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家暴”女记者借款不还?朋友五味杂陈…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9日 16点52分 PT
  返回列表
8089 阅读
8 评论
钱江晚报

2017 年,桃子也曾借给马金瑜数万元,至今仍未得到归还。" 当时,她原本和我约定好半个月还,但此后,她再也没提过这事。" 桃子说,2017 年 8 月,在自己发长文安慰马金瑜的第二天," 她又提出能不能借她 5 万,说打算另起炉灶重新开始生活,但对之前的欠款只字不提。" 此后,桃子因为急需,曾试图向马金瑜要回欠款," 她只说自己生活得不好,对还钱再次逃避。"

2 月 6 日,一篇题为《另一个 " 拉姆 "》的文章全网刷屏。前媒体人马金瑜在文中自述,自己远嫁青海,长期遭丈夫家暴。文中细节令人不寒而栗。

有媒体报道,马金瑜此次发声,鼓足勇气曝光,是为了重新爬起来。但随后,马金瑜是否被家暴,为何不果断公开或止损等话题,引发网友第一波热议。随之而来曝出的她常年欠债、信用破产等幕后,成为新一波争议点。

马金瑜的朋友圈签名是:" 如果我还活着,我想在余生中为他人祈祷。" 围绕着她的喧嚣,仍在进行时。

昨天下午,马金瑜做了最新回应:



受 " 家暴 " 那三年,她并未在社交平台展现

马金瑜曾是一位在一线城市工作的记者。此前在她的报道中,她常与 " 诗和远方 " 相连:2010 年,32 岁的她赴青海贵德县采访,遇到当地养蜂人谢德成。为了爱情,她在 47 天内闪婚,并前往贵德县生活,与丈夫生育三个孩子。同时她开设微店,售卖高原农产品,帮助当地女性改善生存。

2017 年,她还在互联网广播平台上讲述《采访完一个藏区蜂农,47 天之后我嫁给了他》的故事。



但她在近期的自述文中呈现的生活,显然与此前的叙事大相径庭。其自述称,她 2015 年就开始遭受家暴,且多次抓到丈夫出轨。她多次被打到鼻青脸肿,甚至丈夫起了杀心,一度想掐死她,令她大小便失禁。丈夫还多次进行语言暴力威胁,在社交平台上写 " 让我们一起死吧!" 直到 2017 年,她才带着三个孩子逃离。

马金瑜的此番披露,让她曾经的朋友桃子惊讶。2015 — 2017 年,恰好是她们联系颇多的三年。桃子记得,那时马金瑜的微信朋友圈和微博总是一派祥和:高原的美景、人生的感悟,除此之外,就是热火朝天地为自家农产品带货:土豆粉、黄菇、蜂蜜、羊奶皂、牦牛肉 ……

看得出来,马金瑜打理得挺细心,那些产品大多包装精美,充满民族特色,每个包裹还用心地附赠一张明信片。

马金瑜几乎很少对桃子讲述自己生活的另一面," 她说得更多的,是浪漫美好、民风淳朴的高原故事。我能感觉到她很爱那个地方。" 桃子也感受到马金瑜对朋友及藏区女工的热忱," 逢年过节,她都会寄来一些特产给我。有时算算,一个包裹就价值上千元。她会让我帮忙从海外代购一些防晒霜、面膜等护肤品,送给藏区女工,有时一次就花两三千。她来杭州,我们一起逛街,她也不忘挑礼物带回去给女工们。"

" 她很少提及丈夫,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两次。" 桃子记得,2016 年,她有个活动邀请马金瑜去演讲," 她很开心,说很感谢我们让她有机会进城逛逛。还说,丈夫不愿意让她出来,甚至扣押她的身份证,担心她一出来就跑了。"

桃子当时没有想太多。直到 2017 年,马金瑜来杭州看望桃子,她才听到马金瑜提到,老公出轨,还会动手,甚至还将出轨的事在圈子内炫耀和分享,以此为荣。

" 我很惊讶。" 桃子说,两个月后,她听说马金瑜和丈夫分居,一人回到了家乡新疆," 我写了很长一段话去安慰她,希望她振作。" 当时马金瑜回复说," 爱情很美,走的时候也悄无声息。"

