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9岁起为父追凶17年:曾想用古惑仔方式解决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23日 12点58分 PT
  返回列表
16479 阅读
3 评论
哈勃计划

向明钱。图 | 受访者提供

他手提杀猪刀,刀上有血。

向明钱母亲证实,她推门进邻居家,屋里灯是熄掉的,拿电筒照,看见张光奇, 他拿刀向我杀来,没有杀着,接着就跑了。

这次冲突中,向明钱的父亲向文志遇害身亡。事情发生在 20 年前,也就是 2000 年,地点为云南镇雄县场坝镇。

那年 8 月 27 日,张光奇侄儿张军(化名)与向明钱,在一水沟边玩耍时发生争执,双方亲属因此发生争吵、拉扯。为此,向明钱姐姐与张军的奶奶、姑姑发生吵打。

向明钱称,当时自己只有 9 岁, 张军比我小点,他甩石头在沟里打水溅在我身上,我骂他,他就甩石头打我,我就推他几下,他奶奶来推我几下,把他拉走了,我姐姐看见张军的奶奶推我,就过去和她吵,张军姑姑就打我姐,我姐就和她打起来,张军的奶奶过来帮忙,把我姐按在水沟里打,被人拉开。

当天傍晚,向明钱的姐夫前往张光奇家理论,向明钱父母跟着进入张光奇家,在张家屋里双方发生冲突。扭打过程中,张光奇用刀刺向向文志胸部等多刀,导致后者送场坝卫生院抢救无效死亡。

向明钱的姐夫证实,其先到张家,双方没有吵闹,后来岳父到张家说了一句话,就与张光奇三哥吵起来, 张光奇三哥拿扁担朝我岳父打来,我就把点灯线拉断,电灯就灭了。

他说, 我刚退出门,就被张军的父亲提菜刀砍了背上三刀,屋里的人把门关上,岳父就被关屋里,我听见他一声惨叫,岳母拿电筒来,我和她就进屋里,看见我岳父躺在门角处哼,我就把他背起出来,邻居帮忙送到场坝卫生院抢救,医生抢救无效,就死了。

张军证实, 我家与向家打架时,我才五六岁,以前的事记不得了。长大后,听街上的人讲,向老六(向明钱父亲)到我家,因为一点小事双方不冷静,向老六被我幺叔张光奇杀死了。

张军的父亲张光明称,开始他认为娃儿闹架很正常,回家后看到家里灯是灭的,听见打的声音,后来他看见向明钱的姐夫举起菜刀要砍他, 我就把他的菜刀抢过来,见他右边腰间有匕首,他转身想抽匕首,我就砍他背上两刀,我估计是出血了的。他抽出匕首来,我就跑了。后派出所通知我问话,才知道向明钱父亲死了。

经检验鉴定,向文志系锐器刺破心脏引起心包填塞死亡。镇雄县公安局于 2000 年 8 月 27 日对张光奇故意杀人案立案侦查。当晚张光奇外逃,2017 年 8 月 30 日被福建南安市公安局民警抓获。案发后,张光奇家属给付向家安葬费人民币 1500 元。

2018 年 10 月 10 日,张光奇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云南昭通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判决书提到他的供述, 那晚向文志和其女婿冲进我家来,向文志打了我家人一耳光,又踢了一脚,我说向老六你为啥子要打才解决问题,他就打了我左边面部一耳光,我就跟他打起来,我打了几下想往外面跑,他女婿一手提棒一手提刀在我家门口拦着,我跑不出去,他女婿用木棒打了我一下,打在我嘴巴上,牙齿被打落了一颗。

我又跟向文志打,我摸着他右边裤包里的一把刀子,就用刀杀了他肚子三下,他还是跟我打,我抱起他往外推出门,向文志妻子就拿凳子打我头部一下,我就抱着她,她看见我手里有刀子,她就喊杀死人了。

他说, 我把她推出门去,没有杀她,之后我把门抵起。过了 20 分钟,有人来告知我向文志伤严重得很,我害怕,我就拿着刀子跑了,在跑的途中不晓得把刀子搞落在哪里了。

逃到昆明打了几个月工,听说向文志死了,我便不敢回家,就去福建南安打工,直到 2017 年 8 月 30 日晚被抓。逃出来这些年,我一直冒用我三哥的身份。

张光奇的三哥称,当晚向家几个人冲进屋来,把灯打熄了,自己躲在了床下, 等冲进来的人出去了,我才从床脚爬出来,后派出所的喊去调查,回来张光奇已经跑了。当时没有分家,我的身份证放在家里,从和向家打架后,我的第一代身份证就找不到了。张光奇没有与家里联系过。

