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行记(全文完)

i
isabellazx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一六年夏,Brexit,GBP大幅下挫。嗟叹预感脱欧派胜出,却错过买跌良机,遂计划一英伦行,聊以慰籍。
十个多小时的飞行虽然辛苦,但飞机徐徐降落,透过玄窗,初窥伦敦,蓝天白云,绝非雾都典型的天气还是让人振奋。London, we are coming!
从下飞机到过海关,路漫漫,不过出于对期盼已久的假期的期待,唯有的感叹是,伦敦机场真大!有皇室的国家,连航站楼的名字都那么有气势,Queen’s Terminal,of course, what’s not queen’s?!
Uber订车,Mercedez应召,果然是欧洲。星期六的伦敦,交通依然堪忧,随着车流缓慢前行,虽然一切都那么新鲜有趣,但小宝还是很快进入了梦乡。路过豪宅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South Kengsington,远远望见一个穿着黑白制服的女佣手捧装满鲜花的花瓶,走进一间装饰精致的公寓,好似电影中的画面,不知身处何样时空。
不到20miles的路,开了足足50分钟,终于来到 Park Plaza Victoria,一家装潢很是朴素的酒店,但是细节都很周全,还有贴心的welcome snacks。

三张床,自己有一张临街的小床,另小宝兴奋不已。街对面是Joseph Conrad的故居。大名鼎鼎的Joseph Conrad啊,是谁呢,不认识。。。三个文学盲,遥沾仙气就好。
英国的卡通还真是不错,从Thomas到Peppa Pig,所有小宝最喜欢的和我最喜欢的卡通都出自英国。果然,开到电视台的儿童频道,就很难再游说小宝出门了。动用了Yelp上无数美颜过的Harrods Food Court里的食物图片,才连哄带骗的将他带离酒店,去往我们行程的第一站,Harrods百货店。
用小宝的话说,shopping is boring。所以我们唯二的主题是找ATM机提英镑和去Food Court填饱肚子。在完成这两项任务的途中,“无可奈何”得途经花花绿绿的柜台。
中国是瓷器的故乡,设计多素雅,但有时略嫌清淡,英国瓷器好多的花团锦簇,抓人眼球,至少从拍照的角度来讲,更为讨喜。信手一张,这些热热闹闹的颜色看着就让人欢喜。继续往前走,就在ATM机旁边,是纪念品和家居饰品的部门。夏天都未曾过去,已经开卖圣诞的装饰了,好吧,我承认,那些闪闪发光的圣诞小饰物有足够大的魔力,让你很难忍住在不对的季节用原价囤货。不过,更有魔力的是那些大大小小的狗熊。少废话,上狗熊图片。
最后一站是Food Court,可能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规模是没得说,无数的柜台,各式to-go的吃食,看得人眼花缭乱;各个分区 (e.g. Meat, seafood) 也有可以sit-down的吧台。
随便选了一家人气兴旺的,Rotisserie,点了baby chickend 和 lamb chop,虽说味道不错,但价格也不菲,即便在英镑大幅跳水之后,加之在吧台上将就着,很难给出一个满意的分数。

Day 0 的晚上,在兴奋和与小宝的jetlag痛苦作战中过去,后者应该被尽快遗忘,期待Day 1的行程!
i
isabellazx
2 楼
Day 1
平日,若能得着机会,在Starbucks里悠闲得喝一杯咖啡,吃一个bagel,那就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早晨。虽然London也不乏Starbucks的门店,但是最常见的连锁咖啡店似乎是Caffè Nero(意大利?)和Pret A Manger(法国?)。
早餐在Pret A Manger解决,意外的惊喜是小龙虾三明治。第一次吃是在香港机场的McCafé,感觉真得堪称惊艳,但在香港以外就再也不曾得见。恩,味道还是如同记忆里的一样美好。
早餐后步行去乘小宝心心念念的double decker bus。在路上经过“Her Majesty's Passport Office”,小宝daddy来自香港,回归前见惯了这样的命名,自然习以为常,但我实在是忍俊不禁,好吧,又是Her Majesty的。。。

顺道经过Victoria地铁站,进去搞定了Oyster Card。伦敦早在19世纪就有了最早的地下铁,不确定Victoria站的建造时间,不过有欧式拱廊的地铁站也算得上特别。在如图所示的窗口排了N久的队以后,终于到手pay as you go的oyster card。顺便把其他logistic也一并搞定。英国的手机卡无需实名,资费也相当划算,10镑好像就有1G数据加若干短信和本地通话分钟数,没买到Three的卡(想象中信号应该相对较好),随便买了Lyca mobile的,基本满意。在美国习惯了到处随便拿napkin,在伦敦只得限量配给,不得不fall back回昔日模式,在Boots补给了小包纸巾。(Boots差不多是香港万宁的equivalent,很多铺头)
一切就绪,终于可以坐车啦!我们买的London Pass包Golden Tour的观光巴士日票,在车站花了4£?upgrade成了48小时+一趟单程游船。如果没有London Pass,貌似下图中的“The Original Tour”车次更频密一点。


在车上就是一路乱拍。伦敦的交通状况非一般的糟糕,但对游客来说也未必是坏事,有足够的时间在车上就把那些popular的景点了解了个大概。
未来几天行程中要去的景点就不重复贴图了,一些仅在车上远观的:
Westminster Abbey对面的St Margaret's Church
在Piccadilly Circus的Shaftesbury Memorial Fountain

开始规划行程前一直以为那个有双塔的漂亮大桥就是歌里要falling down的London Bridge。其实London Bridge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一座桥,毫不起眼。 漂亮的那座实为Tower Bridge。我们坐的观光巴士从Tower Bridge上开过,两条狭长的走廊连接双塔。第二张图中空中走廊中间颜色较深的区域是什么呢?谜底会在午餐后揭晓。

