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性侵风暴:WHO战疫下的"权势性侵"?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0月5日 14点10分 PT
  返回列表
10517 阅读
5 评论
转角国际



"最高尚的救人工作,也会有最龌龊的残酷人性。"

"最高尚的救人工作,也会有最龌龊的残酷人性。"2020年的全球疫情风暴下,受到战乱与疫病双重威胁的非洲刚果民主共和国,今年6月25日终于止住了蔓延两年的第11回伊波拉出血热疫情。相关成果原本是令人钦佩的战疫故事,但根据《路透社》与调查组织《新人权主义者》的深入发现,在伊波拉疫情最危机的当下,以世界卫生组织WHO为首的国际援助团队,涉嫌结构性地以工作机会为要胁,对当地女性"权势性侵"。调查团队交叉比对了内部吹哨者与当地NGO的资料,掌握至少51名受害女性的证词,並逼使联合国秘书长与WHO下令"严加彻查"。

综观过去,WHO与众涉案的国际救援团体在类似的"趁火性侵"争议上,已成恶名昭彰的性剥削累犯。从波士尼亚战争到海地大地震,国际援助者以救人之名行禽兽之实,再三易地重演。之中,根深蒂固的问题不仅是通报机制的破败与内部贪腐的横行,国际救援前线"男性组成比例过重"的隐形失衡,更被专家与同行视为最根本与难解的结构祸因?

刚果的"伊波拉性侵门"调查,是由关注国际援助公义的非营利媒体《新人权主义者》与汤森路透基金会共同发起。双方投入超过一年,主要以刚果东部的疫区大城贝尼(Beni)为调查轴心,可被证实的受害案例至少51名女性,他们大多是国际组织聘僱的后勤雇员,负责洗衣、煮饭、打扫、与地方社区联系的"基层螺丝钉"。

遭点名指控的救援组织,主要以"涉案规模最大"的WHO为首,但还有其他将近30个单位——包括:无国界医生(MSF)、世界展望会、乐施会(Oxfam)、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ALIMA、与国际移民组织——以及与众国际组织协调对口的刚果政府卫生部...等等。

截至报导发出之前,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与WHO总部已展开"内部彻查";NGO方面,世界展望会与ALIMA则表示遗憾,並"承诺马上调查";至于指控名单中的其他团体,以及像是国际红十字会、CARE...等其他未列名组织,则以"保护受害者"为名,没有回应、或根本拒绝配合《新人权主义者》与汤森路透基金会的追踪申请。



在伊波拉疫情最危机的当下,以世界卫生组织WHO为首的国际援助团队,竟涉嫌结构性地以工作机会为要胁,对当地女性"权势性侵"。 图/欧新社

"他把我叫到组织的旅馆裡,当时我就觉得有点害怕。"一名匿名的性侵倖存者,对调查者如此回忆:"关于这些外国人...我们一直听说着『奇怪的事』。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如此在乎伊波拉?但当我们死于战乱、大屠杀时,却不当一回事。"

"在房间裡,他死盯着我看,就是一阵尴尬的沉默...接着他对我开口:『你想要在WHO工作吗?那就和我做爱吧。』我真的不想要,但却觉得自己别无选择,所以...我屈服了。"

刚果民主共和国刚结束的伊波拉疫情,从2018年8月开始、2020年6月结束。过程中疫情一度失控,严重程度引发国际社会高度紧张,並由WHO于2019年7月宣布进入"国际公卫紧急事件"。尽管多支实验性疫苗与治疗用药,自2019年下半开始投入刚果疫区,但本回的病毒爆发,仍至少2,280人死亡,是武汉肺炎爆发之前全球最具杀伤威胁的瘟疫事件。

由于陈冯富珍治下的WHO,在2014年西非伊波拉疫情大流行期间反应过慢、让疫情严重扩散,最终害1万多人枉死。因此在2018年刚果再传伊波拉后,WHO遂迅速动员、积极组织医疗特遣队,並在相对即时的反应下,为战乱频仍、基础建设破败的刚果东部地区,拨发了超过7亿美金的预算与大量人力物资。

短时间的迅速封堵,让这波疫情最终的罹难人数,远低于初始的"最坏预期";但大量的外力介入,却也剧烈地改变了疫区的经济结构。因为以"国际前进团队"为首的支援经济,虽然为疫区带来的许多新增、甚至可称优渥的就业机会;但涌入的"救病热钱"却也加剧了地方贪腐裙带,並在无暇监管的第一现场现实中,衍生出许多残酷、甚至与人道初衷背道而驰的犯罪问题。