在庭审中,张光奇的辩护人提出:一是张光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张光奇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行为上有所节制,只为制止事态;二是张光奇的行为系正当防卫,是被害人进入被告人家中殴打张军姑姑后,才与被告人扭打,被告人才用刀刺被害人,是对正在实施的不法侵害进行防卫,没有超过必要的限度。请对被告人在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判处。

但是,这份辩护意见未被法院采纳,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事实、罪名成立,张光奇主观上明知可能会发生致人死亡的后果,客观上实施了捅刺行为,其行为不具有防卫性。

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昭通中院也认为,被告人张光奇家与被害人向文志家系邻居,因双方均不能正确处理邻里关系,为两家小孩在一起玩耍产生的矛盾,向文志及家人到张光奇家再次引发两家大人发生吵打,双方均有过错。

被告人张光奇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其家人赔偿了被害人亲属一定经济损失。对张光奇可从轻处罚。

张光奇不服,以原判认定其故意杀人是客观归罪,被害人有重大过错为主要理由上诉于云南省高级法院,但在云南高院审理期间,上诉人张光奇书面表示服判,请求撤回上诉。

2018 年 12 月 13 日,云南高院准许上诉人张光奇撤回上诉。

向明钱不解的是,同案人张光明,也就是张光奇的哥哥,曾将姐夫砍致轻伤,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却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我们要求公安抓人时,他们说主犯逃跑了,没有证据处理其他人。

为此,向明钱踏上长达 17 年的追凶之路。 自从这个事情发生,我就喜欢上了古惑仔,他们能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问题。但我相信正义,他可能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他告诉潇湘晨报记者, 我每次从刑侦大队出来之后,我都会在树下坐着,外面会有很多来来回回的路人,其实我心里想,如果我能像这些人一样,不带着仇恨过,能像他们一样,哪怕一个月少挣点钱,我觉得这也是很好的,好渴望有那种生活。

云南镇雄县检察院 2018 年称,系因公安机关当时未完善相关法律文书,导致案件已过追诉期,依法决定不予起诉张光明

两年后,案件被媒体曝光。对于当时为何并未对砍伤人的张光明采取措施,场坝镇派出所时任所长说,是因为按照当时法律,主犯跑了没抓到,很多事实不能确定,只有抓到主犯后才能进行处理。作为时任派出所所长,后来因为这个事情,他接受过县公安局和县纪检委的调查,并受到了县纪检委的处分。

镇雄县发布通报,称注意到相关信息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安排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纪监委等相关部门开展案件核查。 若该案件中有违纪违法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昭通市检察院一工作人员称,公安前期不作为, 我们给定性属于压案不办,张光明是一个故意伤害案,案发后其一直在镇雄县境内,公安机关也没找他过问过个案子,向明钱姐夫也没找相关部门,如果当时有找我们,也就作出相应检察建议,要进行追责。

对话受害人儿子向明钱

【1】父亲一直说好冷好饿

潇湘晨报:你是第一次把追凶的事情发到网上吗?

向明钱:之前我发在微博上都没有流量,现在引起这么大关注,我真的挺感谢大家的,真的。

其实,早前我们要求公安抓人时,他们就说主犯逃跑了,没有证据处理其他人。我接受不了,一晃就是 17 年,直到在福建南安一家餐具厂找到张光奇。

潇湘晨报:这些信息是你向警方问到的吗?

向明钱:2017 年 8 月,我提供线索给警方,福建南安警方抓捕张光奇后,镇雄县警方 9 月把张光奇押回老家关押。同年 10 月 19 日,才将同案的张光明抓获。

然后警方以张光奇、张光明均涉嫌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移送起诉。检方却称张光明只构成故意伤害罪,但由于公安机关当时未完善相关法律文书,导致该案已过追诉时效,依法决定对张光明不起诉。

潇湘晨报:张光明故意伤害?

