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大少年班出家"神童"宁铂:已还俗做心理咨询(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3月27日 8点6分 PT
  返回列表
34269 阅读
22 评论
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3月27日消息,今年3月5日,年仅22岁的麻省理工学院博士生曹原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自然》上连续发表两文关于石墨烯超导重大研究发现,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梳理曹原人生时,他14岁考入中科大少年班的经历被媒体一再提及;“神童”“天才”的评价又一次见诸报端;中科大少年班也再一次回归大众的视野。

几天之后的2018年3月9日,是中科大少年班成立40周年的纪念日。从1978年的3月9日,来自全国范围内的首批21名少年被选拔进入中科大算起,直到现在,少年班的选拔从未中断,整个社会对于少年班的讨论也从未中断。

2005年,《南方周末》一篇名为《26年前最耀眼的少年班神童今归何处》的文章,曾披露了第一届少年班中曾经被广泛宣传的“神童“的当时状态。

又是十几年过去,在中科大的校园里,少年班的亲历者告诉我们,如今在中科大内,少年班早已没有什么特殊性。所谓神童,不过是外界加之的一个符号而已。“相比于那个年代,在这种更自然的状态下,少年班成员的潜力实际上更多的被激发出来。”

宁铂

中科大78级(首届)少年班学生



1968年出生,江西赣州人,人称“第一神童”。

1978年,10岁的他因一封给当年国务院副总理的举荐信进入中科大少年班,和时任副总理方毅对弈连赢两局而家喻户晓。

1982年,毕业留教。

2002年,去五台山出家,很快就被中科大校方找了回去。失败。

2003年,在南昌出家为僧,在江西一所佛寺担任该寺佛教学院的讲师。

现已还俗,研究佛教,做心理咨询。

1978年,中科大招收了88个来自全国各地的“神童”,组成首届“少年班”。当年家喻户晓的是宁铂,连如今的百度总裁张亚勤也在那时受宁铂影响进入少年班。

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全国上下求贤若渴,喊出口号“早出人才,快出人才”。少年班的成立缓解了当时社会对人才需求的焦虑,背负了国人众望和时代使命。媒体铺天盖地宣传宁铂,他待过的葡萄架也引起关注,国外参观者点名要见宁铂,他的大学生活从未宁静。

他备受争议,但此后又不接受媒体采访,被称为少年班最有名也最神秘的人。

宁铂到底是怎么想的?2018年3月23日,他反问红星新闻记者:“你愿意把自己的经历和情况发到网上去让陌生人品头论足吗?”

宁铂告诉红星新闻:“(我)近况还不错,可以做自己心甘情愿做的事情。”



一封信成了少年班“神童”

但少年班不都是“神童”

1977年,江西冶金学院教师倪霖给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中科院院长方毅写了10页长信,推荐天才宁铂。宁铂是倪霖朋友宁恩渐的儿子,据报道,宁铂2岁半可背30多首毛泽东诗词,3岁数数到100,4岁识400字,5岁上学,6岁开始学习中医和使用中草药,8岁下围棋读《水浒传》,9岁可作诗。方毅向中国科技大学推荐:“如属实,应破格收入大学学习。”

当时,中科大两位老师到赣州八中考察宁铂,考了数学,最后决定录取,并为此成立中科大少年班。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邓小平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同年方毅副总理接见宁铂,与其对弈,宁铂连赢两局,宁铂和副总理下围棋的照片在当时家喻户晓。


当年,少年宁铂和方毅副总理下棋。
1978年3月,宁铂、谢彦波等21个少年大学生进入中科大少年班学习,同年又有67个少年大学生进入同一班级学习,其中包括张亚勤。他当年读到关于宁铂的报道后激动得夜不能寐,连跳几级,6个月后和宁铂成为同学。

尽管当年外界从不缺少对少年班的赞誉,中科大内部则平静很多。中科大78级校友王莹(化名)告诉红星新闻:“少年班同学其实和我们普通班的差不多。自理能力较弱,配有生活老师,但分班之后也和我们一起住,相处融洽。”

少年班第一年学习基础知识,第二年凭兴趣选择专业。王莹记得他们无线电系转来几个少年班的同学,其中包括张亚勤, “我们和少年班同学的学习成绩不相上下,他们成绩也没有很突出,没有外界说得‘神’。”


当年,宁铂(左)和朋友王在。
“我怎么不能做普通人?”

