m
majiano1
果断留爪~~~~~~~~~~~~~
只要不太监就是好文!!加油哦
幽谷暄和
沈云见他改了口,心想他应是知道了圣旨。便答道:“正是。大皇子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楚其瑞低头沉思片刻,低声道:“我本想去沈府找你,想在你出城前见上一见,不想今日在宫里碰上了。”

沈云见他脸色,便知这大概于他犯了师规的那件事有关。只是她想,那事过去许久,不知这和自己此行有何关联。

楚其瑞略有迟疑地说:“我有些消息,说……你晓清师姐如今去了塞北……”

沈云惊道:“她如何去了那么远……”

楚其瑞脸色晦暗不清。沈云也不知如何安慰他,她想,师兄仍是忘不了晓清师姐,怎奈他们身份悬殊,只是徒增烦恼罢了。她转念又想,晓清师姐不是被她父母领回山下了么?怎么会去了塞北?当日晓清待沈云很好,沈云不由得更加关心起她的下落来。

楚其瑞接着说道:“我也仅仅是听闻……我没有那么多消息,故听说你要去塞北,希望你能帮我留意。”
幽谷暄和
他站起身来,沈云也忙随他站起,只见他身影间有些落寞,沈云想,宫廷虽有这上好的茶,却远没有山上过得快乐。

沈云对他行了礼,说:“师兄,你,莫要难过,我若是寻着了师姐……”

楚其瑞打断了她:“你若是见着了,千万别提起我,若是她过的好最好,若是她过得不好,或有所需,你一定要告诉我。”

沈云不解其中意思,只得恭敬的答道:“云儿……知道了。”
nypd
看了一段,lz文笔很不错,加油!
幽谷暄和
看了一段,lz文笔很不错,加油!
nypd 发表于 4/21/2017 3:08:38 PM

楼主的目的是讲一个有趣的故事。希望这位亲能看下去哟。
幽谷暄和
此时,皇帝和沈尚书在不远处的偏殿里,也讨论到了尾声。皇帝最后问道:“你这一番打算,你女儿知道几分?”

沈尚书沉吟道:“我可并不打算瞒她。云儿是个识大体,听话的孩子。况且她从小环境太过单纯,未免于她日后不利,此番她正好见见这人心变幻,世间疾苦。”

皇帝深以为然,他对楚其瑞的教育也是本着这个原则,所以他很能理解,只不过沈云毕竟是个女孩,还有人身安全方面的顾虑,皇帝想着沈老头比自己还要狠心,女儿当儿子用啊!

他不禁道:“沈云毕竟是个女子……”

沈尚书趁机上前了一步:“正是,老夫仅有这一女,圣上可知贱内因此与臣大闹了一番,臣的脖子……”

皇帝瞅了一眼沈尚书那又短又粗的脖子上,赫然几道红痕,他一挥手:“知道了,我叫影卫跟的紧些,事成之后,朕定然好好赏赐与她。”
幽谷暄和
4.

沈云与父亲回到家中,便开始为这塞北之行做起了打算。沈夫人指挥着丫鬟收拾了许多大包小包,金银细软,一一堆在沈云房中。

沈尚书也无暇管她,他还有许多要事要做,头一件就是召他的两个儿子回家,沈云久居山上,不免对世事江湖都知之甚少,塞北民风凶蛮,局势复杂,沈尚书想让沈云多了解些方方面面的情况。

先赶回来的是沈云的二哥沈林。这日早上,沈云仍是按时练功,她只想舞一套师父教的缤落剑法找找感觉,不料练到一半,旁边横闪过一道剑影,将她的剑逼了回去。

沈云一惊,见来人身法潇洒自如,剑光中竟看不清他面容。只听他朗声道:“云儿,当心你左边。”

沈云聚精会神,挥剑往左格挡,谁料到那人竟后退一步,从右边斜斜的一挑,将她的剑挑落在一边。

沈云愣住,不仅生气道:“二哥,你怎么骗我。”

来人轻轻一跃,将沈云的剑又挑了起来,拿在手中。此人便是沈云的二哥,沈林。他穿一身平淡无奇的月白色袍子,还带着半个面罩,是以刚才沈云未能断定他是谁。
幽谷暄和
沈林一笑,把面罩揭了下来。他连日里赶路,颇有些倦色,却仍面若皎月,烁烁光芒。他把剑递给了沈云,道:“旁人怎么说,你就怎么信了么?”

