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骑手猝死:给平台3元服务费,只买1.06元保险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1月9日 8点16分 PT
  返回列表
10122 阅读
9 评论
综合新闻

 一名 43 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送单途中猝死。

而饿了么的工作人员对其家属称,与该骑手无任何雇佣关系,只能给 2000 元的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韩某伟曾在太平洋保险购买了 1.06 元的保险。

1 月 8 日,红星资本局调查发现:对于兼职骑手来说,他们唯一的保障或是每天向平台缴纳的 3 元服务费,用于购买保险。

有饿了么骑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在他的个人页面,只能看到每天被扣除了 3 元的平台服务费,但无法看到具体花了多少钱购买保险。

假设饿了么的 85 万骑士每天向平台缴纳 3 元平台服务费,但这之中只有 1.06 元用作购买保险,一年 365 天下来,平台能从这一渠道进账 6.02 亿元。

骑手猝死只给 2000 元?

饿了么刚又回应:60 万抚恤金本周交给骑手家属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2020 年 12 月 21 日,饿了么骑手韩某伟通过蜂鸟众包 APP 接单配送。在配送了 33 单外卖后,他倒在了送第 34 单外卖配送途中。

据其弟弟介绍,当天,韩某伟在 17 时 23 分接到配送订单,于 17 时 40 分赶到某餐饮店取餐,随后在送餐途中倒地死亡。

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赶至现场,经过现场勘察和尸体检验,得出韩某伟的死亡不属于刑事案件、系猝死的结论。

图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

在韩某伟死亡后,他的弟弟曾试图联系饿了么平台,但对方表示,韩某伟与平台并非雇佣关系,只能给 2000 元的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以保险公司的理赔为主。

此前,韩某伟在太平洋保险投保了一份 1.06 元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

保险那边我们也申请了,猝死只获赔 3 万元。 韩某伟的家属称。

在事件被曝光后,舆论持续发酵。

1 月 8 日,饿了么在官方微博回应称, 对于生态伙伴在与家属沟通中的不当措辞,我们深感惭愧。即便是生态合作伙伴,也同样是我们管理和沟通中的失职失误,没有借口,非常抱歉。

同时,饿了么表示,今起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至 60 万元,本次事件中的 60 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骑士家属。

另外,饿了么将在 蓝骑士关爱金 中继续追加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让全体蓝骑士家庭享有保险和关爱金的双重保障。

月活跃骑手 85 万

两种类型的骑手,享不同的保障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目前饿了么的骑手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全职骑手(蜂鸟专送),另一类是兼职骑手(蜂鸟众包)。

用户的需求比较灵活,像下雨天或是夏天出大太阳的时候,单量会比较高。我们需要一个灵活的调度系统,让兼职骑手也参与进来送餐,所以会有两种用工模式。 饿了么的相关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

据饿了么官网的子页面显示,其骑手人数达到 300 万人。

图据饿了么官网

饿了么的相关人士向红星资本局透露,这是指注册人数,目前饿了么平台的月活跃骑手为 85 万,包括全职(蜂鸟专送)和兼职(蜂鸟众包),但不方便透露各有多少。

值得一提的是,全职骑手也并非是和饿了么签订劳动协议,而是和一些 物流公司 。

当红星资本局问及所谓的 物流公司 具体是指什么时,该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可以将这些公司理解为人资公司,这些公司和饿了么是合作关系,由他们提供劳务服务。

据上述人士介绍,这些 物流公司 会为全职骑手购买保险,包括各地政府要求购买的社保、其他商业类型的保险等。

而对于兼职骑手来说,平台默认其拥有本职工作,不会为其缴纳社保。

饿了么的骑手小朱告诉红星资本局,他现在每天都在送外卖,但因为不确定能做多长时间,现在是单干的状态,没有站点,每天通过蜂鸟众包接单,每送出一份大概能赚 4-5 块左右。

当红星资本局问到平台为其购买的保险等情况时,小朱称,每天送单前,平台会扣除 3 元用作买保险。

兼职骑手每天交 3 元

钱款不透明,有多少被用于买保险?

1 月 8 日,红星资本局注册、登录了蜂鸟众包 APP。红星资本局发现,在该 APP 的用户协议中,有特别提示称:

1. 您知悉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 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 / 雇佣关系。

2. 蜂鸟众包可能会基于您的优秀服务质量或者其他优秀的表现向您发放相关的资金奖励,但该种资金的奖励不属于薪资,不等同于认可了您与蜂鸟众包的劳动 / 雇佣关系。

图据蜂鸟众包 APP

那么,通过蜂鸟众包接单的骑手(被认为是兼职的骑手)在工作中有什么保障呢?

