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修例运动一年 割裂世代关系仍难弥补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9日 10点30分 PT
  返回列表
8021 阅读
28 评论
德国之声

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一年,不少人因思想上的"黄蓝之别"在家中也不得不"分庭抗礼"。但时间能缓和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吗?两者之隔阂会因时光的流逝而消除吗?

对于不少80后、90后、00后的香港年轻人来说,2019年应是毕生难忘的一年。年轻人因政治、文化价值观与父母、老一辈相左,家中唇枪舌剑的情况并不少见。

2019年还在海外留学的90后C记得,在上一年曾经常与父母、亲戚在社交软体为一张图的真实性争吵得不可开交,强逼对方同意自己的观点,最后当然也是不欢而散。

不知感恩与文革遗毒

他曾被家人以断绝关系作为威胁,逼其展示爱国爱港的一面。家人更痛斥其不知感恩,忘记已故的外公当年对其的栽培。在挂断电话后,C掩面痛哭,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为何一个家庭中容不下多元的政治价值观?

他认为,有些东西或许是政见不同,但有些东西却是良知。不可让自己的政治取向先行于良知,作为一个人,要是其是,非其非。他觉得,因政见不合而对家人作以类似文革式的批评就是来自"文革的遗毒"。

今年年初已学成归国的C向父母明言,"在同一屋檐下生活是因为血缘关系,而非一致的政见",父母听后当下呆住,不知如何回应。

一旦电视播放有关示威活动的新闻报导,父母仍会咒骂示威者。在饭桌上,"废青"、"曱甴"(意指示威者)等骂声仍不绝于耳。

C向记者表示,自从上次的痛哭后,他在父母面前开始隐藏自己的想法。他表示,或许这是工作后才要掌握的技能,但没想到自"反修例运动" 爆发后跟父母也不能尽诉心底话,其实心里有一种被父母所唾弃的感觉。所以他十分羡慕那些政见一致的家庭,不论是"黄"还是"蓝",因为他们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尽的情。

现在他只好在时政上不表态,一笑置之,假意迎合父母之见,尽管心里有其他想法。

最近C在双亲生日,或母亲节上仍是笑面相迎,慢慢接受父母的不理解,不会和他们讨论时政,每当他们提及,他都三缄其口,或表示自己不谙时政。

但他始终认为每一代人都有自己专属的思想与印记,始终记得与父母系于血缘,而非建基于政治之上;认为父辈也有自己的思想,互相尊重便好。他说,或许这是"明智"之举。但在他眼中,身上的棱角正被磨平,真的说不清这是"成熟"还是"无奈"。

儿子的理想 母亲的痛苦

而从事银行业的周女士,父辈们在已在香港札根。其弟从上年开始就在街头参与游行,然母亲对政治之争没有兴趣,只希望儿子不会被捕,而父子之间却会因政见不合而恶言相向。

根周女士所述,其母曾以金钱作为利诱,盼其弟不要参与社会运动,自此其弟便很少回家,搬到朋友家中。

她表示,当时母亲感到最痛苦的地方,是她无法把忧虑告诉任何人,认为在香港是不能讨论政治,一有不合大家就吵架。而父亲整天对着电视大喊"暴徒"。

但母亲觉得很痛苦,如果儿子真的是"暴徒",那麽他们也是有责任的,或许是他们的教育方法出了问题。

今年春节,周母的邻居向其分享一些她此前从没看过的"警察疑似滥权"视频,给了她另外一面的视角。之后在社工的调解下,周母尝试与儿子改善关系。

其弟也第一次面对面向母亲交代自己在示威现场并未作任何冲击行为。母亲表示担心示威者断送前途坐牢,同时强调也不能接受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他们破坏地铁站、警署、冲入立法会等都是"不能接受",堵塞地铁站和机场,使很多普通市民生活受阻。

在母亲眼中,年轻人有"过份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但作为母亲,"是不应该阻止年轻人追求理想",惟一心愿是儿子不要做任何违法的事情。现在儿子已搬回家中,当然双方关系未有恢复到爆发社会运动之前的状态。

蓝丝母亲与黄丝子女

而另一位已作人父80后的黄先生也与德国之声分享了自身的无奈经验。上世纪80年代,其母从广东汕头偷渡至香港,后与其父诞下3名子女,初时生活困难,因辛勤工作,日子才渐见眉目,后来子女也逐渐成家立室。

但2019年反修例抗议事件爆发,突如其来的社会运动打破了这个大家庭的幸福。他们三家人每星期都会来母亲家中聚会,而母亲口中"搞事"、"暴徒"的字眼不时触动子女们的神经。