短时间的迅速封堵,让这波疫情最终的罹难人数,远低于初始的"最坏预期";但大量的外力介入,却也剧烈地改变了疫区的经济结构。 图/法新社



涌入的"救病热钱"却也加剧了地方贪腐裙带,並在无暇监管的第一现场现实中,衍生出许多残酷、甚至与人道初衷背道而驰的犯罪问题。 图/欧新社

在刚果疫情期间,前往增援的国际团队都聘僱了大量的"专案顾问",这些人可能是医护人员,也有非医事相关的各种行政与工作者,他们大多只与组织签短期合约,是急难前线的专业约聘人员。

但在大规模的迫切动员中,国际团体往往缺少、或刻意忽略足够的内部伦理监督机制与审查投资,因此历史上的国际人道工作,才会不断出现联合国维和部队承包商在波士尼亚内战后涉入强迫卖淫与人口贩卖(瑞秋怀兹的电影《追密者:失控正义》即为这段故事)、国际援助团体在西非难民营涉入"性交换粮"丑闻、以及2018震动乐施会的驻海地带队主任"滥用援助款带队买春"——甚至性侵未成年儿童——的骇人事件。

以本回的刚果为例,调查团队在为期一年的佈线中,光是在疫情大城贝尼就确认了至少51起"可信的权势性侵案例",其中将近6成的受害者指控遭"WHO的雇员"侵犯。然而相关调查由于战乱、以及随后的武汉肺炎疫情传入而中断,侦查范围尚未接触到乡村疫区。因此真实存在的权势性侵网路,恐比已知的数字还庞大数倍。

这些性侵受害者,月薪区间大约落在50~100美元之间(也就是最多新台币2,900元,但已是当地均薪的两倍),主要负责厨务、清洁与基层行政工作;但极端状况中,也有伊波拉染疫康复者,被恶意以"邀请成为免疫协调者"担任地方社区沟通员的机会为名,却藉机强暴的骇人案例。



极端状况中,也有伊波拉染疫康复者,被恶意以"邀请成为免疫协调者"担任地方社区沟通员的机会,却藉机强暴的骇人案例。 图/路透社



示意图片,图为受联合国与WHO招募的伊波拉康复免疫者。 图/欧新社



相关调查由于战乱、以及随后的武汉肺炎疫情传入而中断,侦查范围尚未接触到乡村疫区。因此真实存在的权势性侵网路,恐比已知的数字还庞大数倍。 图/美联社

除了职权性侵涉嫌犯罪之外,根据调查通报,医疗援助团的性侵事件,绝大多数都以"相对有钱的外国顾问"为主,就算受害者被迫就范,加害者拒绝使用保险套、或其他避孕措施的做法,却已接近是"性侵常态"。

特别提到"加害者多不避孕"的原因,並非猎奇叙述所然,而是怀孕、染上性病的风险,也加剧了受害妇女的隐忍趋向或被原生家庭排挤的遭遇。此外,大部分的性侵事件都发生在2019年之前——也就会经由"体液传染"的伊波拉病毒肆虐最惨之际——换句话说,这些深知防疫程序与医疗知识的"外国援助者",完全无视防疫规范,甚至为了自己的犯罪兽慾,冒着社群感染与造成疫情失控的离谱风险。

"WHO在地的部分员工,甚至把这种『权势性侵』视为一种好笑、可供消遣的『援助交际』。"

吹哨者向《路透社》表示:"因为没人胆敢举报,你觉得警察敢调查来救人国际组织吗?而且大部分的受害者都忍气吞声,毕竟在疫病与战乱之下,很难找到稳定的工作。"

综观世界数据,全球性侵倖存者中,约有80%的犯罪事件没有被列案通报,对身体的侵犯与剥削,往往会先给受害人带来极大的身心创伤与社会羞辱感。因此在刚果的乱世中,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异口同声的表示:"还有谁能主持公道?最后一样得自己吞下委屈,带着不堪的秘密隐忍疗伤。"

然而当类似的藏污纳垢,再三于国际人道行动中重演,"人道"的意义为何?却也让那些坚守岗位伦理、捨命守法援助工作者们,陷入关于"道德"与"现实"的双重困境。



当类似的藏污纳垢,一而再再而三地于国际人道行动中重演,"人道"的意义为何?却也让那些坚守岗位伦理、捨命守法援助工作者们,陷入关于"道德"与"现实"的双重困境。 图/路透社

于"道德"问题上,前线专家大多都能认为性剥削事件不断的重现,最大原因就是国际援助组织的人道前线团队中的性别比失衡。以刚果的WHO主地团队为例,将近81%的成员都是男性;其他受访NGO,也都出现了"前线男性数量一面倒"的现象。造成此一现象,主要包括前线风险、任务设定、艰困条件的长期招募设定有关,但累积下来也不免成为了根深蒂固的性别壁垒。

