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制极右 应对分裂 迷航中的共和党 谁来掌舵救它?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5日 17点31分 PT
  返回列表
8469 阅读
14 评论
多维

今年1月,震惊国际社会的国会暴动事件撕破了川普(Donald Trump)共和党政府最后一层伪装的面纱。已经纵容和迁就川普四年的共和党建制派,不得不加速和川普的切割。众议院共和党三号人物钱尼(Liz Cheney)领衔的10位共和党众议员投票支持弹劾川普;参议院领袖麦康奈(Mitch McConnell)私下乐见川普被弹劾;而一直支持川普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甚至曾建议川普提前辞职。从表面上看,共和党建制派已经和川普走向决裂。

与此同时,共和党1月6日丢掉乔治亚州参议院两个席位决选,标志着共和党自胡佛(Herbert Hoover)时代以来首次在短短4年内同时丢掉白宫和国会控制权。而川普2年内被二度弹劾,也成为共和党人的耻辱。根据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1月15日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川普在美国成年人当中的支持率已经跌至29%,低支持度主要缘于共和党多数人不再信任川普。另外,68%的美国人希望川普下台后不再是重要的公众人物。

那么,川普之后,共和党该如何重振旗鼓,谁能为保守派掌旗,担任下一阶段的领袖人物?

共和党的持续分裂与迷失

从不接受非裔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开始,共和党就一直陷入迷失。先是被茶党等极右和强硬势力绑架,后来又被民粹政治和川普主义(Trumpism)所胁持,五年来先后逼走了贝纳(John Boehner)和莱恩(Paul Ryan)两位共和党代际领袖。整个过程中,共和党始终未能成功整合各派势力,导致川普藉民粹主义、反建制主义夺取党内大权。尤其在马侃(John McCain)离世后,共和党完全被川普绑架,建制派敢怒不敢言。

共和党对川普的态度先后经历了四个阶段:初选期间短暂阵痛式的抵抗、推进保守议程时谦卑无能的顺从、面对调查与弹劾时激化党争的共谋、民主大厦遭受袭击后的懊恼。不过,和以往共和党面对的党内挑战不同,川普在保守阵营撕开的裂口并不局限于价值观、理念和战略之分歧,而更体现在现实与虚幻、真相与事实之争。

尤其在2020大选疫情年,川普让共和党堕落到颠倒黑白、不分是非、不重科学的地步。很多共和党人甚至附和川普,企图借助法庭和政治干预等非民主手段争夺权力。这是共和党的悲哀。

2016年前,共和党曾是一个支持自由贸易、合法移民、强化国防和盟邦展现对俄强硬的政党,当年的新党纲也是最保守的党纲。但在川普执政的短短四年内,共和党政府对这些议题的立场基本都发生了逆转,不但抛弃了党派合作和保守主义理念,甚至多次违背宪政原则。川普下台之际,他贴给共和党的标签包括假新闻、阴谋论、敌我意识、党同伐异和反民主。林肯(Abraham Lincoln)当年警惕的暴民统治,如今在川普身上应验了。

贝纳早在川普胜选后就曾讽刺道,“美国已无共和党”。前总统小布希(George W. Bush)最近两次大选均未投给共和党。他执政时的国务卿鲍尔(Colin Powell)更是旗帜鲜明地支持民主党。曾效力于布希家族和马侃的共和党策士施密特(Steve Schmidt)2020年宣布自己成为民主党人。诸如密歇根州联邦众议员艾迈叙(Justin Amash)这样的年轻派则选择脱党,成为无党派人士,或者呼吁同僚加入第三政党。

简单来说,现在的共和党主要有两派,分别是传统共和党(GOP)和“川普党”(Trumpian Party)。在煽动国会山庄的演讲中,川普明确称共和党为“川普共和党”。如果细分的话,至少有四股力量,分别是以罗姆尼(Mitt Romney)和柯林斯(Susan Collins)为代表的传统保守派、以克鲁兹(Ted Cruz)和柯顿(Tim Cotton)为代表的极端强硬派、以麦康奈为代表的建制投机派,最后一派则是川普及其家族。

今后这四种势力仍会影响共和党的政策走向。而川普的基本盘和传统建制派之间的分歧最为明显。谁能占据上风,2022年期中选举将是首次考验。

压制极端右翼 是最大挑战

然而,川普毕竟拥有7,400多万支持者,下台后不可能轻易离开公众视线。对于国会暴动,他并无表示悔意或道歉。即便到拜登就职之日,川普也未承认自己败选的事实。虽然一些保守派金主宣布撤销对共和党人的资助,进步派资本掌控的科技企业,也开始透过封杀账号等方式打压极端右翼言论,但这些都不是解决问题、规避风险的持久方案。

