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偏要聊一聊卫生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1日 9点34分 PT
  返回列表
23857 阅读
6 评论
3号厅检票员工

写在前面

整件事情起源于一条微博。

有博主发出淘宝一家卖散装廉价卫生巾的图,说是偶然得知还有散装可卖。图上是一个问题,说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能用吗,怎么可以乱买?(100片售价21.99元)



有人回答很简单的几个字,生活难,我有难处。



这两个难字也引发了新一轮关于卫生巾售价的争论狂潮,由此散装卫生巾也由此冲上热搜,阅读至今高达10.7亿。



即使两天过去,话题的热度依然不减,又从卫生巾的售价,转移到了更延伸、更发散的讨论区域,比如

卫生巾到底是必需品还是消费品?

月经贫困真实存在吗?明明不贵啊?

为什么只呼吁给女性必需品减负?

给卫生巾减税真的有现实意义和效果吗?

这里面的第一条几乎就属于常识的范围,但显然此前两性教育的一贯欠缺,加上对类似的公然讨论还是少之又少,以至于在部分男性中间产生了相应的知识盲区和缺口。

包括目前的话题走向,已逐渐偏离了原本事件的核心诉求,开始偏向于男女处于不同身份地位、不同利益点上的争论甚至争吵。

还有不少男性因无法共情,给争取权益的女性博主泼蓄意对立、煽动不公的脏水,口口声声是她们妄图打女权旗号,占国家乃至大众的便宜。



这都不是我们乐于看见的,所以我们也想基于自己的思考和认知,说一说对于讨论的看法。



卫生巾是必需品还是消费品?

首先我们必须厘清卫生巾的相关概念(女生可以直接跳过这段)

之所以会有必需品还是消费品的争论,正是因为大众尤其部分男性,对于卫生巾,以及卫生巾之于女性的意义,是并不真正清楚的。

所以有人会堂而皇之地说它只是一件普通商品,虽然是必需品,但和刮胡刀、牙膏牙刷一样,不应该免税。

这看似是男性的自大,其实更多的,还是本质上还是对于女性生理周期以及相关产品属性的无知。

所以对这种概念厘清之后,答案自然呼之欲出。

首先为什么要用卫生巾?

这个很多人知道,是因为女性的月经周期,这是女性正常的生理现象,是进入青春期后出现的周期性子宫出血,普遍13-14初潮,45-50绝经,长达30-35年需要卫生巾来护理。

有的男性或许会说,自己没有见过身边人谈论此事或是家中女性由此困扰,那只可能是她们出于心理的私密性独自处理,不愿提及,绝不意味并不存在。

那卫生巾使用频率呢?

首先经期时长不能一概而论,短则一两日长则十几日,普遍区间是5-8天,卫生巾用量也因人而异,而专业医生认为,白天应2-3小时更换一片,睡觉之前也应更换,超时容易滋长病菌。更别提还有护垫、加长夜用的预备。

换算下来,女孩处理一次月经,前后至少也是2-3包的消耗量。

非要使用大牌卫生巾吗?

提出这个问题很正常,即使撇去像以前老一辈用草纸棉布这种违背卫生理念的可笑言论,还是会有人质疑,说买正规国产的,不就又便宜又好吗。



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有疑议的,用所谓大牌也就是昂贵卫生巾的女孩,本身就是少数。

卫生巾的类型很多,从广告满天到小众好用,从进口到国产,不一而足,但据我身边女孩的消费力来看,多数还是一些性价比高的国产牌子。

就拿从淘宝销量最高的高洁丝来看,是29.9/元16片,接近2块钱一片,可见已经算是普通女孩的最优选了。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卫生巾是毫无疑问可以被定义成一种具有必需品+消耗品属性的一种商品。



被定义为奶茶、剃须刀甚至牙膏,都是一种定义不清的荒谬行为,如果一定要类比,还不如说它是鸡蛋、肉类、米类这种消耗量最大的日常必需品。

但鸡肉米还可以替代,卫生巾是无可替代的,否则由此带来的健康问题更是一笔大开支。

先明确这个前提并接受,后面的讨论才有意义。



月经贫困存在吗?

