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支持我们把不干事的政客选下去

hualihu
楼主 (北美华人网)
请支持我们把不干事的政客选下去 请选Donald J Trump 做总统,Bill Bryant 做华盛顿州长,Chris Vance做华盛顿州参议员,Robert J. Sutherland做 United States Representative Congressional District No. 1。 我们选择的都不是现任职位上的人,跟党派无关。我们家宝宝经历如下残忍的医疗犯罪,目前在任的对这一切除了官僚应付外没有任何作为,所以我们选择支持他们的竞争对手。 2013年,西雅图儿童医院为了掩盖医疗事故,把我们家七个月大的龙龙(Jianhua Xie)放在肝移植的名单上。如今龙龙已经四岁多了,他靠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肝脏和胰脏顽强地生存下来,他的幸存是对西雅图儿童医院和当今美国医疗体系的最大控诉。当时的医疗事故造成龙龙100%肝脏损伤,医院没有及时救治降低伤害,而是恶意让病情继续恶化并选择肝移植来掩盖事故。医院不是给出他的代谢病诊断指导父母照顾孩子,而是利用我们对医生的信任来故意误导饮食并造成进一步伤害以达到换肝的目的。 三年半过去了,我们在全美国拿不到该有的诊断,而龙龙的永久伤害至今没有得到医院的任何补偿。因为西雅图儿童医院影响力极大,没有一个优秀律师愿意在龙龙还活着的情况下接他的案子。而且我们如果起诉就会把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外地医生们放在非常不利的位置,所以我们最终决定不起诉医院,希望通过公布事实讲道理来为我们宝宝拿到他应该得到的赔偿。 龙龙出院后我们走遍美国很多家医院,查阅了大量的文献,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们收集到的证据足以证明西雅图儿童医院的医生们有组织地故意犯罪,同时也了解了美国各个大型医疗机构以及全国各家医院的实验室联合作假。我们还看到政府的不作为,比如百名参议员没有一个人关心这起犯罪,全国各大媒体也没有一个人愿意调查报导。我们不断补充材料证明医生们故意伤害病人,华盛顿州政府却对他们的犯罪行为始终不作调查: 1.       西雅图儿童医院的急诊室临时取消已经送出去的血糖化验,以掩盖他们给龙龙不当禁食造成的事故。 2.       随后当同样的事故很快再次发生在龙龙身上时, 重症监护室故意在关键化验上作假掩盖真实病因,并且罔顾病人生命继续给龙龙喂错误奶粉。在我们提出质疑后,该室主治医生消失不见了。 3.       几天之后专科医生们通过病理等结果知道龙龙的真实病因后,仍然没有及时救治,而是马上取消尿有机酸化验的结果并在病理报告上作假。一直等到我们在肝移植手续上签字后他们才给龙龙换了稍稍好点的奶粉,以确保肝脏恶化速度不要太快。这次联合作假涉及至少五位医生,包括一位肝脏专科,三位病理专科,和一位外科医生。龙龙的病理报告交由只有三个月工作经验的最年轻的病理医生签字。 4.       我们最终发现医院的罪恶企图,拒绝到该院随诊的时候, 医院通过州儿童保护组织威胁我们。组织人员来调查我们全家,并且警告我们说如果再继续到别的医院看病就剥夺我们的抚养权,好在很快州内结案认为举报无实据。 5.       2015年当我们收到龙龙2013年住院期间检测和治疗指令清单(orders)后,医院拒绝进一步提供依据指令存在的数据。事实上医院在2013年龙龙出院后就隐藏了关键的几份化验报告,并且一直用错误的护理方法误导我们,直接导致龙龙在2014年元旦前几乎肾衰竭。 虽然辛辛那提儿童医院的William F Balistreri医生和 Case Western Reserve 大学的Jirair Bedoyan医生分别开出了诊断性化验,但是都因为化验室作假没有办法给出诊断。好在Jirair Bedoyan医生给了我们酶活性检验的化验报告,根据报告上的原始数据我们终于弄清楚龙龙得的主要是婴儿型CPT-2不足症: 这类病人在过度禁食的情况下会造成多个脏器严重受损,而西雅图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连续40多个小时给龙龙几乎全面禁食,这期间的11次血糖检测却没有提供一个数据。龙龙曾在Baylor医学中心和辛辛那提儿童医院的实验室分别做过基因检测,两份报告都声称没有发现CPT-2基因有变异。当我们看懂酶活性化验报告后,向Baylor医学中心和辛辛那提儿童医院的实验室要求得到龙龙的基因检测的原始数据,他们毫无意外地都拒绝了。2016年,我们通过其他途径获得了龙龙的CPT-2基因外显子排序的原始数据,数据上显示了大量变异。结合酶活性化验报告和龙龙的病史,这份基因排序数据显示两大实验室在报告上作假,该数据和其他证据我们总结后会公布。 实际上,龙龙的诊断性化验结果在他2013年住院前就存在了,就是他的新生儿筛查具体数值,只要愿意医生一个电话就能从州卫生部门要到报告和数据。匹兹堡儿童医院的Gerard Vockley医生通过邮件告诉我们根据这个数据西雅图儿童医院代谢科医生应该处理得了这个病。 因为事情复杂材料太多,我们在这个帖子里只给出当时龙龙出院后西雅图儿童医院肝科主治医生的一封电子邮件,新生儿筛查数据和Vockley医生的信,Case Western Reserve大学的Center for Inherited Disorders of Energy Metabolism的报告,还有2015年10月我们收到的医疗记录(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3-bsyRHGbNQTndrMm4wM2ZobW8/view?usp=sharing)。