为了在2022年和2024年争夺更多联邦和地方权力,共和党内部还会有人重新唤醒川普主义元素。除了川普及其家族“誓不罢休”之外,以霍利(Josh Hawley)和克鲁兹为代表的极端派、以蓬佩奥(Mike Pompeo)为代表的投机派,都希望利用川普基本盘,为自己参加2024大选积蓄力量。一些藉川普主义当选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将眼光投向竞选参议员席位,一些极右势力也有可能继续影响接下来的州长选举,尤其是乔治亚州和亚利桑那州。

面对这一形势,共和党建制派应该透过参议院接下来对川普的弹劾审判,竭力清除他的负面影响,同时也需要设法在地方及联邦选举中推出传统保守派竞选,阻止极端右翼势力在初选中胜出。尤其对于下一次大选,蓬佩奥和克鲁兹等右翼势力对内无法彻底抛弃民粹和川普主义元素,对外则难避以意识形态斗争为主的激进路线。如果他们掌握权力,难免继续把共和党带偏。

当年雷根(Ronald Reagan)之所以成功,并不是因为其对外推动的意识形态对立,而要归因于其在美国推行的一系列经济和社会政策改革。如果共和党继续任由极端右翼势力坐大,只会凸显其政策上的乏善可陈和保守理念的穷途末路。

眼下共和党在国会两院的确有一定的结构优势,但从全国政治版图来看,共和党的优势正在缩小,尤其是选民结构的变化,让共和党很难利用选区划分和打压选票获胜。这一点,从共和党在这次总统大选中丢掉亚利桑那州和乔治亚州就能看出。

共和党今后也不能总是将希望寄托于对民主党路线的否定或者民主党“持续左转”之后选民的不得已投向共和党。要想赢得民心和权力,共和党还是要回归保守主义,提出符合保守价值理念且适应新时期挑战的政策目标,避免再次被极端势力和民粹主义绑架。

总之,一个愈加分裂的美国,需要切实地注重两党合作、重振国家领导力的传统保守派借势发力,回归到和自由派较为平衡的政党竞争状态,避免极端势力继续在内部发展壮大。这也是美国在政党轮替过程中,推动解决国内外问题所该迈出的第一步。

D
Deepspace_01
1 楼
为何要压制极右?在民主党有极左的情况下,共和党内有极右是必要的。要不咋制衡?
M
MovingTarget
2 楼
pompeo 和 cruz 不同派吗?pompeo 是极右茶党 另外 应该是Tom Cotton 不是Tim
j
jinzhengping
3 楼
现在是自上次内战以来最大的分裂 二次内战已经不远
南山阳
4 楼
需要清除共和党内的保皇党(建制派)
北美庆丰
5 楼
GOP已经改名了,现在叫GQP。
青山白水
6 楼
这是中共和在美
p
pcboy888
7 楼
共和党一点也不缺选票和群众支持,川帝和阴谋论分子将会继续担任掌舵人。共和党的选民已经不相信选举制度了。共和党什么时候重新举起邦联大旗?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发生
c
clipsalw
8 楼
Wenxuecity 应该改成wumaocity
F
Fairfield150
9 楼
多维=垃圾
华伦久费
10 楼
共和党是个投降党。活该完蛋。
Z
Zummer
11 楼
多维小便支持你的主子败瞪伪君子,乱伦者,窃位者。你遵循它的理念回家跟你女儿乱伦去吧,说不定生下个小败瞪,继承你的祖业
青衣侠
12 楼
“从表面上看,共和党建制派已经和川普走向决裂。” 迄今为止,川普还表示,将尽力帮助共和党在两年后的中期选举中,夺回参议院多数席位。但共和党若真的“和川普走向决裂”,那么川普也就枉是枉了——另组新党,虽成事不足,但败事绰绰有余,让共和党“永远”都无法再跟民主党竞争总统大位了。毕竟7400万张选票不是闹着玩的,虽说这其中也不完全都是川普的票,也有共和党的票。不过还是很吓人,共和党真的敢“决裂”吗?我严重怀疑。
三河匹夫
13 楼
分开成川爱国者党和共和党,井水不犯河水,多好的方案!
就这么着
14 楼
Party of Lincoln 沦落到今天全是川普的错。川粉们最好离他远点,他就是一坨屎到哪毁哪,挨谁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