沈云知道二哥试探于她,仍不服气的跟他顶嘴:“你是我二哥,又不是旁人,我还能连你也不信了。”

沈林正色道:“有时形势所迫,又或是临时有变,你需得多多审时度势。出门在外不比家里山上,人人让着你,比武都是点到为止,若遇强敌,多信自己双眼所见,少信双耳所闻。”

沈云问他:“那你看我剑法如何?”

沈林答道:“你内力似有精进,剑法也更娴熟了。只是招式上还需融会贯通。”
幽谷暄和
沈云拉住了他,缠着他讲些各处见闻。沈林也笑着一一作答,稍过了一会儿便有个丫环过来道:“老爷请二少爷小姐到前厅相见。”

两人便边说边走,往前厅去。沈尚书命人泡好了茶,一见沈林便道:“林儿,这才两日你便赶了回来,你辛苦啦。”

沈林行了礼,回答道:“我使了些轻功,待会儿要调息修养半日。我正于云儿说些塞北的江湖之事。爹,我打算叫沈行跟随云儿左右,他武功不在我之下,若有变故,他应能护得云儿周全。”

沈尚书一想,影卫毕竟是皇上的人,沈行名义上是他的义子,实际上是沈林在江湖中的左膀右臂,没有谁比他更可靠,更衷心。他欣喜与沈林安排如此妥当,不由得眉开眼笑道:“你想得周全。只是沈行不在你身边,你自己可要小心。”

沈林起身就了座,道:“我还有旁人可以差遣。”
幽谷暄和
楼主的话:

怎么样???

大家觉得还能看得下去吗?
幽谷暄和
楼主的话:

接下来……
幽谷暄和
又过了半日,沈云的大哥也回来了,剩下的时间除了用膳,基本上就是这两人对沈云加强辅导,沈尚书坐在一边旁听。沈君给沈云大概讲明了塞北的官员设置,与这江南各地略有不同,他更是掏出一份与钧王有关的各地官员名表,让沈云细细看过,在堂前的烛台上烧了。

沈云不禁问他:“他们都是钧王旧部,为何圣上仍叫他们做官?”

沈君微微一笑:“他们人数众多,若是一起杀了,执行起来定有人偷梁换柱,少不了还有一群落网之鱼。若是罢免了他们,他们又要在暗处里勾结。如今之计把他们一个个都供在明处,手里攥着他们父母妻儿,一举一动,圣上都在眼中瞧着呢。”

沈君又道:“这名单你无需记熟,与你同去的安抚使也都知晓,你只需碰上他们时,多少留个小心。”

与此相比,江湖上的事就复杂得多。沈林下午稍稍恢复了一下,便和沈云讲起了塞北的各帮各派 – 塞北人个个粗旷,多少都会些功夫,只是他们无人指导,往往学艺不精。
幽谷暄和
沈林说:“只是近几年有个邪门的教派,叫做玉霜教,全是女人,那教主我远远的见过,我两人都易容改扮,她应是个中年妇人。我未曾与她过招,只以内力缠斗了片刻。她内力深厚,我虽未尽全力,但即便进了全力,也没有十分把握能赢。”

他又说:“这玉霜教虽然古怪,却似乎只是行侠仗义,多救助些穷困落难的女子收入门下培养,未曾惹出过什么事端,他那教主究竟有何意图,我……也不知。”

沈云点头记住了,沈君,沈尚书见沈林有些精神不济,沈云听了这一天也应累了,便早早结束,各自回房休息。
幽谷暄和
5.
又过了几日,终于到了沈云该出发的日子。沈尚书和夫人以及近日里住在家中的沈君,沈林,一起出来相送。这样大的镇仗,倒把来接她的安抚使吓了一跳。

