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符让美军舰撞船,这么厉害的道士为啥被骂?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30日 1点13分 PT
  返回列表
62255 阅读
23 评论
乌鸦校尉

这几天,中国科学院大学的“女装大佬”季子越发表反人类言论、美化侵华日军屠杀一事被网络举报,舆论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对此,中国科学院大学紧急回应,确认了其该校公费留学生身份,表示将严肃处理。

然而,这边处理结果还没出来,那边举报人“全真道士梁兴扬”反而首先遭到了人肉攻击。

梁道长在微博里说,从他举报季子越一开始,就有人对他发难,先是语言攻击,进而演变为人肉搜索、假冒账号,以及短信、电话全平台全天候多渠道网络攻击。

 对于梁道长而言,这种围攻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位梁兴扬道长是道士,但却更像一个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好汉,看见什么事情他都忍不住要出手,一次次惩恶扬善,但也因为老是当出头鸟,一次次遭遇非议围攻。

比如,此前的某高校的学伴事件中,就有学生气冲冲找到梁道长,骂他揭了学校的短,污了学校的名誉 。

在季子越事件引发的网络暴力之前,梁道长还因为供奉抗疫期间殉职人员牌位,遭受来自各方面的非议,其中就包括一些正统道教徒,认为他哗众取宠。

其实,梁道长早在1月31号,武汉那边疫情还没有解除时,就为全国各地殉职人员整理名单事迹,供奉牌位了,很细致很用心。

起初,不过三五人,之后牌位不断增加。为此,他还专门组了一个群,随时与这些殉职者家属进行沟通。

然而,作为宗教场所,相关部门给他施加压力,还有极端分子各种揣测,说他是丧事喜办,在洗白政府,给他和他的同伴发死亡威胁与直接施压,要求停止统计名单,销毁供奉的牌位。

但在众多支持声音鼓励下,梁道长还是坚持了下来,表示道统不绝,祭祀不绝。

这次面对恨国党们又一轮围攻,梁道长索性真人出镜,来了一次幽默不失热血的反击。视频里,道长上来就说:

“吾乃银河系第三悬臂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全真教龙门派第三十代玄裔弟子、元婴期修士梁兴扬是也。”

“想当年贫道降妖除魔,横跨三界,左脚玄学右脚科学,游戏里捉个鬼,代码里降个妖。”

“遇到这些败类,我相信邪恶永远战胜不了正义,我相信黑暗永远畏惧光明。”

归结起来,就一句话:面对恨国宵小,不服就干!

用梁道长自己最经典的那句话来说就是——诅咒我?从唯物主义角度你这毫无用处,从唯心主义角度你这叫自寻死路!

1

梁兴扬道长不走寻常路的风格,其实从出家前就开始了。

梁兴扬是山东人,当道士之前,他像每一个普通人一样,为了生活,发传单,贴小广告这些活儿都干过,后来做起了玉石珠宝生意,在易趣网上卖。

他自我介绍的时候就说过一句话,“我做电商的时候,还没淘宝呢。”

2009年,他跟着一位准备皈依道教的朋友上了终南山,本来他想当居士,不用出家,是在家修行的,结果却把居士衣服穿成了道袍,穿错了衣服,懵懵懂懂误入道门。

第二年,他开了个微博,修仙之余写写文章,把那套道士只需念经就行的说辞甩在一边,热衷于关心家国天下事。

2015年5月13日,美国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对中国南海问题抛出了一番神论,说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破坏了东南亚的风水”:

“填海造岛不一定违反国际公约,但必然会破坏东南亚地区的风水、和谐。而且违背中国一贯的主张,与‘要做一个友好邻居,一种良性、无威胁的力量’的表态不符。”

这话一出来,忙着修仙的梁道长一看就忍不住了,“要论风水,这我擅长啊!”