他选择了出家,之后“消失”

一年过去,宁铂告诉班主任汪惠迪,“科大的系没有我喜欢的”,汪惠迪请示将宁铂调去南京大学学天文,收到学校回复“既来之,则安之。”于是,他留在中科大学习理论物理,据当年南方周末报道,“他的成绩很一般,很多科目不及格,表现出的性格也很怪。”

“但宁铂真的很聪明。”王莹对红星新闻回忆道,“我们女生从来都是老师上课写什么就记什么,宁铂从来不记笔记,只听,下课后他的复述和老师差不多,记忆力真强。他给我们演示公式推导,一行行,跟‘录影’一样。”作为宁铂的朋友,王莹对宁铂的态度表示理解,“理论物理这学科太理论化了,和现实接触不多,他不感兴趣、不愿意学也很正常吧。”

王莹的先生王在和宁铂是好友。“那时,宁铂在门外喊一声他,他就跑出去,丢下我一人写作业,他俩在外面聊天都聊几个小时。”


当年,宁铂和王在,在中科大校门口合影。
宁铂经常向王在抱怨自己的过度曝光,常常说自己为名声所累,“为什么不能做一个普通人?后悔读少年班。”他私下曾这样告诉王在。除此之外,他对外界要求依然顺从。

王在带着宁铂在篮球场滑旱冰、在逍遥津公园乱逛、在合肥城摄影,“特别爱玩,笑得特别开心。”有次王莹和王在去黄山游玩,“宁铂一定要跟着,我俩的合影都是宁铂拍的。”黄山上有背包寄存处,按时收费,走出去好远,宁铂发现少给对方2块钱,执意回去补上。

1982年,宁铂毕业留教,传奇还在继续,媒体称其为“最年轻的大学老师”。同年他报考研究生,但随即放弃考试。1983年第二次报考,他完成了体检,然后放弃。1984年,他已经领取了准考证,但是在走进考场的前一刻又退缩了。学校的一位老师抓住了他,逼他去考,他声称,再逼的话他就逃跑。后来他对别人解释,他是想证明自己不考研究生也能成功,那样才是真正的神童。据当年南方周末报道,宁铂的同学认为他只是恐惧失败,“极度自尊又极度自卑”,校友张树新评价宁铂。

对此,王莹多年后谈到此事的看法时,对红星新闻这样说:“考研、去研究所是少年班大部分同学的选择,大家都会看着宁铂:你宁铂为什么不考研不去做研究?你宁铂怎么甘心做普通人?他挺不爱听的,他告诉我和王在,‘我就是不想’,‘我怎么就不能做普通人?’他跟王在一样,就是想玩儿。”


宁铂(左)喜欢遥控玩具
  上世纪八十年代,王莹的实验室聘进资料录入员程陆华。王莹觉得程陆华人很温柔,周围人除了宁铂都已结婚,便把程陆华介绍给宁铂。后来王莹和王在离开中科大,和宁铂的联系减少,之后,宁铂和程陆华结婚。

结婚之后,宁铂练习气功,吃素,和妻子的教育观念冲突明显。此前的报道称,宁铂坚决反对对儿子的过度教育,但妻子认为他矫枉过正,认为培养儿子成为“神童”没什么不好。1993年,因为与妻子的一次小口角,他跑出家门,四处游荡了半个多月。这之后两年间,他一度下海,最远跑到了海南。

2002年,宁铂前往五台山出家,很快被校方找回。第二年,他离开中科大。随后,宁铂“消失”。2005年南方周末的报道称,宁铂和妻子已经离婚。

独家回应红星新闻

“还不错,做心甘情愿做的事情”

宁铂出家之事王莹并不清楚,几年前王在弥留之际,宁铂前往北京看望好友,王莹才得知宁铂现在是一所佛学院老师。

“他还是很真诚很仗义啊。”王莹告诉红星新闻,“现在生活得很快乐。去年我见他,他外向了不少,在卡拉OK歌唱得也好。”王莹笑称。



2011年,宁铂的同学曾发布了一篇关于他的文章,晒出他的近照。
佛学院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宁铂确实在此讲学,“现在是春假,居士外出,但不知行踪。”

他已经远离媒体十余年,也没有参加过大规模的同学聚会,依然厌恶曝光,他在给红星新闻记者回复的短信里写道:“现在不是‘考古挖掘’的时候。”

“有缘见面就聊聊,采访的事情就免了。试想,如果有一个人来采访你,希望用几句话把你的人生总结出来,你能做到吗?”

回复中,他使用繁体字。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学佛是为了解决我个人在社会生活中的困扰。从1987年开始就深受这些困扰,为此我花了6年时间来寻找答案。”



宁铂给红星新闻记者的短信回复
“大学时的困扰还是具体的。但后一次就不是了。这些困扰是在内部产生的,不具有普遍性,也没有必要求助于他人,给他人找麻烦,反而‘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的问题只有自己解决。大学时的困扰早在大学阶段就解决了,而且完全是靠自己解决的,这也是信心的来源之一。”

但宁铂没有说大学的困扰是什么。按照此前报道,或许这个困扰指的是外界期许和他想做普通人的矛盾。

而对于“内部的困扰是什么”,宁铂不想多说。“大家都免不了遇到外在的逆境和来自内部的困惑和干扰,认清问题,正面面对,用理性去解决即可。”