沈尚书仍是满脸笑容,李昌冶是个清廉的人,沈尚书自己和他话不投机,便邀他进府和沈君谈论了一番天下形势,临走时李昌冶对沈君赞不绝口,连带看沈尚书也不是那么可恶。

李昌冶又和沈云聊了几句,他自然知晓沈云是个女子,但见她言语大方坦荡,和沈君有几分相似,不由得对她好感顿生。

沈尚书最后开口道:“云儿,你随李大人去吧。”

沈云很一狠心,对父母兄长一拜,随李昌冶出门去了。

李昌冶是个文官,他一路坐轿,他也给沈云备了轿。可是沈云初次出远门有些新鲜,况且平日骑马居多,便骑着马,和沈行以及李昌冶的随从跟在后边。只叫她自己带的一个侍女英儿坐在李昌冶给她准备的轿里。

李昌冶见沈云体恤下人,又能吃苦,不由得对她的好感又深了一层。
bobbo444
比我写的强多了
lz有没有兴趣写剧本??
幽谷暄和
他们一干人走了半月有余,走得一路上江南村镇渐渐稀落了,景色也从满眼青山绿水,变成了黄沙石土,人们的装扮也从细致精巧,变的简陋粗旷起来。

李昌冶年纪稍大了,有些旧疾。这一路颠簸多了,最后有些体力不支。沈云上前询问领路的当地人:“还有多远?”

那领路人上下裹着些粗布,口音含混不清,沈云和他探讨了半天,才知道,过了前边村落,就是通州。

李昌冶腰腿疼得很,只得半躺在轿里。他只得对沈云说道:“多谢沈公子,可否在那村落歇上片刻再走?”

沈云有些犯难,就算到了那村里,恐怕也没有歇脚之地。她左右看看无甚危险,便对沈行说:“你与我到前边看看,给李大人找户干净些的人家休息片刻,再入通州。”

沈行随沈云拨马绝尘而去,两人的座驾皆是良驹,瞬时就到了这村里,好在这村落就在通州脚下,不是特别荒蛮。虽仍是塞北村落样子,但街道整齐,门户颇有规矩。沈云寻了户院墙高大些的人家,叫沈行前去敲门。

不一会儿,只听门吱嘎一声,有位老妇人,微颤颤探出头来。

沈云上前道:“我等要入通州办事,家父旧疾发作,可否借贵府稍事休息?”
幽谷暄和
比我写的强多了
lz有没有兴趣写剧本??
bobbo444 发表于 4/21/2017 3:44:08 PM
我也是业余的啊亲。没得看就自己写打发时间呗……
写什么剧本?写写画画的事儿我都感兴趣。
幽谷暄和
那老妇人似是听懂了,却没说话,往里喊道:“狗子,大狗子!!!”

沈云与沈行对视一眼,只是怕她要放狗,沈云犹豫是调头就走,还是再看看。

可那老妇又不像是要赶他们的样子,她努力把那大门拉开,还摆手叫沈云上前。沈云上前一步,只见里面屋里走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比狗更吓了沈云一跳。他穿着身补了又补的破旧衣裳,满脸黝黑,扯开嗓门嚷道:“奶奶,什么人来了家里?”

沈云受了他的刺激,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沈行上前又把两人的目的说了一遍。那老妇讲一口塞北方言,奇怪的是这野人一般的人却言语颇有些江南口音。
幽谷暄和
那人听了缘由,打量了两人一番,沈云端详了他一下,发现他其实岁数不大,体格健壮,浓眉大眼,只是被他那凌乱的头发遮住,看不真切,况且他似乎久未沐浴,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异味。

沈云运功屏住呼吸,不知他有何话说,只见那人打量过后转身一挥手,对沈云道:“叫你爹进来吧!”

