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之后更需思考:希拉里为什么笑?

L
Luyufei
楼主 (北美华人网)
“震撼“之后更需思考:希拉里为什么笑?

作者:杨澄湖写
大选临近,朋友圈里的各种“鸡汤”一下子高大上起来。昨天被刷屏的是“希拉里的一桩小事,却震撼了我的内心”。慷慨激昂,言之凿凿,仔细拜读之后,却颇有些不实之处。也许作者提笔匆忙,没来得及一一考证其论据的真实性,我来帮忙做个查证吧。

“1975年,美国阿肯色州小镇,一个12岁的女孩凯西.谢尔顿(Kathy Shelton)被一名41岁男子Thomas Alfred Taylor强奸,检方提告一级强奸罪,刑期30年。整个强暴过程极其残忍,导致凯西昏迷, 多处受伤需要缝合,并致终生不育。女律师希拉里受法院委托担任罪犯的辩护律师,希拉里在法庭上污称凯西对年长男人充满了性幻想并主动引诱年级大的男人,要求法庭对凯西进行长达十二小时的心理评估。12岁的性侵受害者受到第二次伤害。”

前面对事件的简述贴近事实,后面的指责却没有根据。希拉里确实曾经向法庭提出一份文件,要求对被害人进行心理测试。做为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也算是尽职尽力。然而,根据法庭的记录,做心理测试的要求被法官拒绝啦!这“长达十二个小时的心理评估”,“受到第二次伤害” 都无从说起。请注意看这个链接里的法庭记录: https://www.scribd.com/mobile/document/327107537/Taylor-Docket-Entries#from_embed

“7月28日,希拉里罗德姆(Rodham)要求进行心理测试“;”7月29号,要求进行心理测试的听证会--要求被拒绝“。41年前的案子,还是白纸黑字的记录比较可靠。

“检方最主要的证据是罪犯的内裤,上面有精液和凯西的血液,应该说是铁证如山。 但是希拉里非常尽力地找到了证据的技术瑕疵: 当地警方在对上面的DNA进行检验后,没有封存内裤切片,违反了操作流程。”

如果作者有像他/她所说的那样仔细听“令人震撼”的采访录音的话,应该知道希拉里根本不需要“非常尽力地”寻找证据瑕疵。检方把犯人内裤上染有精液和被害人血液的部分,整整齐齐地剪下个正方形来,送去检验室验证,得到的结论是血液属于被害人。然后呢,检验室就把这块正方形布料给丢掉了!!!!等希拉里得到法官的允许,看到检方的“证据”时,出现的就是一条剪了个洞洞的内裤。 希拉里在接受采访中说到这里时确实笑了,但这不是“得意洋洋”的笑,而是对检方的玩忽职守而造成的荒谬结果无可奈何。 案子最后达成认罪协议,被告人被判侵害幼年儿童罪,刑期一年。这个判决虽然有各种原因,例如还牵涉了另外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证词相互矛盾等等,检方自己销毁证据是最大的硬伤。无论辩护律师是谁,尽力与否,案子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差别。

案件发生当时,年仅27岁的希拉里,在阿肯色大学法学院做助教,同时负责学生们主办的法律援助中心,为低收入请不起律师的人提供法律服务。被告人Taylor明确要求法官给他指定一位女律师。法官手里的名单上,整个county的女律师总共不超过六位,毫无犯罪辩护经验的希拉里不幸被选中。向法官请求另派其他律师而被拒绝之后,她只好接下这份工作。希拉里跟记者这段谈话的主题是她个人起初面对这个案子的犹豫,之后跟法官检察官之间的互动,对检方处理证据之粗心的难以置信。她谈到被告人居然通过测谎器测试时自嘲地笑了;谈到法官说要跟她的被告人讨论案情,以“不能在女士面前谈论敏感话题“为由要求她回避时,也无奈地笑了。从这段录音里我听到的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职业女性常有的经历:被迫接受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却又在职业心驱使之下不得不全力以赴。

如果你喜欢看美剧《The Good Wife》,一定会记得Alicia 为杀妻疑凶Colin Sweeny 辩护的情节。Alicia Florrick 的故事跟希拉里的人生有太多相似的桥段,她们都曾为不名誉的被告人做辩护。 在美国的司法制度中,被告人无罪假定(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是基本原则, 检察官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律师的责任是保护被告人的利益,而最终判决取决于陪审团和法官。这种制度并不完美,在这宗案件里,检方的疏忽大意导致被告人没有得到应得的惩罚;然而,只有尊重司法程序才能避免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制造冤案错案。