丈夫否认她的指控,

官方回应:未查到相关记录

马金瑜的自述文刷屏全网的第二天,她的丈夫谢德成却向媒体回应说,他并未家暴马金瑜,也并未出轨," 如果我是一个家暴的男人,我们不可能一起生活七八年。"

谢德成称,文中提到的几次家暴与出轨 " 都是没有的事情 ",他和马金瑜只是有时闹矛盾。" 我确实打过她一巴掌,因为那天我父亲喝了酒,她一直骂我父亲,我夹在中间很为难。" 谢德成说,伸手打人的事情发生在 2011 年端午节,那时他们还未遭遇车祸。

" 要说家暴的话,她也家暴过我。" 谢德成说,自己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口子是马金瑜家暴他后留下的,他的鼻子也曾被马金瑜打歪过。

至于文中描述的马金瑜被打到眉骨骨折,谢德成称,是因为在带孩子去西宁检查身体回家路上发生了事故," 她的眉骨骨折了,我的左侧肋骨断了,孩子脑袋撞到了变速箱挂挡。"

而对于马金瑜提到的出轨之说,谢德成说:" 这个可能是她误会了。当时她看见我跟另一个干活的女工在喝酒,并不是出轨。"

2017 年,马金瑜回新疆探望生病的家人。" 后来她母亲因为生病去世,我想过去探望被她拒绝。她打电话说,不和我过了。" 谢德成称,此后马金瑜又回来过几次,直到 2018 年 7 月彻底出走。

" 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偷偷摸摸把三个孩子带走,那天我正在发货。后来,打电话她不接,微信她也把我拉黑。" 谢德成说。

谢德成还表示,三年间他一直没有马金瑜和孩子的消息。目前,两人尚未离婚。他留在当地养蜂,此前未结清的民工工资及房租都需要他来支付。

而就在谢德成否认家暴指控的当天下午,马金瑜一位好友站出来发声,表示自己愿意作证。

张晨称,几年前自己曾接到马金瑜的求助电话," 等见到她已经是半夜了。她看起来非常疲惫,身上还有血。"

张晨说," 只要她需要,我会义无反顾地帮她。当时马金瑜来我家时的情形,也不仅只有我一个人看到。"

和张晨类似的说法,也得到不同媒体的交叉印证。

据悉,青海警方和妇联均已介入该事件。青海警方表示,目前为止没有收到过马金瑜被家暴的报案记录。青海省妇联则向媒体表示,从信访渠道里未查到有马金瑜举报信。

债务质疑见诸网络,

朋友联合启动登记及偿还

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质疑马金瑜债务问题的声音见诸网络。

有人称,马金瑜欠债后把自己拉黑消失;更有传言称,马金瑜的债务达到上百万元。

2 月 7 日下午,一份《马金瑜债务处理之声明》在网上流传。发布声明的人自称是马金瑜朋友,经马金瑜书面授权,对其债务问题作出声明。

" 现在,马金瑜个人财力和精神都濒临崩溃。为处理迫在眉睫的债务问题,请借予马金瑜款项而至今未还,或收款未发货,及其他方式产生的债务关系人,与我们联系登记。" 在这份声明中,其朋友表示,开始对马金瑜的个人债务进行登记和偿还,并且通过小范围的捐助、众筹、义卖等活动来筹集资金,以此制定清偿方案。

声明还透露,不会再让马金瑜从商,而是专门从事写作和养育子女,并且马金瑜眼下的生活开支也由其几位朋友负担。但一些网友对这份声明并不买账:" 众筹还债,这是什么操作?"

