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家族再起纷争 李显龙弟、妹坚持拆李光耀故居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4月3日 7点27分 PT
  返回列表
12904 阅读
10 评论
澎湃新闻

围绕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故居处置问题,李光耀三个子女之间的家族纷争近日再起波澜。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4月3日报道,李光耀的幼子李显扬和女儿李玮玲,拒绝负责讨论新李光耀故居处置选项的部长委员会昨天发表报告,坚持应依照李光耀遗嘱完全拆除。

部长委员会报告说,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具有一定的历史和文物价值,虽然建国总理李光耀希望在过世后拆除这座房子,但也准备好在指定前提下接受拆房以外的其他选项,经过一番考量,委员会就房子去留提出三个可供考虑的处置选项,供未来政府需要做决定时考虑。

这三个选项是:保留故居;只保留具历史价值的地下层饭厅;完全拆除故居并重新发展该地段。

李光耀幼子李显扬今天在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回应部长委员会的工作报告时,再次引述李光耀最后遗嘱中的拆除条款。李显扬认为,部长委员会提出的选项包括不拆除房子,违反了父亲的要求,没有准确代表父亲的遗愿。

李显扬也指,部长委员会称有证据证明,父亲“准备好接受拆除房子以外的选项”,这个说法具误导性。他认为,已有足够书面证据让未来的政府明白父亲“坚定不移”的遗愿,希望最终能如愿。

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3日也在脸书发帖表示,不认同部长委员会对欧思礼路38号的处置选项。李玮玲指出,她父亲李光耀和母亲柯玉芝一早已决定,在两人百年之后,故居应被拆除。

“爸爸和我一样直接了当。他很清楚地表明他对故居去留的决定。若无法明白爸妈如此不含糊的决定,需要一种无法想象的严重缺乏智慧,或坚决否定事实。”李玮玲在帖文中说。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于2015年3月去世,伺候有关其故居的处置问题在三个子女间引发家族纷争。

李玮玲和李显扬是李光耀的遗嘱执行人,两人曾在2015年公开李光耀遗嘱有关处置故居的内容,强调父亲在晚年时曾数次要求新加坡政府保证在他去世后拆除故居,以免成为“供人崇拜的遗迹”。

去年6月14日,李玮玲和李显扬同时在各自脸书以《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为题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兄长、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失去信心,并对新加坡的未来感到担心。声明指责李显龙利用总理一职,设法挽留李光耀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声明表示,这个做法违背了李光耀生前的意愿。消息一出震惊新加坡。正在休假的李显龙随后发出简短声明表示,他对弟弟妹妹的指控感到难过。

n
nanxun_
1 楼
富不过三代。
t
topten
2 楼
在这件事情上李显龙不愿满足父亲的遗愿?为什么要硬掰?
笑天下大事
3 楼
儒家思想的典范,呵呵
h
hamanlee
4 楼
拆除故居是有远见的行为。李显龙可能想利用其父的余威
原上草2017
5 楼
从李光耀的遗嘱来看,他是个值得尊敬的人,跟其他那些独裁者还是非常不同的。
l
lalagua
6 楼
不愧是建国大帝,值得佩服。李显龙明显不如其老爷子!
l
longmarch
7 楼
李光耀厉害。
桃花村的女人
8 楼
>在这件事情上李显龙不愿满足父亲的遗愿?为什么要硬掰? 答案再明显不过了。李光耀制造的白色恐怖经过五十年以后效果已经大不如前了。想当年李光耀控制了近百分之一百的国会议席,最糟糕的时候也只失去了一两席。就算当年他骂新加坡人是狗的时候,新加坡人也不敢不投票给他。 但现在有些不同了,李显龙只控制了百分之九十几的国会议席,而人民也开始敢站出来批评他或李光耀了。所以李二代当然得向金三代学习,输入朝鲜式的领袖崇拜。去年李二代才捉了一个批评李光耀的十七岁小孩子Amos Yee 去坐牢,但结果让他逃去美国流亡了。现在李二代还想捉两个人去坐牢。一个是批评李光耀独裁的李光耀孫子李神武。另一个是批评李光耀不该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大批反对党人捉去坐牢的 Harvard and Oxford trained historian Thum Ping Tjin.
桃花村的女人
9 楼
>李光耀厉害。 根据 Harvard and Oxford trained historian Thum Ping Tjin 的说法,李光耀的厉害之处在于他是以英国殖民主义者和日本法西斯主义者治理新加坡的方式来治理新加坡的。我完全赞同。事实上鞭刑便是其中之一。而目前新加坡的言论自由其实还不如八十年前殖民地时期的新加坡。
桃花村的女人
10 楼
>儒家思想的典范,呵呵 那不是什么儒家思想,是李光耀在二战做日本特务时从日本法西斯那里学来的管理下等人的方法。 ASSOCIATED PRESS September 16, 1998 Lee Kuan Yew Worked for WWII Japan Earlier in the occupation, Lee sold jewelry on the black market for previously wealthy families who needed the money for food. The jewelry eventually wound up in the hands of the Japanese. "Horrors" is the word Lee uses to describe Japanese occupation in Asia. But he apparently approved of the tough Japanese stance against criminals. He later introduced harsh anti-crime measures in Singapore. "The Japanese Military Administration governed by spreading fear. It put up no pretense of civilized behavior. Punishment was so severe that crime was very rare," he writes. He adds: "As a result I have never believed those who advocate a soft approach to crime and punishment, claiming that punishment does not reduce cr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