想了解更多细节的朋友可以访问我们为龙龙做的网站http://longlongcare.com/, 如果对我们提供的任何证据有疑问,可以电邮联系我们[url=][email protected][/url]。 在现行州和联邦的制度下,全国媒体根本没有人愿意报道任何涉及大势力的罪恶。在大型医疗机构面前, 病人和医生都能悄无声息地随时被牺牲掉。美国,远远不够公平,不够正义。 正如原匹兹堡儿童医院的 Benjamin Shneider医生的预期:“你们在美国永远拿不到诊断!”几乎整整4年了,这是总统的一个任期时间,我们还是没有拿到诊断。而当初我们发帖上网求助时,不到一天就有网友猜到了他的病因,我们把猜测转告西雅图儿童医院的医生们后,他们却利用我们的信任误导我们,进一步伤害我们的家庭。 辛辛那提儿童医院的 Kevin E Bove医生告诉我们龙龙差不多是50%肝损伤,需要定期监视,肝硬化会不断发展直到被迫换肝, 而换肝带来特别多的问题,劝我们尽全力好好保护龙龙延缓恶化进程。他的学生Amy Sheil医生签完病理报告后离开了医院,她离开前祝福龙龙能得到应有的关注,可是政府和医疗体系太黑暗以致于医疗事故的受害者竟然找不到医生随诊。我们对 Balistreri医生很满意,他不但诊断出龙龙的病因。而且还帮助我们确认龙龙的哥哥虽然患有和龙龙一样的代谢病肝脏却丝毫没有受损,这和Vockley医生的预期一致。可Balistreri医生却不敢再看龙龙,我们认为是各大实验室明目张胆作假造成医生的无奈吧。我们会继续联系他们并更新进展。 对几乎没有任何根基的移民,当我们因为不幸偏离了家庭和公司的正常轨迹,美国梦只不过是一个随时随地能被人戳破的泡泡 (龙龙不幸的开始就是因为我们是移民,认识的人很少,所以西雅图儿童医院把龙龙作为培训新医生的对象了)。我们移民不但要通过选举表达自己的诉求,还要通过讲理来改进美国,最终保护自己的未来。这样我们今后才会有机会。请你们支持我们。 每一个纳税人应该支持我们。如果在2013年4月12日事故发生后医生选择遵守职业操守做他该做的事情,龙龙的情况会比现在好得多,90%的医疗费用可以节省下来,而且会得到真实病因的诊断和更好地照料。 病人和医护人员应该支持我们来改正医院惟利是图的经营目的。我们宝宝遭遇的医疗事故被意掩盖,幸运的是他还活着。而西雅图儿童医院的前护士Kimberly Hiatt却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有25年工作经验的她承认了一个医疗事故后被医院和州政府恶意惩罚丧失谋生的手段,受伤失望的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所以,我们原谅无心过失的所有医护人员;我们理解某些医生在这种环境下无力帮助病人。我们却始终不能接受医院靠牺牲医护人员来逃脱管理责任,不能接受个别医生故意伤害病人,也不能接受实验室随意作假来掩盖诊断。这些罪恶的源头都在政府无能。我们要求惟利是图的医院补偿我们宝宝受到的伤害,同时要把那些把持政府高位却无所作为的人员淘汰掉。 请大家选择同样的候选人来支持龙龙。以下是我们建议大家支持的选择: 1)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Donald J Trump and Michael R. Pence 首先声明我不奢望Trump比Hillary能为大家做得多很多。选他有两条很关键: 一个是很多华人站出来非常热情地为Trump助选,他们努力地在争取。这些人既然这么关心努力,同为华人我们也来支持他们吧(我没有见到一个热心为Hillary助选的华人)。另一个是Trump本身商业比较成功,从没有从政经验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想想我们家一步步走下来每到关键的地方常常失败,希望Trump为了理想奋斗能成功。 2) United States Senator: Chris Vance 不选Patty Murray的原因是所有的现任参议员和众议员都对我们的complaint漠不关心。他们都怕背后的金主,躲得远远地推卸责任。既然她不做事情,就换下来。 3) United States Representative Congressional District No. 1: Robert J. Sutherland 不选Suzan DelBene的理由同上:她也是推托责任。她告诉我们说你应该找另一个人,应该完成另一个手续。没有问怎么回事,甚至没有质疑我们的材料。 4) Governor: Bill Bryant 不选Jay Inslee的原因一样:他不采取任何调查行动,虽然他是最有权力最该发起这个调查的人。正如很多人知道的,这个医院臭名昭著,有些医生丧尽天良。但是西雅图儿童医院这么多年能如此肆意妄为没有州长的庇护是不可能的。而且州内有微软、波音、亚马逊、星巴克等等这么多大公司,而西雅图的公共建设、高速收费、地方交通一塌糊涂,他早就应该下台。 我们的时间基本都花来挽救龙龙了,如果对候选人的了解不到位,还希望大家理解和支持。至少让所有人知道不能随便伤害任何一个病人,因为我们每一个人迟早都会是病人。 龙龙的爸爸妈妈: 谢永(90级北大地球物理),陈荔颖(91级中科大数理班)。请校友帮助。