事实上,2017 年,桃子也曾借给马金瑜数万元,至今仍未得到归还。" 当时,她原本和我约定好半个月还,但此后,她再也没提过这事。" 桃子说,2017 年 8 月,在自己发长文安慰马金瑜的第二天," 她又提出能不能借她 5 万,说打算另起炉灶重新开始生活,但对之前的欠款只字不提。"

此后,桃子因为急需,曾试图向马金瑜要回欠款," 她只说自己生活得不好,对还钱再次逃避。"

后来,桃子才从共同朋友那里听说,马金瑜已经 " 向身边能借钱的人借了个遍 "。大家的普遍共识是,马金瑜生活不易,这钱就都当捐款了。

从起初对马金瑜的敬佩与信任,到后来心存怀疑,断了联系,再到如今知道马金瑜被家暴遭遇的同情甚至愧疚,桃子这些天五味杂陈。" 以前,我从未察觉她经历了这么多苦难。虽然她从没和我说,但我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尽到朋友的责任。" 令桃子耿耿于怀的还有," 她欠钱不还,也从来没有给我一句合理的解释或承诺。她至少应该和我说一声,而不是像之前那样逃避。"

在《马金瑜债务处理之声明》中,桃子终于得到一句解释和歉意:" 数年来,对欠债拖债的行为,马金瑜一直心怀愧疚,但财力和心力实在无法应付,故多以逃避姿态消极应之。无论她和我们,对这些债务给旧友新知与网店客户带来的困扰,深表歉意。"

" 这让我好受了些," 桃子也默默做了一个决定,暂时免除马金瑜的债务责任," 至少现在这个时刻,我理解她的无能为力。"

" 当然,我自己这么做,并不代表我认为其他债主也应该这么做,也不希望对她债务问题的讨论,模糊甚至转移她之前被家暴的问题,家暴就是家暴,暴力必须谴责;欠债就是欠债,债务应该偿还。" 桃子说。

桃子之前也多次鼓励马金瑜继续写作。2017 年,她就听马金瑜说有出版社约她写书,可直到现在也没成型," 她也说过,自己真的不会做生意。" 目前,马金瑜和三个孩子都在杭州,昨天,有朋友想约她见一面,马金瑜起初答应,但最终失约了," 她说压力太大,想一个人静一静。"

如那条债务处理声明的结尾一样,桃子也希望,马金瑜能真的告别过去,回归广阔自由的人生。

来源:钱江晚报 · 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值班编辑:倪王镇

 
想不开1
1 楼
女记者缺乏锤炼
周8皮
2 楼
这时候出这样的文章,刻意强调借钱不还,暗示这女人人品有问题,该被锤?转移事件焦点,有意或无意为家暴男开脱,这记者和主编实在是太龌蹉了,人品比真借钱不还的女主还低劣。
世事沧桑
3 楼
以前看非诚勿扰,有个年轻的女导演当场爱上了相亲失败的男嘉宾,跳到前台来。这位是女记者爱上采访对象。可能都是缺乏锤炼。
W
West_East
4 楼
何止借款不还啊。这位女记者的“家暴”都有疑问。 她的丈夫说,双方吵架自己因为体重比她轻,经常挨她的打; 户籍调查,他丈夫是生活在西藏,但是并非藏民是汉民; 她说自己2011年家暴入院,调查结果显示当时她是因车祸入院; 她说当地藏寨都家暴,经常妇女因此跳河;但是调查当地死亡的案例,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另外这位女记者之前写了不少自己在藏区开店做生意的文章,还发表在网易上,现在自己都删了。
路过2013
5 楼
她老公说" 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偷偷摸摸把三个孩子带走”,显然这个老公是有问题的,而老婆没问题,哪有这种无缘无故?
r
revesby
6 楼
一个很坏但又没有坏的彻底的女记者,想骗钱还债,但是又包装的不够完美
a
aklei
7 楼
我相信女记者是遭受了家暴才生意撑不下去了。是有这么一种男人,没女的有本事,却大男子主义,打压折磨妻子。确实有这种男人的。
纷纷繁繁
8 楼
他丈夫也承认有“互殴”--但是大家都知道,男女的体力是没法比的。一个矮个子的女的,就算是体重200斤,大部分是肥肉,只会让她更笨拙,怎么可能打过一个身体精壮的140斤的中年男人?所以说是互殴,其实就是降级打击,女的能有还手之力就不错了。 这个女的一开始大概是被这个男的外貌所吸引,然后自己还有点英雄主义。时间长了,没有滤镜了,一个秃顶的男人也不过如此,所谓的爱情在吵架中渐渐被打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