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博士说说为什么要支持trump

h
helloterran
楼主
转帖-2000年代中期来美,社科博士多年,也毕业几年了,说说我为什么要支持trump (当然能力有限了)

1, 文革化的日常生活

我来美国大概1年后就觉得没赶上中国的文革,倒是赶上美国的文革了。举例说明,上社会分层这种课程的时候,老师是黑人,大多数同学不是黑人就是少数族裔女性;课堂氛围根本不是博士生水平的科研讨论,而是愤怒地控诉,痛说革命家史,他爷爷怎么了,她奶奶怎么了(请大家自行带入电视电影场景中的控诉地主资本家的场景)

那时候比较幼稚,有时候办公室里面讨论起新闻热点来,我就说我当然很理解和同情黑人的境遇;可是那个黑小哥确实杀人了,被杀的人也有父母子女,很无辜啊,难道杀人的不该付出代价么?然后办公室里连白人都以正言辞地制止我的政治不正确。

办公室里面讨论不行,我就上网看CNN, NYTIMES的留言什么的,就更加郁闷了。总之那时候就朦胧地感觉到了美国言论一点都不自由,在社科领域随便说话代价很惨重

2, 从一本书谈起

我后来读了很多闲书,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伯克利社会学家写的书:The Chosen: The Hidden History of Admission and Exclusion at Harvard, Yale, and Princeton by Jerome Karabel。这本书没有很多术语,读起来很有趣,强烈推荐有娃的家长和娃一起读一读。这本书很好地驳斥了自恨ID的说法。

作者考察了三个学校的档案以及一些著名中学的历史,指出今天我们take for granted的美国大学录取体系相对于美国的大学历史来说很短暂,是20世纪初期到民权运动期间开始兴起的。在此之前这些名校还是以客观考试为主的(当然程度肯定比不上我们伟大而痛苦的高考)。另外这些客观考试也是倾向于蓝血富人的,比如哈佛很多年都坚持要考拉丁语,而当时除了很贵的东岸著名私立高中外,很少高中能提供拉丁语课程,导致了绝大多数哈佛学生都来自于这几个著名高中。当然这也解释了波士顿拉丁为啥是个牛B的公立高中,因为哈佛校友networks够古老,当一堆钓丝高中无法输送学生进哈佛的时候,它可以

可是犹太人死磕教育啊,拉丁什么的都难不倒犹太人,于是各个藤校犹太人比例刷刷地长啊。 传统高达上白人不同意了(当年犹太人是个单独的category),咋办呢。既然拉丁语这么高达上的科目起不到排出犹太人的目的,那就彻底重新定义什么是merit吧,merit于是不再是刻苦学习掌握知识,而是变成了主观定义的leadership (听上去很高达上是不是?): 体育啦,为穷人服务啦。。。

这等于原来的规则制定者(后代是参与者)玩不过了,于是换规则。可是犹太人猛啊,当时在欧洲被打的屁滚尿流的,在美国再咬牙斗下去要灭绝了。于是一方面在新规则下继续努力占坑,另一方面砸钱搞舆论。 也刚好二战了,英国世界霸主地位岌岌可危了,美国得趁机找个高达上的理由参加战争发财,划分势力范围,犹太人趁机在美国的地位也跟着起来了。

后来排华法案也终于废除了,广大华人也很重视教育,开始涌进好大学,眼看着白人利益受损了。以犹太人为首的白人(不再是犹太人 vs 白人了)开始推AA 了,表面是高达上的帮助黑人,Latino white (你们申请工作都看过这类词吧)等人群,实际上呢,饼就那么大,帮助了这些人,白人的份额没少,只少了亚裔的。

在这本书出版的时候 (2005),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 作者也提到了亚裔的问题。 这本书出来了之后,三大流氓学校纷纷组织老师学生写书评,P大的书评写的最恶心,是知名校友写的,除了指责作者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哈佛的书评(发在本科生的学报上了)好歹是个经济学家写的,还有点学术味道。前两年亚裔组织告哈佛的时候,NYTIMES 再次提到了这本书,把原书作者因为种种原因阐述不够详细的点摊开了说:现在的美国大学录取制度原来是防止犹太人进入名校的,现在被用来限制歧视亚裔。

