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受难者,我们也是帮凶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8月29日 13点45分 PT
  返回列表
26472 阅读
26 评论
小引诗歌

忽然就传来消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蔡莉“下课了”。

“下课”是民间俗语,隐隐约约包含了问责的意味,许多人转发,似乎很开心,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半年多过去了,因为疫情被问责的湖北各级官员很多——从疫情发生截至4月中旬,湖北省处分疫情防控中失职失责党员、干部3000多人,其中厅局级10多人,县处级100多人。却偏偏没有这个万众瞩目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书记,坊间流传各种猜测,无法证伪,也无法证实。

澎湃新闻的报道标题是“蔡莉不再担任武汉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王卫华接任”,请注意澎湃新闻的小心措辞“不再担任”,这四个字的含义并无具体的价值判断,却暗暗包含着一层意思——“可能”只是正常人事调动。我依稀记得,当时马国强离任,也是这个措辞。

如果回到半年之前,舆论会如何发酵?这让我有点恍惚,如今武汉全面恢复正常状态,街市繁华,人潮如织,我们经历过的灾难,似乎变得并不真实,看得见,却摸不着。我们真的经历过一场灾难吗?我们追问蔡莉的去向到底是为了什么?这问题得好好扪心自问一下。

我一直认为,人是善于遗忘的族群。而造成遗忘的原因,来自多种力量。比如个体的趋利避害,好了伤疤忘了疼,是肉体的直接反应。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昨天不小心把手指划破了,今天起来伤口已经愈合,谁还会去追问当时的“不小心”呢?如果更进一步的剖析,所谓文明和现代社会的结构,有自我保持稳定的需求和惰性,灾难后迅速恢复正常,拒绝变化也是第一反应。官僚和体制由此可以苟延残喘,个体也可以相互安慰,好死不如赖活着。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是我们供养着压迫我们的病毒。

这个世界上,真相很容易被扭曲和改变。大行其道的是谎言,假话,虚假的繁荣和歌功颂德,这就是我们的生存环境,被人为塑造的。我们的世界被某种看不见的庞然大物笼罩着,我们到底是活在现实中还是被迷幻到误以为自己还活着?这问题让人难以回答,也难以勇敢的面对。

昨天晚上,写《寻路中国》的作家何伟来汉,几个朋友一起在天津路口吃饭,立秋过后,天气凉爽,我们顺着马路朝过江隧道走,忽然一抬头,居然走到了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口。高高在上的七个大字在夜空中闪耀着红色的光芒,我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澜,安静地从医院门口走了过去。只是在过斑马线的时候,迟疑了片刻,半年前的哨声消失在了同样的夜空下,树叶在晚风中摇晃,哨声已经消失,连吹哨的人也一起消失了。

但我依然要执拗地追问自己——你还记得那些在灾难中去世的有名无名的人吗?或许这尴尬的追问并没有什么意义,无非是想让自己不要那么麻木无情。马上就有人规劝我,老实点,别耍小聪明,不要以为我们是吃干饭的,等秋天真的到了,风一吹你也可以消失不见的。

疫情爆发以来,我常常被这样的问题迷惑,有时候半夜醒来,一会雄心万丈,转眼又沮丧不已。这是时代的问题,也是每一个从灾难中走过来的“我”的问题。二战前,纳粹德国在田间地头曾经插过一个标语牌,上面醒目地写着:人民高于一切,而你微不足道。没有人追问这条标语的目的,也没有人去反思这其中隐藏的逻辑,大多数的人浑浑噩噩就这样度过了自认为安稳的一生,枪炮算什么?病毒又算什么?死亡算什么?胜利又算什么?算什么算什么算什么,算个笑话吧。

这是另一种病毒,早就侵蚀了我们的肉体和思想。可怕的是,这种侵蚀常常被忽略甚至虚构成了浪漫的狂欢。我们的身体早就背叛了我们自己,只有灾难降临到头顶之时,才无声地喊一句:为什么是我?其实我们早就与病毒合谋已久,造成今日之困局,难道不正是一个个的我吗?一个个被定义,被构建的成熟的我,才是最可怕的病毒。这话听起来充满了宿命色彩,却是不幸的中国现实。

我们都是受难者,我们也是帮凶。追问一个蔡莉,不如追问自己。

 