回到“希拉里的一桩小事”,1975年当时还没有DNA检验,作者在留言处已经更正,不多说了。文章的余下部分都是作者对采访录音的主观感想,见仁见智,不做评价。本文欢迎大家质疑,“内心的震撼“不能代替思考,讨论和交流才能让我们走近真相。

希拉里采访录音:
https://youtu.be/e2f13f2awK4

记者Reed 最近发表声明,强调他和希拉里的对话中完全没有嘲笑或不尊重受害者。
http://www.arkansasonline.com/news/2016/oct/12/reed-says-laughs-didn-t-target-girl-201/?news-arkansas

负责本案的检察官Gibson也接受过采访,详细谈到法官指派希拉里做辩护律师的过程。
https://m.youtube.com/watch?v=jJ03Nw7ohww


更多的参考资料请点这里: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fact-checker/wp/2016/10/11/the-facts-about-hillary-clinton-and-the-kathy-shelton-rape-cas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fact-checker/wp/2016/05/19/did-clinton-laugh-about-a-rapists-light-sentence-and-attack-sexual-harassment-victims/
i机器人
2 楼
看过她的采访录音 这种事还得意洋洋的说出来真的是有点脑残
s
shenghua
3 楼
洗地吧 刷十八层都刷不干净!要心理测试要证明这个女孩迷恋大叔而已!!!
Ghostouch
4 楼
楼主见过她的那个affidavit吗?这个affidavit里明确就写了“凯西对年长男人充满了性幻想并主动引诱年级大的男人”

楼主听过她的录音应该知道她是不相信嫌犯的,那她为什么出具那个affidavit?

希拉里要是真问心无愧,为什么自己不大大方方的出来回应这个问题?需要你们这些水军来搅混水洗地?

L
Luyufei
5 楼
回复 4楼Ghostouch的帖子

看过这份文件,"I have been informed...." 做为律师是代替被告人讲话,她说' 我被告知原告人如何如何“,合理合法。
即使希拉里主观认为被告人犯了罪,原则上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检察官不争气,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的罪行也没办法。当然你可以说为个强奸犯辩护敷衍了事就好了,希拉里不应该太卖力。但是美国的司法制度下坏人也是有人权的,检察官搞那么大的乌龙,实在令人无法直视。

这个女孩子的遭遇实在是个悲剧,而律师这个职业无法避免要面对这种良心挣扎的两难处境。我认识的朋友很想念法学院,就是因为想到这种情形就放弃走律师的道路。
a
annazhangj
6 楼
为什么要特意申请一个马甲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能用主ID?为希拉里洗地这么重要的事情,还要申请一个马甲,累不?
Ammi
7 楼
lz,脱掉马夹!
L
Luyufei
8 楼
天儿冷了,脱掉马甲会感冒的 。just kidding!
i机器人
9 楼
回复 4楼Ghostouch的帖子

看过这份文件,"I have been informed...." 做为律师是代替被告人讲话,她说' 我被告知原告人如何如何“,合理合法。
即使希拉里主观认为被告人犯了罪,原则上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检察官不争气,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的罪行也没办法。当然你可以说为个强奸犯辩护敷衍了事就好了,希拉里不应该太卖力。但是美国的司法制度下坏人也是有人权的,检察官搞那么大的乌龙,实在令人无法直视。

这个女孩子的遭遇实在是个悲剧,而律师这个职业无法避免要面对这种良心挣扎的两难处境。我认识的朋友很想念法学院,就是因为想到这种情形就放弃走律师的道路。
Luyufei 发表于 10/17/2016 1:14:29 AM
这其实说的也对 因为她作为律师尽力打官司才能出头 律师难免都要做这种事情

她最大的错误就是 把这个不算很decent的例子作为自己业绩讲出来 闷声偷着乐不好嘛?
Ghostouch
10 楼
回复 4楼Ghostouch的帖子

看过这份文件,"I have been informed...." 做为律师是代替被告人讲话,她说' 我被告知原告人如何如何“,合理合法。
即使希拉里主观认为被告人犯了罪,原则上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检察官不争气,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的罪行也没办法。当然你可以说为个强奸犯辩护敷衍了事就好了,希拉里不应该太卖力。但是美国的司法制度下坏人也是有人权的,检察官搞那么大的乌龙,实在令人无法直视。

这个女孩子的遭遇实在是个悲剧,而律师这个职业无法避免要面对这种良心挣扎的两难处境。我认识的朋友很想念法学院,就是因为想到这种情形就放弃走律师的道路。
Luyufei 发表于 10/17/2016 1:14:29 AM

少扯什么良心挣扎,她在录音中大笑时可压根没体现什么“良心挣扎”。你想说“歪曲事实作伪证来赢得官司”是律师的行业通常做法?从而给希拉里洗地?