性别比例严重失控所造成的负面效应,即是职场性骚扰、职权性侵、以及对吹哨者的报复文化——像是前述的乐施会"主任公款性交易案",就后续扯出了组织包庇志工性骚扰、吃案强暴案...等夸张延伸案。同时,前线工作规定要有的"性别平等/性别伦理稽查"程序,也往往会变成虚应故事,像是刚果伊波拉的案例,稽查团一直等到疫情即将结束的最后几十天,才终于草草地"过境"前线。

但如果无视这种人道组织性剥削的"少数老鼠屎",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这就牵扯到了"现实"问题上的募资与捐款问题。包括WHO在内,其组织的行动预算极大程度地仰赖慈善捐献、或得向各国政府特殊募款。但过往的各种丑闻,却屡屡引爆大型财团与个人捐款的"退订潮",像是联合国与WHO...等收取各国预算拨款的组织,更可能遭成员国谴责调查。

为了避免联合国的行动声誉再遭重创,现任秘书长古铁雷斯在上任之后,一度要求旗下机构即时更新性平调查数据与进度;但组织最为庞大,却不直接隶属于古铁雷斯管辖的WHO,却始终抗拒与联合国的政策连动——直到这回《新人道主义者》与路透基金会提着证据找上了门,WHO才承诺调查刚果前线,並配合联合国的性平监督机制。

不过高层的政策往往与地方现实脱节,像是《路透社》记者在刚果的访谈中发现,虽然WHO与各大涉案组织都设有公开的"性平投诉管道",但对基础建设与教育都不普及的刚果来说,"要透过电话、电子邮件通过层层官僚机制来申诉不义"似乎比登天还难,之中牵扯的不仅是对于陌生接案者的不信任,更还有保密与受害者援助的庇护问题无法回应。与其说是机制透明,不如说是吓阻投诉的机制门槛,这也是大部分组织在面对调查指控时,都无辜地表示:"我们从没收过受害检举啊!"



与其说是机制透明,不如说是吓阻投诉的机制门槛,这也是大部分组织在面对调查指控时,都无辜地表示:"我们从没收过受害检举啊!" 图/法新社



"要透过电话、电子邮件通过层层官僚机制来申诉不义"似乎比登天还难,之中牵扯的不仅是对于陌生接案者的不信任,更还有保密与受害者援助的庇护问题无法回应。图为示意的刚果疫区资料照片。 图/法新社



图/欧新社

像是通报案例中,一名拒绝WHO官员职权性交易的刚果妇女,就遭到对方羞辱报复的黑函电话——该名官员故意透过职员通讯录打到受害者家中,並向其丈夫宣称"你老婆是和我睡过才能来工作!",结果恼羞的丈夫愤而家暴、打盲了该女的一只眼睛,

"但我拒绝他了!我没有屈从对方的职权性侵...为何我仍要受到这种冤屈下场?"

报导表示,伊波拉带来一方面摧毁了在地的原生经济循环,一方面却架起了以外国团体为主依赖式的"防疫产业链"。因此在许多状况下,家庭裡的男性是默许、甚至促成这种以职权性侵交换家中女性稳定工作的迫害关系。

但当伊波拉威胁消散后,这些身心受创的女性与家庭,又该如何回到正常状态?在医好致命出血性传染病的同时,这些扭曲的灰暗故事,反而加剧了刚果疫区对于外地人的严重不信任感。

在2018年刚果重燃伊波拉的疫情中期,许多地方流传的假新闻与阴谋论——像是WHO与外国人在做人体实验、害死人吸血取器官...等谣言——曾多次引爆疫区前线的"反医排外暴动",相关事件也引发了国际社会与网路舆论对于"刚果染疫暴民"的辱骂、嘲讽与讪笑。尽管当时的暴动主张之一,並不涉及刚果女性受辱受害的指控。但随着更多不义伤人真相的曝光,等到下一次瘟疫灾难与猜忌重返的时候,国际社会是否仍能不心虚地喊出:"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吗?



随着更多不义伤人真相的曝光,等到下一次瘟疫灾难与猜忌重返的时候,国际社会是否仍能不心虚地喊出:"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吗? 图/欧新社

我要真普選
1 楼
武漢病毒和伊波拉病毒,是本世紀人類最大的挑戰!
何所思
2 楼
白人最好这口
w
wx3000
3 楼
WHO? ME TOO。
t
tz2000
4 楼
文章里面没说是白人还是黑人 何所思 发表评论于 2020-10-05 09:50:53 白人最好这口
O
OldPortland
5 楼
武警医学院院长在萨斯期间红区内淫乱医护,这种事稀松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