h
hhxx89
2 楼
保佑宝宝和楼主一家,希望好运快点降临!
x
xiesyy
3 楼
big bless
m
miaohua
4 楼
big big bless
jiyizhong
5 楼
帮顶。bless
hualihu
6 楼
回复 5楼jiyizhong的帖子

谢谢大家回复, 有的人在别的版面质疑政府选举和医疗事故的关系。其实我的文章中就有一个例子:

在文中我提到一个前西雅图护士叫 Kimberly Hiatt, 这个50出头的女护士承认自己给错药量。结果被西雅图儿童医院开除
。。。。 政府把她的执照限制。。。。
她找不到工作自杀了。

同样的医生故意杀人我们举报,政府根本不采取任何行动。说是normal practice
美国医疗腐败如此都是政府在后面推波助澜的结果。

http://www.nbcnews.com/id/43529641/ns/health-health_care/t/nurses-suicide-highlights-twin-tragedies-medical-errors#.WA56hcdlBaQ
蜜罐宝
7 楼
bless  lz的龙龙健康平安
hualihu
8 楼
谢谢,自己顶。

谢谢支持。我觉得华人在美国要呆下去还是得做正确的事情,得有德。然后要自己宣传
自己,经得起考研。我举几个例子:

我很失望我把自己家的事情贴出来很多时候是招来人的咒骂,说精神病,说为啥不找律
师?!能找我早就找了。比如号称医生的那个id骂完我后我给他好好讲道理给病例让他
看,他最后说不是我的专业!我说我把参考资料都贴出来了,你看看不行吗?就算不是
你的专业,你作为医生或挑毛病或学习新东西都比别人快,你说话啊?然后推说不懂责
怪我们家贪婪医闹。

这个医生并不极端。。 很多国人都这样。我对国人是异常失望的!在遗传检测访方向
,工作的中国人何其多,绝大多数大概都干过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了。整个美国都是这样
,也不必苛求国人,但是如果要出来显示自己的道德高大上,一定要准备好自己能否经
受得住test。

这方面美国白人还是很厉害的:
就我们接触到的中国医生,100% fail on everything。职业道德水平很低。
两个白人医生算不错的:
Dr. Benjamin Shneider,现在是德克萨斯州儿童医院肝科主任,他就告诉我们说你这个
在美国拿不到诊断,你得找律师,我不给你任何评价。(在病例最后说建议看代谢病)

Dr. William F Balistreri: 唯一一次该做的都做了,告诉我们两个孩子一样代谢病,
因为哥哥没有肝脏问题只看弟弟。然后告诉我们孩子不能俄12个小时以上,还有ac结果
如果在血糖修正后不能用于排除脂肪酸代谢,最后开了metaboseq实验。。就是说作为
一个医生他清楚那么大的压力
下做了所有他该做的事情。在美国排第一当之无愧。