向明钱:当年是这样,我和张光明的儿子 8 月 27 日中午发生争执,我姐过来,他奶奶和姑姑也过来,互相就打起来了。晚上,我姐说了这个事,姐夫一个人跑到张光明家讨说法。

我爸当时还在吃饭,二话不说就拿着手电筒、披着外套、穿着拖鞋过去了。我和母亲也跟过去看。他家门是开着的,我爸就进去了。我站在他家门槛边。没过两分钟他们家灯泡就熄灭了,同时门也关了。

然后我听见父亲的惨叫声,当时我姐夫站在我后面。然后张光明拎着菜刀出来,砍了我姐夫几刀。现在我一走到菜市场,看见砍猪肉的,便想起他砍我姐夫的声音。

潇湘晨报:你姐夫在判决书里的证词,承认是他拉灭了灯。

向明钱:我姐夫只认识一些简单的字,很多字他都不认识。

潇湘晨报:你父亲当时什么状况?

向明钱:张光明砍我姐夫后,就往街口方向跑,我姐夫追他去。后来门打开,我父亲想爬出来,又被屋子里的人,拉着脚拉回去。

我捡起一个拳头大的砖头扔进去,不知打了谁,然后从里扔出一个凳子打到我母亲。此时,张光奇就提着刀冲出来,没杀到我母亲,然后里面的人也都出来,跑掉了。

我家亲戚赶来后报警,我们当时抬父亲到卫生院,医生就说没救了。他那天晚饭都没吃饱,就吃两口饭。临终前,父亲一直喊好冷好饿。

潇湘晨报:事情怎么起的争执?

向明钱:那时我和张光明儿子都才几岁,在水沟边玩耍。我父母,姐夫他们都去县城买电视接收器。我姐虽然当时有孩子,但也不大,家里大人一个都没在。

听到我和张光明儿子吵起来,他小姑和奶奶就出来推搡我。我姐想把我拉开,她们不依不饶,连我姐背上刚满月的婴儿,也掉落在地上,他们还在把我姐按在水沟里打。后来旁边的人拉开,我姐就抱着孩子回去了。

潇湘晨报:只有这一次纠纷?

向明钱:对。到下午我爸妈回来,在路上遇到张光奇妈妈,我妈就跟她吵了几句,然后回去做饭。然后我爸就请了个师傅,给我家装电视接收器。这个时候,张光明就背起手,来我家楼上楼下走了一圈。

潇湘晨报:判决书上他说他是去帮你家装接收器?

向明钱:我完全不认同。当时我家条件在村里很好,母亲街上摆水果摊,父亲又是包工头,他还会做煤炉,收入可观。我们村没几家有电视的,2000 年的时候,张光明什么都不懂,他们家连电视都没有,怎么帮?

【2】最后找到线索在福建

潇湘晨报:人跑了,怎么找线索?

向明钱:我从小就想靠自己的努力,找到张光奇。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就放出风声,只要知道张光奇的下落,我们会给酬劳。

潇湘晨报:以你家当时的状况,有人信你吗?

向明钱:因为当时我说了,哪怕借高利贷卖房卖地,能满足的我尽量满足,但要确定能找到。

潇湘晨报:可以分别讲一下追凶经历吗?

向明钱:第一次是 2007 年,当时线索也不是很准确,有人说张光奇在火车上打扫卫生。然后我就去昆明,最后没找到,我就去工地上给人和水泥,有了车费又回到老家。

我虽然才 16 岁,但是不怕。自从发生那事情后,我没怕什么了,我只想找到这个人。

潇湘晨报:第二次呢?

向明钱:第二次是 2013 年的时候,又追着线索去福建晋江。我在那边的工业园区上班,找 7 个多月没找到,然后又回到老家。

潇湘晨报:第三次呢?

向明钱:2017 年又有人说,但这次我就直说了,你给我说他在哪里,你要钱我要人,你直接带我去。人家说可以,然后我们就坐客车去了昆明,从昆明坐飞机到厦门,再坐客车去南安市省新镇,找个小宾馆住下。

到了以后我打听到,这儿有个餐具厂。第二天我们租了个车,去那个餐具厂,但是一直没人出来,我就下去打听,原来的餐具厂被查封了,新厂在几公里外,我又去了新厂,在小树林那蹲守几天也没看到人,然后又辗转找了一个二十几年也在这里上过班的人,带一些东西去找他,问,人家说张光奇在这儿上班的时候用的名字叫邵亮。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于是又在附近继续找,我原本打算,如果找不到的话就在这安顿下来慢慢找。

潇湘晨报:出现什么转机?

