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宣传片、巨头拉锯 中国环球还没开业就翻车了?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1月8日 9点25分 PT
  返回列表
26858 阅读
7 评论
综合新闻

从2016年上海迪士尼乐园开业起,人们对于主题公园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期待。

人们普遍认为,北京环球影城的开业,将会实现主题公园两巨头的南北割据。

传统的主题公园经营者们显然也看到了巨头带来的压力,纷纷转型,依据市场的需求调整着自己。

有消息称,北京环球影城工期进度完成87%,开始进入工程验收阶段,近日,未来水世界景区等7个单体已经顺利完成竣工验收、消防验收。据报道,疫情并未影响环球影城的开业进度,北京环球影城将于年底全部竣工,并于明年5月正式开园。

虽然影城尚未营业,游客的热情已被点燃,某OTC平台推出的1万个优先购票权的产品,2分钟便被抢空。

11月4日晚,环球影城官方账号的一则宣传短片给燃起来的游客,迎头泼了一盆凉水。

这个充满土味的宣传片,让满怀期待的游客大呼失望,甚至有网友留言表示:

“我外婆都做不出来这么土的视频。”

土味宣传片

1分23秒的宣传片,采用了女团、科幻、穿越、未来科技、3D、尬舞等多个元素,观众不仅没有看到即将营业的环球影城震撼的样貌,反而将五毛钱特效看了个够。

几乎没有任何演技的男女演员,伴随着律动性较强的音乐舞动身体,并突然自问自答:

“我是在侏罗纪世界么?哇,恐龙!”

面对着诡异的画风和粗糙的制作,网友感到了冒犯和尴尬。

一时间,社交媒体的评论区呈现了难得一见的一边倒情况。网友纷纷表示,一则宣传片,劝退了自己前往游玩的念头。

结合此前媒体报道中北京环球影城放出的照片来看,视频展示的内容远远没有达到游客的预期,网友们为北京环球影城总体设计到宣发的审美捏着一把汗。

“公园看上去很土,就像小区门口的公园那样普通。”

“北京环球影城是不是拖欠了宣传组的工资,才制作了这样的内容报复老板?”

针对北京环球影城发布的宣传片,一位广告从业者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从观感上,确实有不适感,这个恐怕并不简单来自于制作者审美缺失,通过这个项目来分析,相关从业者可能尚未厘清相关知识产权如何使用的问题,于是采用了大量短视频平台的手法,期待引发传播互动,但事实上来,这是舍本逐末的方式,再通过粗糙的制作手法实现,观众的不适感就会成倍袭来。”



主题公园,没那么简单

此次宣传片事件,对于尚未开业的北京环球影城来说,并不见得是一个坏事情,至少通过社交媒体的反馈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在开业之前还有时间进行调整,及时止损。但对于已经营业的主题公园来说,面对着不断升级的游客需求,不得不进行转型,就显得被动了许多。

数据显示,从1989年第一家主题公园深圳“锦绣中华”开业至今,近30年的时间里,国内的主题公园总量达到了2000余家,其中投资在5000万元以上的有300家左右,根据核心卖点,可分为微缩景观、历史文化、器械游乐、野生动物、奇幻卡通、影视演艺六个类型。

但事实上,想经营好主题乐园,绝非易事。

1997年,海南中国民族文化村开业,日接待游客仅200人,游客数量还不到景区员工的五分之一,月平均亏损140万元,开业8个月后停业。

1997年,投资高达10亿元的上海福禄贝尔乐园落成,一年后倒闭。

1999年,投资5亿元的广州番禺飞龙世界倒闭。

2014年,总投资15亿元人民币,占地1100亩的江西九江大千世界梦幻乐园开业,4年后倒闭。

曾经门庭若市的北京世界公园,如今门可罗雀。

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无数曾经意气风发的主题公园,变成了人们口中的“遗址”。

2018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主题公园建设发展的指导意见》,警告主题公园建设存在“概念不清、盲目建设、模仿抄袭、低水平重复”的问题,并提出要严控“房地产化”的倾向。