下车后,三个人又都饿了。汗,好像刚吃完早饭,坐了一会儿车,竟然又要觅食了。Yelp显示周围没太多选择,找了一家评价还不算太少又相对较近的Tom’s Kitchen 导航过去。后来才知道,Google Maps带我们绕了个大圈,而且其实那里是St. Katharine Docks, 有很多的餐厅,我们去的那家不能说是人气最弱的,但肯定在热门餐厅中排不上号。至今,我都不确定Yelp 在伦敦的equivalent是什么,两个旅居伦敦的朋友都说是TripAdvisor,姑且信之吧,e.g.Restrurants near St. Katherine Docks
餐厅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紧挨着港口,天公作美,面朝港口而坐,很是惬意。
第一次尝试full English breakfast,至少模样看起来还算不错,有bacon, fried egg, sausages, grilled tomatoes, fried mushrooms, toast和fried toast, beans以及black pudding。很怀疑有人可以一个人当早餐吃完的吗?
午餐后,沿着码头步行回Tower Bridge。时值里约奥运,码头旁有巨大的投影屏在直播奥运的节目
站在桥上眺望Thames River两岸,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但是河岸线边的建筑还是甚为齐整,就是河水有些泛黄,跟黄浦江似的。开始还以为是污染严重,后来游船的时候听导游说,其实河水非常清澈,甚至有说是流经世界数个最大城市的河流中水质最佳的,可惜河床泥土的颜色很黄,令Thames River无辜遭人怀疑。
桥上画着伦敦城的标志,上书拉丁语的箴言,"Domine dirige nos",意为"Lord, direct (guide) us". 顺道研究了一下英国国旗,英格兰旗是一个红色的St George's Cross, 加上苏格兰的St Andrew's Cross,共同组成米字旗🇬🇧
好了,到了揭晓谜底的时候了。前面说的连接双塔的空中走廊的中间,有两块颜色较深的区域,其实是吸引游客的玻璃桥。桥上有个Tower Bridge Exhibition, 最大的卖点就是这个玻璃桥。平时很“谨慎” 的小宝,竟然一点都不怕,毫不犹豫得就踏了上去,车流就在脚下经过,很特别的体验。天花板上全是镜子,可以方便游客躺在桥上拍照,我们后来也尝试了,效果不错。
Tower Bridge全貌
下一站,Tower of London。我花了很久才搞清楚London Bridge, Tower Bridge, Tower of London的区别。Tower of London,这个名字在我看来完全词不达意,其实是一个由好多Tower组成的大城堡,全称倒是描述得比较准确得。首先,不用说也应该知道,这个大城堡自然是HM她老人家的啦,城堡的全称为Her Majesty's Royal Palace and Fortress of the Tower of London。
Tower of London只有在17世纪前才被真正用作统治者的宫殿,其后,其军事要塞的地位也随着火炮的发明而不复存在了,其他的功用还有刑场,监狱等等。从下面的模型上可以看到整个宫殿的全貌。宫里还有一些穿着特别制服的guards,official的名字叫Yeoman Warders,也被称为Beefeaters。这些Beefeaters既是守卫,又是导游,还是被观赏和拍照的对象。每隔半个小时,他们会在大门口带游客进行一个小时的guided tour(无需另外付费)。我们带着小朋友,这些历史有些太过残酷和血腥,随便走了一下,到此一游而已。如果有时间又有兴趣的话,找一个阳光明媚的☀️天,可以在里面好好逛逛,所有的Tower和城墙都可以上去,既是hiking,又是很特别的历史。如果是阴天还是算了,所有的一切太过阴郁了。
对了,据说这里最popular的是crown jewelry的展览,人多的时候要排一个小时的队,我们去的时候没排多久,等候的时候还有视频在播放英女王的加冕仪式,也不会感觉很闷。跟很多景点一样,crown jewelry禁止拍照,我们双手赞成这条规定,一是不会有很多人堵在展览前左拍右拍,也把自己从拍照的任务里解放出来,可以好好参观和欣赏。crown jewelry的展览就在下面左图的building里。
那里门口也有几个guard在走来走去,但是步伐散漫,动作极不标准,一个人走到一半自己都笑了,intern的quality,倒是能博人一笑
还是喜欢红砖房子和白底加装饰条的都铎建筑风
最后,其实在Tower of London里也能很清楚得拍到Tower Bridge,当然在船码头那里更正对一些。(Tower of London和船码头都在Tower Bridge的西面,i.e. 是下午拍Tower Bridge不错的spot),值得一提的是,Tower Bridge是会升起来的哦,lift的时间可以在这个网站查到:http://www.towerbridge.org.uk/lift-times/ 建议查好时间再去,小朋友们应该会很兴奋,我们第一天去的时候错过了,被小朋友唠叨了整个星期后,最后一天特地带他再去看了一次,照片见最后一天的行程。
来伦敦前做好了下雨的准备,如果是partly cloudy就meet expectaion了,所以难得的sunny天,决定当天就去London Eye。鉴于陆路堵车实在太严重,又刚好有Golden Tour 48hr upgrade送的船票,于是临时决定乘船去London Eye。送的船票是Thames Clipper的,要在对应的窗口换好票再排队上船。水上交通可是畅通多了,看看风景很快就到了。
一般情况,在London Eye在下面这个网站都有2 for 1的门票:https://www.daysoutguide.co.uk/london-eye ,不过我一直没搞懂条款是不是要火车票才可以享受2 for 1。只知道online订票是可以的,可惜我们去的那天是bank holiday,在exclusion list里。还有很多景点都有2 for 1,不买London Pass的话应该比较划算。 (update:后来有懂的MM说了,2 for 1是一定要有火车票的)