向明钱:之后就在附近打听,自己去问啊,托朋友问啊,然后就有一个人很模糊的告诉我们说张光奇在什么地方,他不明说,但是我分析他的表情、说话方式,我觉得有 80% 的可能性是真的。然后我们又开车去那个人说的地方。

到那边之后假装找工作,继续寻找餐具厂,最后找到一个村子里,那个村子里有三个餐具厂,我们守着人家上下班的时间看两个厂,没有。第三个厂没有看到人员出入,去打听,知道这个厂两班倒,上下班时间不规律。然后我们还打听到张光奇喜欢养画眉鸟,平时不上班就喜欢去山上打鸟,而那个厂的附近有一棵龙眼树,树上有个鸟笼,我就觉得,找对地方了。

潇湘晨报:那个时候是什么心情?

向明钱:其实这个时候已没激动的心情,找这么多年,就算现在遇着他,也不能轻举妄动。

我在那守一段时间后看到一个人一直背对着我,他穿着篮球服。2000 年的时候张光奇就很喜欢穿篮球服。

这下我心里有底了,然后就在树林里蹲点, 蹲两天一夜,一个人送饭,我和另一个人轮流蹲守,我在夜市上买一个望远镜用来观察。另一个人不认识张光奇,发现有疑似的人的时候就会推我认人,到 8 月 30 号下午,我看见他,他当时头发短了,脸也胖了。但是我不可能忘记他,就算没有照片也能认出他来。

当时我就联系云南警方,他们说我们不要惊动人,等我们派人过去。1000 多公里这么远。于是我又联系福建警方,这边的人就去抓人了。

潇湘晨报:你在现场吗?

向明钱:没让我们去,让我们在派出所等着,他们去没十分钟就把人带回来了,然后叫我们回去,说会通知云南警方来押人。

【3】张光明后来没被起诉

潇湘晨报:后来呢?

向明钱:那年 9 月 6 日镇雄县警方去把他押回镇雄县看守所关押,到 10 月份把张光明也抓了。

潇湘晨报:张光奇的判决出来之后,你是什么反应?

向明钱:我不服这个判决,张光明是老大,家里有父母,有五兄妹,他们几乎都在屋里。如果我爸和我姐夫带了凶器,那么他家为什么没人受伤?我爸有 160 斤,身高一米七几,那种 200 斤重的麻袋,他提着可以甩出去的。

我父亲身上多处受伤,衣服上的刀伤也不像是一种凶器造成的,张光奇一个人应该做不到。

潇湘晨报:你父亲衣服为什么留下来?

向明钱:因为案件没得到处理,所以说我们不能烧,也是希望将来能成为一个有力的证据。

潇湘晨报:你没有上诉,申请继续追责吗?

向明钱:判决出来后,合法期限内,我去了相关部门,也没下文。

这个案件公安局刑侦大队前后换了三个办案人,县检察院那边公诉人也换了两个。来来回回以后,就撇掉张光明的故意杀人罪,然后退查案件。

潇湘晨报:然后呢?

向明钱:县检察院这边后来给我一份张光明的不起诉决定书。我去追问相关办案人,他们说找检察院领导协商过,建把这个案件一分为二来办,对我们来讲是最大的好处。我有录音的。

潇湘晨报:你怎么看这件事?

向明钱:这个事情原本就是一个案件,为什么要分开来立案呢?

潇湘晨报:你现在的诉求是?

向明钱:把当年杀害我父亲的其他人抓捕归案,依法判决。我当初看到张光奇的时候很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处理这个事情,但我还是选择相信法律。

【4】中途没有想过要放弃

潇湘晨报:寻找的这些年什么时候最苦?

向明钱:找到张光奇之后的这三年最苦,这三年比之前的 17 年过得更沉重,这三年来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潇湘晨报:中途有想过放弃吗?

向明钱:没有,我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他是我父亲,我是他儿子。还有很多的因素在里面,我父亲看着我说好冷好饿,最终死去;我看着法医做尸检,把肚子划开;父亲下葬的时候我看他最后一眼,他的脸是乌的,这些我都看见,一直刻在脑海里。可能最近的事情我记不清,但当年的事,我永远忘不了。如果说哪天我忘记,那只能是当年的的涉案人员依法抓捕,得到应有的审判,也许我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我就可以放下一切,度过余生。

潇湘晨报:目睹父亲的事情对你成长的影响是什么?

