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大师张大千,为何被三位太太联手痛殴(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4日 12点26分 PT
  返回列表
76916 阅读
23 评论
鉴史风暴

著名画家张大千是性情中人,他与二哥张善子一同创办“大风堂派”,以融重彩、水墨于一体的泼彩画享誉国际,被称为“东方之笔”,其诗书画与齐白石、溥心畲齐名,当时被称为“南张北齐”或“南张北溥”。

对于这位艺术大家来说,爱情是不可缺少的心灵滋养。



因为感情丰富,他在初恋谢舜华病逝后出家为僧几个月,还俗后,娶过四任夫人,外面的“灵魂知己”更是数不胜数。

即使如此,张大千还是到处留情、不断迷恋新人,并因此被三位太太联手痛打了一顿,气得他抛妻弃子,逃离家庭,第二次出家当了和尚。

晚年,他由忠心耿耿的第四任夫人徐雯波陪同去了台湾,周游列国、相伴到老。

在张大千心中,徐雯波才是他真正的知己爱人。

1、未婚妻谢舜华病逝,张大千万念俱灰,出家为僧,法号“大千”



张大千出身于四川内江的一个书香门第,少年时,家中就为他跟姨母之女谢舜华订了婚。

谢舜华是张大千表姐,比他大两岁,两人自小青梅竹马,一起玩耍,一起听二哥张善子上课,还一起挨过张善子的责打。



张善子是张大千二哥,与张大千大哥是一对双胞胎,后来大哥早夭,张善子就成了家中长兄,他酷爱绘画和武艺,曾任川军旅长、国务院参议等职,因性子耿直、仕途坎坷,回家闭门教弟弟读书,对张大千管束严格、费尽心血,张大千的一生事业,可谓都是二哥成就的。

张善子擅长画虎,后来曾向陈纳德将军赠画《飞虎图》,陈纳德便将自己的空军志愿队改名为“飞虎队”,并以此图制作徽章发给下属。

1916年,张大千与谢舜华订亲。

1917年,张善子前往日本留学,把八弟张大千也带在身边,让他去日本学染织技术和绘画,不料,1918年初,张大千在日本收到家信,得知谢舜华因干血痨去世。他闻讯悲恸万分,连夜赶赴上海,打算回内江吊祭未婚妻,可由于军阀混乱、兵荒马乱,他阻于兵燹,未能回川。

1919年春天,张家再次为张大千订了倪家姑娘为妻,倪家姑娘却在不久后得了精神疾病,变成痴呆,生活不能自理。

先后两次订婚都横遭意外,张大千深感人生无常、世事难测,沉浸于愁绪中。

1919年,他从日本完成学业,来到上海举办个人画展,百幅作品全部售完,一鸣惊人。而卖完画后,他竟来到松江禅定寺剃度出家,拜在住持逸琳法师名下,法号“大千”,准备终身不婚。



三个月后,他二哥张善子闻讯赶来,逼着他还俗回乡,与其母曾夫人的侄女曾正蓉完婚。

婚后,张大千带着妻子又来到上海学习绘画。

 

 

2、一生心系十位女性,情史丰富



曾正蓉是传统女性,贤惠能干,读书不多,精通女红。

张大千与曾正蓉属于包办婚姻,婚后两年未育,他对曾正蓉也缺少热情,夫妻二人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晚年时,曾正蓉曾叹息自己是“感情上被遗弃了的人”。

1922年,张大千在老家内江遇见了15岁的黄凝素,黄凝素是个小家碧玉,活泼美貌,很喜欢书画,一次看张大千画展时遇到了画家本人,张大千对她一见钟情,托人说媒,要将黄凝素娶回来当妾,黄凝素便不顾父母反对,进张家当二房。

二太太黄凝素

曾正蓉回忆,当时黄凝素进张家时,是由张大千牵着手进门的。

张大千对她也很有感情,当时绘的仕女图几乎都以黄凝素为模特,张大千作画时,别人不能进他书房,而黄凝素却出入不禁,与张大千谈笑风生、共榷画艺。

张大千《红拂女》

据张氏家谱载:黄凝素“善伺公意,甚得公欢。虽不善理家庭,而伺公书画,俾公点墨不遗。”

进门第二年,黄凝素生下一个儿子,后来陆续为张大千生了八个孩子,她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就由正妻曾正蓉帮忙照料。

张大千感到有些对不起曾正蓉,于是对曾正蓉恢复了热情,在与张大千结婚十年后,曾正蓉生下她唯一的女儿张心庆。

孩子多了,本来雅擅丹青的黄凝素,整天围着孩子转,变成了黄脸婆,不复从前清纯婉约的模样,也从张大千的画笔下渐渐消失了。

张大千曾痛心地对她说:“你怎么变成了这样?”而黄凝素的回答却是“孩子要吃饭了,我没空跟你多说。”