终于结束了第一天异常辛苦的行程,找了日本拉面店,去到发现竟然在China Town,没关系,只要有热乎乎的汤面就好。店面很小,门口还大排长龙,揾食艰难。庆幸的是旁边就有Cafe TPT(大排档)茶餐厅,餐牌上选择也很丰富,不知道是不是太饿太累了,觉得很是美味。 似乎哪里的中国城都有这么一个牌坊。
为了让小宝尽兴,答应他乘巴士回家,将地狱式的行程进行到底
写到这里我回想起来也觉得辛苦,Victoria下车后不知道为什么又去了2家超市才齐了东西回酒店。Tip是,Victoria站里的M&S Simply Food (Wholefoods equivalent?) 东西好贵,几天后才在酒店附近更近的地方发现了Sainsbury (Safeway equivalent?), 价格就亲民好多。
超级辛苦的行程的好处是,小宝一下子就倒过了时差,yay!
i
isabellazx
3 楼
Day 2
今日第一站,海德公园。
Hyde Park以Speakers' Corner著称,马克思,列宁等都在这一公园的东北角发表过演说。时至今日,周日的时候还是经常会有不同的人在Speakers' Corner演讲。到伦敦后的第一天恰巧是周日,但是如果让小宝眼睁睁看着满大街的双层巴士又没机会坐的话,不被吵死也被闹死。所以海德公园之行被推迟到了周一。
西方国家的大城市似乎都有一个超大的在城中心的公园,巴黎的卢森堡公园,旧金山的金门公园,纽约的中央公园,虽说无非是大大的草坪,年岁悠久的大树,一个或多个可以划船的湖,跑步的市民,但是还是会在去到那个城市的时候去她的公园到此一游,每次总是会有不一样的新鲜感。毕竟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味道,抑或是彼时或此时,个人的心绪都不尽相同。
第一天的阳光明媚果然是可遇不可求。今日的伦敦就以真面貌示人。乘Golden Tour的观光巴士去公园,一路都是阴天,但这才是真实的伦敦吧。在公园东门下车,朝着Serpentine湖走去,没走多远,意外惊喜的是,云层开始散开,天空泛出湛蓝,开始有薄薄的阳光撒向大地。
Serpentine湖,如其名,是🐍形的一个长条形湖,贯穿公园中央。湖中可以pedal boat,湖边可以散步,且总有鸭鸭,鹅鹅,鸽子作伴。恰逢bank holiday,公园里还颇有人气。 其实在家旁边15分钟的车程,就有一个公园可以pedal boat,也有成群的加拿大鹅。但所谓书非借不能读也,往往触手可及的就少了些吸引力。于是早早就plan了在Hyde Park乘脚踏船的项目,恩,能与女王家的白天鹅共游一湖,自然是人生一乐事。小船儿推开波浪,湖面倒映着美丽的天鹅,四周传来浅谈轻笑;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轻盈的风。荡舟湖上,自在闲适,其实无关何地,只关乎心境。 靠岸后,走回湖畔的Serpentine bar & kitchen午餐。天气还是稍嫌清冷,躲在玻璃窗后,临湖而坐,享一段惬意时光。 原本以为这样的餐厅只是风景醉人,其实她的fish & chips是此次伦敦之行的最佳,这是尝试了旅游节目力推的专门店和若干其它餐厅之后的后话。 午餐后小宝仍然舍不得离开。湖畔自然常有准备了🍞的人吸引了诸多禽鸟会聚,但总有兴奋的小朋友期冀更近距离的亲密接触,惊起沙鸥飞无数。
第二站是Kensington Palace,当年戴安娜王妃住过的宫殿,也是现在威廉王子一家的官方居所。London Pass号称有Fast track,但其实是个甚缺人气的景点,我极其怀疑什么时候会需要排队进去参观。 能参观的部分都略显陈旧,嘎吱作响的木地板向我们诉说着他的年纪。以前去过法国的凡尔赛宫和枫丹白露,所以对此处略为无感。小的时候很喜欢繁复的古典装饰,但随着年纪的增长,略悖常理得开始倾向简约的现代风。加之这种古旧的宫殿总给人带来小小的压抑,很难想象住在里面怎么能保持开朗阳光,大概只得优雅的叹息了吧。所以完成任务似的每个房间traverse一遍就作罢。 今年正值女王九十岁生日,所以里面还有一些她的私人服饰展。 出到宫外感觉好了一点,虽然太阳还是躲着不露面,但好歹是天大地大,空气清新,在里面总是觉得呼吸着几百年前的空气,感受着N代以前皇室的压抑与无奈。若是太阳能赏脸,下面这个应该会是一个很惊艳的花园。
宫殿边上的湖同样用形状命名,Round Pond,倒也直接。Hyde Park和Kensington Palace其实是连在一起的同一片绿地,若是都用上两个文艺的名字,我估计又该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
这里天鹅和禽鸟的密集程度更甚一筹。一个好心的穆斯林妇女给了我们一大块饼给小宝喂鹅玩。说实话,对从头到脚都用黑色包裹起来的装束还是心有畏惧,不过这个好心的穆斯林妇女的举动让我突然觉得其实她(他)们大部分也都是普通人而已。在伦敦街头,确实见到为数不少的穆斯林,种族差别倒是其次,但是宗教和文化背景的巨大差异,特别是太过突兀的装束,让人心有戚戚也实乃人之常情。当今的局面确实是两难,若我是英国市民,到底投哪一票也真是颇费思量。 岸边就聚集着很多的白天鹅,优雅得弯曲着脖子,确实让别的鸭和鹅都黯然失色。
离开肯辛顿宫,还是坐Golden Tour的巴士回Victoria。肯辛顿宫那里有很多的法式建筑和法国梧桐,和法租界的衡山路确实也有好几分相似之处。一路堵堵堵,不过有机会慢慢拍照,下面这种街边小餐馆最能让我感受到欧洲风情。
一面堵车一面研究地图,临时决定去10 Downing Street转一下。小宝已经累坏了,下车后,负重行军到10 Downing Stree,真是颇为失望。简而言之就是什么都看不到,隔着铁栅栏和戒备森严的警卫,墙上也只能看到Downing Street SW1,连个10号门牌的影都没看到,sigh...
其后的活动就不再赘述了,大概就是应小宝的强烈要求还是要乘巴士回家,下车后看到一家韩国餐馆就冲了进去,不过实在是尔尔,连拍照的意愿都没有。
就这样又结束了体力上极其辛苦的一天,不过精神上还是极为放松和愉悦的,特别是在海德公园坐船和在肯辛顿宫喂鹅,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难得的逍遥一刻。
isabellazx
4 楼
[以往写游记,往往是有始无终,这次不应重蹈覆辙 - 记于英伦行3个月后...]
游英伦时尚值夏末,转眼已是初冬,现在的伦敦怕是略为萧瑟,寒意袭人了吧。其实总想着冬天再去一次伦敦,好让阴冷潮湿的天气淡化夏日留下的过于令人着迷的印记。
第二天是最为精心计划的一天,每个时段都有不同的节目。第一站是Houses of Parliament。
泰晤士河畔俗称大本钟的伊丽莎白塔的形象深入人心(虽然Big Ben确切来讲是指藏于伊丽莎白塔内的大钟),但是较少人知道,Big Ben其实是威斯敏斯特宫(Palace of Westminster)的一部分。威斯敏斯特宫又称国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是英国上议院(Houses of Lords)和下议院(Houses of Commons)参政议政的地方。
其实不少英国的当地人都不知道Houses of Parliament其实是可以入内参观的,海外游客可以在这里订票,当地居民则可以联系MP(Members of Parliament)拿票。
Houses of Parliament是英国浪漫主义建筑极盛时期的哥特复兴式的代表作。在计划行程的最初,一个travel video里,红色双层巴士驶过沐浴着阳光的Houses of Parliament,实在是让人眼前一亮。主体建筑横向成长条形,Sovereign's throne, the Lords Chamber和the Commons Chamber三个职能区域互相连接;纵向又有西南角最高的维多利亚塔点睛,塔顶飘扬着米字旗,中间有八角形的中央塔楼,东北边则矗立着伊丽莎白塔/大本钟。远看建筑线条清晰,纵横平衡,近看雕刻精美绝伦。
预定参观的时候倒没对内部有太大的期待,主要想着能看看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议会制度,但是去到之后实在是太为惊艳了,毫不犹豫将它作为伦敦景点的第一推荐。网上订票甚为方便, 到达后也很是顺利,简单的安检后就可以入内参观。大部分区域都禁止拍照,正好可以专心欣赏建筑,装饰,藏品和听语音简介。 室内也是典型的哥特式的穹顶和精美的窗花。
不知道英国民众如何看待今日的王室。前两天有新闻说白金汉宫需要修葺,有民众非议要花费纳税人的钱,不过总体来说,女王看来还是颇受爱戴,王子王妃形象正面,小王子小公主又漂亮可爱,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女王也是一份繁重的全职工作,无数的出访,接见,出席各样的仪式。参观的时候,导游介绍说,每年五六月,女王会在上议院的国会开幕大典上发表讲话,宣布政府下一年工作的计划和愿景。但是讲稿是由内阁准备的,女王事先甚至没有机会一读。王室没有实权又有无数的义务,生活在大众的聚光灯下,想来也甚为凄凉。不知女王发表讲话的时候,对着可能不尽以为然的施政报告又作何感想。 参观完后,在西敏宫南边的Victoria Tower Garden享受短暂的阳光,从Lambeth Bridge横穿泰晤士河,去河对岸再看看西敏宫的全貌。之后就赶去预约好的Brown's Hotel下午茶。
说实话,因为对甜食不感冒,所以对high tea并没有特别的喜好。但是下午茶作为英伦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还是很期待能够找个优雅的环境,悠闲得喝一杯茶,品几款茶点,入乡随俗一番。首选是Ritz Carlton,但是Ritz的dressing code太过strict,喝个下午茶都要西装革履,对于我们灰头土脸的游客来说未免是太大的commitment。所以千挑万选,最后选了一家在Mayfair的叫Brown’s的hotel下午茶。Brown’s据说是英国历史最悠久的酒店之一,虽然事后跟英国同事提起,他说没听过那家的下午茶,让我感觉些许上当受骗,但是当时来讲,还是一个不错的experience。 餐牌上有Traditional Afternoon Tea和Healthy Afternoon Tea两个选择,从来不计算卡路里(😓)的我自然选了前者。
第一round是咸味的茶点,比如烟熏三文鱼的三明治,虾和牛油果作topping的面包。作为咸食爱好者,还是觉得这一篮相对好吃。第二round是最具英国特色的茶点scones,介于面包和饼干之间的一种烘焙点心。根据传统,要搭配jam & clotted cream。可能原本的期望过高,尝过之后小小失望。但是回美国那天在机场的Cafe Nero买的scone让我们对之又大有改观,就好像street food经常美味过星级饭店的,还是低端的连锁店更贴近我们的品味:)最后一round就是各种甜点,实在是乏善可陈。虽然食物不过尔尔,但是茶具和3层的茶点提篮还有古色古香的环境好歹还是有英式下午茶的氛围的。
浅斟一杯,细抿一口,小坐片刻,难得的喝着茶的悠闲的午后,何时能再续?
之后就是去Westminster Abbey,除了剑桥外我第二期待的景点。虽然St. Paul's Cathedral应该更grand一些,但是深中Dan Brown Da Vinci Code毒的我对Westminster Abbey向往已久。
