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特区“得恩团队”的管理混乱势必引发员工离职大潮

彼岸花258
楼主
        我叫张宝海,今年26岁,山东菏泽人,2009年开始在北京打工,2012年底蒙恩,2014年初在后勤侍奉。2014年5月开始去外邦店里学技术,技成之后,我和我的配搭被差派到外地,带领4名兄弟姊妹租住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购置了制作快餐的器具,开始经营快餐外卖生意。每天我们很早就起床,制作汉堡、寿司、炸鸡排等外卖,并分成两组分别在一家大型的商场和一家医院出摊销售,附近有订餐的,我们也上门送餐。通过一段时间的经营,我们6个人每天能卖到700元至900元。除了进货及日常花费,每个月我们能奉献10000元左右,我们将钱存在一家工商银行的卡里,由带领同工从卡上定期直接转给老爸。就这样我们一边干,一边寻找合适的店面。7个月后,我们在万达商场租下了一间20平米的店面,开了一家快餐店,除了经营寿司和汉堡等快餐,还增加了冷饮。在人员分配上我带领两名兄弟姊妹负责店里的生意,我的配搭带领另外两名兄弟姊妹负责维持以前的客户,继续送外卖。由于我们的努力在开店后三个月的时侯,达到了一个月20000元左右的营业净利。我们都很开心,并想着将来积累更多的资本,将我们的快餐店做的更大,甚至开一家大型的饭店。         2016年3月,北京特区通知我们尽快结束快餐店的经营,并将我们六名兄弟姊妹分别分配到北京地区的各个连锁店,说那些店里需要器皿,也希望我们有更好的侍奉。当时我心里好舍不得,我们经营的快餐店正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以为这里会是我的家,我以为配搭的是我的弟弟妹妹,没想到才一年多的时间这个家就结束了,我们就要分开。虽然我有很多的不舍,但我还是决定马上结束这里的一切,到指定的店里去侍奉。         我到的这家连锁餐厅,虽然店面装修很漂亮,但在经营方面感觉过于粗放,只是一味贪大求全,只顾规模,不顾质量,耗费人力财力众多但难以盈利。每天的营业净利少的可怜,甚至有时都亏钱。我在这家餐厅也不喜乐,总感觉自己的付出,没有带来应有的回报,我很想念我们的小快餐店,虽然每天大家很辛苦,但大家都很喜乐。         我们餐厅的经理也是被裁撤的一家经营较好的后勤店经理转到这里的,非常心灰意冷,对北京特区带领实施的改革措施很不满意,他认为北京特区的带领在新式后勤理念上错了,现在的后勤餐厅很不切合实际。一个餐厅要实现盈利,就要考虑成本,又要考虑当地人群的消费能力。成本是固定的,列如:人员工资、房租、水电费、宿舍支出、员工餐支出,成本越高,餐厅菜品的定价也就越高,因为价格的因素就会阻隔一部分顾客经常光顾,经营餐饮应该因地而异,因人而异,不能一味的好大喜功,作出不切实际的决策。因此,他已经准备以家中的老人需要照顾的名义辞去经理的职务。我们这些员工也都很消极,我和其他的兄弟姊妹都向经理一样准备退出教会了。         我认为,目前北京特区“得恩团队”的管理存在严重的问题。俗话讲:“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尽管大家都十分忙,但由于高级管理人员能力有限,不具备战略上布局谋篇,不会在战术上指挥调度协调,更不能很好地识人、用人,不能有效地充分利用有限的资源,不能够做到知己知彼、知天知地,所以造成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用很优秀的士兵打错误的战斗,失败肯定是必然的。还有就是朝令夕改。作为企业主管,做决策前不慎重,或决策力不够,或耳根子软,做了决策发布指令后又感觉原来决策不好,想修改决策,于是出现决策指令正在实施过程中,随意、随时、随便、随机修改指令,导致随意文化滋生。刚开始下属对此不舒服,时间长了摸准了上司的秉性和行事风格,尽管上司发布了命令,又估计上司会修改指令,于是就开始佯动而不真动。结果上司看见下属在动也就心满意足了,可就是迟迟不出结果,没有效率。         作为主管,尤其高级主管,你的一个指令将会传导到基层,各级员工都会为你的指令而忙。如果忙了半天没有效果,是无为的劳作,甚至是负面的劳作,若领导者又不敢承担责任,试想其结局会如何?如果这样的次数多了,员工也就疲了。然而又不能违抗命令,怎么办?员工就会兵来将挡,你有千条令我不行,我就自扫门前雪。结果大家都在忙,其实是各忙各的,是装着忙的样子给上级主管看。 很多员工愈加消极甚至萌生退意,试想我们的“后勤组”如果掀起离职大潮,得恩的后勤改革规划将会成为空中楼阁,我们怎么对得起“老爸”多年的苦心经营?
彼岸花258
如果掀起离职大潮,得恩的后勤改革规划将会成为空中楼阁,
wanmei
你们什么教会的?“老爸”就是你们的牧师吧,这种圈人头给他赚钱的教会还不赶紧逃出来?
我一贱你就笑
邪教。。。。。。
celiayf
what?我居然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