于是,梁兴扬反手就贴出了一篇长微博《论中国南海造岛对地球风水及太阳系和平的正面影响》,从专业道士的角度深度分析了南海风水,并表示现在的岛屿造得太小了,应该造个格陵兰岛那么大的,还要求保护我国风水科技,不要被美国盗版了。

一番嬉笑怒骂之后,拉塞尔关于南海风水的无稽之谈消弭于无形。

2016年,梁道长还亲自跑到南海海边贴了一道符,表示从此美国军舰闯中国南海岛礁必有好事发生。

没想到,此后一年时间里,美国海军擅闯中国南海的三艘军舰,果然接连发生撞船、失踪事件。

于是,梁道长便发了一条微博调侃,自封战忽局风水司长,将局座的因果定律发扬光大起来,还上了台湾新闻。

此后,这位“风水司长”又在中印洞朗、中国香港事件中发了两道神符,博人一笑之时,也让越来越多人熟悉了这位别具一格的道长。

鉴于神符每每显灵,梁道长便给自己的淘宝店的符篆打起了广告:

“我在南海贴了一道符,我在洞朗贴了一道符。我给自己用了一张五方贵人符,大家可以认为一切只是巧合而已。”

当你以为,他似乎一脸认真向大家推销神符的时候,他后面却接了一句:

“真的,你可以这么认为,不要迷信!”

梁兴扬虽然是道长,但却是个非典型道士。他自己说自己是有神论者,但他平时说的很多话是明显的唯物主义者的观点,但是你说他辩证唯物主义吧,他在讲风水、画符的时候偏偏又一本正经。

不迷信,正是梁兴扬长期以来在网上宣传道教的核心主张。

他把算命当成不靠谱的“股评”,反对道士收徒以求供养关系,反对信众因为迷信宗教和家里人闹翻,还揭穿了一些道士的骗术。

这一套断人财路、揭人痛点、反对迷信的操作后,梁兴扬必然得罪太多道门中人,屡遭非议,还被中国道教协会点名批评。

2018年春节,长期和梁兴扬互撕的北京白云观教徒又开始一轮围攻,梁道长却毫不客气,连发9幅附有白云观相关图片证据,把树大根深的北京白云观内部的问题公之于众。

这次恩怨,直到白云观在疫情中捐了1300万才浮云消散。

2015年,西宁有专家学者在报纸上给民国军阀马步芳洗白。

梁兴扬看不下去,发了篇文章《什么人在纪念马步芳》澄清真相。

然而,即使梁兴扬已经在文章里刻意回避了马步芳的民族和宗教身份了,他还是因此惹上了麻烦。

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子午镇派出所国保人员跑到道观找到梁兴扬,先是让他作为道士不要发表政治观点,后来道教协会又让他把文章撤了,威胁开除道籍。

到最后,西安国保支队的人感觉网上议论太多,甚至打电话给梁兴扬的师父,要求将其逐出道观,一度搞得梁兴扬差点要逃命。

直到中央网信办出手之后,总算没让敢说真话的梁兴扬遭遇不幸。

无论是主张宗教人士升国旗,还是写文评马步芳;无论是参加五四青年座谈会,还是去西沙挥国旗;不管他是宣扬国法大于教法也好,还是分析网络宗教现状也好......

过去几年,只要梁兴扬参与公共讨论、参与爱国宣传,不用说,那顶万年不变的政治投机大帽就盖了上来。

道教败类、朝廷走狗、政府卧底……

但其实,道教作为中国本土的宗教,从来都不是一个高高在上、孤傲清高的宗教,对世俗的关注是道教永恒的主题。

2

千百年来,道教一直保持着对普通老百姓自发信仰的尊重与吸纳,对世事的关心。

用梁兴扬的话来说就是:

实行民主选举神仙的宗教,全天下只有道教一家!

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一神教,是禁止信众在主神之外进行偶像崇拜的,统统斥之为异端,为了排斥异己,动不动就火刑架伺候,恨不得斩草除根。

但道教却是人民群众喜欢什么,就供奉什么,只要香火鼎盛就源源不断地吸纳,所以道教的历代仙班队伍不断壮大,形成了庞大的体系。

老百姓喜欢发财,喜欢财神,于是道教里就有文财神赵公明、武财神关公。

当然,除了对小钱钱的追求,道教吸纳的民间信仰中更多是对惩恶扬善的追求。

这也是朴实的中国老百姓一直做的事情。

比如影响力遍布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妈祖,至今在全球有超过一亿信徒,还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妈祖在成“神”前,也是一个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现在一些文艺作品中倾向于把妈祖塑造为佛教人物,但追溯历史,妈祖一般被认为是道教神祇)。