她是如何被informed?消息来源是谁?如果是第三方,她应该传召这个证人出庭作证接受控辩双方质询,但没有。她与受害人素不相识,如何靠她自己就能证实这些说辞的可靠性?在她明知嫌犯说谎的情况下,就敢写入affidavit(这可以说是她的证词)里为嫌犯拍胸脯?而实际上,如果联系她录音中说到自己压根不信那个嫌犯,却依然出具了affidavit,这其实是在作伪证!当然这是她一贯擅长的做法!

我没有要她敷衍了事,但是明知嫌犯说谎不可信,却依然为他出具affidavit,这是把自己的诚信名誉都和那个嫌犯捆绑在一起了,这是为了赢官司不择手段的行为。如今有人要拿这件事说话,这就是她为当初自己行为偿还的时候!我觉得报应晚了!

这个女孩的遭遇是个悲剧!这个悲剧是希拉里和那个强奸犯合伙造成的!希拉里在此事上的污点,根本不可能洗清!

最后,拿钱发帖死全家!
d
ddtt
11 楼
不明白为啥希粉都要马甲发帖?这种带面纱的,穿马甲的发帖有啥说服力啊?还费得着这么长篇大论吗?
Ghostouch
12 楼
这其实说的也对 因为她作为律师尽力打官司才能出头 律师难免都要做这种事情

她最大的错误就是 把这个不算很decent的例子作为自己业绩讲出来 闷声偷着乐不好嘛?

i机器人 发表于 10/17/2016 1:38:02 AM
她为一个她压根不信的嫌犯出具了affidavit,这就是作伪证。
L
Luyufei
13 楼
回复 9楼i机器人的帖子
这种事有什么可“偷偷乐”的?被告人根本雇不起律师,希拉里是被法官指定的,也不是什么赚大钱的案子。
这段录音是记者在给Esquire 杂志写一篇专访时搜集素材时录下的,在83年和84年两度采访克林顿夫妇,素材肯定有很多,这只是中间截出的一段。专访后来没有发表,这些素材录音于2014年公开。说她“得意忘形“炫耀功绩,也不公平。她对这个案子其实耿耿于怀,毕竟是平生第一件criminal defense, 赶上了这么个棘手的,在2003年的自传里也提起来,说是她因为这次经验后来倡导建立了rape victim hotline.
i机器人
14 楼
回复 9楼i机器人的帖子

这段录音是记者在给Esquire 杂志写一篇专访时搜集素材时录下的,在83年和84年两度采访克林顿夫妇,素材肯定有很多,这只是中间截出的一段。专访后来没有发表,这些素材录音于2014年公开。说她“得意忘形“炫耀功绩,也不公平。她对这个案子其实耿耿于怀,毕竟是平生第一件criminal defense, 赶上了这么个棘手的,在2003年的自传里也提起来,说是她因为这次经验后来倡导建立了rape victim hotline.
Luyufei 发表于 10/17/2016 1:51:51 AM
她耿耿于怀什么呢?有点不理解
d
ddtt
15 楼
楼主,你的思考没有任何价值,根本无法洗脱希拉里人品瑕疵。即便职业要求她睁着眼说瞎话。但是她无耻的炫耀她的业绩时,就没有做为女人的一点同情心了。她在谈到难民问题时,说到叙利亚儿童,你真的相信她开放难民是基于同情心吗?
Ghostouch
16 楼
回复 9楼i机器人的帖子
这种事有什么可“偷偷乐”的?被告人根本雇不起律师,希拉里是被法官指定的,也不是什么赚大钱的案子。
这段录音是记者在给Esquire 杂志写一篇专访时搜集素材时录下的,在83年和84年两度采访克林顿夫妇,素材肯定有很多,这只是中间截出的一段。专访后来没有发表,这些素材录音于2014年公开。说她“得意忘形“炫耀功绩,也不公平。她对这个案子其实耿耿于怀,毕竟是平生第一件criminal defense, 赶上了这么个棘手的,在2003年的自传里也提起来,说是她因为这次经验后来倡导建立了rape victim hotline.