In London lies a knight a Pope interred. His labour's fruit a Holy wrath incurred. You seek the orb that ought be on his tomb. It speaks of Rosy flesh and seeded womb.
冲着这条线索,Sophie和Robert Langdon来到了Westminster Abbey,找到了Isaac Newton的墓。
同样,abbey里禁止摄影。盗图一张: Hic depositum est, quod mortale fuit Isaaci Newtoni. ('Here lies that which was mortal of Isaac Newton'.)
"Here is buried Isaac Newton, Knight, who by a strength of mind almost divine, and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peculiarly his own, explored the course and figures of the planets, the paths of comets, the tides of the sea, the dissimilarities in rays of light, and, what no other scholar has previously imagined, the properties of the colours thus produced. Diligent, sagacious and faithful, in his expositions of nature, antiquity and the holy Scriptures, he vindicated by his philosophy the majesty of God mighty and good, and expressed the simplicity of the Gospel in his manners. Mortals rejoice that there has existed such and so great an ornament of the human race! He was born on 25th December 1642, and died on 20th March 1726". 说到底,Westminster Abbey就是个大墓地,埋葬了贵族,军人,政治家,科学家等等。但那些许的阴暗和悲凉,囚禁在一个哥特式的完美建筑里,又如此得有吸引力。还好累了一天的小宝刚进去就睡着了,让我有机会傻傻得在西敏寺探访一个个长眠在此的知名抑或是不知名的故人。穿梭在坟冢间,不远处飘来唱诗班悠扬的歌声,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回响在这高阔的穹顶间的天使的声音。 本来是做好了功课,特意算着关门的时间,希望能留在abbey里参加晚上的choral service(我们8月去的时候还正巧有organ festival,可惜带着小宝很难成行)。既然唱诗班已经在排练了,当即找了座位聆听一下这天籁之音。后来才知道,choral service是要重新排队的,看到长的不见尾的队伍,只能作罢。唯有期盼重回伦敦了。 清冷的天气和这斑驳古旧的建筑实在是再契合不过,这种调调有时很让我沉迷。 右下是英国最古老的门, 建于十一世纪。虽然可考的最古老的门出现在5000年前,不过1000年的门还是值得一张(数码)胶卷。 割舍了Choral Service的行程, 让我们有机会回酒店小睡一会儿。晚上约了朋友在Kings Cross晚餐,一家装修很有特色的印度餐馆Dishoom。Kings Cross是新发展起来的城区,很多新的建筑,还有很多的construction在进行中,希望Brexit不要给经济带来太大的冲击。
i
isabellazx
5 楼
厌倦了Pret A Manger的小宝daddy,在申诉了N次之后,终于得偿去往别的餐厅早餐。嗯,虽然小龙虾三明治很好吃,但是我也可以勉为其难试一下别的。于是信步走进了酒店对面的Le Pain Quotidien。哎,果然还是新的选择更好,早餐更为美味和养眼。道理就是,不要老是执着于旧有的。不过说来简单, 执行起来嘛。。。 本来只要了咖啡share,但是看邻桌在喝奶茶,小壶的茶和小盅的奶,很有意思的样子,就也点来一试,赏玩多过品尝。 今天的行程是Greenwich。来到这Greenwich Mean Time的城市,又怎么能不去格林威治。想想能亲眼看一下本初子午线就令人好生激动。不过小宝未必能明白我们究竟去Greenwich看什么,为了 让他也能有美好的一天,特别安排了Thames River Cruise往返Greenwich。
慢悠悠享用早餐是旅行中最令人舒心的一个环节。去往Greenwich的船大概一个钟头一班,原计划坐10:30的船,但我们硬是磨蹭走了11:30的船 。但是心情丝毫不受影响,时光本来就是用来消磨的嘛!最后, 终于来到了码头,排了挺久的队才用London Pass换到了船票。
天气还是不尽如人意,不过和小宝一样,坐船还是令人兴奋的旅程。对着沿途的London Eye, Big Ben和Tower Bridge乱拍还是乐此不疲,虽然这些景物没有了阳光未免有些失色。
船经过Shakespeare's Globe Theatre附近,远远看到一个海盗船,据说是可以给小朋友开生日会用的,小宝看着眼馋不已。还没有告诉他,其实我们今天的行程也有古帆船哦。
终于来到了Greenwich Pier,Greenwich的字眼很是让人兴奋。 下了船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好大的Cutty Sark,好吧,先带小宝去过过瘾吧。 London Pass包Cutty Sark的门票,Cutty Sark是有几百年历史的3桅古帆船,命名出自某一首诗,原意是漂亮女巫的白色短衬衣,当年Cutty Sark还把茶叶从中国带到英伦呢。
17世纪中期,Catherine公主嫁进英国王室,爱喝茶的她把茶叶介绍给了英国人。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英国人对茶叶的喜好造成了巨大的英中贸易逆差,英国人开始种植鸦片祸害中国人,最后爆发了鸦片战争。追本溯源,竟然还是茶叶惹的祸,真是令人甚为唏嘘。不管当年的英国人是存心也好,无心也罢,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百年前的恩怨早已烟消云散。唯能庆幸的是,茶文化得以在世界的不同角落都发扬光大。这边厢,中国人于精致庭院一隅的凉亭里品茶,执紫砂壶,丝竹声相伴;那边厢,英国人正襟危坐在装潢考究的茶室里喝下午茶,捧银质茶具,黑胶唱片里传出琴声悠扬。 Cutty Sark当年的第一次中国行就是从上海带回来成船的茶叶。江浙一带嗜茶者多爱龙井,虎跑梦泉,龙井问茶都是杭州西湖的知名景点。要是能去虎跑,饮一杯虎跑水冲泡的龙井茶,也算得上是附庸风雅的小奢侈。 在国内的时候几乎只喝龙井,偶尔尝试毛峰,红茶是绝对不碰的。以前觉得红茶的味道太过浓郁又稍稍苦涩,哪里比得上清淡的绿茶。可是近年在美国,在不同茶包间踌躇时,Earl Grey的选择却是占了绝大多数,味蕾似乎更需要苦涩的冲击,而回味过来的甜好像也更真实一点,我都快忘却龙井的滋味了。。。Earl Grey就是以小种红茶为茶基,再调入锡兰红茶,莫非就是这当年从上海运来的小种红茶造就了英国几百年的红茶文化?
参观完船上的展览,在甲板上玩了好一阵,小宝才依依不舍的作别Cutty Sark,跟我们去往下一站, Royal Observatory Greenwich,去看看本初子午线。
皇家天文台是在一个大大的公园里,公园门口有人在制作大大的肥皂泡,引得一群大人小孩都高兴地围观。 公园里视野开阔,绿草如茵。要是能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带上有红酒的野餐篮,在红白相间格子的毯子上,边吃喝边欣赏风景,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其实计划的时候是这么做梦来着,但是实践起来难度太高,只得作罢。
天公赏赐了些许的阳光,就让整个公园生动起来。穿过斑驳阳光的林荫道,追逐小宝越过大大的草坪,最后又爬了好高好陡的一段斜坡,最后终于来到了皇家天文台。 Prime Meridian!在看完一些展览后,跟着人群排队和Prime Meridian的牌牌照相。天有小小的闷热,又为了奖励小宝自己爬了个大陡坡,买了冰淇淋奖励他,特别的是冰淇淋上还可以加上一根chocolate bar。看Prime Meridian对小朋友来说实在是再为无趣不过的活动了,难得他没有吵闹,还是饶有兴致得享受冰淇淋和巧克力的甜蜜。 一面排队一面监视着手机上GPS的经纬度,期冀排到那里的时候能够照到一张longtitude为0的完美照片。可是排啊排,都快排到了,经度还是徘徊在-0.0015附近,Android和iPhone都是如此,实在是让人和费解和失望。是手机GPS不精确吗?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管怎么样,原来只是在书本上的本初子午线现在就在眼前。两边列出了一些大城市的经度,比如东经114°的香港,西经118°的洛杉矶。而我们,此刻,就在0°的伦敦。
纬度0°是根据地球自转轴定义的,取和地球自转轴垂直的平面,也就是赤道。但是经度0°其实完全是随便定义的,任何一条经线都可以被定为0°经线。1884年于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国际本初子午线大会上投票表决确定了位于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内的这条经线为0°经线。当太阳横穿这条子午线的时候,也就是Greenwich Mean Time的正午时间。当然由于地球自转毕竟不是那么的规则, 真要说起标准,还是要靠原子钟的UTC。但是相比boring的原子时,太阳穿过子午线的时刻要动人得多。
后来经过research,终于搞清楚了,除了Greenwich的Prime Meridian外,其实还有IERS Reference Meridian。IERS参考子午线才是GPS的0°经度依照的标准。不同于当年通过观测星体画出的Prime Meridian,IERS经过地球的质心,它在本初子午线东边大概100米的位置。 好吧,没能拍到经度为0的照片,同样留待下次。
后来继续参观展览,在Octagon的展厅里,有一个木质的望远镜,小宝激动得说可以看到Saturn。一望,果然看到有着光环的土星影像。大白天,从一个小破望远镜里看到土星,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皇家天文台这是忽悠小孩子吧。后来试着从网上找一个说法,好像一派观点是,通过将一定的艺术创作和想象带入稍嫌枯燥的科学展馆中,可以吸引到更多的人有兴趣来走近科学;可是另一派的声音则是反对这种让人分不清真假搞不清客观事实的mix。我极力赞同后者。