“妈祖”本人姓林,名林默,小名默娘,故称林默娘。

林默娘与北宋王朝生于同年,宋建隆元年(960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出生在莆田县湄洲屿。

她小时入私塾读书,相传能过目成诵;长大后立志终生行善济人,矢志不嫁,研究医理,为人治病,教人防疫消灾,在当地很有名气。

生长于海滨的她,还精通当地水文地理,可以提前告知当地的船户可否出航。

湄洲岛与大陆之间的海峡有不少礁石,在这里靠海为生的人不少,他们常常得到林默的救助,所以人们传来传去,就传说她能乘席渡海,称她为“神女”、“龙女”。

宋太宗雍熙四年(987年)九月初九,在一次海上搭救遇险船只时,林默不幸被桅杆击中头部,落水身亡,年仅28岁。

当地人感怀她的贡献,就把她奉为神仙。

在老百姓的传说中,林默不是不幸去世了,是“羽化飞升”,群众都说见妈祖乘长风驾祥云,翱翔于苍天皎日间。

航海的人又言常见林默身着红装飞翔在海上,救助遇难呼救的人。

从此,海船上就逐渐地普遍供奉妈祖神像,以祈求航行平安顺利。

一开始,妈祖的影响还不大,仅限于莆田地区。直到妈祖被融入到道教神仙的体系里,影响力就迅速扩大了,成为全国“女神”,最后逐渐从诸多海神中脱颖而出。

这种事情不是孤例,近现代也有。

福建惠安县有个崇武镇,这里历来有一个风俗,就是崇尚祭拜为国为民的英雄。

明朝戚继光曾率领将士在泉州和倭寇激战,很多战士战死后葬在了西沙湾这边,于是当地老百姓就给他们建了一座“和寮宫”祭拜。

1949年9月,福州刚刚解放没多久,有一天突然遭到了国民党飞机的轰炸,解放军马上掩护群众撤退,同时还击。

但是空袭来得太快,正好有一个在沙滩上玩耍的小女孩曾阿兴(也叫曾恨,父母改过名字)被吓坏了,惊慌失措地乱跑,眼看就要被炸死了。

这时候,有5个解放军战士冲了出来,冲到沙滩上把小女孩保护在自己身体后面,炸弹夺走了5个战士的生命,但是小女孩却活了下来。

那一天,一共有24个战士牺牲,当地老百姓依照传统,隆重地为他们立了一个庙,在庙里摆上了24名烈士的灵位,上书“廿四君灵位”。

一开始,这间庙只有12平米,到了1993年,当年的小女孩已经成了老奶奶,她想要重修解放军庙,就卖掉了自己的首饰和小店。当地居民听说后,也纷纷给她捐款,一共筹了60万,下了大功夫重修了一次,还把同一天在崇武海域牺牲的另外三个解放军也一起请进了庙中,合称“廿七君庙”。

解放军烈士庙建成之后,渐渐声名远播,很多附近的人逢年过节都喜欢来这里参拜,庙里回响的不是梵音,而是军歌,是极为特殊的一座庙宇。

所以说,以民间“好人”为底本造神,这本就是中国人民群众和道教神明体系的传统。

梁道长给抗疫烈士立牌位合情合理,哪里是什么哗众取宠呢?

更何况,道教作为中国本土的宗教,不喜欢跟你讲出家信我多祈祷来生就有福报什么的,而是我活着就要肉身成圣,要以积极奋斗的心态对待人世,讲究“我命由我不由天”。

而且道教不和基督教那样传销式拉人,而是讲究自我修行,自己修行到位了你就不用信我,自己有问题拜我也没用,所谓“存心邪僻,任尔烧香无点益;持身正大,见吾不拜又何妨?”

论传教的积极性来说,道教简直是被佛教和西方各种一神教吊起来打,拉队伍的速度就是个弟弟。

但要论价值观,道教的积极入世,修行自我的观念一直没有变过,梁兴扬的所作所为和道教的传统非常吻合,又何来什么“政治投机”呢?