或许是心灵需要少女寄寓爱情、艺术需要爱情点燃火花,1927年,张大千在前往朝鲜交流时,爱上了语言不通的朝鲜侍女池春红。



池春红能歌善舞、懂得绘画,张大千有意娶她为三姨太,于是将池春红照片寄给黄凝素,意在投石问路,结果被黄凝素断然拒绝了,张大千从此与池春红一年一度“鹊桥会”,直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

1934年秋天,张大千看中了北平天桥京韵大鼓艺人杨婉君,19岁的杨婉君高挑丰润,长得很像唐伯虎画中的美人,一双纤手白如凝脂,令张大千如痴如醉。

杨宛君

张大千向家中提出,自己常年在外地会友和学画,而正妻曾正蓉和二姨太黄凝素都一心扑在家里照顾孩子,没人陪伴他生活起居,必须再娶个年轻会交际的女子,一来可以管顾他衣食,二来可以应付场面。

在他的坚持下,杨婉君成了他的三姨太,不久改名为杨宛君。

张大千与杨宛君

他对杨宛君,一如当年对黄凝素那般宠爱,常以杨宛君为画中人,与她在书房里一呆就是半天。

黄凝素见张大千喜新厌旧,不甘被他冷置,常与他针锋相对发生冲突,两人感情渐生嫌隙。

 

 

 

 

3、欲娶女儿同学为四姨太,遭三位太太联手家暴,二度出家为僧



杨宛君来到张大千身边后,一直没有生孩子,在家地位并不如黄凝素,因此黄凝素勉强隐忍。

张大千第一次赴敦煌,由杨宛君相陪,第二次赴敦煌,由黄凝素相陪,两位夫人不畏艰苦,在沙漠中为他打点生活起居,照顾他两年七个月,才成全了张大千的艺术人生。

可没想到,几年后,张大千又开始招花惹草,要再次迎娶十几岁的少女。

1943年,张大千女儿张心瑞的同学徐雯波慕名来到张家,想求见张大千一面,张心瑞禁不住徐雯波苦苦哀求,带上这位女同学,忐忑不安地叩响了父亲的书房门。

徐雯波

房门开后,44岁的张大千望着面前的14岁少女,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眉眼舒展、眼前一亮,仿佛又重新找到了爱情的感觉。

他带徐雯波参观自己的画室,精心讲解,望着面前美髯飘飘的大师,徐雯波心潮澎湃,没想到这个名满天下的大画家竟如此平易近人。

张大千热情邀请徐雯波常来做客,而当徐雯波提出要拜他为师时,张大千却拒绝了,原来他心底已经盘算着要把徐雯波变成自己的妻子。

见张大千对天生丽质的徐雯波如此垂爱,为人精明的黄凝素很快就察觉了二人之间的蛛丝马迹,对徐雯波深加提防,不让二人有单独共处的时刻。

而徐雯波为了避人耳目,索性以防空袭为由,邀请张大千到她家有防空洞的姑母家长住,张大千一口答应了,在徐雯波姑母家摆了张画桌,长期由徐雯波陪着作画。



事已至此,张大千为达到把徐雯波娶回家的目的,常常斥责、打骂曾正蓉、黄凝素、杨宛君三个太太。

黄凝素看在眼里,再也不愿忍耐,她向姐妹们说明情况,三个太太合计了一下,准备在张大千回家后,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张大千从徐雯波身边回家后,刚进家门,曾、黄、杨三个太太就一拥而上,围住年近五旬仍花心不改的张大师,厉声斥责他背叛家庭。

黄凝素性子最烈,越骂越是生气,顺手抄起桌上镇画纸用的铜戒尺,往张大千身上抽去,张大千奋力反击,铜尺一下子打中他的右手背,他痛得失声大叫,破门逃走,一夜未归。

这下子,三个太太反而乱了阵脚,后来听张大千徒弟说,大师已经出家当和尚去了,三个太太便带着子女们进山搜寻,第二天,才在一处山洞里发现了面壁打坐的张大千,而张大千一言不发、闭目不理睬家人,最终,众人把“罪魁祸首”黄凝素推出来,由黄凝素跪地请罪,张大千才以获胜者姿态重新回府。

 

 

 

 

4、二太太执意离婚,四太太陪伴终老



这次联手“家暴”,并没能打掉张大千气焰,他索性把与徐雯波同居的事情张扬开来,说徐雯波已怀有身孕,他必须娶她回家当四姨太。

张大千与徐雯波

二姨太黄凝素再也不愿忍耐,坚决提出了离婚,还向张大千索要了一笔巨额赔偿,她已经40岁了,最好的年华全都献给了张大千,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黄凝素不但自己要和张大千离婚,还劝说三姨太杨宛君也与张大千离婚,可杨宛君还盼望着张大千能在心底给自己留一席之地,没有答应。