我们能在这两天看到很多言论,一直质疑女性月经贫困的真实性。

比如说



先从我们周围说起吧,在城市里,当然女性好像确实在月经上的花费是一个大家都能承担的状态,一个月也就不到100块钱,也就是几顿饭钱。

不仅都能承担,而且看起来好像都是游刃有余,双十一还一箱一箱的买。

这些都没错,但是问题是,这些能作为论据去论证女性谈月经贫困不存在吗?

肯定是不能的。

首先我很想问问这些人,你们觉得如果你身边的女性买不起卫生巾,她们会选择告诉你吗?

且不谈月经羞耻作祟,单说人对于贫困窘迫的下意识回避,以及对异性提这些是否有必要,就决定了你们很难得到什么所谓的论证源。

那么你们是从何得知这种月经贫困的存在或者不存在?

就单凭没人告诉你们,或者你们看不到,所以就是不存在了吗?

那这种论断也未必太过可笑了吧。

微博上还有人反驳说,每个月100块买卫生巾,谁买不起?



好,那我们来聊一下到底什么叫买得起。

买得起绝对不是说一个收入对照商品价格,然后将两者简单粗暴的比大小。

我看有一个博主举的例子很好解释这个问题。

买得起的意思是,你买它,它不会对你的生活产生什么特别大的影响。

好比说,你有200块,卫生巾需要花100块,你买得起吗?

好像是够的,但是你的这个100块的支出,会导致你在其他方面的生活质量出现严重的下降,学习投资也相应减少,社会竞争力也间接减弱。

这叫买得起吗?

这种买得起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它本质上还是一种困境。

放到我们具体的生活中也有很多。

比如很多刚刚毕业,刚刚尝试经济独立的女孩,一个月的工资可能根本还不够租房,花销,它算起来压根还是一个负数,那你不管是一个月50块,还是100块,还是1000块的支出,它都是没有区别的,那就是一种典型的必需品压力。

我建议大家去看一下《南方日报》昨天做的那篇专题采访,里面采访了四个城市里的女孩,有相对拮据的都市女性,也有普通大学生,家庭贫困的大学生。那才是真实的女性压力。

而且城市尚且如此,城市之外呢?

在城市待久了的人,是容易有信息茧房的,但很多人往往就喜欢在这个茧里整天何不食肉糜。

这个国家还有6亿人,月收入在1000以下,这可是官方公布的数据。

这几天很多媒体其实都已经关注到了目前国内贫困女性的月经贫困。

目前在全世界的数据是有5亿女性无法获得月经管理的一切需求,其中有4000万女性是完全无法承担月经费用。



而国内现在是没有这个统计的,但是作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还有上面1000以下收入的人数数据,能够有多少,大家应该都能想象。

关于细节,我再引用一下南都那篇文的报道:

清幽(一个关爱女童公益组织的创始人)发现,当月经到来时,女孩们只能有什么用什么,毛巾、草纸、用完的作业本、破布条都可能是她们的选择。清幽有个印象很深的案例,一名女童原本用草纸应对月经,但骑车时草纸掉了出来,孩子只能蹲在路边哭。

除了缺少必要的知识,经济压力也限制着女孩们的选择。清幽介绍,女童一年在卫生巾上的开销为300多元,对于她们来说,这笔钱更需要用来购买文具、吃饭、坐车,绝对不会去买卫生巾。

我的家在农村,家庭条件比较差,经常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而自卑,看到年迈的爷爷奶奶,我真的不想开口向他们要钱买生活用品。一位女孩告诉清幽。

很触目惊心对吗?

一个国家的发展必然是要考虑短板效应的,要考虑最弱势的阶层,这也是国家一直在弄扶贫的意义,不是你们富了,就好了的,是要最弱势,最贫穷的人也能够得到帮助,得到权益保障,才最终决定了这个国家什么样。

所以现在女性去呼吁减税,降价,这件事肯定是有意义的。



为什么要女性必需品减负

这个问题最首要的,肯定是因为只要有女性出现买不起卫生巾的情况,那么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的危害是什么?