3,政治正确的后遗症--从学术造假谈起

政治正确的后遗症也许很多人没有深刻的体会,有时候抽出自己身处的小圈子来反思,其实后遗症已经相当严重了。我就举两个例子吧

A, Michael LaCour 造假风波

Michael LaCour是UCLA政治学系的博士生,原本现在应该在P大做AP的;成名作是如何改变人们对同性恋婚姻的看法,发表在Science上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hen_contact_changes_minds

文章做得很无聊,因为没有新问题和新观点,就是数据好看而已(这也是政治正确下的学界通病了)。因为他的数据太好看了,认为由同性恋的人去讲述同性恋婚姻的意义,那么普通人投票支持同性恋婚姻的可能性增加了很多,而且效果相当持久 。

按照各种说法,他主导了这个项目,项目都差不多了,他导师引荐了一个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给他做合作者(因为名人挂帅文章好发),然后顺利地发了science。

有个伯克利的政治系博士生(号称之前是朋友,后来插刀了)很感兴趣,表示想复制(有没有意思啊,不能想点有趣的么),据说在漫长的交流过程中发现了Michael LaCour作假,号称无数人要他不要声张,他表示为了正义还是最终作了吹哨子的人。此人现在斯坦福做AP

虽然Michael LaCour确实做了大部分工作,可是关键性让他结果无比好看的那部分数据本身是编造的,从别人的原始数据那里直接照抄的!这个作假其实是很明显的,可是无数人都好像瞎了一样,无视。比如作者声称每个observation 需要多少钱的成本,做了多少个。按理说该有1M的经费才行啊,可是他导师,他的合作者都像瞎了一样没人问问哪里来的钱啊(如果是我起码也要表示一下Michael你好牛啊,我好崇拜你啊)。借着这个文章和牛人吹捧,Michael LaCour拿了一把面试和OFFER,最终选了P大(P大节操在哪?),然后丑闻爆发,P大在他入职前收回来了OFFER。这个找工作过程中,无数领域大牛都像瞎了一样没读过他文章似的,压根不觉得有问题。据说政治咨询公司,同性恋团体把他的研究当成真理,大规模预算搞这种政治lobby,也都像瞎了一样

B, Alice Goffman 不确定造假风波

Alice Goffman亲爹是个有名的社会学家,60岁左右死了,在她刚出生没几个月(生育能力挺强)。她娘是个语言方面的教授,又嫁了一个高龄语言教授,都在PENN。

Alice本科开始在PENN社会学读书,做科研,得到领域大牛提携。据说不屑于完成课程要求,没毕业就去了P大(P大校品啊)社会学PHD,继续被大牛护航。号称ALICE本科开始在费城著名黑人区做调研,跟研究对象同吃同住(有人爆料说ALICE开学术会议期间自爆跟社区里面黑人小混混头目有非浪漫性的性关系,请大家自行想象)。毕业后去michigan 薄厚两年(很有可能是先有AP工作再推迟,去薄厚),然后去了wisconsin Madison AP 去了。 总之N年磨一剑,写出了著名的畅销书 On the Run: Fugitive Life in an American City。马上一炮而红,各种付费不付费的报告满天飞,也去了TED报告,此书的中心思想是黑人无辜,警察太坏

后来有人发了一个长达60页的匿名信,指出书中和跟此书的内容重合性很高的一个文章中的各种矛盾点。看热闹的都不嫌乱,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啊。可是呢,高傲的P大拒绝comment, Madison号称作了内部调查,没事,傲娇的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学术界很牛的出版社,个人觉得前3)懒得搭理群众

眼看着这事要被大佬们掩盖下去了,西北大学法学院的老师跳出来了,给了当头一击。此书快结束的地方,ALICE的疑似炮友在帮派斗争中死了,她主动OFFER带着死者弟弟到处开车溜达寻找杀人凶杀报仇。法学院老师说根据滨州法律,这个已经犯法了。。。这下ALICE坐不住了,赶快回应说,她知道凶手早跑了,带着去也不会真的杀人,就是对家属的心理安慰(节操啊,书里白纸黑字不是这么说的)。。。