Luyufei 发表于 10/17/2016 1:51:51 AM

呵呵呵,她在辩论的时候或其它场合为什么不对着当年的受害者说句话呢?是希望受害人打hotline跟她通话吗?
g
goldfish
17 楼
发这么长的一帖,吸猪给你奖几个钱?
g
goldfish
18 楼
无耻lz
g
goldfish
19 楼

呵呵呵,她在辩论的时候或其它场合为什么不对着当年的受害者说句话呢?是希望受害人打hotline跟她通话吗?

Ghostouch 发表于 10/17/2016 1:55:44 AM
mm的sigurature要赞的👍
D
Dohremi
20 楼
接着洗。我看能洗成啥样。
她连bar都考不出来,要换个州才行。调查尼克松时因为道德有问题被人炒掉。狗屁好学生好律师。
c
chali1234
21 楼
lz是坑王,吸毒嫖娼艾滋病无毒俱全。
hotpizza
22 楼
这件事情第一谴责强奸犯
第二谴责检方,严重失职
第三,制度
至于哈哈的笑,谁听了朱利安尼说的奥巴马之前没有恐怖袭击不发笑啊? 笑的是朱利安尼,不是911的受害者好不好!
L
Luyufei
23 楼
回复 10楼Ghostouch的帖子

这位MM 的问题有道理,希拉里的证词确实需要supporting material,在这个特定情况下她只要准备两位证人的证词,一位是儿童心理医生,一位可能是被告人本人---被告人和受害者是认识的,也可能是其他认识受害者的人。但是我们现在无从发现这两位证人是谁,四十一年前的案子,检察官存的卷宗已经残缺不全,没办法复制当时的情境。而且这份要求对受害者进行心理测试的动议被法官否决了,所以法庭记录上也没有更多资料。

MM提到法庭上质问证人之类的,很有法律常识。这个案子其实根本没有开庭审判,检方因为认识到自己的愚蠢,提出了Plea Bargain 认罪协议,做为交换被告人认了轻一级的罪,被害人的保护人(单身妈妈)也不愿意拖下去,案子就这么结束了。 检方这么做,是因为知道如果开庭审理的话,由于丢失了证据,被告人很可能会被无罪释放的。著名的OJ杀妻案,也是因为检方把证据搞得很messy, 开庭审理之后OJ就是walked away .

当时如果有DNA 测试的话,那么被告人的带洞洞的内裤上可能搜集到足够被害人DNA,也可以把被告人定罪。很多案子在DNA技术成熟之后,都有重新审理,可惜,这条做为证据的内裤,后来因为保管室被水淹也没有了。 总之,了解案情之后,对检察官的官僚主义简直是无语。
L
Luyufei
24 楼
回复 14楼i机器人的帖子

她对这个案子耿耿于怀,maybe she was not  happy about the result, maybe she was actually capable of sympathy, and maybe she is more human than she has been portraited. It can be anything, totally up to your interpretation.
L
Luyufei
25 楼
这件事情第一谴责强奸犯
第二谴责检方,严重失职
第三,制度
至于哈哈的笑,谁听了朱利安尼说的奥巴马之前没有恐怖袭击不发笑啊? 笑的是朱利安尼,不是911的受害者好不好!
hotpizza 发表于 10/17/2016 11:38:46 AM

是啊,希拉里谈不上是“洋洋得意”地笑,这么说吧,你要是奋进全力打败了对手,可能会得意一下。但这个案子里,对手没等你打就自毁长城,有什么可得意的呢? 她笑的是这个制度的荒谬。
M
Mendota
26 楼

是啊,希拉里谈不上是“洋洋得意”地笑,这么说吧,你要是奋进全力打败了对手,可能会得意一下。但这个案子里,对手没等你打就自毁长城,有什么可得意的呢? 她笑的是这个制度的荒谬。

Luyufei 发表于 10/17/2016 11:59:03 AM
赞“她笑的是这个制度的荒谬”。拿钱发帖死全家!
Ghostouch
27 楼
回复 23楼Luyufei的帖子

呵呵呵,你可以把主要责任推给检方。但希拉里为一个自己压根不信的嫌犯(明知有罪)提供担保证词为他脱罪,这地没法洗。好好享受后果吧。不管这份affidavit在审判过程中占了多少分量!

