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竞选州长 --

z
zhenjiayouwu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新 竞选州长 --

几个月之前,我被提名为纽约州州长候选人,代表独立党与坡雷迪克•克莱克特女士竞选。我总觉得自己有超过这位女士的显著的优点,那就是我政治底子比较清白。从报上容易看出:如果说这位女士也曾知道爱护名声的好处,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了。

近几年来,她和她的丈夫显然已将各种无耻罪行视为家常便饭。当时,我虽然对自己的长处暗自庆幸,但是一想到我自己的名字得和她的名字混在一起到处传播,总有一股不安的混浊潜流在我愉快心情的深处“翻搅”。
我心里越来越不安,最后我给祖母写了封信,把这件事告诉 她。她很快给我回了信,而且信写得很严峻,她说:“你看看报纸吧——一看就会明白克莱克特女士是一种什么样子的人,然后再看你愿不愿意把自己降低到她那样的水平,跟她一起竞选。”
这也正是我的想法!那晚我一夜没合眼。但我毕竟不能打退堂鼓。我已经完全卷进去了,只好战斗下去。

当我一边吃早饭,一边无精打采地翻阅报纸时,看到这样一段消息:

(标题)你是否要选一个歧视女性的人当总统?

(副标题)他骂女性是猪,是恶心的动物,而你们,却要选他当总统?

(文章)——那就是2006年,一向见了美女就挪不动脚步的霍华德先生,为了一个吸毒的美国小姐,辱骂了一位高风亮节的,为女性斗争的新闻评论员,哦当奈尔女士,说她是一只猪。导致哦当奈尔女士不得不离开了她任职的美国广播公司。离过三次婚,每次都搭上模特,现在霍华德先生既然在众人面前出来竞选州长,那么他或许终于可以屈尊向哦当奈尔女士道歉。霍华德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有责任向所有的女士作出解释。他愿意这样做吗?”

我毫不在意这样一种残酷无情的指控。我以为长达十年之后,大家都已经了解了这件事情的经过。我一直觉得我保留了这位美国小姐的冠军头衔是一件正确的决定,而事实证明她在戒毒后也为呼吁民众远离毒品一直付出着自己的努力。

结果第二天早晨,这家报纸再没说别的什么,只有这么一句话: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霍华德先生对辱骂女性一事一直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    

〔备忘——在这场竞选运动中,这家报纸以后但凡提到我时,必称“臭名昭著的骂女人的人”。〕

接着是《新闻报》,登了这样一段话:

“需要查清——是否请新州长候选人向急于等着要投他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他的的公司的广告中招聘所用的言辞-‘我们公司只雇佣金发美女’,‘如果长胖你就得滚蛋’,他愿意解释这件事吗?”

难道还有比这种控告用心更加险恶的吗?

(此后,这家报纸照例叫我做“无耻的歧视女性大财阀”。〕 于是,我开始变得一拿起报纸就有些提心吊胆起来,正如同你想睡觉时拿起一床毯子,可总是不放心,生怕那里面有条蛇似的。

然而,第二天,我发现了一件有利于我的事情,那就是克莱克特女士被发现用私人邮箱发送国家机密相关邮件,而且这些邮件在FBI调查之前已有三万多封被她自己删除。我想着这真是我翻身的机会,然而我打开电视,却看到这么一段消息:

“演讲剽窃!——霍华德妻子那慷慨激昂的演讲令人叹服,然而谁又能想到她竟然抄袭现任总统夫人演讲稿?大家请看,她这三句话,和几年前总统夫人讲话时说的一模一样。关键,关键在这里!她亲口承认这全是自己所写。问题来了,我们能否接受这样一个没有受过教育,撒谎的第一夫人?”

随之而来的是一段电视辩论,我的团队开始质疑克莱克特女士的电邮门问题。

“请问,这些邮件中,到底有没有涉及国家机密的内容?”

对方雄赳赳气昂昂上阵的,是一位资深评论员。他把手一挥,好像要将我们的人扫下台去:“克莱克特女士和她的先生,从多年前就为美国人民呕心沥血,他们的女儿,是一位极其杰出的女性,刚毕业年薪就高达三百万美元。”
“可是,她为什么要删除自己的邮件呢?”

资深评论员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叫道:“我告诉你,她说,如果再来一次她不会这么做的,只有你这样致国家安全于不顾的人,才在这种细枝末节上纠缠!”

我们的队员正要再说些什么,忽然屏幕一闪,主持人的脸冒了出来:“好!我们来看霍华德夫人抄袭的最新进展!我们的网友已经从多种渠道,各个角度证实了这一抄袭事件!”