另外几个很明显的问题:

# 被访者发表愤慨的说法“08都总统了,俺们黑人境况还是这么差"等精彩引述,可是据考证,她的研究是在08当总统之前就做完了,那么研究的引述不该有这个内容,除非黑爷爷未卜先知

# 她文章中帮她收集定量数据的炮友根据在书中的描述早就死了,活不到给她收集数据

# 她书中说警察审问她,穿着制服,带着大枪,然后啪把枪放在桌子上审讯她;首先法学教授说他本人也做辩护律师,负责审讯的警察都是便衣,没有制服;其次带枪进入审讯室违反程序;再次即使个别警察确实这么做了,也不可能傻到把枪放在被审问对象能拿到的地方

# 我个人觉得最最恶心的地方是,她说书中说她在黑人区呆久了,她最能体会黑人对的恐惧。以至于她偶尔回P大社会学系,楼道里遇到白人男性,心跳加速,很害怕,想赶快逃跑(P大虽然校品不好,但是P大白男也躺着中枪了)

总之这书里各种让智商正常的人蛋疼的描述,可是N多大佬(各个社科学科,横跨大西洋)给了这本书至高无上的评价,都瞎了

4,从大法官的角度也坚决要选TRUMP

随着9大长老死了一个最保守的(也就是反对AA)的,现在的趋势对华人很危险。大法官的产生由总统推荐,参议院批准。现在的总统是08, 但是参议院那边他没有绝对的影响力。。。如果希拉里当选,任期内总有机会推一个支持AA的大法官上去,那么AA就是全面地被宪法支持的。。。各位华人大妈的工作都属于不错的,都会被AA, 各家娃上学就更催悲了

民主党共和党都对华人不好,这个就不要幻想短期内有改变了。但是矬子中拔将军,共和党还是最讲实际的。。。TRUMP是共和党中最讲实际的,就这样子

不是多么喜欢TRUMP,而是别人更差
c
claire7
mark~~谢谢分享
luckyso
转帖-2000年代中期来美,社科博士多年,也毕业几年了,说说我为什么要支持trump (当然能力有限了)

1, 文革化的日常生活

我来美国大概1年后就觉得没赶上中国的文革,倒是赶上美国的文革了。举例说明,上社会分层这种课程的时候,老师是黑人,大多数同学不是黑人就是少数族裔女性;课堂氛围根本不是博士生水平的科研讨论,而是愤怒地控诉,痛说革命家史,他爷爷怎么了,她奶奶怎么了(请大家自行带入电视电影场景中的控诉地主资本家的场景)

那时候比较幼稚,有时候办公室里面讨论起新闻热点来,我就说我当然很理解和同情黑人的境遇;可是那个黑小哥确实杀人了,被杀的人也有父母子女,很无辜啊,难道杀人的不该付出代价么?然后办公室里连白人都以正言辞地制止我的政治不正确。

办公室里面讨论不行,我就上网看CNN, NYTIMES的留言什么的,就更加郁闷了。总之那时候就朦胧地感觉到了美国言论一点都不自由,在社科领域随便说话代价很惨重

2, 从一本书谈起

我后来读了很多闲书,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伯克利社会学家写的书:The Chosen: The Hidden History of Admission and Exclusion at Harvard, Yale, and Princeton by Jerome Karabel。这本书没有很多术语,读起来很有趣,强烈推荐有娃的家长和娃一起读一读。这本书很好地驳斥了自恨ID的说法。

作者考察了三个学校的档案以及一些著名中学的历史,指出今天我们take for granted的美国大学录取体系相对于美国的大学历史来说很短暂,是20世纪初期到民权运动期间开始兴起的。在此之前这些名校还是以客观考试为主的(当然程度肯定比不上我们伟大而痛苦的高考)。另外这些客观考试也是倾向于蓝血富人的,比如哈佛很多年都坚持要考拉丁语,而当时除了很贵的东岸著名私立高中外,很少高中能提供拉丁语课程,导致了绝大多数哈佛学生都来自于这几个著名高中。当然这也解释了波士顿拉丁为啥是个牛B的公立高中,因为哈佛校友networks够古老,当一堆钓丝高中无法输送学生进哈佛的时候,它可以