你前面举了good wife的例子,我告诉你在剧情里主角自始自终都不能确定是不是那个人杀了妻子,要是能确定的话,主角不可能为他辩护。而且主角没有为他出具affidavit。

希拉里自己不出来回应,说明她自己内心有鬼,水军们再忙忙碌碌洗地也没用。
icylava
28 楼
What difference,at this point,does it make?


是啊,希拉里谈不上是“洋洋得意”地笑,这么说吧,你要是奋进全力打败了对手,可能会得意一下。但这个案子里,对手没等你打就自毁长城,有什么可得意的呢? 她笑的是这个制度的荒谬。

Luyufei 发表于 10/17/2016 11:59:03 AM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1.08
大ID的马甲
29 楼
回复 1楼Luyufei的帖子

bird dogging
L
Luyufei
30 楼
回复 23楼Luyufei的帖子

呵呵呵,你可以把主要责任推给检方。但希拉里为一个自己压根不信的嫌犯(明知有罪)提供担保证词为他脱罪,这地没法洗。好好享受后果吧。不管这份affidavit在审判过程中占了多少分量!

你前面举了good wife的例子,我告诉你在剧情里主角自始自终都不能确定是不是那个人杀了妻子,要是能确定的话,主角不可能为他辩护。而且主角没有为他出具affidavit。

希拉里自己不出来回应,说明她自己内心有鬼,水军们再忙忙碌碌洗地也没用。

Ghostouch 发表于 10/17/2016 1:56:11 PM
责任该谁负,不是我可以推来推去的,法律说话.希拉里的证词是“I have been informed...", 她不需要相信被“informed" 的内容。

MM 你说得对,“确认”一个人的犯罪需要证据,Alicia Florrick 一直“认为” Sweeney 杀了老婆,但是检方证据不足,Sweeney 无罪。而希拉里的案子里,被告人没有被“脱罪”,相反是认罪受刑。

一件四十一年前的案子,希拉里想说的话已经在她2003年的自传里写过了。再说她本来没做错什么,要是从工作中接的第一桩case开始解释,那也不用做别的啦。
L
Luyufei
31 楼

Ghostouch
32 楼
责任该谁负,不是我可以推来推去的,法律说话.希拉里的证词是“I have been informed...", 她不需要相信被“informed" 的内容。

MM 你说得对,“确认”一个人的犯罪需要证据,Alicia Florrick 一直“认为” Sweeney 杀了老婆,但是检方证据不足,Sweeney 无罪。而希拉里的案子里,被告人没有被“脱罪”,相反是认罪受刑。

一件四十一年前的案子,希拉里想说的话已经在她2003年的自传里写过了。再说她本来没做错什么,要是从工作中接的第一桩case开始解释,那也不用做别的啦。

Luyufei 发表于 10/18/2016 12:07:42 PM
这你又胡扯了,她不相信自己写进affidavit的东西?你知道什么是affidavit吗?你让她自己来说这句话给公众听听?那她还信不信她自己的竞选时对选民的各种许诺?还要脸不?

还有,如果这内容是第三方的证词,那就应该由第三方出具一个证词递交法庭,而不是由她出面写在affidavit里。她这么做的原因很可能这证词不是出于第三方。

总之一句话,她出具了一个affidavit给一个她自己都信不过的人,使得她自己的信用跟那个人绑在一起,这是她无法洗干净的污点。
L
Luyufei
33 楼
这你又胡扯了,她不相信自己写进affidavit的东西?你知道什么是affidavit吗?你让她自己来说这句话给公众听听?那她还信不信她自己的竞选时对选民的各种许诺?还要脸不?

还有,如果这内容是第三方的证词,那就应该由第三方出具一个证词递交法庭,而不是由她出面写在affidavit里。她这么做的原因很可能这证词不是出于第三方。

总之一句话,她出具了一个affidavit给一个她自己都信不过的人,使得她自己的信用跟那个人绑在一起,这是她无法洗干净的污点。

Ghostouch 发表于 10/18/2016 12:25:04 PM
别急,我们讨论就是要搞清楚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