这件事很多男性可能真的没法切身理解,觉得只是堵漏,不用好的姨妈巾又不会死。

但其实月经贫困和吃不饱饭,喝不到干净的水是一样的事情,它涉及的是一个生命健康权的问题。

像之前报道里的那些贫穷地区的孩子,用纸和树叶,那导致的后果就是严重的妇科疾病。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纪录片《月事革命》里的印度。

在印度人阿鲁纳哈拉姆发明出廉价卫生巾制造机器之前,在这个有5亿女性的国家,仅有12%的女性在使用卫生棉。

对应的,就是印度女性的患妇科疾病的概率很高,再加上医疗条件不好,病死率也居高不下。



所以类比我们自己国家,想办法去保证这部分女孩能用上安全,便宜,甚至免费的卫生用品,是一种绝对的当务之急。

另外,我们开头也说了,卫生巾已经相对满足了一件免(减)税商品的特征必需品,保证生命健康用品,高频消耗品。

目前国内对卫生巾没有收消费税,而是统一收取了13%的增值税,虽然增值税属于价外税,但是很多厂商依旧会将其作为成本考虑进产品定价里面。

所以哪怕不考虑月经贫穷的现象,单说女性在这上面的支出和很多其他非消耗必须商品是一样的税率来说,就是一个不太合理的事情了。

同时我们应该也要注意到,国家其实已经在这两年多次下调了增值税,从18%一路下到了13%,但是为什么我们平常用的卫生巾都没有降价?

这也是很多人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担心的,降税只会给厂商谋利。

昨天澎湃发了一个调查说一个优质卫生巾的制作成本其实只有3毛钱左右,但是零售的价格可以翻810倍.



如果这个调查数据属实的话,那目前卫生巾企业的定价很明显是偏高的,它的利润率也绝对不低。

这就是一个监管的问题了,这个定价是不是不够合理,必然是需要国家去调节的。

这次事件的后续,是我看到的是那个淘宝廉价的散装卫生巾因为盗用其他厂商许可证被下架了。



但是除了这样的下架,我们真的应该多问一句,然后呢?

写在最后

最后,我真的建议大家去看一下印度的纪录短片《月事革命》,还有以它为故事原型拍的《护垫侠》。

他们用不同的视角去拍了同一件事就是一个印度的企业家发明能以低廉成本制造低价卫生巾的生产机器,最终推动印度卫生巾降价。

《月事革命》是女性视角,去拍这个事件中,推动了卫生巾免税,改变月经羞耻的一群女性,最后拿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



《护垫侠》是男性视角,以传记片的方式去拍那个企业家,他最后也为了能够让全印度能普及低价好用的卫生巾,开放了自己的专利,最后还被请去了联合国演讲。



我们现在也和纪录短片里一样,正在有很多的女性站出来去谈论,去呼吁,推动这件事走向一个有益的方向。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还会有部分男性,对自己根本没有经历过,使用过,长期购买过的卫生巾,觉得自己是有天大的发言权的。



我们只需要关注,女性在日常生活中是否得到了应有的东西。

然后不要去对这些行为贸然定义。

这次的讨论本质其实也很简单,它不是性别问题,就是女性对贫穷地区女性的关切,以及女性对自己切身的生命健康权益的争取。

就像生活中,女生总会把自己卫生巾,递给需要帮助的另一个女生。

k
keinspiel
1 楼
哪有那么多好喳吧的。以前没有卫生巾的年代就没有生活了?
u
unanimous
2 楼
中国是发展国家, 没有贫困,上面造谣吧? 我国厉害了
w
wwhhjj
3 楼
“昨天澎湃发了一个调查说一个优质卫生巾的制作成本其实只有3毛钱左右,但是零售的价格可以翻810倍.” 243元一片,有谁见过这么贵的?
功夫熊猫茶
4 楼
对,以前不仅没有卫生巾,还没有现代医学呢。人也照常活,不过平均年龄3、4十罢了。
k
kittencats
5 楼
牙膏牙刷为什么不减税,不也是消耗品必需品,关系到全民健康的用品吗?
想象
6 楼
底下的发言只能证明你们有多么的无知和自大对于你们不了解的领域。就像现在每家都用煤气灶电炉,你却要求别人在野地里挖坑做饭一样的。挖坑能做饭吗?当然能!中国从来没有把女性放到一个尊敬的位置除了要求她们奉献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