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7万!安徽福彩最大奖被指遭“盗领” 警方曾介入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9日 18点9分 PT
  返回列表
10723 阅读
1 评论
中国经营报

当事人殷双喜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报案之初,警方曾将其铐在讯问室,斥责其“幻想症”“想钱想到派出所了”,但在找了一位官员亲戚过问后,警察态度发生彻底转变,并做了详细笔录。但此后这位亲戚告诉殷双喜,派出所发现彩票店内监控已经被剪断电线,存储设备消失。

安徽宣城,一名彩票玩家称,自己购买彩票后,再次进店“复制”(即要求店员照着票面信息再打一遍)时,因接到电话离开,致使中奖彩票被落在彩票店内,而该彩票随即中得8057万元大奖。

该事件在当地轰动一时,其间警方曾介入调查,发现彩票店内监控已人为被破坏。最终,当地警方以证据不足为由并未立案。

涉事彩票店、当地福彩工作人员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此事并不存在,并认为玩家有编造故事之嫌。当地警方人士则告诉记者,当地公安局已有定论。截至发稿,警方及彩票店主未进一步回应更多细节问题。

遗落彩票

6月7日,当事人殷双喜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报案之初,警方曾将其铐在讯问室,斥责其“幻想症”“想钱想到派出所了”,但在找了一位官员亲戚过问后,警方又称彩票店内监控视频已被彻底破坏,不予立案。

殷双喜提供的相关材料称,2020年1月16日(周四),他开车前往宣城元宝街交通银行办事,因经理出门,他便进入附近一家彩票店,当时店内只有老板娘彭某某一人,在他看着墙上“双色球”中奖号码走势图时,一名打着红色雨伞的中年男人曾进店,但随即离开,后者并未购买彩票。



“老板娘问我打什么号,我就看着走势图,说了买05、12、17、20、25、31,红球10,这是我看着上一期的中奖号码,推算了一下这么来的,我打了15倍。”殷双喜称,这一过程中,他接到别人电话,便随手从上衣兜里掏了50元,对方找了两张10元给他。

接电话时,殷双喜踱步到门口,接完回来时,找老板娘要彩票。“老板娘说,你还没给钱呢,我掏出两张10元问她,这不是你给我找的钱?我说,你不信,你调监控,老板娘说她调监控,她在电脑上看了下,就把彩票给我了。”

殷双喜随即带着彩票离开,但当天下午,殷双喜再次来到该彩票店,将那张彩票递给老板娘,要求“复制”,但他随即接到妻子电话,便再次走到门口接听,妻子催促其去探望亲戚,殷双喜随即离开。

经殷双喜的妻子回忆,当时她面前有个电脑,时间显示为下午3﹕05。此后的1月17日、18日,因殷双喜在当地红星美凯龙拥有一家厨具店,且年底收款、维修、聚会等,均未再想起此事。

直到1月18日晚,殷双喜在家查看短信订阅的开奖信息时,突然发现该号码已经中奖,随即尖叫欢喜,同时开始寻找彩票,发现家中并没有,至深夜,方想起自己将彩票遗落在彩票店内。

1月19日清晨,夫妻俩去彩票店,发现彩票店老板娘并不在,老板汪某某在店内,便进行交涉。“他说我的票我拿走了,那天他老婆一个人在店,他怎么知道我拿走了?我要求调监控,他说自己的监控早就坏了,坏了好久了。”殷双喜回忆说。

争吵中,殷双喜要打110报警,而汪某某则直接拨通附近鳌峰派出所某民警(殷双喜称其为“胖子”)手机号,该民警当时并不在派出所,另一位民警随即赶到。“我印象中他有执法记录仪,应该也是开了录像的。”殷双喜说。

此后,一群人来到派出所,民警则要求汪某某通知其妻子赶来。但此后,殷双喜称,当天下午时,与汪某某相识的胖子民警将殷双喜带往审讯室,将他铐住后,斥责其“幻想症”“想钱想疯了,想到派出所来了”“诈骗”,要其在笔录上签字。

“我没看笔录,就签字走了。为什么?我要去找证据。”殷双喜称,自己早年曾因拆迁问题,被该派出所抓过。“这个胖子警察,说我当天根本没去过彩票店。”

殷双喜此后调取相关监控,证实自己确曾出现在彩票店附近,但在调取附近一家宾馆监控时,大堂经理称派出所已通知其不得对外调取,且此后帮他查监控的宾馆职员也被开除。

“我记得很清楚,我买彩票,喜欢看时间,我买的时间应该是12点24分37秒或者12点37分24秒。”殷双喜认为,只要查到这个点他在彩票店的监控,或者通过相关技术手段,确认他此时在彩票店内,以及下午3点左右还曾再次去过,即可证实他说的话句句属实。

他人领奖?