2020.8.28

蜓听雨荷
1 楼
一针见血
z
zuschauer
2 楼
B
Brit_英伦97
3 楼
一个不允许自省和不懂得忏悔的社会,是非常不幸的。因为灾祸会接踵而来,因为我们不愿吸取教训。
民主无价
4 楼
中国人习惯了像待宰的猪一样生活,向屠夫喊万岁。
道沟
5 楼
秋霜 一缕秋霜催上头 断了期望 别了离愁 今朝有酒没思绪 空樽就 心滴血 头昏透 寻遍所有 迂腐不可救,寂寥 锁喉头 忧伤 一缕忧伤何时休? 伴我焦虑 伴我忧愁 一缕忧伤何时丢? 有时飘渺 有时浓稠 挥挥手,你还在 跺跺脚,你不走 拾根打狗棒 无处寻求
邮政编码279
6 楼
突然在文学城读到这样的文字,很有点意外。 在文学城看到有泪目,罕见这种装X煽情字眼的标题,往往不敢点入,就怕踩到狗屎。
l
lazysun-leo
7 楼
\u65E0\u75C5\u547B\u549B\u3002\u6709\u95EE\u9898\u89E3\u51B3\u95EE\u9898\u3002\u4E0D\u8981\u8BF4\u6C11\u4E3B\u5C31\u80FD\u89E3\u51B3\u95EE\u9898\uFF0C\u770B\u770B\u5370\u5EA6\u548C\u7F8E\u56FD\u3002
l
lazysun-leo
8 楼
\u5B66\u56DE\u5F52\u524D\u7684\u9999\u6E2F
长剑倚天
9 楼
街市繁荣,人流如织。。。 这样的欣欣景象能让你痛心疾首,需要反思的必然是你自己!
h
hobocs
10 楼
作为海外华人,也应该吸取教训。以后这种事情再出现,一定要相信我党和国家还有中国人民的能力,要大方置身度外。
R
Radianz
11 楼
中国几千年正统封建文化“基本上”是经过过滤,流传下来的,一切是以维护皇权利益为宣传核心。否则也无法存在下去。最后融入到百姓世世代代的血液中,是百姓下意识认定是世间不可挑战的真理。 只举一例,历代王朝,都歇斯底里的宣扬,爱国是人生最高使命之一,实际是暗示爱天朝。。。。 中共与封建王朝一脉相传,挂了个西方马克思的招牌,包装一下,卖的是同一付药。 中共和西方的冲突,实际是中国封建势力和西方200年碰撞的延续。 只是有时不得不妥协,一旦开始自认强壮,又开始开倒车。 反反复复,最后还是不断被世界主流渐渐同化。
C
Cathy_Bay
12 楼
写的不错
自干五第二万名
13 楼
整个世界也是如此。 走在堕落的路上。 谎言成为了常态。 人失去了良心。 美国现在新冠死人过了18万。 但是没人心存内疚。 为了选举,还在吹嘘自己的成绩。
自干五第二万名
14 楼
圣经讲,对于非基督徒来说,良心是神放在人心中的。 让人知道好坏。 但是,人常常自己失去了良心,为了利益指责那些讲真话的人。 李文亮只是凭着自己的良心,给自己的同事,朋友提醒。做了一点小事。但如果每一个人都这样,社会就有巨大的改变。
自干五第二万名
15 楼
基督徒不是认为自己高尚,而是认为自己的罪性。 因为知道自己的罪性,才谦卑。才有进步的力量。 如果美国的基督徒,知道自己的罪性,不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这个是比中国不知自己的罪性的恶更大。 这个新冠就是对于美国的惩罚。
自干五第二万名
16 楼
中国文化中有很多很好的东西。 需要文化重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就是普世价值。 中国的知识分子现在很迷茫,这个很正常。 在不断的思考中,找到一条自己的路。 文化重生,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R
Radianz
17 楼
整个世界虽然也是如此,人心大同。 唯一区别是,西方有不同声音。 中共一个声音。 在中共国,几个所谓美国专家,占领媒体,说官方想听的。 相信他们的观点,一定有另一些专家反驳的反论。 但听不到。 这是典型愚民。 如果就这点,还说世界都一样,那是洗脑彻底的结果。
s
sysyphe
18 楼
人家不就是反思自己才写了篇文章出来? 只是那些拿钱发帖的五毛,脑细胞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卖了了党妈,连反思的自由都没有!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2020-08-29 05:20:54 街市繁荣,人流如织。。。 这样的欣欣景象能让你痛心疾首,需要反思的必然是你自己!
u
urgentcare
19 楼
因为世卫组织要来了。怕问太多。赶快把人换走了
路边的蒲公英
20 楼
评论: 我们都是受难者,我们也是帮凶 [人民高于一切,而你微不足道] ============================ 米国利益第一, 而你微不足道; 十八万受难者, 瞪眼无法呼吸。
自干五第二万名
21 楼
一个名校毕业生和一个还没有进入小学的人,沟通起来是比较困难的。 你如果不是哭就是闹,没人去理你。 很多人连西方文化的皮毛都没有摸到。还好做导师,给你指导。 就像Oscara2020 这个香港喷青一样,完全一无所知,还搞得像民主导师一样。 哦,他被封号了。 很有意思。
牛出没注意
22 楼
我就想知道陈秋实现在在哪
w
wumingwuxing
23 楼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2020-08-29 05:20:54 街市繁荣,人流如织。。。 这样的欣欣景象能让你痛心疾首,需要反思的必然是你自己! ============================= 这个长贱,读懂了文章没?还是读了一句就害怕急发评论啦?最近很少看到哦,继续努力大胆发炎嘛,把对你裆妈的热爱尽情的在此地发泄,没有你,这里笑料少了不少。希望你在成为裆妈的炮灰之前要在此勇敢的冲锋!
e
eyeyama
24 楼
说的对,Radianz, 赞同你的观点。 == 中共与封建王朝一脉相传,挂了个西方马克思的招牌,包装一下,卖的是同一付药。 中共和西方的冲突,实际是中国封建势力和西方200年碰撞的延续
e
eyeyama
25 楼
中国的悲哀之处是不自省不吸取教训,今日有酒今朝醉。每个人,包括高高在上触不可及的领导们,都被绑在共同命运的囚笼里,等待下一个定时炸弹的爆发。
s
sysyphe
26 楼
陈秋实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