比Royal Observatory离Greenwich码头更近的还有Old Royal Naval College,培养海军的地方,晚清时期,很多北洋水师的将领还是从这所学校毕业的呢。校园里的建筑都建于17世纪末,其中还有最最著名的Painted Hall和Chapel。 Painted Hall里巨大的巴洛克壁画由James Thornhill前后花费18年绘制而成,被誉为英国的西斯廷礼拜堂。 相比之下Chapel就没有那么突出,但也是金碧辉煌。
结束一天的行程,还是坐船回伦敦市区。继上次探访日本拉面失败以后,再度去Soho尝试朋友推荐的Bone Daddies。离开city久了,都快不记得哪哪儿都要等位的经历了。果然被告知了一个ridiculous的等候时间,毅然逃离。好在明智得带了stroller,下Uber后小宝可以继续酣睡。城里也有城里的好处,沿街无数的各式餐馆,随便找了一家人气兴旺又不用等位的意大利餐馆,Il Cucciolo。店面很小,但是很温馨的感觉。幸好日本拉面没有成行,也许是往返格林威治的辛劳,又或者是熟睡的小宝留给我们的难得的安宁时光,这家小店的晚餐是整个伦敦之行最美味最meomorable的一餐。
i
isabellazx
6 楼
今天的主题是皇宫。卫兵换岗,皇家马车还有白金汉宫。女王每年7月底到10月初都会北上苏格兰访问,同时开放她的官邸。所以夏季探访伦敦不妨网上事先预约购买参观白金汉宫的门票,选择一个最适合自己行程的时间。
在Buckingham Palace门口的Changing of the Guard是一个伦敦非常热门的tourist景点。一般每天或隔天(随季节而变)上午11:30换岗。皇家卫队穿着传统制服,头戴黑色高帽,伴着音乐march至白金汉宫交接换岗。具体可以去官网 check schedule。
据说每次换岗总是人满为患。要guarantee一个皇宫门口第一排的spot,要提前两个小时在那里守候。这个实在是ROI太低的investment,绝不推荐。其实在Windsor Castle也有Changing of the Guards,虽然我没去过,但是估计形式应该都差不多,人流应该少很多吧。Windsor真是个好地方,那里还有Lego Land(没敢让小宝知道)和Eton College伊顿公学,据说那里的小镇也很不错。早知道应该省下之前去San Diego包括Lego Land的一周多假期,在Windsor一站搞定。
我们差不多提前了45分钟到达,但Buckingham Palace门口早就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这是一篇分析的很好的文章,大力推荐在The Mall观看。将图示copy在此: Plan的时候我想着提前半个小时三刻钟的样子先去Victoria Memorial碰一下运气,毕竟站得高,而且能看到白金汉宫的正面,不行再走去The Mall也来得及。结果Uber去到Victoria Memorial,中间有栏杆阻挡,没法穿到The Mall。如果再去一次,我肯定会在St James' Park北门的草地上休息,听到音乐再走到The Mall上看guards marching。但是人的本性就是会对得不到的耿耿于怀。不撞南墙不回头,没试过就势必不愿相信南墙的存在。又有多少人愿意一上来就退而求其次。
如果你跟我一样,还是执着于Victoria Memorial的话,注意要优先靠近Spur Road的那一边。新上岗的Guards和乐队从The Mall走过来之后,会沿着Spur Roads走去Birdcage Walk。 贴一些Guards的图片。
看完换岗,去换领了下午参观白金汉宫的门票。之后又特地去一家旅游节目大力推荐的”最好吃“的炸鱼薯条店午餐(Poppie’s)。这个明显就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非常普通的口味。 若是在常住地,找家热门的餐厅千里探店往往会有所斩获;不过出门在外,往往是街边的偶遇更让人欣喜,抱着填饱肚子的心态,一个小小的亮点就能给人惊喜。果不其然,饭后闲逛在街头,信步走进一家名为Amorino的冰淇淋店,热情的店员和别致的花朵冰淇淋就是当天行程里最鲜艳的亮色。 吃了冰淇淋,喝了奶茶,又坐了bus,行程终于暂时回归自由闲散派。虽然在规划行程的时候很难控制自己的得失心,难得来一次XXX,不去YYY吧,今后都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再次重游,但是最让人回味的往往是漫无目的闲逛时的那份心境。
消磨完了可以消磨的时光,按计划去Royal Mews走马观花。
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会坐着南瓜变的黄金马车去赴有着英俊王子的舞会,然后又坐着马车在剧情最高潮的时候悄然离开,稍纵即逝的美好自然引得王子从此牵肠挂肚。在这样的局里,马车自然功不可没,既让刚到场的灰姑娘赚足眼光,又能制造一个迅速又动人的翩然离场,美女就这么绝尘而去了,多么让人怅然若失啊。
于是乎,马车便带上了浪漫的玫瑰色的光环,再加上风度翩翩的白马,又有皇家的招牌,自然或多或少吸引了游人来参观。
尝完Royal Mews这道Appetizer,Main Course自然是Buckingham Palace。可惜(幸好)内部不让拍照,省下了不少拍照和贴图的麻烦(窃笑)。唯留有作别时的背影和走出清幽庭院小径的小相。
晚餐倒又是误打误撞邂逅的惊艳。就在酒店对面,有一家连锁餐厅Giraffe,它的烤鸡非常的鲜嫩多汁,(儿童餐带的?)甜品虽简单但味道的搭配很有心思,非常推荐。
i
isabellazx
7 楼
伦敦和周边景点诸多,规划行程的时候踌躇再三,难以取舍。但是剑桥是毫不犹豫的必选之地。和很多人一样,怎能错过徐志摩笔下的康桥。
迫不及待先上图一张。
一直觉得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很美,可以彻底改观我对新诗的看法。但也只知道他是个浪漫主义诗人而已,当然还有和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的真真假假故事。直到看见林徽因在“悼志摩”一文中提到,徐志摩竟然还曾翻译过相对论,甚至说梁启超的相对论知识还是从徐志摩的译文中获得的。故事大概是,梁任公看了很多版的相对论都没看明白,直到看了徐志摩翻译的版本。原来徐志摩在伦敦大学修读政治经济学,后来和张幼仪离婚后转去了剑桥大学国王学院旁听。或许是剑桥的美景彻底唤醒了他内心深处的浪漫主义情怀,于是彻底改行,做文人去了。如此恣意随性的人生也真是传奇。究竟是什么样的魔力能让理工男弃理从文,很想一探究竟。剑桥也就成为了行程中最为期待的一站 。
从伦敦去剑桥还算是方便,从Kings Cross坐火车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达。伦敦的火车四通八达,经常听在伦敦的同事朋友说靠坐火车上下班。出于怕买不到票的目的,事先在Trainline的app里定了票,后来听说网上事先订票可以便宜很多,虽然觉得车票已经挺贵了,不过确实比原价便宜不少,推荐这个app,所有时刻都能查到,还可以订票。定了票以后可以去一个取票机自助取票。很多地方都有取票机,我们就当天在Victoria车站很容易得打印了车票。当然,这个“容易”也是相对expectation而言,和伦敦古旧的地铁系统一样, 这个取票机估计也有些年头了,每个key stroke都要超常时间才能反应过来,跟Zootopia DMV里的sloth有的一拼。
小宝跟很多小男孩一样,是个小火车迷,家里火车桌,火车轨道,小火车一大堆,坐火车不管多长的时间,对他来说就是最exciting的活动。所以为了让他高兴的更彻底,去剑桥的行程就安排了从Victoria坐地铁去Kings Cross再换火车。这是我们的行程里第一次坐地铁,小宝当然是高高兴兴的,不至于出门没几步就说走不动了。
伦敦的百年地铁看着确实有些陈旧了,而且走道和列车都比较狭小。
地铁到达Kings Cross后,在那里吃早餐。看到Starbucks就毫不犹豫得走了进去,虽然London的咖啡馆也很不错,不过也阔别Starbucks好久了。
Kings Cross离公司的London Office才3分钟的步行距离,所以敬业的我还借此机会去拜访了London的同事们。在农村呆久了,回到大城市的办公楼还是小小艳羡了一把,有种重回港汇上班的感觉,不过也是因为它的电梯和楼道的装修跟港汇实在是太相似了。11楼的天台可以俯瞰London的街景,不过顾着聊天竟然忘记拍照了。
之后就要开始我们的火车之旅了。顺带提一下,伦敦出发的火车主要有两个depot,所有往南开的火车都从Victoria出发,所有往北开的都从Kings Cross出发。下面照片里的大显示屏上显示着所有列车的发车时间和站台。我们坐的是Great Northen的火车,虽然车程一个小时,但是要出发前10分钟才显示站台Number,让我们对着显示屏干着急了好一会儿。其实火车的车次很是频烦,而且很多车票也不是fixed时间的,所以只有我们外乡人才这般着急。
火车很是舒适,也很空,有人摊了一桌子的文件在上面办公。没有工作的烦忧的我们则是尽情享受假期,吃吃喝喝看风景。要是换着乘火车去旧金山上班,估计也是一面坐车一面赶工了。     
下了火车,很容易就在车站排队等到了出租车。剑桥果然名不虚传,是一个很charming的小镇。天气又特别好,用Peppa Pig的话来说,It's a lovely sunny day!
第一站,Scudamore's Punting Cambridge。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这是再别康桥里我最喜欢的词句。虽然不得机会于漫天星辉里,能在灿烂艳阳下的康河里撑一支长篙,也够诗意了。 下车的地方就看到广告可以走下台阶去Punting,下去才发现不是Scudamore's,是另一家公司。要多走几步路才是Scudamore's。另两位实在是懒惰,觉得既来之则安之,不会有区别的,于是交钱等船。可以选择自己撑篙或者跟别人合坐,前者肯定是想象远比现实美好,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撑船的都是剑桥勤工俭学的学生,据说有的人还会高歌一曲船歌,我们没机会碰上,但是这个年轻小伙子还是很卖力的一路不断介绍景观和历史。
这里的美景是远超预期,也难怪诗人甘心做一条康河柔波里的水草了。
没有夕阳,艳阳也可以:

亦或是在榆荫下:
自然少不了河畔的金柳:
还有愿意自己撑篙寻梦的实战派浪漫主义者:

康河上有各式各样二十多条桥。
皇后学院的数学桥,据称最早是牛顿的学生的精妙设计,桥身没有使用一颗钉子。后有好事者将桥拆开想一探究竟,可惜再也装不回去了,只能借助铁钉才得以复原:
还有圣约翰学院的叹息桥,因为和威尼斯的Rialto Bridge同为廊桥,因此得名:
林徽因说徐志摩会在滂沱大雨中冲去桥上等待雨后的天上虹。不知他当年去到的又是哪一座。纯粹的诗意的信仰。
河上泛完舟,在河畔的餐馆吃了一个超悠闲的午餐,其实是因为上菜实在太慢,当然味道不错,环境自然更没得说,I don’t have a complaint。然后就看到大批旅行团驾到,punting排起了长队。 午餐后漫步在剑桥街头,吃个冰淇淋,对着各式漂亮建筑一阵乱拍。
很多学院都可以买票进去参观(每个学院单独收费)。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们估计会去:
King's College 国王学院,就是徐志摩当年旁听的地方。
Trinity College 三一学院,牛顿,罗素当年念书的地方,
Queen’s College 王后学院,可以走一走漂亮的数学桥
不过我们几个磨磨蹭蹭,很多学院4:30就关门了,最后只进去了国王学院。
新哥特式建筑的国王学院:



里面还有一个很漂亮的礼拜堂。礼拜堂自然少不了漂亮的窗花和管风琴。我们去的时候正好有人还在演奏管风琴,所有人都轻手轻脚,屏气凝神,在里面欣赏一下精美的穹顶,雕刻,窗花,听一下音乐,感受一下教堂里独有的肃穆和宁静。

国王学院的一片草地上应该还有一块徐志摩的诗碑,上面刻着他的再别康桥的诗句。我们走了很久,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根据GPS的显示,它似乎在一个写着 Private, no entry to the public的建筑的草地上,可惜也没法走进去一探究竟,最后只能放弃。算了,留一点遗憾,给自已一个再来剑桥的理由吧。
出了国王学院,三一学院已经关门了,不过著名的牛顿苹果树是在学院外面。就是下图里的这一棵了。看了你是不是会问,牛顿都快去世300年了,怎么当年给他万有引力定律灵感的苹果树还是青春不老的样子。说法是下面这棵是剪取了牛顿老家苹果树上的一棵小树枝,最后在三一学院重新长成了现在这小小的一棵,供人参观。
看完苹果树,小宝坚持要去cross Mathematical Bridge。跟他说要走很久,他义无反顾。好吧,舍命陪君子了。一路上哪里都是风景如画。
走了很久很久以后,估计有二十多分钟,才发现数学桥在王后学院里,4:30也已经关门了。又累又失望的小宝忍不住大哭起来,怎么哄都没用。售票处的员工一脸正义,不像有得商量的样子。在Google Maps上左看右看,怎么也找不到通幽的曲径。我都快绝望了,想着要不明天再来一次剑桥吧。正在这时有个年轻的亚裔女生从学校里走出来,我突然有了个主意,心理斗争100次以后终于决定试着请她帮忙。原来她是来剑桥念博士的中国留学生,多谢好心姐姐的帮忙,小宝终于有机会走一走他情有独钟的数学桥。
再上一张小宝最喜欢的Mathematical Bridge的照片,希望以后他有机会自己去剑桥念书。
在王后学院门口就有bus回剑桥火车站。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累坏了的小宝在车上很快就睡着了。我们就这样作别了剑桥。
后来,在火车站的便利店买水,售货员和另一个顾客不断跟我解释,如果加买一份The Telegraph报纸竟然比单买一瓶还便宜。好吧,why not,入乡随俗,在火车上可以看The Telegraph。
我们的火车票是non rush hour的open ticket,我们就根据时刻表选了一辆最快时间发车的火车,根据屏幕上显示的站台号上了火车。回程的火车就拥挤很多,好不容易找到了位子,小宝又要开始吃喝了。还好被我发现火车上的显示屏上赫然写着火车是开往King's Lynn的。问了周围乘客后,确认是搞错了。还有几分钟车就要开了。。。
本来我为了optimize London Pass,安排了最后一天星期六来剑桥,不过老公说最后一天太risky,万一赶不上车当天回不了London,第二天就回不了美国了,虽然我不以为然,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嘛。后来查了一下,King's Lynn是很北边的海边的一个小镇,跟回伦敦完全是背道而驰。三个人急急忙忙赶着最后几分钟下车,差一点就真的一语成谶,回不了London了。
后来回想起来,如果真的没发现,stuck 在北上King's Lynn的火车上也会是一段很难忘的旅程。看照片King's Lynn也是风景秀丽,哎,怎么就被我发现乘错车了呢。
后来才知道站台其实没搞错,两辆列车一辆向南一辆朝北share一个站台。上了King's Cross的火车后又等了好久才开车,因为Southen Railway的罢工影响了很多火车正常运行。早上在King's Cross就见过了罢工的人群,我同事说是因为火车conductors丧失了火车门开关的控制权,转由火车司机掌管,所以conductors们罢工。真是让人啼笑皆非,欧洲人们动不动就喜欢罢工。当然,如果conductors真的是一个多余的工种,逐步丧失最后的鸡肋职能后,饭碗也必将不保,所以也算未雨绸缪吧。
辛苦了一天,最后就在King's Cross站内的Wasabi Sushi & Bento吃了晚餐。这是一家sushi快餐连锁店,不同的to-go box,选择倒也很多。
最后回酒店的路上路过Baker Street,我心心念念想去的Sherlock Holmes的“故居”,这次就没机会了。只能留待下次再来伦敦。
i
isabellazx
8 楼
没有计划就是最好的计划。虽有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但是最后一天算是留白的自由活动日。
早上,享受一下悠闲的早餐时间, 找了一家名为Pimlico Fresh的local cafe。这家小小的咖啡馆以每日变化的写在黑板上的餐牌而著称,颇有人气。等了一会儿才等到座位。出来旅游的时候一般会更open minded一点,order了一些平时不会尝试的,比如有水果的Hot Porridge和Homemade Granola麦片。 慢慢悠悠吃完早餐,决定去著名的Trafalgar Square转一下,其实私心里还想着去National Gallery。
虽然是阴天,但丝毫不影响小宝在广场上奔跑嬉闹的心情,把手伸进喷泉凉凉的水中,装成很冷的样子,又能惹得他开怀大笑。National Gallery就在广场上,正对着喷泉,所以还有很多艺术爱好者聚在广场的地上作画。
随后就顺理成章得去了National Gallery。 小宝丝毫没兴趣,不断捣蛋,只能直奔印象派画区走马看花,好歹要看的van Gogh,Monet都得惊鸿一瞥,还有Renoir的一些画作,包括临时租借来展出的。 它的纪念品商店有不少适合小朋友看的浅显易懂的艺术启蒙类图书和卡片,小宝其实还太小,找个借口买给自己😏
逛完National Gallery,又一路向南走去St James Park。路上经过一家小旅店,好多的💐作装饰,这般的花团锦簇最难让我控制住谋杀胶卷,当然在数码时代几乎无成本可言。
还经过Horse Guards Parade门口,常年有两个红衣骑士骑着帅气的黑马站在门口,这些马看着都很温顺,好多游客排队上前去合个影,摸一摸骏🐎。
到了公园,天还是阴阴的,不过我猜这才是伦敦的常态,能见识真实的一面也不虚此行。没见到pelican(每天St James Park固定时间都可以观看给pelican喂食),但是各种鸭子,鹅,和鸟还是随处可见,生活在这样的大公园里也是好命的鸟了吧。 小宝照例又是追鹅赶鸟,乐此不疲。
规划行程的时候看过一个宣传片,应该是从Blue Bridge那里向东望去的景致,摄于夕阳西下,群鸟齐飞,大概是左图这般的样子(+飞鸟)。不过呢,现实是右图,只能脑补一个落日的滤镜,恩,加上滤镜也差不很多嘛。
走过Blue Bridge,远远就听见了guards marching的音乐。其实与其在Buckingham Palace门口作沙丁鱼罐头,我觉得最省力的guards的观赏地点在St James Park北门The Mall大道上(不过当然没有change of guards “change”的那部分)。会在Changing Guards的段落详细讲,不过大概来说,guards从St James Palace出发(有待考证),沿着Marlborough Road至The Mall右转,再一路走向Buckingham Palace。如果重新去一次,我们会在北门的草地上休憩,等听到音乐了在去The Mall路上看一看guards marching就好。
最后,终于有机会在草地上野餐啦。没有事先准备好食物,就买了个涂满巧克力酱(which is 败笔)的 waffle。小宝吃得是高高兴兴的,对我们大人来说,吃什么不重要,这份闲情实为难得。哎,什么时候能有机会在大树下看一本闲书,消磨一整个下午呢。
在甜食的刺激下,小宝又满血复活,在空旷的草地上一路狂奔,开心得不得了。恩,野餐和奔跑,就是我能想象得了的欢快的公园的一天,mission accomplished!
下一站,真正的午餐,终于吃到了日本拉面。
午餐后去哪里好呢?太多想去没机会去的地方了。不过念着小宝叨叨了好几天没看到Tower Bridge升起来的样子,好吧,那就再去一次把。
上次乘地铁从Victoria去Kings Cross其实没几站,这次从Piccadilly Circus站乘Bakerloo线,Elephant & Castle方向, 在Embankment换乘District线到Tower Hill,可让小宝乘了个够。Elephant & Castle实在是个有趣的地名,回来查了一下,当地人谑称”The Elephant”,最早由一个叫这个名字的 coaching inn (a vital part of the inland transport infrastructure, as an inn serving coach travellers) 而得名。甚至莎士比亚在“第十二夜”中写道,"In the south suburbs, at the Elephant, is best to lodge."
到了Tower of London, 天气转晴了。暖暖的太阳,自然要有ice cream作伴。时间尚早,在Ben & Jerry’s吃了冰淇淋,再散步回码头看Tower Bridge lift。小宝紧张又兴奋,稍有风吹草动就说看,看,桥马上要升起来了。其实车辆限行都没开始,😓。
终于,限行开始,两个方向的🚗都开始静候桥升起来的那一刻。省略小宝激动的1000字,后来,让Tower Bridge都为它让行的“大船”终于出现了,看着也没多高的样子,不管那么多,桥升起来就好,yay!
整个过程也就5分多钟的样子,小宝还不过瘾,说还要看一次。我只能使出杀手锏,去喝橙汁才把他连哄带骗得拖走了。
晚上决定就在酒店里活动。吸取前几天的教训, 提前在Tozi订了座位。其实估计是weekday人多,weekend倒是很多空桌子。看着每样东西都很便宜,但是都是mini size的,结果七七八八点了好多才吃饱。
吃完晚餐,贪玩的小宝都累得没力气嚷嚷着出去玩了,回房后很快就倒了下去。
Last night in London. Zzz… zzz...
i
isabellazx
9 楼
签证篇 (供大家参考,我现居美国,持中国护照)
英国政府的官网关于签证的信息还是比较清楚的。Start from here: https://www.gov.uk/standard-visitor-visa
申请所需时间 我的case,6/25网上填写申请表和付费,预约到了7/5打指纹的slot,打完指纹当天我就把材料drop off在UPS, 7/6早上收到确认邮件材料已到达(纽约)的UKVI,7/15收到邮件visa已经打印,当天就有了UPS的回邮tracking,7/18(下一个工作日)收到了护照。
下面这个网站提供了预计处理时间的分布图, https://visa-processingtimes.homeoffice.gov.uk/y/united-states/visits-visas/general-visit-6-months-or-less 不知道多久更新一次: Most applications are processed within 10 days.
Number of days to process application 3 days 5 days 10 days 15 days 30 days 60 days
% of applications decided 4% 13% 97% 98% 99% 100%
申请步骤
网上填写申请表,付费,预约打指纹的时间。
会收到一份“Visa application appointment confirmation”确认邮件,邮件里提供了一个购买Roundtrip Courier to ship your documents to and from the UK Visas and Immigration Decision Making Centre in New York的链接。这个来回都是UPS的提供的next day service。购买以后可以打印来回的shipping label。
将材料,补充材料都准备好,包括回邮的shipping label。
去打指纹(一般就是绿卡打指纹的地方),记住务必要将打指纹的confirmation page一起放入材料中。
将材料寄去UKVI
等待收获签证
需要提供的材料 必需材料: https://www.gov.uk/standard-visitor-visa/documents-you-must-provide 美国绿卡/签证都需要提供复印件,比较搞笑的是我付完签证费收到的确认邮件还特别提醒我不要把绿卡原件寄过去,估计很多人都这么干。
Supporting documents: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visitor-visa-guide-to-supporting-documents 我就提供了employee verification letter和bank statement
爱的幸福小狗
10 楼
mm你写的蛮有趣,等看等看。。。
n
ndju
11 楼
继续等看,上多些图片啊
s
singdna
12 楼
可不可以先讲visa啊?现在准备办了
BeanieBaby1
13 楼
又看到了Harrods food court!那里的饭真是贵!不够味道还不错。LZ加油!
i
isabellazx
14 楼
谢谢楼上的MM们,恩,继续写,不过比较慢。那我写完第一天就写Visa吧。
o
oct07
15 楼
回复 14楼isabellazx的帖子

