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表哥”终于出事 任职期间太高调引舆情骚动(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7月13日 7点19分 PT
  返回列表
39386 阅读
10 评论
中国青年报

今天,曾经“火”过不止一次的“火书记”又“火”了。

7月13日早间,甘肃廉政网发布消息称,曾在2011年1月至2017年4月担任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的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严格地讲,此时此刻落马的火荣贵,早已不应被称作“火书记”,因为早在2017年4月,火荣贵就卸下了担任了6年之久的武威市委书记一职。同年的7月18日,政协甘肃省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将火荣贵任命为政协甘肃省委员会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因此,火荣贵的正式称谓,应该是“火副主任”,而非“火书记”。

然而,舆论界还是更喜欢用“火书记”这个名字来称呼这位曾经的地方大员,其中原因十分明显,火荣贵在武威任职期间实在太过“高调”,其种种做法,引发过不止一次的舆情骚动。换言之,早在此次落马之前,火荣贵就早已“火”过不止一次。


对于主政一方的党政官员而言,出名有可能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坏事。有些官员因为做出了出色的政绩,而成为“明星官员”“网红官员”,无疑是令人喜闻乐见的好事;但反过来说,也有一些官员,因为粗暴施政、作风不检,而背上了种种负面声誉,这样的名显然还是不出为妙。

火荣贵最“火”的一次,无疑是发生于2016年的“记者被捕事件”。当年1月7日、8日,《兰州晨报》《兰州晚报》和《西部商报》驻武威的三名记者先后失联。1月25日,凉州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三家报社的三名记者涉嫌敲诈勒索罪,分别被批捕、移送起诉、继续侦查。

2月6日,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在其新浪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对“张永生涉嫌敲诈勒索案”核查情况的通报》。通报称,1月7日,凉州区公安局民警在对张永生涉嫌嫖娼留置盘问过程中,发现张永生系2016年1月4日武威市公安局批转的举报信中的被举报人,遂就举报信反映的敲诈勒索问题同步进行盘问。1月8日,凉州区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张永生立案侦查,并于1月18日提请批准逮捕。


然而,这一通报,却在舆论界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与不满。当时,上游新闻报道称:三名在这次拘捕中失联的记者,都曾深挖武威“巧克力女孩”事件,因此有许多人都怀疑记者失联与此事有关。

与此同时,张永生被公安抓捕的理由也几经多变:一会儿说张永生是在洗浴城涉嫌嫖娼被抓,一会儿说张永生是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发现其违法线索被抓,一会儿又说张永生自述是当地警方在治安大清查中因违法被抓……

结果,这起事件最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张永生获不起诉而告终,公安机关也对抓捕他的相关责任人做了停职处理,同时进行了诫勉谈话。张永生本人也在取保候审后领取赔偿金1098元。换句话说,武威市警方的抓捕行为,完全成了一场“乌龙”,而火荣贵作为当时武威的主政官员,自然也成为了各种批评针对的对象。


后来,这起事件引发的问题还在当年的全国两会上被记者抛给了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让王三运颇为尴尬。后来,王三运落马,火荣贵的副手,武威市委副书记陶军锋也落马,如今,终于轮到了火荣贵。

不过,火荣贵的“历史问题”,还不止于此。就在“抓捕记者事件”刚刚落幕之后不久,2016年6月,一则题为《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50多幅公开场合照,不愧为“表哥”》的网贴,贴出了50多张图片,直指火荣贵多次在调研时佩戴极其昂贵的奢侈品名表。

网贴指出,火荣贵曾多次陪同已经落马的甘肃省委前书记王三运调研,而调研期间的新闻图片显示,火荣贵手腕上的表十分显眼,价值不菲,这起事件,让火荣贵背上了“表哥”的称呼,再次将他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去年9月至12月,甘肃省委第四巡视组曾对武威进行巡视。巡视反馈指出,武威市委在一段时期,政绩观存在偏差,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在经济发展方式和项目建设、招商引资、富民产业培育等全局性、关键性重大问题上,不切实际,贪大求洋、超越现实。

其中,巡视组专门提到:个别人大搞“一言堂”,民主集中制流于形式。各级党组织书记履行抓党建“第一责任人”职责不到位,“三会一课”制度不经常、不规范。此外,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移交省纪委、省委组织部以及有关部门处理。