说到底,这就是某些群体的“常规操作”,他们攻击梁兴扬不是因为梁兴扬涉及政治,而是因为梁兴扬的政治立场他们不喜欢。

几年前,他们比现在嚣张得多,不但人肉辱骂,还能跨省围殴爱国青年。

3

2015年7月22日,山东发生了一起性质极为恶劣的事件。

山东文登青年侯聚森,遭到了4名外地青年的围殴。

在围殴过程中,4名外地青年使用了辣椒喷雾器、甩棍等多种暴力器械,导致侯聚森头部、背后等多处受伤。

而事情的起因,仅仅是以为侯聚森辱骂了几个精日分子。

那时候百度贴吧有个吧,叫“纳年纳兔纳些事”(纳吧)。

侯聚森因为看不惯这些人在贴吧里的污言秽语,对这些言论进行回骂,在贴吧和QQ空间多次互怼后,他和纳吧“结仇”了。

结果,纳吧吧主对其“人肉扒皮”、威胁恐吓,非法获取其个人信息(侯本人及其多名同学的户籍信息遭泄漏 ),并把“战场”从线上带到了线下。这就有了“文登7·22事件”。

然而,事情发生后,警方的处理却叫人大跌眼镜。

当年7月24日,文登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将事件定性为“约架”,称“2013年以来,侯某某与梁某某、陈某某等人经常在网上发表不同言论,进而形成纷争、谩骂,并经常在网上互称要和对方见面‘理论’”。

带着辣椒喷雾器和甩棍千里赴文登寻衅打人的4人,只有陈某某被行政拘留15天,而挨打的侯聚森和其同学也被判处刑拘,侯本人仅因未满18周岁不执行。

梁某某在被文登警方释放后非常嚣张地在其空间晒侯聚森头部伤痕和其使用的凶器甩棍的照片,还留言:“顺带一提,你侯聚森的狗头就是你港爹我开的瓢。”

文登事件遂立刻引发大量网民的关注,以共青团中央为代表的一系列官媒明确表达了对“青年爱国”的支持,并要求警方公正依法处置。

但是,文登警方对此的回应几乎就是生怼团中央:事件处理完了,老子没错,我们有多努力你们知道吗……

爱国网友看了极为不爽,再加上有人曝出,对方之所以能找上门打人,是因为侯聚森等户籍信息就是被警方泄漏的,舆情开始急速发酵。

公知与爱国两方大V纷纷下场“开战”,值得玩味的是,一些长期攻击、抹黑公安的公知竟破天荒地对文登警方表示出了公开的支持。

最终还是著名“酒楼”“紫光阁”站出来,表明支持爱国力量。最后,纳吧被关闭,著名公知“老榕”销号。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看梁道长最近碰到的事情,是不是和之前如出一辙?

对为烈士立牌位、揭发恨国党的梁道长,他们怒不可遏,要人肉扒皮。

对带着网友出征港独的帝吧,他们怒不可遏,要人肉扒皮,把帝吧创始人的银行账户都人肉出来了。

对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因为刘慈欣的作品价值观让他们不爽了,他们怒不可遏,要人肉扒皮。

对作画讽刺卖国者、讽刺美国的乌合麒麟,对作唱歌曲怼方方日记的Bo Peep,他们都是要人肉扒皮、威胁恐吓、人身攻击,还要说得义正辞严:

“你岂能做爱国生意?”

“你这是政治投机!恰流量饭!”

“艺术不能带有政治倾向!”

“宗教人士参与政治就是叛教!”

然而,我们看到的是,文登事件中,不少贴吧精日分子曾经得意洋洋地公开晒出自己是拿了日本外务省的钱办事的。

而他们嘴里“做爱国生意”的人,其实都是用爱发电。

帝吧创始人没什么存款,但每次国家大事都是挺身而出。为中国说几句好话,从来没让自己拿到过什么现成的好处,反而要担心被精日分子跨省殴打,个人信息被人肉曝光。

自己拿着外部势力的钱,却不许别人赚钱,赚钱就是“做爱国生意”;

自己精日精美,却让人“不准有政治立场”,有就是;“政治投机”