此后,殷双喜曾找到自己的亲戚、在政法部门任职的某官员,该官员带他去派出所后,胖子警察态度发生彻底转变,并做了详细笔录。“还念了两边给我听,等我确认了,才让我签字,还一个劲儿问我这位领导是我什么亲戚,我没说。”殷双喜说。

但此后这位亲戚告诉殷双喜,派出所发现彩票店内监控已经被剪断电线,存储设备消失。“公安最终认为是纠纷,让我去诉讼,我去法院想要刑事自诉,法院的人说证据不足,只能民事诉讼,但民事诉讼要很多钱,且我们作为普通人,又没有权力调取证据,就没办法了。”殷双喜说。

这一过程中,微信聊天记录显示,1月20日上午,宣城福彩中心人员曾通过微信电话,联系到殷双喜的侄女婿胡某某,索要到了殷双喜本人照片。而1月16日当晚开奖后,汪某某的彩票店曾悬挂横幅庆祝,但仅过了一天,横幅便撤掉。“这不符合惯例,别人为了宣传都是挂很久,挂的横幅都烂了也不愿撤去。”殷双喜说。

而据此前安徽福彩信息,1月21日上午,“宣城双色球大奖得主刘先生(化姓)只身一人,非常低调的来到省福彩中心,经过验票等手续,领取了大奖全部奖金。据刘先生介绍,他是上海人,目前因单位工作派驻,在宣城从事技术工作。刘先生是个老彩民,买了十几年彩票了,主要喜欢投注双色球等大盘玩法。”“领完奖后,刘先生在银行兑付奖金时,向安徽省慈善和社会福利协会捐款100万元,为公益事业献爱心!”



据报道,该奖项系在双色球第2020007期,总奖金8057余万元,“创我省福彩彩民单次中奖金额新高”。

相应配图中,领奖人全身着面具等,而中奖彩票上的时间信息模糊不可见。“最奇怪的是,这个中奖票上的时间那个位置,有一个红手印——比对以往的中奖彩票照片,是没有人在上面按手印的。而中奖人的手都包裹得很严实。”殷双喜说。

殷双喜曾向宣城市福彩中心、安徽省福彩中心交涉,但对方称,彩票系不记名票据,其无权调查,而对于领奖人身份,则根据相关法规,需要保密,不便透露。

6月8日,彩票店老板娘彭某某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确认系其丈夫率先报警,之所以能够知道前来索票的殷双喜并非中奖者,是因为她之前已经告诉丈夫中奖者情况,所以丈夫看到殷双喜,便知道他不是中奖者,因此报警。对于其是否与当地派出所某民警系亲戚,以及警方如何调查、店内监控是否被人为破坏等细节问题,彭某某暂未回应。

此事中的鳌峰派出所冯姓负责人则称,此事在区公安分局已有定论,但他以无法核实记者身份为由,未透露结论内容。此后,记者将记者证号发往对方,并以短信询问调查过程、监控视频以及殷双喜指责该所早前对其举措等细节,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被指通过侄女婿胡某某向殷双喜索要照片的宣城市福彩中心工作人员刘某,则在接受采访中,承认自己与胡某某相识,但她否认自己与此事有关,且一度声称殷双喜有“精神问题”,但她随即表示自己说错话收回该表述。

在记者追问中,刘某透露,警方或相关部门并未找她,或前往宣城福彩中心进行调查,并认为此事并无争议。她同事确认,在宣城市福彩领奖,并不需要在彩票上摁下手印。但涉事奖项系在安徽省福彩中心领取。

华伦久费
1 楼
彩票丢了就只能自认倒霉,谁让你不小心的,又不是别人抢的。你去打官司说彩票丢了,别人怎么知道真假?这种故事编出来估计又是吸引大家眼球忽悠买彩票的。天朝的彩票都是骗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