向明钱:其实小时候我挺想当兵的,真的,我很崇拜。但是自从这个事情发生,我就喜欢上古惑仔,他们能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我母亲带着我离开村子以后,我的性格各方面也变了,变得沉默,独来独往。但是我不后悔,直到今天我学到很多东西。

潇湘晨报:哪方面?

向明钱:知识、法律,没事我就去图书馆,看看法律的书,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还有刑法,这些我都看,我挺喜欢看这些。我也喜欢看刑侦类电视剧,谍战片,抗战片等,从中去学习一些东西,技巧。

潇湘晨报: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向明钱:现在只要提到回老家两个字,我第一反应就是当年的那一幕,我偶尔会在梦里梦到说人我抓到。

潇湘晨报:压力大的时候你怎么排解?

向明钱: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没人的地方,发呆,抽很多很多的烟。实在不舒服的时候,我就会出去沿着一条马路一直走,直到自己的头脑感觉有点轻松。我每次从刑侦大队出来之后,我都会在树下坐着,外面会有很多来来回回的路人,其实我心里想,如果我能像这些人一样,不带着仇恨过,能像他们一样,哪怕一个月少挣点钱,我觉得这也是很好的,好渴望有那种生活。

潇湘晨报:这些年有没有过后悔或迟疑的瞬间?

向明钱:我一直希望着有一个家,我不要求他多好,哪怕是茅草屋,他也是一个家,一家人共同生活,因为这些年我们都是东一个西一个的,甚至逢年过节都没在一起,说实话我不愿意过大年三十,很多时候过年我都一个人在外面,点点外卖吃点东西,回去就睡。如果说初二初三没有饭店开门,我就吃泡面。每次过年我一听到烟花爆竹的声音,我直接戴耳机,把音乐开到最大,我不想听见。

潇湘晨报:为什么不回家和妈妈哥哥一起过年?

向明钱:哪来的家?那是家吗?出事之后我妈很少说话,吃饭的时候大家都不说话,过年时候坐在一起吃饭,我更容易想起小时候过年的场景,难受。

【5】我相信正义不会缺席

潇湘晨报:你什么时候开始出去的?

向明钱:辍学之后,我的思想变了,喜欢在外面玩,去网吧,在那边认识一些小伙伴。不过所幸,没有放弃学习的机会。

潇湘晨报:会和小伙伴聊到家里的事吗?

向明钱:不会,这几天很多朋友在网上看到我的事之后还问我,当初在一起玩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一声?我觉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去做就好了。

潇湘晨报:路上有人帮你吗?

向明钱:都是我一个人。我哥哥大我三四岁,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而且他没有看到当年的现场,也不知道怎么和相关部门打交道,我个人也不希望把家人牵扯进来。

潇湘晨报:你辍学,跟父亲的事情有关吗?

向明钱:我爸死了以后,我家可以用一落千丈比喻,我那个时候也没经常读书。后来我母亲带着我们离开本村。

潇湘晨报:你们是什么时候搬走的?

向明钱:我记不清楚了。姐姐已嫁人,母亲带着哥哥和我走了。那时候,母亲把玉米打成面拿来蒸,顿顿吃土豆煮白菜,连油都吃不起。

潇湘晨报:你们家这些年靠什么为生?

向明钱:我母亲做生意,我们自己讨自己的生活。我是一有人和我说有消息,我就找过去,2007 年找到 2017 年,我相信我能找到的。

潇湘晨报:你现在上班吗?

向明钱:我一个人跑这些事,可能一个月要跑好几个地方,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上班。

潇湘晨报:收入来源呢?

向明钱:从 2017 年把这个人抓回来算,都是借钱,我大体算一下,欠有十几万。等这件事解决,我去外面上个班,去厂里,或做房产中介,或去卖车卖手机也好,我相信我都有能力做好。

潇湘晨报:这是你未来的打算吗?

向明钱:算是吧,总之我现在人生中最大的事就是现在这件事,其他的在我的世界里,都不叫事儿。我相信正义,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

r
reference
1 楼
凶手是防卫过当,在美国有的州有"stand your ground" law. 按照次法,就属于正当防卫。
r
rainstorm
2 楼
杀他爸那个不是判了吗。
一地鸡鸡毛
3 楼
小孩子打架居然可以醸成如此血案!太奇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