蜂鸟众包的客服告诉红星资本局,平台会在骑士每天开工后,首次接单时扣除 3 元平台服务费,且生成保单号,即完成当日保险购买。

目前,其合作的保险有太平洋保险、平安保险和国泰保险等。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此次被曝光的事件中,43 岁的韩某伟使用蜂鸟众包接单,他曾在太平洋保险投保了一份 1.06 元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

那么,这 1.06 元的保险是否就是蜂鸟众包平台为其购买的保险?3 元又为什么变成了 1.06 元?

红星资本局先后联系了两名客服,当问及每天扣除的 3 元服务费用是否都用于买保险时,两人都先回答 是的 。

随后,一名客服改口称: 保险是不收取费用的,每日缴纳平台服务费 3 元之后,会赠送一份保险。

图据蜂鸟众包 APP

骑手小朱告诉红星资本局,在他的个人页面,只能看到每天被扣除了 3 元的平台服务费,但无法看到具体花了多少钱购买保险。

红星资本局就此事询问饿了么的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假设饿了么的 85 万骑士每天向平台缴纳 3 元平台服务费,但这之中只有 1.06 元用作购买保险,一年 365 天下来,平台能从这一渠道进账 6.02 亿元。

律师解读:

劳务外包合法,选此模式是减少用工风险

理论上,劳务外包是一种合法模式,很多单位选择这种模式的本意就在于通过避免形成劳动合同关系来减少用工风险。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韩放告诉红星资本局。

外卖平台的业务性质决定了其需要大量的外卖员,但如果直接聘用,势必会导致用人成本、劳动纠纷、雇主责任等风险直线上升,同时也会导致主体公司陷入过多的诉讼纠纷。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说。

方超强认为,基于以上原因,外卖平台设计了一系列的风险规避措施,包括将外卖员劳动人事或雇佣关系转隶于分公司、合作公司名下等。但事实上,这些形式上隶属于不同主体的外卖员,又以统一的管理、统一的着装、统一的骑行装备为消费者所认知。

韩放告诉红星资本局,从目前了解到的有限信息来看,如果骑士的劳动关系存在于其他公司,那饿了么平台是 用工单位 ,而不是 用人单位 。

(注:无劳动关系仅有劳务派遣关系,是用工单位;有劳动关系为用人单位。)

如果猝死属于工伤(需要认定),由用人单位承担相应责任。至于饿了么作为用工单位,如果存在未尽义务或侵权或其他过错情形的,需要在一定范围内承担责任。 韩放说。

对于兼职骑士,韩放认为,如果蜂鸟众包是专门做劳务派遣的派遣单位,招募的这些人是应当建立劳动关系的,兼职形式不合适。至于是否交社保,这不是判定方式,也有可能是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但该交纳而没有缴纳社保的情形。

对于兼职骑士与平台之间属于何种用工关系,司法实践中存在争议。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李旻称。

部分法院认为不构成劳动关系,部分法院认为构成劳动关系,部分法院则认为构成劳务关系。(我)个人倾向于认为众包骑手与平台之间不构成劳动关系。 李旻说。

一名 43 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送单途中猝死。

w
wx3000
1 楼
我党亲手复兴了资本主义。
老李子
2 楼
wx3000 发表评论于 2021-01-08 18:01:25 我党亲手复兴了资本主义 ----------------------- +1
看热闹来了
3 楼
资本主义复辟中国,但还包着共产党这张干枯的皮。噢,说错了,是一张长满吸血管的画皮。一大群的利益集团通过这张皮合“法”地吸取数亿底层劳动者的血。那些能源、电力公司首当其冲。
紫微星下凡
4 楼
资本的每一分钱都沾着血和汗
s
southgate
5 楼
造谣,资本主义也没这样的。可怜的中国底层人民
l
lostman
6 楼
榨干每一分能榨干的钱财,中国人绝对是人类里最贪婪的一群
t
true?
7 楼
是花了一元买保险,不是买了一元的保险.赔付可以是几万元。
读者用户1
8 楼
资本市场就是那样
g
green2008
9 楼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维稳成本越来越高,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在社会里面,看他什么时候会引爆。 既得利益者会持续维护这个系统,可是他们也不相信所谓的共产主义,一旦自己的利益无法兑现,就会迅速抛弃,甚至反咬一口这个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