宁铂称自己这十年来研究佛教,也从事心理咨询,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考了心理咨询师证,现在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我现在)还不错,可以做自己心甘情愿做的事情。
z
zhichi
1 楼
挺好的,毕竟是个神人,可以任性一点。
a
aisingioro_fox
2 楼
宁铂典型的命带华盖逢空亡,极其聪慧,喜研宗教,有出家的意念和机会。 本来人家没有炫耀过自己,想过普通生活,都是无良媒体记者故意炒作,无非就是想证明“神童”都有毛病,和正常人不一样,有心理缺陷,注定一辈子没成就 。。。这都是世俗人的我执和嫉妒,其实人家宁铂根本不纠结于此,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去吧。
壁上观
3 楼
我也是1978年考上大学的,记得当时是382分(上海),有个同学叫王涛,考425分,属于清华北大都会抢着要的,却和我们一起进了现在大名鼎鼎的海军工程大学。入校后虽然学习优异,却心灰意冷,常讲要上山出家。毕业不久就和大家失去联系,2003年在加拿大Banff 给餐馆洗碗,现在2018年了,从未和任何同学联系过。
酒酿圆子羹
4 楼
我认识的一个神童最后自杀成功,他自杀前一直觉得有无数黑影环绕和折磨他,其实他自从被周围人认为是神童后,就感受的周围无数人对他关注,有的是希望他成功,有的是希望他失败,更多的是想看最后结果,总之他觉得自己成了动物园的猴子,分分秒秒都感受到别人的关注,他受不了了,精神分裂了,死了。中国民族就是这么个恶劣的民族
b
blush?
5 楼
还好, 现在回归自己想过的生活, 还不算晚。学校家庭有时的强势, 初衷也许是为了培养他, 但利用之心不能说一点都没有。
o
oneflyingbird
6 楼
为什么记者隔三差五就来报道少年班。 他们和大家一样的,多数人就比我们小2-3岁,多数是教师的孩子。
低智商猪头
7 楼
请不要用世俗的观点和标准去评判天才。
x
xueyuanlin
8 楼
我理解他! 被名声所累,那真不好受!
阳光洒满太平洋
9 楼
宁铂就一文科早熟,78年高考才考了68分,很差,又没有长期顶住压力自学的苦难经历 靠关系一举成名,应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真理。实力差太远
阳光洒满太平洋
10 楼
宁铂就一文科早熟,78年高考才考了68分,很差,又没有长期顶住压力自学的苦难经历 靠关系一举成名,应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真理。实力差太远
阳光洒满太平洋
11 楼
宁铂就一文科早熟,78年高考数学才考了68分,很差,又没有长期顶住压力自学的苦难经历 靠关系一举成名,应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真理。实力差太远
阳光洒满太平洋
12 楼
宁铂就一文科早熟,78年高考数学才考了68分,很差,又没有长期顶住压力自学的苦难经历 靠关系一举成名,应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真理。实力差太远
即将入段
13 楼
围棋赢了方毅两盘算啥本事?能赢我不?
z
ztruth
14 楼
他本身就一普通人,他那几样”神迹“,都没有超出普通儿童的智商范围。没有做系统测试评估。
北美彩虹
15 楼
那个年代,所谓的神童也好,劳动模范也好,都是被畸形的造神运动捧出来的,其实他们就是普通人。
g
gamlastan
16 楼
美国大学并不鼓励少年神童,这些神童其实就是一种智力方面的早熟,心理上并没有成熟到能跟成人相处。所以,神童一般学习不错,为人处世就稍微滞后些。不过这也可以是一种选择。如果成年后还是超人,那么神童的帽子就可以一直带着,如果成年后就是普通人,这也是很正常的。
相当长久
17 楼
比我儿子差远了。 我儿子5岁就知道黑洞和宇宙大爆炸了。
A
Armin
18 楼
“多数是教师的孩子“ 这个有体会,大学同学中有不少教师的孩子,说实话多数人并不聪明,有的甚至很笨,属于不开窍死笨的那种,只是家长的早期教育使他们占了便宜,占用了宝贵的教育资源。
泥中隐士
19 楼
本来一直好好的,没啥大样但在科大当讲师也说的过去。他的问题应该是接婚后吃素引起的。年轻轻的干不了力气活在太太那里过不了关。 从别国的经历来看,科技水平的提高要靠很多辈的努力。天才人物偶尔会出现在合适的环境中。指望几个神童下凡来一下让中国人的科技水平跟上世界水平本来就不实际。 但中国的奥运会问题目前解决的还可以。好象体育神童一下子太多了点了。 所谓有心载花无意插柳的比喻,看着有点像。 感觉少年班是可以有的,但不能太指望他们不能给他们过多的心理压力。特别是不能让他们自己觉得自己就是神人了。
我胖我的
20 楼
我们这个社会还是应该更尊重别人,让人家自主选择道路。他又没有做过害人的事情,我们评论人家的选择做什么呢?人家是否吃素、啥时候离婚、学不学佛,这都是他私事呀。 我就是觉得当初成立少年班,这个决定做出的过程非常荒唐。方毅是个副总理,并没有教育方面、心理方面的业务知识,怎么能他就直接拍板要办少年班呢?还招了小一百的孩子们?这么大的项目,根本没有过专业人士的讨论就弄,太不靠谱了。一个孩子围棋下得好,跟直接招他们上大学,这两件事能随便挂钩吗?莫名其妙。
R
Rosemarylike
21 楼
中国的教育就是放个天才也成蠢材,再说,这个世上真的有天才吗?哪一个不是通过教育?
T
Tan7th
22 楼
神童昄依神佛,天经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