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斯兰与和平的关系上,西方很多人应该对本笃十六世教宗说一声“对不起”。

d
dingdingdddd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巴黎11月13日恐怖袭击惊动了世界,而此时,来自叙利亚、伊拉克以及更多地方的斩首、袭击、屠杀一刻也没有终止。每当类似恐怖袭击出现后,就有温和穆斯林出来一道谴责恐怖主义,更重要的可能是控诉世界对伊斯兰的标签化和不公。在政治正确性超越了真相的今天,看到真相不是件容易的事,说出真相就更加困难。在伊斯兰与和平的关系上,西方很多人应该对本笃十六世教宗说一声“对不起”。

  2006年9月12日,教宗本笃十六世在德国雷根斯堡大学讲话时引用了罗马皇帝曼努埃尔二世的一段话。教宗当时讲话的主题是信仰与理性,他讲到1391年曼努埃尔二世皇帝与波斯学者之间的一次对话。曼努埃尔二世对波斯学者说道:“向我展示穆罕默德带来了什么新的东西,你会发现除了邪恶和不人道之外没有别的,比如带着刀剑去传播信仰。”

教宗讲解说,当时那段对话发生在东罗马帝国都城君士坦丁堡被围困之前,教宗也说当时曼努埃尔二世的言辞是“非常唐突的,不能接受的。” 但是很显然,曼努埃尔二世也是以他的经验在做判断。

  教宗讲解说,不合理性的行为相反天主的本质,人通过理性去寻求天主。教宗引用学者的话说,在伊斯兰教中,神不被理性所认知,神可以相反理性。教宗呼唤在宗教信仰中给予理性应有的地位,他礼貌地呼吁穆斯林放弃暴力。

  而当时的西方世俗化媒体在看到这个讲话时仿佛鲨鱼见到了血,迅速对本笃教宗展开了攻击,毕竟多年来,西方媒体最乐于攻击的对象就是天主教会,因为这样做既吸引眼球又不会带来危险(对比《查理周刊》引发的袭击事件)。一时间,很多媒体都在报道教宗攻击伊斯兰教,没有几家愿意静下来倾听他要传达的讯息:信仰必须有理性,没有理性的信仰引发流血,不为神所悦纳。而伊斯兰世界则以暴力抗议教宗的讲话,要求他道歉。

  意大利日报《页报》记者卡米洛·朗格内2014年9月在回顾这一风波时写道,八年过去了,今天中东的局势越来越糟,古兰经里的教导正在那里变成现实。再回首看教宗当时的讲话,世界都应该向他说声对不起,但是现代化的欧洲人说不出口。他质问:所谓地球村的现代化、一切舒适享受和吸引人注意力的东西、西方世界可口可乐式的世俗帝国主义,这一切让人变得文明了吗?

  朗格内继续写道,面对当前的恐怖暴力,西方自由派知识分子实在不好意思再重复他们那些陈词滥调了。真相很难接受,但必须被接受。世界上不是每个人想法都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有相同的价值观和同样的目标。不是每一种文化都有同等的价值。也不是每个人在实践各自信仰的时候都应拥有同等的“权利”。(比如杀人)

  如果本笃教宗礼貌的规劝以及不断发生的暴恐事件仍然穿透不了西方人的脑子,那么来听一听来自伊拉克基督徒的声音。在伊拉克,天主教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耶稣的宗徒圣多默。在近2000年的历史中,伊拉克的摩苏尔一直存在着相当数目的天主教徒,而到2014年,弥撒第一次在这里中断了。这里的基督徒要么被杀,要么被驱逐,要么被绑架,或者贩卖成奴隶。

  摩苏尔的大主教阿麦尔·诺纳去年在接受意大利《晚邮报》采访时发出警告,他的警告不像教宗那样礼貌,而是非常直接。

  “我们今天的苦难就是你们的明天,你们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基督徒,未来都将遭受这样的苦难。我失去了我的教区。我们的教区已经被占领。他们说,要么改信伊斯兰,要么死。”

  “请你们试图理解我们。你们自由民主的原则在这里一文不值。你们必须好好思考我们在中东的现实,因为现在你们正在大量欢迎穆斯林移民进入你们的土地。”

  “你们处于危险中,必须做出有力的、勇敢的决定,即使这决定违背了你们的原则。”

  诺纳主教通过媒体向外界求援,他们从摩苏尔逃跑出去的8000人得不到足够的食品和药品。这些难民被西方世界忽视了。

  诺纳主教对《晚邮报》说:“你们认为所有人是平等的,但不是所有人这么认为,伊斯兰教明确说,不是的。你们的价值不是他们的价值。如果你们不尽早明白这一点,你们将成为自己家中的受害者。”

  学识渊博、圣德高尚的本笃教宗在任期间一直被伊斯兰世界逼迫承认伊斯兰是和平的宗教。他一直拒绝就范,因此遭到西方自由派媒体的批评。教宗2005年对这一问题的正式表态是:“它当然有一些赞同和平的元素,但它也有别的一些元素,应该寻求最好的那部分。”(来源:人间旅行笔记)
d
dingdingdddd
2 楼
印尼首都雅加达上万MSL周五上街,叫嚣依照YSL法处死雅加达华裔市长钟万学,因为他“亵渎YSL”,且“MSL不能由异教徒统治”。钟万学是雅加达首位华人市长,而且是基督徒。
qiangdan7
3 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