沈云与沈行商量了几句,决定由沈云回去给李大人一行带路,沈行留下来在探探虚实。

不一会儿沈云便带着这一小队人马赶到村里,有好事的村民三三两两伸出头来观看。不过,塞北人虽粗陋,却民风淳朴,他们看了两眼未发现有什么看头,便各自回家去了。

沈云到了刚才那户人家,沈行在门口接她。他对沈云说道:“此处应是平常农户,只是那老妇的孙子似是江南人氏,我们在此最多歇息半个时辰,还是快些赶路为好。”

李大人对两人千恩万谢,他的随从搀扶他下了车,进了老妇的院子,老妇迎他进了屋,给他备上了茶水。李大人下来揉腿服药,沈云和沈行便在院里候着。
i
ilovevancouver
文笔不错,马克下来慢慢看。
幽谷暄和
沈云站在院中,听李大人在屋内与老妇寒暄,似是她儿女皆故去了,仅有这一个孙儿相依为命。

这老妇的孙儿此时正在院里,他抱着两只鸡往鸡舍里塞,一边塞一边道:“阿云,阿花,你们多吃点,明早多下几个蛋。”

沈云听见那鸡竟与自己同名,不由得怒火中烧,她用脚轻轻踮起一块石头,想给这要饭的一点教训。沈行似乎瞧出了她的打算,不由得在她手背上轻轻一拍,叫她不要冲动行事。沈云转念想到,他怎会知道我的名字,不过是个巧合,我还是鲁莽了。

沈行也觉得这人有些奇怪。他上前抱拳道:“请问这位兄台高姓大名?”

那人从鸡窝里伸出头来:“你问我的名字?我叫大狗子,你不是听见我奶奶喊我了?”

沈行越看越觉得他可疑,不由得上前用手一点,想探探他有没有功夫。那人也不躲避,沈行把手收了回来,又一抱拳:“得罪了。”

沈行与沈云交换了个眼神,沈云明白这人并没有功夫,大概就是个乡野粗人,说不定脑筋还有点问题。
lisalai
楼主文笔很不错啊,好看,继续
幽谷暄和
楼主的话:

啊,今天就贴到这儿吧:)周末一般不更。。。

看了的亲请给楼主点鼓励哟。

大家周末快乐:)
幽谷暄和
楼主文笔很不错啊,好看,继续
lisalai 发表于 4/21/2017 4:10:00 PM
是不是没想到周五还有这样的惊喜呢亲:)???
p
pacmom
好看,楼主加油!
seemoons
不错不错,楼主一定要坚持写完哦。
幽谷暄和
那大家要多鼓励楼主啊!或者是多给楼主提提意见 不然有时候就写不下去啦:(


不错不错,楼主一定要坚持写完哦。

seemoons 发表于 4/21/2017 5:12:00 PM
f
familiar_su
好看好看,文笔不错,人物的出场很有条理,lz加油哦
幽谷暄和
谢谢,谢谢亲:)


好看好看,文笔不错,人物的出场很有条理,lz加油哦

familiar_su 发表于 4/21/2017 5:35:00 PM
b
bujingniao
现在还没看出故事主线来,人物也无特色,有点儿读不下去。
楼主勿怪,我是眼高手低。
读小学时读完金庸,当时也自娱自乐写了类似的武侠小说。
既为武侠,着墨更多于武侠这两个字。
或以侠义精神,或以人物人性,或以故事情节吸引读者。
h
hotmom2016
不错,好看
幽谷暄和
谢谢这位亲的反馈!楼主说了楼主是个业余业余的,跟金庸什么的实在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而且也真写不出金庸那么规模宏大的武侠,可能我写的连武侠都算不上

故事情节也不会那么恢弘,基本就是围绕男女主角展开,还是回到楼主一开始说的,就是楼主无聊写写,大家无聊看看- 当然如果大家都觉得看不下去我就不贴了,就自己写着玩吧


现在还没看出故事主线来,人物也无特色,有点儿读不下去。
楼主勿怪,我是眼高手低。
读小学时读完金庸,当时也自娱自乐写了类似的武侠小说。
既为武侠,着墨更多于武侠这两个字。
或以侠义精神,或以人物人性,或以故事情节吸引读者。

bujingniao 发表于 4/21/2017 5:47:00 PM
h
hejie12345
文笔不错。所以是个想用美人计却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故事?
h
hotmom2016
回复 46楼幽谷暄和的帖子

写下去啊,很多人要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