mark mark, 正好订了感恩节去伦敦。
苹果妞
16 楼
Mark! 等待更新。
i
isabellazx
17 楼
回复 12楼singdna的帖子

okay,我先把visa篇写完了。我也是根据官网一步步来的,供MM参考。
s
singdna
18 楼
谢谢mm啊!真的很及时,我明天就寄材料了。你的bank statment拿多少个月的?有的人说6个月,有的说3个月就可以了
s
singdna
19 楼
另外买了那个return label之后是直接把它打印出来寄过去吗?还是还要准备return envelope 把label 粘上寄过去?
i
isabellazx
20 楼
回复 18楼singdna的帖子

这个无所谓的吧,我就给了最近1个月的。主要目的是证明你有足够的存款来support你的旅行开支。
i
isabellazx
21 楼
回复 19楼singdna的帖子

直接打印出来夹在材料里就可以了,不需要准备return envelope。
s
singdna
22 楼
呃,我把label贴上回邮信封了>_<. 等一下send个 email给他们吧……
l
lingshu
23 楼
回复 22楼singdna的帖子

2 for 1素一定要火车票的,网上买voucher也一样,现场出示火车票才有效。楼主怎么还不更新啊等看~
l
luomeimei
24 楼
MM加油! mark 等看
f
flyingcake
25 楼
马克 马克
i
isabellazx
26 楼
回复 23楼lingshu的帖子

多谢MM指点。那也不用可惜选错日子去了。
T
TongTongmm
27 楼
楼主继续啊,好怀念在英伦的日子
M
Mollyso
28 楼
写得真好!楼主加油!顺便问一下,楼主家小孩子多大啊?我们也有考虑去伦敦逛逛
i
isabellazx
29 楼
回复 28楼Mollyso的帖子

我儿子差一点点就4岁。我觉得3岁以下可能太小了,4岁以上的话会很enjoy的。女孩不了解,男孩的话火车巴士游船摩天轮,每样都会喜欢的吧。我是暗暗期待能再去一次,这次没去自然历史博物馆和科技博物馆,我们伦敦的朋友,有小孩的没小孩的都说那两个博物馆小孩会超喜欢的。
M
Mollyso
30 楼
谢谢mm回复!我们是个三岁半的女孩,看来可以好好借鉴一下 了!:)
i
isabellazx
31 楼
回复 30楼Mollyso的帖子

不客气,不好意思只有周末才有时间上huaren。女孩我猜会喜欢温莎堡之类的吧,那里有最大最美的dolls’ house。不过我觉得季节很重要,如若是雨季,应该就少了很多乐趣。希望MM一家能玩的开心!
末路狂小花
32 楼
mark
i
isabellazx
33 楼
时隔半年,终于没烂尾,全文完。
立小夏
34 楼
写的真好 赞一个!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b
bonvivant
35 楼
谢谢!很有用!
vinceblair000
36 楼
Day 1
平日,若能得着机会,在Starbucks里悠闲得喝一杯咖啡,吃一个bagel,那就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早晨。虽然London也不乏Starbucks的门店,但是最常见的连锁咖啡店似乎是Caffè Nero(意大利?)和Pret A Manger(法国?)。
早餐在Pret A Manger解决,意外的惊喜是小龙虾三明治。第一次吃是在香港机场的McCafé,感觉真得堪称惊艳,但在香港以外就再也不曾得见。恩,味道还是如同记忆里的一样美好。
早餐后步行去乘小宝心心念念的double decker bus。在路上经过“Her Majesty's Passport Office”,小宝daddy来自香港,回归前见惯了这样的命名,自然习以为常,但我实在是忍俊不禁,好吧,又是Her Majesty的。。。