可是犹太人死磕教育啊,拉丁什么的都难不倒犹太人,于是各个藤校犹太人比例刷刷地长啊。 传统高达上白人不同意了(当年犹太人是个单独的category),咋办呢。既然拉丁语这么高达上的科目起不到排出犹太人的目的,那就彻底重新定义什么是merit吧,merit于是不再是刻苦学习掌握知识,而是变成了主观定义的leadership (听上去很高达上是不是?): 体育啦,为穷人服务啦。。。

这等于原来的规则制定者(后代是参与者)玩不过了,于是换规则。可是犹太人猛啊,当时在欧洲被打的屁滚尿流的,在美国再咬牙斗下去要灭绝了。于是一方面在新规则下继续努力占坑,另一方面砸钱搞舆论。 也刚好二战了,英国世界霸主地位岌岌可危了,美国得趁机找个高达上的理由参加战争发财,划分势力范围,犹太人趁机在美国的地位也跟着起来了。

后来排华法案也终于废除了,广大华人也很重视教育,开始涌进好大学,眼看着白人利益受损了。以犹太人为首的白人(不再是犹太人 vs 白人了)开始推AA 了,表面是高达上的帮助黑人,Latino white (你们申请工作都看过这类词吧)等人群,实际上呢,饼就那么大,帮助了这些人,白人的份额没少,只少了亚裔的。

在这本书出版的时候 (2005),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 作者也提到了亚裔的问题。 这本书出来了之后,三大流氓学校纷纷组织老师学生写书评,P大的书评写的最恶心,是知名校友写的,除了指责作者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哈佛的书评(发在本科生的学报上了)好歹是个经济学家写的,还有点学术味道。前两年亚裔组织告哈佛的时候,NYTIMES 再次提到了这本书,把原书作者因为种种原因阐述不够详细的点摊开了说:现在的美国大学录取制度原来是防止犹太人进入名校的,现在被用来限制歧视亚裔。

3,政治正确的后遗症--从学术造假谈起

政治正确的后遗症也许很多人没有深刻的体会,有时候抽出自己身处的小圈子来反思,其实后遗症已经相当严重了。我就举两个例子吧

A, Michael LaCour 造假风波

Michael LaCour是UCLA政治学系的博士生,原本现在应该在P大做AP的;成名作是如何改变人们对同性恋婚姻的看法,发表在Science上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hen_contact_changes_minds

文章做得很无聊,因为没有新问题和新观点,就是数据好看而已(这也是政治正确下的学界通病了)。因为他的数据太好看了,认为由同性恋的人去讲述同性恋婚姻的意义,那么普通人投票支持同性恋婚姻的可能性增加了很多,而且效果相当持久 。

按照各种说法,他主导了这个项目,项目都差不多了,他导师引荐了一个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给他做合作者(因为名人挂帅文章好发),然后顺利地发了science。

有个伯克利的政治系博士生(号称之前是朋友,后来插刀了)很感兴趣,表示想复制(有没有意思啊,不能想点有趣的么),据说在漫长的交流过程中发现了Michael LaCour作假,号称无数人要他不要声张,他表示为了正义还是最终作了吹哨子的人。此人现在斯坦福做AP

虽然Michael LaCour确实做了大部分工作,可是关键性让他结果无比好看的那部分数据本身是编造的,从别人的原始数据那里直接照抄的!这个作假其实是很明显的,可是无数人都好像瞎了一样,无视。比如作者声称每个observation 需要多少钱的成本,做了多少个。按理说该有1M的经费才行啊,可是他导师,他的合作者都像瞎了一样没人问问哪里来的钱啊(如果是我起码也要表示一下Michael你好牛啊,我好崇拜你啊)。借着这个文章和牛人吹捧,Michael LaCour拿了一把面试和OFFER,最终选了P大(P大节操在哪?),然后丑闻爆发,P大在他入职前收回来了OFFER。这个找工作过程中,无数领域大牛都像瞎了一样没读过他文章似的,压根不觉得有问题。据说政治咨询公司,同性恋团体把他的研究当成真理,大规模预算搞这种政治lobby,也都像瞎了一样