自己窃据“意见领袖”的位置不说人话,却不许他人被人关注,有很多人关注那你就是“做流量生意”。

他们要的不是别人不入世谋政治相关事,而是自己垄断舆论话语权,不准别人以与他们不同的政治立场行事而已。

幸运的是,他们的策略始终未变,但中国的民众却已经觉醒了。

想当年,恨国可以横行无忌、趾高气扬,爱国却须小心翼翼、夹缝求生。

像文登警方那样的“官方”也被裹挟,睁眼拉偏架,中国舆论场面临着彻底沦陷的危机。

但现在,信息社会让公知垄断信息渠道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人民群众分得清好坏,完全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也越来越相信国家的前途。

昨晚,高晓松在人民日报的“名人读名著”网络直播中“在线翻车”,被诸多网民骂得狗血淋头,最后不得不紧急关闭直播。

当年牛逼哄哄生怼团中央的文登警方,在事件通报后将近4年中再也不敢登上舆论场。直到2019年元旦才重新开始更新。

但文登警方刚刚重新更新,下面的评论区就直接炸锅,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更不要说如梁艳萍、许可馨,及最近的季某某,其恨国之言论一经揭露,便人人喊打。

以前,让爱国者为自己的言行惴惴不安、提心吊胆,生怕被小人所害,被“自己人”所卖,这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我们的耻辱。

梁道长曾在月初发表的《我终于不害怕自己被抓了!》一文,其背后的辛酸,冷暖自知。

但现在,事情正慢慢回归到了正途,正如梁道长在最新的回应中所说的那样:

 “败类们疯狂攻击我们,说明我们做对了,他们畏惧了,他们越疯狂,说明我们越正确,让这些败类不爽,我觉得非常爽。”

参考资料:

梁兴扬道士的微博截图

《大众网独家对话侯聚森父子,详说被打前因后果》

梁兴扬《宗教不是让人跪拜的》环球人物

《专访隔空教育美国高官南海风水的爱国道士梁兴扬: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观察者网

怪叔叔的大发现
1 楼
哪的他妈轮子狗在这作妖!滚粗
q
qgmpz
2 楼
这位仙翁又红又专业务强,可以负责输出太上老君学院了
外宣難波
3 楼
外务省? 防卫省??
二公子
4 楼
中华民族竟然堕落至此!一声长叹。
r
robin1111
5 楼
乱七八糟,又臭又长
侠客素心
6 楼
这个人很有意思啊,即使不做道士,也应该能做出不少好玩的事情
後知後覺
7 楼
“ 从唯物主义角度你这毫无用处,从唯心主义角度你这叫自寻死路”。以此句送給經常在留園漫駡的五毛們。爽!
C
CPC
8 楼
什么牛鬼蛇神的
r
rmnp
9 楼
话语权的问题。道教中的建制派和我党都不愿意有人如此引导舆论,即使是另一个不算错误的方向。
小狗头
10 楼
身正不怕影子歪,人肉曝光反而让人看清那些人的丑恶嘴脸。
s
sunrisefull
11 楼
中共从一个无神论政党,彻底的沦为万神论的怪胎,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呀。
m
mcfuzhou
12 楼
看人看长期,看看是否言行一致,查查收入来源。
k
karmaboy
13 楼
不为美国人做牌位,因为那数量就可以直接破产了,哈哈
p
pilgrimsun
14 楼
狗粮不爽我就爽
十万火急的号
15 楼
以为自己是慕容复?
软硬天师
16 楼
义和团?
中指顶天
17 楼
哈哈哈哈哈!就冲他的留言,就得给个赞!
f
frastone
18 楼
贴张符就能据敌千里之外,大伙都别奋斗了找他求符就得了,你个出家人不但管俗事还管国事,不务正业! 中国不是无神论的政府吗!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包容统一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f
freedomyin
19 楼
形势越来越好了!就是要让这些恨国党,精日,精美,港怂台巴子轮子狗无所遁形千夫所指!昨天矮大紧那三个傻逼被骂到退出直播太他妈爽了!
A
ABC78
20 楼
顶顶顶!!!
脸皮10厚
21 楼
操你妈日本好,见一次操一次
t
tufeilong1976
22 楼
不评马步芳不知道中国有这么多伊斯兰潜伏人员,估计西北省份多一半都是这种人,尤其是政府里。 厉害,吃着共产党的饭,养着穆斯林的膘,随时准备搞伊斯兰国
海之骄子
23 楼
小编做人无底线,什么狗血文章,就这也敢发,不怕死全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