黄先生表示,起初大家都是低声地理性讨论,毕竟一家人吃饭,开开心心才是正事。后来,双方开始沉不住气,每星期都上演一次"蓝丝母亲大战六个黄丝子女、媳妇、女婿"的戏码,而黄父亦只能在旁作调解,双方关系每况愈下。

今年春节期间,3位子女都表示为了下一代,分别移往澳洲、加拿大和台湾。

母亲后来向黄先生表示,得知他们有移民的打算后,经常彻夜难眠、坐立不安,因为以后与他们都相距万里,而只有黄父在身边作伴。

黄先生今年4月已移民前往加拿大,后来向母亲拨打多次通电话,无人接听。于是他传了几张风景照,隔几分钟,他又传出几张女儿的照片。他说,其实母亲已经看到图片,只是已读不回覆。他表示,或许母亲也不知道该说些什麽吧,应该是在心里祝福子女,却说不出口。

后来他给母亲打视像通电话,但母亲头几次都板起脸、不说话,之后再没有接听。他知道,母亲仍然还未消气,毕竟她习惯了热闹。她和父亲在短时间内还未可以接受现在家中冷冷清清,而从前却是儿孙绕膝。

黄先生最后叹气道,"作为儿子,我怎舍得不回来看她呢?我每年至少会回香港一次,也愿意接她和父亲过来,只要他们愿意。"

 