B, Alice Goffman 不确定造假风波

Alice Goffman亲爹是个有名的社会学家,60岁左右死了,在她刚出生没几个月(生育能力挺强)。她娘是个语言方面的教授,又嫁了一个高龄语言教授,都在PENN。

Alice本科开始在PENN社会学读书,做科研,得到领域大牛提携。据说不屑于完成课程要求,没毕业就去了P大(P大校品啊)社会学PHD,继续被大牛护航。号称ALICE本科开始在费城著名黑人区做调研,跟研究对象同吃同住(有人爆料说ALICE开学术会议期间自爆跟社区里面黑人小混混头目有非浪漫性的性关系,请大家自行想象)。毕业后去michigan 薄厚两年(很有可能是先有AP工作再推迟,去薄厚),然后去了wisconsin Madison AP 去了。 总之N年磨一剑,写出了著名的畅销书 On the Run: Fugitive Life in an American City。马上一炮而红,各种付费不付费的报告满天飞,也去了TED报告,此书的中心思想是黑人无辜,警察太坏

后来有人发了一个长达60页的匿名信,指出书中和跟此书的内容重合性很高的一个文章中的各种矛盾点。看热闹的都不嫌乱,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啊。可是呢,高傲的P大拒绝comment, Madison号称作了内部调查,没事,傲娇的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学术界很牛的出版社,个人觉得前3)懒得搭理群众

眼看着这事要被大佬们掩盖下去了,西北大学法学院的老师跳出来了,给了当头一击。此书快结束的地方,ALICE的疑似炮友在帮派斗争中死了,她主动OFFER带着死者弟弟到处开车溜达寻找杀人凶杀报仇。法学院老师说根据滨州法律,这个已经犯法了。。。这下ALICE坐不住了,赶快回应说,她知道凶手早跑了,带着去也不会真的杀人,就是对家属的心理安慰(节操啊,书里白纸黑字不是这么说的)。。。

另外几个很明显的问题:

# 被访者发表愤慨的说法“08都总统了,俺们黑人境况还是这么差"等精彩引述,可是据考证,她的研究是在08当总统之前就做完了,那么研究的引述不该有这个内容,除非黑爷爷未卜先知

# 她文章中帮她收集定量数据的炮友根据在书中的描述早就死了,活不到给她收集数据

# 她书中说警察审问她,穿着制服,带着大枪,然后啪把枪放在桌子上审讯她;首先法学教授说他本人也做辩护律师,负责审讯的警察都是便衣,没有制服;其次带枪进入审讯室违反程序;再次即使个别警察确实这么做了,也不可能傻到把枪放在被审问对象能拿到的地方

# 我个人觉得最最恶心的地方是,她说书中说她在黑人区呆久了,她最能体会黑人对的恐惧。以至于她偶尔回P大社会学系,楼道里遇到白人男性,心跳加速,很害怕,想赶快逃跑(P大虽然校品不好,但是P大白男也躺着中枪了)

总之这书里各种让智商正常的人蛋疼的描述,可是N多大佬(各个社科学科,横跨大西洋)给了这本书至高无上的评价,都瞎了

4,从大法官的角度也坚决要选TRUMP

随着9大长老死了一个最保守的(也就是反对AA)的,现在的趋势对华人很危险。大法官的产生由总统推荐,参议院批准。现在的总统是08, 但是参议院那边他没有绝对的影响力。。。如果希拉里当选,任期内总有机会推一个支持AA的大法官上去,那么AA就是全面地被宪法支持的。。。各位华人大妈的工作都属于不错的,都会被AA, 各家娃上学就更催悲了

民主党共和党都对华人不好,这个就不要幻想短期内有改变了。但是矬子中拔将军,共和党还是最讲实际的。。。TRUMP是共和党中最讲实际的,就这样子

不是多么喜欢TRUMP,而是别人更差

helloterran 发表于 6/28/2016 12:02:27 AM

Alice Goffman那个太让人发指了,民主党有多少钱投入到这种“研究”里面去了?
t
teiaimo
坚决支持trump
w
wshxzt
赞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