张大千却以杨宛君身体有病为由,将她送回北平娘家静养,在送去几两金子、几担米和柴炭后,从此音讯断绝。

1946年,黄凝素和张大千离婚,她把八个孩子全都留在张家,自己和一个年轻几岁的牌友结婚,后来又生了孩子,虽然第二次婚姻也未必尽如人意,但她宁可抗争、宁可寻求独立,也不甘当弃妇。

1947年,48岁的张大千迎娶了18岁的徐雯波为四姨太。

二人的长女不久夭折,1949年,徐雯波生下了儿子张心健,张心健才七个月,张大千就准备离开大陆去台湾,但当时他只买到三张飞机票,除了他和徐雯波外,他还带上了自己与黄凝素生的幼女张心沛,把七个月的幼儿留在了四川。

徐雯波与子女

徐雯波也知道自己就这样夺走曾正蓉的丈夫有些过分,她没好意思把儿子留给曾正蓉,而是托她娘家成都郫县钟家场一位姓钟的裱画匠抚养。

钟裱匠抚养了张心健三年,1953年初春,钟裱匠夫妇抱着三岁多的张心健来到张大千正妻曾正蓉家中,诉苦说:“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到活了,实在是没钱抚养这个孩子,这孩子是张家的骨肉,现在还给张家。”

曾正蓉此时也生活困苦、没有经济来源,只能在街道合作组做些缝纫活维持生计,连女儿张心庆的大学学费都付不起,但生性善良的她却接受了张大千与徐雯波的儿子,把他抚养成人。

张心健成年后到成都铁路局当电工,爱上了一位漂亮的邓姑娘,因此受到既是自己上司又是情敌的人排挤打击,失恋后卧轨自杀。

此时曾正蓉已经病逝,张心健后事由曾的女儿张心庆料理,而远在海外的张大千并不知道此事,还在遗嘱中为张心健留了一份财产。

张大千与徐雯波

徐雯波后来又生一子张心印,她追随张大千一生,从内地到台湾,由台湾到香港,由香港到印度大吉岭,再到巴西的“八德园”、美国的“环荜庵”,最后定居台湾外双溪的“摩耶精舍”,直到1983年张大千因心脏病去世,相伴近四十载,陪他走到了最后。

张大千临终前,将94%的遗产都留给了徐雯波,其他夫人和子女共同继承他剩下的6%财产。

张大千个性不羁,他曾说:“人生啊,再老也要谈恋爱……”

一生热爱自由的张大千,到底在徐雯波身边尘埃落定。

   

 

 

 

 

 

 

河西海龟
1 楼
钱多才能惹出的情事。
w
wx3000
2 楼
抽象的艺术,无奈的现实。
C
Christmas38
3 楼
嘻嘻,大师渣男一枚啊。
蓝靛厂
4 楼
除了二太太以外这一个个歪瓜裂枣也是难为了大湿了。怪不得二太太能离婚再嫁,就她长得还行。
中航科工六院
5 楼
这是真流芒,也从来没欣赏他的工笔,买他画的基本都是煤老板。 国画,过了元四家,进到吴门时代,就没法看了,庸散有余,灵贵全无,再无魏晋风流唐宋逸趣 更别提满清、民国那些垃圾
润涛阎
6 楼
据说他四姨太非常漂亮的。
润涛阎
7 楼
仙桃一口 还是 烂杏一筐 挑哪一种? 少数男人喜欢仙桃一口, 多数男人喜欢烂杏一筐。 不信?去问徐若瑄。
山龙
8 楼
徐若瑄好像来骂过杨振宁,张大千也该骂一骂
四月春风似剪刀
9 楼
怎么没一下子打死,少多少是非!
G
GingerAle
10 楼
去过敦煌才知道张大千对壁画的破坏。无论作为画家还是男人,都一渣到底。
好奇心想象力
11 楼
因为他养了小四
变法维新
12 楼
大师的审美,咱俗人不懂。
文学中年
13 楼
能都记住名字就很不简单了。
没事逛逛88
14 楼
四个老婆都够丑的,看来国画大师的审美水平俗人是不能理解的。
无烟煤
15 楼
愤世时,出家为僧,还俗时,妻妾成群。性情中人。
拾麦客
16 楼
还好,这位大师没去当导演。不然…...
空城之主
17 楼
第一张是齐白石
中航科工六院
18 楼
第一张也是大千
r
richard6000
19 楼
和齐白石一样,渣男一位。
y
ytwadk
20 楼
原来大千大师也是个大渣男
活着的意义
21 楼
从来不欣赏他的画作,原来人品的渣是可以透过画被闻出来的。
别烦我
22 楼
确实都挺难看的
l
lurenjia2014
23 楼
一个张大千,一个齐白石,有一个给老毛画了个鸡,那个丑啊。。。这些国画家,其实水平比那些隐居的比如八大山人的水平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