当然我们没有告,也没有录音出于对医生的尊重。我们要求的就是你要讲理,医生你不
能杀人,可是华人医生就离谱了,

开始的Evelyn Hsu医生失职,也不完全是她的责任,我们一点儿也没有怪她,她还是很
尽力的。但是出了问题以后态度就不一样了,当医院决定掩盖后(当时我们不知道),
她乐得合不拢嘴告诉我们你家孩子的肝不行了,必须换。(我们以为她高兴是最后证明
她对了,我们宝宝不是脂肪酸代谢病。事实是发现医院不追究她责任帮助她掩盖事故)
而到一年后我们说不满意要离开的时候, 她通知儿童保护组织来威胁剥夺我们的抚养
权。。。

从一开始整天呆在一起帮我们看病,到最后要搞得人家家破人亡,,这就是华人医生的
职业道德。。还有Sihoun Hahn医生,当时说我没有时间教育你们,你们孩子就不是代
谢病。最后应该是他第一个发现,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这些医生都是杀手级的。都是
中国人。

我们的儿科医生是Dr. Julie Wen,当时她肯定傻了,宝宝出院后我去看病,看完了我
没有走,她坐在那里让我先出去。合上门的一刹那我发现她捂着脸哭了,我以为她同情
我们宝宝。所以也不责怪她没有早早referral
到代谢科,虽然我们多次跟她说宝宝吃奶粉有问题。真的一点没有怪她,想想做医生也
不容
易。后来几年她一直很低沉。直到我们的追诉期过了我再看她的时候, 她神采奕奕地
告诉我你们龙龙哥哥怎么可能有这个病,他的肝脏没有听说出问题啊?!我惊诧极了,
只好直接说你们医生bullshit什么都随便说!我们龙龙出事是因为医疗事故,又不是这
个代谢病必然肝脏有问题。

其实对很多医生来说, 医生是个职业挣钱而已。对病人来说,是你的命,输不起。对
医生你不能太客气,人家不会因为你善良好好对你的。

在美国大家都不容易, 可是不要轻易丢弃自己做人的标准。一步错,一辈子都要偿还
。迈过那一步,一个天使就是杀人犯。

说了很多, 主要意思是华人要说话,要争取,要有原则持之以恒。这样才能在美国长
久呆下来并成为社会的中坚。
hualihu
9 楼
Sihoun Hahn,有人说是韩国人。

更正一下。

请大家顶起来
l
ljtyw
10 楼
帮顶 bless你们一家!
rpmm
11 楼
帮顶,bless!
hualihu
12 楼
谢谢,

比如我们曾向 ohio 举报case western 实验室作假。 政府如此回答:
就算你用书本知识来证明实验室作假而且是对的,但是我们一样不予调查。你必须证明此实验室反复犯这种错误。

他姥姥的,一个人有几条命?一家有几个孩子?你怎么证明?!

各个地方政府推波助澜,美国医疗只会更烂!
hualihu
13 楼
谢谢大家支持。

似乎trump赢了。不过华盛顿州很烂,真的很烂。
Y
Yuna33
14 楼
天哪 big bless!
happyelf
15 楼
big big big bless你们一家!
A
Aubie
16 楼
bless
贝贝2014
17 楼
好同情楼主。但还是没看明白这个病是怎么得的。是因为生下来40多个小时禁食又加上护士给错药得的吗?
当年我孩子从产房生下来之后,医生让母乳喂养,但当时我一直没下奶,医院也不给喂奶粉,只让孩子允吸奶头。我孩子当时饿的呀,哭得嘴唇发抖,浑身打颤。因为刚当妈,也没什么经验,就一味地听医生的话。当时我妈让上奶粉给孩子吃,我还责备我妈,要听医生的话,不能给奶粉。我妈当时气得要打我。
到了第三天出院回家了,我们给孩子喝了奶粉。后来我才意识到早该喂奶粉,孩子哭是因为饿。我出了月子才开始下奶。现在想想,当时的做法真对不起孩子,直到现在我还是有点自责。
c
cathy12345
18 楼
记得你以前的帖子,你是个好家长。big big big bless your family!

Trump胜了,是个好兆头,希望能还你孩子个公道。
a
agilitysun
19 楼
我也是担心这个,在异国他乡,完全没人脉。看病,就是报警完全只能期盼对方人好,以得到公平待遇。自己手中毫无主动权!

大大的bless楼主全家!
Giovanna
20 楼
太心痛了!!祝福你们全家!
m
miaaaa
21 楼
看了很难受 bless楼主一家
doubleca
22 楼
big bless 龙龙
秋小妹
23 楼
希望孩子能得到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