顺道经过Victoria地铁站,进去搞定了Oyster Card。伦敦早在19世纪就有了最早的地下铁,不确定Victoria站的建造时间,不过有欧式拱廊的地铁站也算得上特别。在如图所示的窗口排了N久的队以后,终于到手pay as you go的oyster card。顺便把其他logistic也一并搞定。英国的手机卡无需实名,资费也相当划算,10镑好像就有1G数据加若干短信和本地通话分钟数,没买到Three的卡(想象中信号应该相对较好),随便买了Lyca mobile的,基本满意。在美国习惯了到处随便拿napkin,在伦敦只得限量配给,不得不fall back回昔日模式,在Boots补给了小包纸巾。(Boots差不多是香港万宁的equivalent,很多铺头)
一切就绪,终于可以坐车啦!我们买的London Pass包Golden Tour的观光巴士日票,在车站花了4£?upgrade成了48小时+一趟单程游船。如果没有London Pass,貌似下图中的“The Original Tour”车次更频密一点。


在车上就是一路乱拍。伦敦的交通状况非一般的糟糕,但对游客来说也未必是坏事,有足够的时间在车上就把那些popular的景点了解了个大概。
未来几天行程中要去的景点就不重复贴图了,一些仅在车上远观的:
Westminster Abbey对面的St Margaret's Church
在Piccadilly Circus的Shaftesbury Memorial Fountain

开始规划行程前一直以为那个有双塔的漂亮大桥就是歌里要falling down的London Bridge。其实London Bridge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一座桥,毫不起眼。 漂亮的那座实为Tower Bridge。我们坐的观光巴士从Tower Bridge上开过,两条狭长的走廊连接双塔。第二张图中空中走廊中间颜色较深的区域是什么呢?谜底会在午餐后揭晓。

下车后,三个人又都饿了。汗,好像刚吃完早饭,坐了一会儿车,竟然又要觅食了。Yelp显示周围没太多选择,找了一家评价还不算太少又相对较近的Tom’s Kitchen 导航过去。后来才知道,Google Maps带我们绕了个大圈,而且其实那里是St. Katharine Docks, 有很多的餐厅,我们去的那家不能说是人气最弱的,但肯定在热门餐厅中排不上号。至今,我都不确定Yelp 在伦敦的equivalent是什么,两个旅居伦敦的朋友都说是TripAdvisor,姑且信之吧,e.g.Restrurants near St. Katherine Docks
餐厅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紧挨着港口,天公作美,面朝港口而坐,很是惬意。
第一次尝试full English breakfast,至少模样看起来还算不错,有bacon, fried egg, sausages, grilled tomatoes, fried mushrooms, toast和fried toast, beans以及black pudding。很怀疑有人可以一个人当早餐吃完的吗?
午餐后,沿着码头步行回Tower Bridge。时值里约奥运,码头旁有巨大的投影屏在直播奥运的节目
站在桥上眺望Thames River两岸,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但是河岸线边的建筑还是甚为齐整,就是河水有些泛黄,跟黄浦江似的。开始还以为是污染严重,后来游船的时候听导游说,其实河水非常清澈,甚至有说是流经世界数个最大城市的河流中水质最佳的,可惜河床泥土的颜色很黄,令Thames River无辜遭人怀疑。
桥上画着伦敦城的标志,上书拉丁语的箴言,"Domine dirige nos",意为"Lord, direct (guide) us". 顺道研究了一下英国国旗,英格兰旗是一个红色的St George's Cross, 加上苏格兰的St Andrew's Cross,共同组成米字旗🇬🇧
好了,到了揭晓谜底的时候了。前面说的连接双塔的空中走廊的中间,有两块颜色较深的区域,其实是吸引游客的玻璃桥。桥上有个Tower Bridge Exhibition, 最大的卖点就是这个玻璃桥。平时很“谨慎” 的小宝,竟然一点都不怕,毫不犹豫得就踏了上去,车流就在脚下经过,很特别的体验。天花板上全是镜子,可以方便游客躺在桥上拍照,我们后来也尝试了,效果不错。
Tower Bridge全貌
下一站,Tower of London。我花了很久才搞清楚London Bridge, Tower Bridge, Tower of London的区别。Tower of London,这个名字在我看来完全词不达意,其实是一个由好多Tower组成的大城堡,全称倒是描述得比较准确得。首先,不用说也应该知道,这个大城堡自然是HM她老人家的啦,城堡的全称为Her Majesty's Royal Palace and Fortress of the Tower of London。
Tower of London只有在17世纪前才被真正用作统治者的宫殿,其后,其军事要塞的地位也随着火炮的发明而不复存在了,其他的功用还有刑场,监狱等等。从下面的模型上可以看到整个宫殿的全貌。宫里还有一些穿着特别制服的guards,official的名字叫Yeoman Warders,也被称为Beefeaters。这些Beefeaters既是守卫,又是导游,还是被观赏和拍照的对象。每隔半个小时,他们会在大门口带游客进行一个小时的guided tour(无需另外付费)。我们带着小朋友,这些历史有些太过残酷和血腥,随便走了一下,到此一游而已。如果有时间又有兴趣的话,找一个阳光明媚的☀️天,可以在里面好好逛逛,所有的Tower和城墙都可以上去,既是hiking,又是很特别的历史。如果是阴天还是算了,所有的一切太过阴郁了。
对了,据说这里最popular的是crown jewelry的展览,人多的时候要排一个小时的队,我们去的时候没排多久,等候的时候还有视频在播放英女王的加冕仪式,也不会感觉很闷。跟很多景点一样,crown jewelry禁止拍照,我们双手赞成这条规定,一是不会有很多人堵在展览前左拍右拍,也把自己从拍照的任务里解放出来,可以好好参观和欣赏。crown jewelry的展览就在下面左图的building里。
那里门口也有几个guard在走来走去,但是步伐散漫,动作极不标准,一个人走到一半自己都笑了,intern的quality,倒是能博人一笑
还是喜欢红砖房子和白底加装饰条的都铎建筑风
最后,其实在Tower of London里也能很清楚得拍到Tower Bridge,当然在船码头那里更正对一些。(Tower of London和船码头都在Tower Bridge的西面,i.e. 是下午拍Tower Bridge不错的spot),值得一提的是,Tower Bridge是会升起来的哦,lift的时间可以在这个网站查到:http://www.towerbridge.org.uk/lift-times/ 建议查好时间再去,小朋友们应该会很兴奋,我们第一天去的时候错过了,被小朋友唠叨了整个星期后,最后一天特地带他再去看了一次,照片见最后一天的行程。
来伦敦前做好了下雨的准备,如果是partly cloudy就meet expectaion了,所以难得的sunny天,决定当天就去London Eye。鉴于陆路堵车实在太严重,又刚好有Golden Tour 48hr upgrade送的船票,于是临时决定乘船去London Eye。送的船票是Thames Clipper的,要在对应的窗口换好票再排队上船。水上交通可是畅通多了,看看风景很快就到了。
一般情况,在London Eye在下面这个网站都有2 for 1的门票:https://www.daysoutguide.co.uk/london-eye ,不过我一直没搞懂条款是不是要火车票才可以享受2 for 1。只知道online订票是可以的,可惜我们去的那天是bank holiday,在exclusion list里。还有很多景点都有2 for 1,不买London Pass的话应该比较划算。 (update:后来有懂的MM说了,2 for 1是一定要有火车票的)


终于结束了第一天异常辛苦的行程,找了日本拉面店,去到发现竟然在China Town,没关系,只要有热乎乎的汤面就好。店面很小,门口还大排长龙,揾食艰难。庆幸的是旁边就有Cafe TPT(大排档)茶餐厅,餐牌上选择也很丰富,不知道是不是太饿太累了,觉得很是美味。 似乎哪里的中国城都有这么一个牌坊。
为了让小宝尽兴,答应他乘巴士回家,将地狱式的行程进行到底
写到这里我回想起来也觉得辛苦,Victoria下车后不知道为什么又去了2家超市才齐了东西回酒店。Tip是,Victoria站里的M&S Simply Food (Wholefoods equivalent?) 东西好贵,几天后才在酒店附近更近的地方发现了Sainsbury (Safeway equivalent?), 价格就亲民好多。
超级辛苦的行程的好处是,小宝一下子就倒过了时差,yay!

isabellazx 发表于 9/1/2016 10:49:42 PM
英国的超市,好的是Waltrose,类是wholefood, 但更便宜,是中产阶级爱去的地方,然后是Mark&Spenser, 是年纪大些(5/岁以上)的中产爱的超市,Sainsbury还有另外一家(忘记名字)是劳动人民的店。价钱也是根据客户来区分阿,卖的东西也会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