如今,履新不到一年的火荣贵落马被查,印证了巡视组反馈出的信息,对于此案的后续发展,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附:火荣贵简历


火荣贵,男,汉族,1962年10月生,甘肃景泰人,1981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研究生学历,历史学硕士。

1979.09—1981.08张掖师范专科学校中文专业学习

1981.08—1986.02 甘肃省农垦总公司秘书兼团总支副书记

1986.02—1991.07 甘肃省农垦总公司办公室副主任兼经济师、《农垦志》编辑室副主任、副主编

1991.07—1993.03 甘肃省农委办公室副主任(1990.08—1992.12在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本科班经济管理专业学习)

1993.03—1995.11 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农林处、驻上海办事处、秘书处副处级干事

1995.11—1997.11 甘肃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副处长(正处级)

1997.11—2001.06 甘肃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处长(1997.09—1999.07在兰州大学历史系世界史专业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学习)

2001.06—2004.09 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副主任

2004.09—2007.03 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

2007.03—2010.01 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副书记、主任

2010.01—2011.01 甘肃省武威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1.01—2017.04 甘肃省武威市委书记

2017.07—政协甘肃省委员会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正厅长级)
l
luck99
1 楼
看看这些做官的面相 一言难尽啊 都怎么混上去的!
泰傻
2 楼
是不是搞错了,看面相,和在位的那些高级领导干部都是一样,一脸正气两袖清风的啊。
t
todaytoday
3 楼
论面相孙政才胡春华确实还行
虎背熊腰大象腿
4 楼
不是书记能搞一言堂吗?还整个什么个别人大搞一言堂。小编的脑子啊,,,
清如许1
5 楼
1979.09—1981.08张掖师范专科学校中文专业学习 1991.07—1993.03 甘肃省农委办公室副主任(1990.08—1992.12在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本科班经济管理专业学习) 1997.11—2001.06 甘肃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处长(1997.09—1999.07在兰州大学历史系世界史专业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学习) ~~~~~~~~~ 中共高官几乎个个是研究生学历,比如这位表哥。但诡异的是表哥从中专到党校函授再到进修班走了个遍,却从来没拿到一个学位,看来还得向假博士好好学习啊。
n
nyfan
6 楼
肥头大耳,滚圆油肚
喜得利
7 楼
“火”烧“习”家店
剑指长空1
8 楼
NND, 这不是在打习主席的脸吗?这些罪名欲加之罪到习主席头上,一条一个准哦。
剑指长空1
9 楼
据1月22日凤凰网转自华商报的报道,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队长聂李强因性侵少女致1死1伤,此前曾被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但犯罪嫌疑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在法院的调解下,聂李强家属最终交了90万元赔偿,案件又发生惊天逆转。 2018年1月2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聂李强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自此,犯罪嫌疑人由死刑改为死缓。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队长聂李强用90万打了法官的脸,也打了全中国人的脸,从左手到右手玩转中国法律。 消息传开,在互联网上便炸开了锅,并激起全国人民的冲天怒火!人们纷纷质疑:造成1死1伤影响这么恶劣的案件,交了钱就可以死刑改死缓,拿钱就可以卖命!天理何在?正义何在? 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事情的经过。 2016年1月15日凌晨4时许,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队长聂李强在西安市高新区甘家寨西区东门外等候女友时,发现俩女孩乘出租车回家,遂起性侵之念。聂李强从自己车内取出一把榔头,尾随二人至甘家寨东三排12号楼5单元门前,持榔头连续猛击俩女孩头部,致二人受伤倒地。其中一女子倒地挣扎中,聂李强拽掉其裤子进行猥亵。随后,聂李强逃离现场。 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长涉嫌杀2女被通缉 事发后,俩女孩被送往高新医院进行抢救,两人是一对姐妹,陕西彬县人,姐姐16周岁,妹妹14周岁。2016年1月25日,姐姐抢救无效死亡,妹妹一度昏迷不醒。经法医鉴定,姐姐头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妹妹属重伤二级,伤残程度八级。 