d
dwcaonune
1 楼
\u5B66\u6210\u5F52\u56FD\u8FD8\u548C\u7236\u6BCD\u4F4F\u5728\u4E00\u8D77\uFF0C\u65E2\u7136\u653F\u89C1\u4E0D\u5408\uFF0C\u5C31\u81EA\u5DF1\u79DF\u623F\u4F4F\u3002\u6574\u4E00\u4E2A\u5E9F\u9752\uFF0C\u8FD8\u6709\u7406
马年生
2 楼
香港政治运动缺乏像曼德拉那样的人物。当激进势力绑架民主运动的时候,没有人能够秉持和平与和解的精神与政府谈判。那些所谓的民主派头面人物为了保护自己,要么顺着激进势力推波助澜,要么躲到安全的地方装聋作哑。被宠坏了的年轻人,稍不如意,在家里摔盆砸碗,在社会上则是肆意破坏他们父辈辛苦建设的香港。
我要真普選
3 楼
一年前的6月9日,百萬市民和平、理性、非暴力上街反對拆毁一國兩制防火牆。 如果你懂得尊重民意,當時能立即刹停逃犯條例修訂,香港豈會有後來的亂局? 究竟誰是亂港的千古罪人?
d
dwcaonune
4 楼
基本法规定的23条23年都立不了,明摆着就想两国两制。
t
teddy153153
5 楼
反对逃犯条例只是借口,没有这个事情还有其他的借口。香港民主派与中央的对抗由来已久,迟早爆发。而且,香港的逃犯条例最先的版本是民主党先驱李大律师提出的,因故当年没有审议通过,在当今形势下被民主派宣传成:送中条列,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张冠李戴,指鹿为马。100% 政治操作。
马年生
6 楼
香港3年前本来可以一人一票选特首的,由于没有23条保护国家安全,因此,设立了“门槛”挡住那些英美在香港的代理人入选。这种政治安排在任何国家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美国查“俄罗斯门”就是典型案例。没有哪个国家允许外国政治势力操纵本国的选举和政治制度。 然而,香港的反对派担心自己失去政治舞台,因此,利用激进口号煽动青年学生,要求废除“门槛”,并采取“占中”行动逼中央让步。摆明了想夺取香港回归中国之后的管制权。他们的企图注定不能够得逞。但是,港人则失去了一次英国人百年以来都不曾给予港人的选举权力。
t
teddy153153
7 楼
198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法律专责小组提交报告,建议大陆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之间的法院管辖应以属地原则处理,指出:“如犯罪者,不论是香港居民还是内地公民,在香港作出犯罪行为,便应在香港受香港刑法检控和审判;如犯罪行为在内地发生,犯罪者,不论是香港居民还是内地公民,须在内地受内地刑法检控和审判。”小组成员之一李柱铭,在1998年立法会会议中,重申香港特区政府应坚持属地原则,“违法行为必须在犯事地区的法院审讯,及逃犯须移交到犯事地区处理”,并指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移交疑犯问题是“必须尽快解决的重要课题”。英国对在全球任何地方干犯谋杀的英国公民有司法管辖权,但香港未有跟随。香港由于履行国际公约,而对若干项控罪有域外法权,例如向公职人员提供利益罪(《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而违反《刑事罪行(酷刑)条例》(《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和《应受国际保护人员及劫持人质条例》(《关于防止和惩处侵害应受国际保护人员包括外交代表的罪行的公约》和《反对劫持人质国际公约》)所订罪行者,不论其国籍和犯案地点,都可以在香港审理.
a
apache2000
8 楼
香港要有一二代人废掉才能重生.
我要真普選
9 楼
一兩代人以後呢? 即是香港老師被你換掉,用大陸老師去做洗腦, 可是他們仍然可以上YouTube、Twitter、Facebook, 發現學校教的完全不是這回事, 結果更加反叛! ——————— apache2000 發表評論於 2020-06-08 22:46:53 香港要有一二代人廢掉才能重生.
我要真普選
10 楼
teddy153153: 你說那麼多都沒用。 移交逃犯是好事,但前提是兩地的法制是要接近相同。 更何況,幾乎肯定中國會利用移交逃犯,去綁架政治犯。 中國政府怎麼可能有權不用呢?
我要真普選
11 楼
馬年生: 沒有23條國家就不安全?香港就可以獨立? 你所說的「門檻」,就是中國政府指定那兩三個人讓你去選, 反正左選右選,選來選去都是中國政府指定的人就是了!
潜伏999
12 楼
这是必然的,仇恨种植了后,就很难消除。
s
sleeplessinNY
13 楼
"在同一屋檐下生活是因为血缘关系,而非一致的政见" 主要是這批不知感恩的年青人沒本事搬出去住吧 只能繼續依靠父母生活做所謂"啃老族"吃住父母的還想當大爺
马年生
14 楼
在香港当然不能够选外国代理人,这一点清清楚楚。
温暖海洋风
15 楼
没有国家的保护,香港就可能再次沦为殖民地亡国奴, 香港废青没远见,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s
sleeplessinNY
16 楼
做了"啃老族"還想要求父母尊重你什麼"多元政見"是異想天開; 身為成年人做不到生活獨立自主還空想搞香港獨立是天大笑話。
纽约双鱼
17 楼
棋子终究还是棋子而已
纽约双鱼
18 楼
不打砸抢,爱怎么游都行。你在美国撬一块人行道的砖试试!
平安215
19 楼
可见香港年轻人被洗脑得非常厉害
老干妈2017
20 楼
一群毒瘤,割掉干脆,有何不舍?
l
lzjgz
21 楼
证明了香港的年轻一代,不管蓝黄,基本都能独立思考,对自己人生做自己的选择,而不像国内的粉红,都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教材、媒体、电视洗脑的成了一代无脑,正如楼下几个粉红一样
A
ActRiot
22 楼
楼下的,粉红不粉红的无所谓,关键是否能脱离意识形态客观看待事物。香港黑暴打砸抢,无论其目的是为了民主自由还是为了发泄情绪,都是违法犯罪。 当然如果香港黑暴是发动暴力革命试图推翻香港政府甚至中央政府,那他们打砸抢行为就无可厚非了,但他们也不能谴责香港警察暴力镇压了。当年中共武装革命推翻国民党政权,两边都杀了不少人。可现在香港黑暴总是谴责香港警察滥用武力滥捕蓝抓,可见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在搞暴力革命
一支鞋飞了
23 楼
打砸抢也能说的这么伟光正,真是无语了,香港经济让你们这帮货闹的最少倒退20年,还有脸说自己正义
f
fonsony
24 楼
中共的说法相当好与高明,,求同存异。不能象香港的黑暴与犯民高层所说,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一定要港府跪低。
f
fonsony
25 楼
不顺从就发烂渣,放火烧,扔汽油弹,打烂银行柜园机,装你修,
洋知青
26 楼
所谓一国两制,就是你搞你的世袭独裁,一锤定音,我搞我自由选举,言论自由。可是一尊登基后发现,原来他在香港根本不能一锤定音。不但如此,香港人还可以自由评论他,这怎么能行。这不有损伟大领袖的威望吗?所以现在一尊准备搞个二次回归。上次回归中国,这次回归皇朝。最早的二次回归活动就是从修例开始。没想到把香港搞炸了,怎么办?
A
ActRiot
27 楼
楼下的洋知青,既然你到处发相同的内容,那就一同样问题问你: 澳门实施23条立法多年了,请问现在澳门是否有言论自由骂习近平?
洋知青
28 楼
ActRiot 发表评论于 2020-06-09 07:17:27 楼下的洋知青,既然你到处发相同的内容,那就一同样问题问你: 澳门实施23条立法多年了,请问现在澳门是否有言论自由骂习近平? ======================================================== 你应该问,澳门能不能一锤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