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公园有个“死亡地带”:在这杀人不犯法?(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1月1日 20点57分 PT
  返回列表
24660 阅读
6 评论
文汇报

   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主要位于美国怀俄明州,部分位于蒙大拿州和爱达荷州。它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瑰宝,而这处人间仙境背后却藏着一个阴暗的秘密:这里存在着一个法律漏洞区,人称死亡地带(The Zone of Death),在这里犯罪是不用受到法律惩罚的。

  我们可以先看一个场景: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有一个学法律的年轻人在美国黄石公园散步。

  也许是天气太热,他心情有些烦躁,

  他越走越远,来到黄石公园的西南角。

  这时,他突然看到前方,一个曾经在大学时害他经常挂科的教授在那里收拾装备打算野营。

  好哇老头子,害我那么惨,现在竟然这么开心。

  年轻人想了好久,猛地意识到,自己正站在一块有点特殊的土地上。

  于是他忽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他随手抓了一块石头,冲上去将老教授砸死了。

  



  围恰巧路过的游客看到这起恶行,将他扭送到警察局,

  证据确凿后,警方将他送到夏延市的怀俄明联邦地区法院。

  年轻人可是学法律的,他随手一甩美国宪法第三条第二款:人是我杀的,但老子的作案地点不是怀俄明州,是在爱达荷州,你们要把我送到爱达荷审判。

  法院一看,有理,于是送到爱达荷。

  年轻人再甩出美国第六修正案:按照法律,我有权要求你们给我找来同时来自爱达荷州,和怀俄明联邦地区法院管辖区的陪审团,嗯,你们找吧。

  法院一看,仍然有理,于是去找人组建陪审团

  然后呢?

  然后没找到人,没人当陪审团!

  法律流程到这里,突然就卡壳了,没人知道该怎么办。

  到这个时候,凶手就可能逃脱法律的惩罚,大摇大摆地离开。密西根州立大学的法学院教授Brian Kalt在2005年的论文中写道。

  



  以上这个故事中,人物和事件是虚构的,但在它所发生的这个地点,造成这种局面的逻辑漏洞,是完全合理的

  基于一个微小的法律漏洞,黄石公园西南角一个占地129.5平方公里的地方,被媒体称为死亡区(Zone of Death)。

  理论上讲,在这里,杀人有可能摆脱惩罚。

  死亡地带是密歇根州法律教授Brian Kalt发现的,在思考论文题目是,他发现了黄石公园的这处地方在法律方面的情况有点特殊。

  管辖整个黄石公园的怀俄明地区法院,是美国唯一一个管辖区超过州界线的联邦地区法院。按照国会的划分,黄石公园的司法权属于怀俄明法院,那么在黄石公园里犯下罪行,讲严重点,比如谋杀罪,罪犯应该被带到怀俄明的首府夏延市进行法律审判。

  但是,按照美国宪法第三条第二款,对凶手的法庭审判应该在实际犯下罪行的州进行。这意味着,如果有人在黄石公园位于爱达荷州和蒙大拿州那一小块区域犯下罪行,法庭审判就必须转移到这两个州,搞了半天又转回来了没完的是,《第六修正案》规定,被告有权要求由犯罪发生地的州和管辖区的陪审团予以迅速且公开的审判。

  



  可问题是,Kalt教授发现死亡地带钻了个漏洞:那里根本没有居民!这个地方位于爱达荷州的偏远地带,那里无人居住,唯一的居民只要灰熊与狼,无法组成陪审团。

  



  Kalt为这个发现感到开心,但也非常害怕。他发现这个地方是犯罪的完美场所,甚至连谋杀都可以逃过惩罚。2005年,他发表了一篇名为《完美犯罪》的论文,但很担心这篇论文会引起犯罪的可能。比如有人看到文章后,真的跑去那片129.5平方公里的地方杀人,这样自己罪过就大了。

  于是他给美国司法部,众议院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寄了很多份论文稿件,希望他们能补上这个法律漏洞。

  他还在信中明确地说出补洞方法:

  只需要将黄石公园的管辖区从一分为三,位于哪个州的地区,就归哪个联邦地区法院管,这不就结了吗?

  然而,直到论文发表,政府都没回应他一个字。从2005年发表后直到如今,这个漏洞一直都没补上。

  我觉得他们是根本不在意这件事,不觉得它是个大问题。教授在去年的采访中说道。

  在去年,怀俄明参议员Michael Enzi的秘书接受采访,她说参议员已经知道了教授指出的问题,但是解决它并没有那么简单

  论文发表后,他才看到事情有了些变化。作家C.J.Box在2007年以Kalt的发现为灵感,写了一篇小说。怀俄明州的共和主义者Sen. Mike Enzi是Box的粉丝,读了这篇小说后,他联系了Kalt,跟他讨论应该如何填补这个漏洞。事实上,只要国会将死亡地带划入爱达荷州,这个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但论文已经发表了12年,与此相关的法律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在这期间真的有试图利用这个漏洞的人。一名叫做麦可(Michael Belderrain)的男子曾在黄石公园开枪杀了一头麋鹿,政府原想要在蒙大拿州审判他,但男子辩称这违反了第六修正案,因此法官就为此讲说,没关系,杀一头鹿也只是无伤大雅的错误。

  但任何有违宪法的行为都不可能是无伤大雅的,在严重的案件中,法庭是无法驳回这种辩词的。



  立法机构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在这些问题中,黄石公园偏远地带可能发生的犯罪事件似乎不值一提。但Kalt教授认为,立法机关只要改写几行文字就能避免这种事情发生,虽然那里还没真正发生过谋杀事件,但如果要等到那里真正发生谋杀案时才采取行动,那就太令人难过了。

  虽然至今还不算发生过重大刑,就怕有人蹲在黄石公园内埋伏,并试图用这个法律漏洞脱罪。毕竟,发现问题并及时变通并修法才是正确的法治之道。

 

四国迷
1 楼
法律游戏
聊聊看
2 楼
美国的法律就是个玩笑。
S
Sam大树
3 楼
警察将嫌犯押回发案现场就地正法,皆大欢喜。 省去司法系统费用若干百万刀。
h
hachimada
4 楼
有意思。
吃货2001
5 楼
就是因为法律有漏洞,才需要不断去完善。其实这个假设,本身就是法律专家在学术层面的一个探讨,这才是法制社会。
高崎
6 楼
顶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