《反腐纲要》了解到,聂李强原本就不是什么良民,而是多次作奸犯科的惯犯。经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2001年,聂李强因盗窃罪被西安市莲湖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2011年1月因强奸罪被西安市莲湖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7个月,2012年6月19日减刑释放。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法庭认为,聂李强曾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经减刑释放后不思悔改,在五年内又犯故意杀人罪,构成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虽具有自首情节能够当庭认罪,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因此,人们之所以气愤,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聂李强是累犯惯犯,不是初次犯罪,狗改不了吃屎,惯犯理应重判。同时,人们也看到,这名罪犯的犯罪手段极其残忍,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随身携带榔头击打小姑娘头部,对年仅16和14岁未成年少女痛下杀手,在小姑娘疼痛难忍,拼命挣扎时,他还忍心拉扯女孩的裤子实施猥亵犯罪。要知道现在杀猪都不用榔头,他居然对着两个女孩的头部猛击,这充分说明罪犯毫无人性!可以说,此时这个人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人面兽心的畜生! 在中国,无论那个朝代,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竟然因为其有钱就可以在走进新时代的中国逃脱多个历史王朝立下的王法! 罪犯的一时邪念,剥夺了一个16岁花季少女的生命,毁了一个可能留下终身残疾的14岁少女一生! 一个犯下如此累累罪行的杀人犯都能拿钱买命,以后谁还敬畏法律?谁还相信公平?天理何在?正义在哪里? 如果这个案件是终审判决的话,将是所有法律人的耻辱!也将是中国法律的耻辱! 如果这个案件是终审判决的话,将打了所有法官的脸,也打了全体中国人民的脸! 很多人在痛骂司法不公的同时,也有网友埋怨受害者家属不该为了钱财接受调解。 然而,当人们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却有些心酸,难过地流下泪水。 原来,受害者家属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两个女儿一死一伤,在忍着巨大的巨大精神打击的情况下,还要面对抢救两个孩子高额的医疗费和一个孩子的丧葬费以及一个孩子的后续治疗费。作为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真是雪上加霜。这位父亲哭天无路,最终因交不起被巨额的医疗费被告上法庭。为了保住另一个深受重伤女儿的生命,可怜的父亲四处借钱也是杯水车薪,无法添补巨大的费用窟窿。如果坚持要求判犯罪分子死刑,他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如果接受调解就能拿到90万,但却让犯下滔天大罪的杀女罪犯免于一死。正如受害人律师张慧清所说,家属也是迫于治疗和生活的需要,在万般无奈地情况下才接受法院调解的。 这是怎么样的纠结、绝望和无奈,才让一个父亲接受这样一个屈辱的调解结果! 众所周知,就连朝鲜这么贫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免费教育,怎么我们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整天高喊“崛起了,崛起了!”但当我们的国民在面临如此灭顶之灾时,怎么没有任何部门伸出援助之手?面对1死1伤的家庭悲剧,竟然因为交不起治疗费而被告上法院?这真是我们这个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社会主义国家天大的笑话! 我们的医疗改革进行了这么多年,竟然还会让一个遭受灭顶之灾的家庭因无力承担医疗费面临让医院扫地出门的绝境。 由于没钱治病,这位父亲最终只能屈辱的接受法院调解,眼睁睁看着杀死自己的女儿的罪犯免于一死。可以想见他的内心是多么的纠结,多么的煎熬! 请问, 医疗机构的社会责任在哪里? 民政救助机构的担当在哪里? 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优越性体现在哪里? 多年的的惯犯是怎么当上特勤队队长的?主管部门怎么监管的? 在中国走进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今天,在天理昭昭的法治社会,陕西西安竟然有这样的悲剧上演,这难道不是在打所有法官得脸?这难道不是在打全体中国人得脸?这难道不是对依法治国最大的讽刺? 在走进新时代共筑中国梦的今天,就是想让老百姓活的更有尊严,真正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是,如果这起案件真的是终审判决,杀人不偿命,拿钱可以免死刑,如此的判决这是哪门子王法?再好的法规,如果它不能为普通老百姓伸冤,不能让罪犯得到应有的惩处,那么,对于人民来说,它就是一部恶法! 如果金钱可以买命的话,小编愿意呼吁广大网友一起为这位父亲捐款。14亿中国人,如果1人捐1块,100万人就可以筹到100万,我们不相信在中国没有100万人要这个罪犯的命! 安息吧--- 可怜的孩子,我们将以正义之声去慰藉你16岁的亡灵! 今天--- 小编恳请全体有良知的中国人去声援那位可怜的父亲和他遭受重伤女儿! 我们相信---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正义绝不会缺席! 聂李强,必须死刑!
z
zgzflm
10 楼
看人先看相,看这尊容就知此鸟非好鸟。俺党的大员大多面相丑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