〔顺便说一句,刊登上述新闻的报纸此后总是称我为“抄袭犯的老公”。〕 这天晚上,我发表了一番演说,我们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目前却有很多非法移民涌入边境,这令大家深感不安。我在演说上告诉大家,我希望以后留下各行各业合法移民的人才,而不是那些非法入境者。

第二天,引起我注意的下一篇报上的文章是下面这段:

“好个候选人——霍华德先生原定于昨晚独立党民众大会上作一次损伤对方的演说中终于吐露了他的心声,把所有移民都赶出美国!这令我们深深的担忧,我们作为一个民族大熔炉,怎能容忍这样的纳粹分子,煽动民族情绪的极端人士!他毁谤其他种族人士,用这种下流手段来达到政治上的成功,使我们这些拥护政治正确的人甚为沮丧。当我们想到这一卑劣言论会使得广大移民蒙受极大悲痛时,几乎要被迫煽动起被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立即对这位为了自己前途而不顾别人性命的候选人施以非法的报复。但是我们不这样!还是让他去因受良心谴责而感到痛苦吧。(不过,如果公众义愤填膺,盲目胡来,对诽谤者进行人身伤害,很明显,陪审员不可能对此事件的凶手们定罪,法庭也不可能对他们加以惩罚。)”

最后这句巧妙的话很起作用,当天晚上大量“被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以黑人和穆斯林为主,从前门进来时,吓得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从后门溜走。他们人数众多,义愤填膺,来时捣毁家具和门窗,走时把能拿动的财物统统带走。

〔然而,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是称我为“反移民纳粹”。〕 等我再打开电视,发现克莱克特女士的电邮门事件早已无人报道。而我的团队向大家揭露的克莱克特女士对班加西大使在异国死亡冷漠无情的行径,也没有在任何电台出现,与之相反的是,一条铺天盖地的新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战争狂人!总统候选人将使用原子弹! 这位总统候选人先生在对克莱克特女士抹黑之余,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遵守的政治纲领,他竟然发表演说,向大家宣布他继任后不排除使用原子弹的可能性!独立党党员们有不容推卸的义务,应该赶快证明这是否属实。我们终于把他们难住了!这件事情是不容避而不谈的。人民的呼声响雷似的要求,“战争贩子,快下台吧!” 当真把我的名字牵连到这个不名誉的嫌疑上面,一时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绝对难以置信。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发射原子弹这样的话了。 (现在我说起当初看到自己在那个电视台的节目上被人确信地加上“战争贩子”的诨名,竟能毫不感到苦恼——虽然明知那个电视台会要坚持不变地继续这样称呼我,一直到底——这就足见当时的环境对我起了多大的作用,我的心理素质大大提高。 这时候匿名信逐渐成为我所收到的邮件中的重要部分,普通的方式是这样的:

你老婆的裸照我还有的是,你要是再一意孤行接着竞选,保证这些照片都要见诸报端。
爱管闲事的人启

还有这样的:
你干的事情,有些是除了我一人而外谁也不知道的。你最好识相一点,快给鄙人拿出几块钱来,要不然就会有一位大爷对你不客气,在报纸上给你过不去。
随你猜敬启

大致的意思总是这样。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继续举出许多例子,直到读者发腻为止。 媒体蜂拥而上,开始挖掘我的发家史,我的儿女,我的婚姻,我多年在聚光灯下,早已没有什么新鲜事,可是谁能想到他们的花样十分丰富,连我都叹为观止。

这晚我打开电视,一位东北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衣冠楚楚的上了电视台,他往那里一坐,可真有些专家的意味。主持人对他敬若神明,他们讨论的议题如下:

总统竞选人心理剖析 – 来自心理专家的竞选建议

在这位教授的文章中,我被描绘成了一个顾影自怜的人,一个不顾别人感受的人,我自己也听的津津有味,因为我觉得他们说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墨索里尼或者是希特勒。我开始相信或许这位教授本来就是以希特勒为分析对象,最后把他的名字改成了我的名字。

结果这篇文章出现在了搜索头条,不论谁搜索我的名字,这篇文章都会名列前茅。其中有大量图片,从不同角度显示了我的疯癫。

与此相比,他们极大的冷落了克莱克特女士,她疑似中风的照片在网上消失,大喊“给中产阶级加税”的视频也被删除。她的支持者称,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口误。

更可怕的是,和她以及她丈夫相关的多位重要人士相继死去,这些人命案在当今的“法治社会”,却无人问津。

比如,一位重要证人死于枪击,警察判定这是一宗抢劫案,然而他的家人却指出他没有丢失任何财物,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毫无疑问,新闻中又开始给我冠以新的名号“心理学家揭秘邪恶的两面人”。〕 这时候舆论鼎沸,叫我“答复”对我提出的那一切可怕的控诉,以致我们党里的主笔和领袖们都说我如果再保持缄默,那就会使我在政治上垮台。好像是要使控诉更加显得有劲似的,就在第二天,有一家报纸上又登出了下面这么一段:

注意这个角色——独立党的候选人还在保持缄默。因为他根本不敢说话。一切对他的指控通通充分证实了,他自己那种等于招供的缄默态度已经一再承认了这些罪状,现在他是永远也不能翻供了。独立党党员们,请看你们这位候选人!请看这位臭名昭著的骂女人的人!这位无耻的歧视女性大财阀!这位抄袭犯的老公!仔细看看你们这位反移民纳粹!你们这个肮脏的战争贩子!这个可恶的讹诈专家!睁开眼睛盯住他——把他仔细打量一番——然后再打定主意:像这么一个败类,他犯了滔天罪行,获得了一大串晦气的头衔而不敢张嘴否认任何一个,你们是否可以把你们的规规矩矩的选票投给他! 要想摆脱这种攻击,简直没有办法,所以在深感羞辱之余,我准备要“答复”那一大堆无稽的指控和那些下流而恶毒的谣言。

可是我始终没完成这个工作,因为就在第二天早上,克莱克特女士就开始派人到处宣扬,某民主党州,为了避免对穷人的歧视,为了同情那些领福利的可怜人 – 他们是如此的可怜,以至于没有钱去办理一张驾照,尽管他们总是能领到福利 – 这个州将不再需要证件就可以参加选举。与此同时,另一篇文章认真的指出,任何有记录的人,包括规规矩矩的持有居住证的人和工作签证的人,去参加投票就是重罪一桩。这篇文章在结尾巧妙地指出,如果没有任何记录,比如说如果你是一名可怜的难民,或者是跋山涉水穿越了边境,还要养活远在墨西哥的老爹的入境者,去投了票也没人知道。

这一切还不够,他们又加紧了行动,另一位独立参选人,在这个关口,跳过了一切艰难的步骤,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我惊异地发现,他居然是一位摩门教徒。他义正言辞的痛斥了我分裂党派的行为,誓要把那些本来要投给我的票争取过去。

最后, 在媒体的帮助下,数位我不认识的女士站出来,声泪俱下的控诉了我对她们的骚扰。群众纷纷猜测下一次克莱克特女士是否会找来九个学走路的小孩子,包括各种肤色,带着各种穷形尽相,教唆他们在公开的集会上闯到讲台上来,抱住我的腿,叫我爸爸?
这一切都没什么不可能,毕竟她那空荡的演讲厅,在社交媒体上看上去高朋满座;她背地里和那位广受尊敬的年长的候选人勾结,用三架私人飞机就得到了他的背书;她曾经污蔑那十二岁的小女孩,哈哈大笑的和别人分享她成功的律师之路,这可怜的孩子却一生都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就像她面对着她那有无数个情人的老公,做出一副夫唱妇随的模样 – 这一切都证据确凿,如今却无人提起。即使如此,她曾经也是一位雄心勃勃,力争上游的女性,如今怎会变成如此模样?
我觉得害怕,看着她和那众多的站在她身后支持着她的人们,我感到我们这个国家哪里出了错。我们已经丢失了顶级的信用评级,欠下了无数的外债,如果你睁开眼看看,我们今天已经和八年前不一样了。但是我们的总统站出来,告诉我们一切都很好。我只是发现在这场竞选中,我从一个声名显著的商人和上流社会的人,变成了纳粹分子,希特勒,种族主义者,战争贩子,神经病,骚扰女性的大款,和剽窃犯的老公。
qkqk
2 楼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dextran
3 楼
写的太好了,能做成微信文章转发么?
z
zhenjiayouwu
4 楼
写的太好了,能做成微信文章转发么?

dextran 发表于 10/14/2016 4:28:36 PM

可以呀,我不会做,如果mm会做,可以直接转发,不用署名
d
dingdingdddd
5 楼
把头等舱女士也补充进去,信誓旦旦说30年前在飞机上被骚扰了十五分钟可是飞机头等舱并非封闭,坐满了乘客,座椅扶手也并非可以抬起,我怎能抬起固定的扶手大肆轻薄邻座女士,丝毫不在乎走来走去的空乘?而且她并未当场呵斥,事后不发一言,却在30年后突然想起有这么一出,然后就被报纸广为登载!
r
redhermit
6 楼
写的太好了! 请接着写后续。
s
suibianqi
7 楼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马克吐温在世了 嘻嘻
liangdoudou
8 楼
写得很好~~
happyclover
9 楼
写得真好,赞!
h
happyeating
10 楼
楼主真心有才!赞,华人不是有微信公号吗,赶紧转上去吧。
xiang2010
11 楼
写的真心好
j
jianzhiqi1234
12 楼
写的太棒了,接下来就是九个不同肤色的小孩上场了吧23333
含笑的猫
13 楼
楼主太有才啦!
千堆雪
14 楼
有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