在北京欢乐谷市场部总监于志梅看来,从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主题公园主要是静态观赏型,21世纪以来,随着主题公园行业的不断发展成熟,主题公园也实现了从静态观赏到互动体验的转变,在长期的历史变革中,游客的需求也实现了从“产品为王”到“体验为王”的转变,传统的主题公园形式在市场竞争中慢慢被淘汰。

今年5月,中国指数研究院曾发文表示,主题公园项目运营普遍存在“二年级效应”,即每个公园几乎都会在开业的第二年或之后出现客流量下滑。这是因为筹备期和开业初期,消费者的期待值最高,当游客体验过一次之后,主题公园的吸引力就会下降,如果没有更多的项目吸引或者营销刺激等,极少游客能成为回头客。

从单个主题公园项目的发展历史来看,无论是国内主题公园鼻祖锦绣中华,还是主题公园集群长隆度假区,抑或是顶着强大IP光环的上海迪士尼乐园,要想保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久的经营,都要围绕客户需求与时俱进,不断迭代升级。其中迪士尼的“三三制”的模式在行业内流传甚广,即每年汰1/3的硬件设备,新建1/3的新项目。

因为经营难度高,淘汰率高,在主题公园业内,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中国的主题公园有70%都是亏损的,还有20%收支持平,只有10%能盈利。”

巨头入驻,是危是机?

4年前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开业前,行业曾就主题公园未来展开过探讨,4年过后,已经鲜有企业再表示要“击败迪士尼”,而是从中学到了不少。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迪士尼进入中国之后,中国本土品牌主题公园的水平,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原来没有高大上的项目做比较,本土主题公园马马虎虎也能过得下去。然而,当国际最知名的品牌出现在同一个舞台上竞争时,就看到了差距,从上下游设计、策划、设备、主题包装、游乐产品等在内的环节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一部分企业发现了自主IP为主题公园带来的强大帮助,如华强方特的IP“熊出没”是国内比较成功的案例,但相对于头部集团丰富多样的IP来说还是稍显单一。

另一部分企业看到了迪士尼的经营模式,不再将所有收入押宝在门票,而是通过商品、游艺、演艺、餐饮、住宿等多方面立体设计,同时长三角地区的一些主题公园,借助上下游联动,通过引流部分迪士尼客源实现盈利。

根据2020年7月美国主题娱乐协会(TEA)与AECOM经济咨询团队联合发布的《2019年主题公园和博物馆报告》,中国的华侨城集团、华强方特、长隆集团游客量排名进入主题公园集团十强,其中华侨城集团在2019年超过环球影城,位列全球第三。此外,三家集团的客流增速也领先国外同行。

北京联合大学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中心主任曾博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业内曾经传播的主题公园只有10%盈利的数据过时了。

“去年最新的统计,盈利的企业已经过半了,如果一个行业只有10%的盈利,不可能还有这么多前赴后继的投资者。”

曾博伟表示,虽然前有迪士尼,后有环球影城,但本土的主题公园依然有生存的空间。

“迪士尼、环球影城,他们的容量是有限的,仅有这两家显然是无法满足人们对于游玩的诉求,不在上海的游客,前往迪士尼游玩变成了一段旅行,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时说走就走,所以各个城市间中小型的主题公园正好满足和填补人们日常游玩的需要。”

兴建主题公园从选址到经营都需要专业的考量,曾博伟认为,“事实上我们可以发现,主题公园经营比较出色的几家,都是选择当地经济消费能力较高的区域,同时在自然风光方面有所欠缺的地方。”

“一个地区如果消费能力不高,或是有非常知名的自然风光,那么势必会影响主题公园后期的市场和发展。”

泰傻
1 楼
底蕴,底蕴,非以砸钱多少而论。
无法弄
2 楼
土点儿
喜得利
3 楼
土包子。
亚洲食肉动物
4 楼
傻叉做的官宣片
I
I751
5 楼
没文化真可怕
i
iori
6 楼
迪士尼经营了几十年,确实是经验丰富管理完备。不仅吸引孩子,连孩子的家长都很可以去
路边的蒲公英
7 楼
在天朝,找一块没有自然风光的地方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