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到处爬的蚂蚁 未来只能在小碗里爬…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1月9日 11点52分 PT
  返回列表
19666 阅读
8 评论
VOA

蚂蚁集团(Ant Group)价值350亿美元之上市案喊停后,后续的政治效应连日来仍余波荡漾,各界持续议论纷纷。

部分政治观察人士研判,这桩史上最大的募资案应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下令封杀的,因为蚂蚁创办人马云的影响力太大,且蚂蚁内部潜藏着反习的股东,都挑战到习核心的权威。至于马云10月底在上海外滩金融高峰会上长达20分钟的演讲则是导火线。

观察人士说,马云公开批评中国监管机构严重“打脸”以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为首的金融帮,因此震怒共产党高层。

中共党史学者林保华周一(11月9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蚂蚁的上市案是经过中共的金融帮和监管单位事先批准的,但上市前两日却突然被推翻,他认为“就是习近平在里面插手”。他说,当然,马云在外滩金融高峰会把中国的监管系统批的一文不值,也让王岐山和证监会等人的面子放不下来。

林保华说,习近平应该不懂金融,原本也管不到那么多。因此,以王岐山为首、中国前总理朱镕基派系人马为主的金融帮,这几年的势力还是很强。这从习王体制下,尚未有金融界重量级人士被整肃到就可以看出一二,“因为王岐山放他们一马”。

林保华:马爸爸挑战习大大的权威

不过,林保华也说,习近平和属于改革派的王岐山之间的歧见看来日益深化,本来,马云应该有机会可以结合王岐山来打击习近平,但他却那么高调利用阿里巴巴和蚂蚁分别在香港上市“捞钱”,近期还重批金融帮,反而给了习近平可以利用金融帮来打击马云的机会。

马云于10月底在上海外滩的金融高峰会上重批中国银行界对贷款要抵押的“当铺思维”。他还口出狂言说“中国金融没有系统,也没有系统性风险”,更批评巴塞尔协议是过时的“老人俱乐部”所制定风险标准。

林保华透过评论表示:“这不是简单的中共党内什么派系斗争,而是马云对习近平权威,甚至对党的权威的挑战......两年前马云被辞去阿里巴巴集团董座,不单是习近平的‘国进民退’(政策之影响),而是马云的‘富可敌国’形成对中共与习近平的挑战,也是中共一向对任何财富的觊觎。”

他说,“被迫退休”后的马云为何没有就此低调,反而还在上海论坛上大鸣大放,得罪金融帮,令人费解。不过,林保华相信,马云后续若能好好处理跟金融帮的关系,金融帮应该会放他一马,毕竟双方的共同敌人是习近平。再加上,马云名气太大,林保华说,习近平大概也不敢对他下太大的毒手,除非,依靠中共权贵成长的蚂蚁和马云不懂自保之道,继续选择跟中共硬碰。

谢金河:蚂蚁是反习派的集结?

在台北的资深媒体人、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则从蚂蚁背后的股东结构来细究上市案被封杀的原因。他认为,马云讲话向来犀利,不太可能因为一个公开发言就导致整个上市案喊停。因此,他推敲说:“蚂蚁上市市值可能窜升至4,000亿美元以上,但如果蚂蚁潜藏着反习派的股东?这个力量非同小可,也许这是一个缐索。”

马云据传属江派势力、与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交情匪浅,而江志成也是蚂蚁的原始股东之一博裕资本(约持有蚂蚁3%股份)背后的管理人,其他股东还包括,复星系创办人郭广昌、巨人集团的史玉柱以及通海控股的卢志强等亲江派的企业人士。另外,如同明天集团创办人肖建华,马云据传也是中共权贵红二代的洗钱工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就以 “让人看不明白”来形容蚂蚁案。他向美国之音表示,在中国,一般生意人不能挑战当权者或监管单位是常理。但马云不是普通人,说话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且蚂蚁股东中江派人马、红二代都有,势力也不小,这些都让人对蚂蚁真正被封杀的原因难以看透。

外媒路透社上周五(11月6日)的一篇报导则引述五位知情人士,其中,包括马云身边的两位人士表示,他们原本就因为有中国资深金融官员会同场出席上海金融峰会、而建议马云将批评的力道放缓一点,但马云不听,“坚持做自己,并畅所欲言。”

路透报道:高层震怒

对于马云公开发言后的破坏力,路透也引述两位不具名的中国政府官员指出,中共党政高层听闻马云谈话后震怒,将马云的话当成“打脸”监管单位。高层遂要求“调查”蚂蚁的商业模式,并做成报告,其中,呈送给“包括习近平”等各级领导阶层审阅,也因此,导致了高层后来对蚂蚁案的封杀。

路透也采访十多位受访者,其中,近半数都同意,马云在上海金融峰会的发言是上市案遭封杀的导火线。

不管蚂蚁被封杀的原因为何,香港资深出版人颜纯钩则透过脸书发表题为“蚂蚁金服马前失足,马云的好日子到头了”之评论。

他写道:“在中国做生意,不可或缺的自知之明是生意不能做太大,做太大本来也没关系,只要中共能掌控就没问题,但一个生意做到太大,大到中共拿捏不牢靠,那就是问题了。马云做生意很聪明,学外国先进技术很快上手,自己又有创意,因此生意瓣数越来越多,越来越发大,大到中共受不了,那时就是马云的末日。”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林和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则表示,很可能,马云的发言惹恼了中国的当权者和监管单位,而他与中共的关系已经出现问题。不过,这些揣测性的传言目前还有待证实。

林和立:企业人士避公开批评中共

但他说,可以确定的是,此一封杀事件让中国的监管单位之专业能力和效率名声都留下负面的影响。林和立说,民间企业人士未来也可能以马云为鉴、心中更留着“不祥之兆(writing on the wall)”,不仅要加强和中国共产党维持良好关系,而且在公开场合也会噤声,不再公开批评中央政府,以免遭受处罚或报复。

虽然反对习近平整治蚂蚁的动机和其所可能导致的寒蝉效应,但林保华说,蚂蚁所从事的网路小贷风险太高,使用者又众。尤其90后年轻人可以透过花呗、借呗平台,轻易借钱消费,万一债台高筑,犹如卡奴或者“马奴”,只要年轻人还不起钱,一出现违约潮,对社会秩序和金融稳定系的影响太大。再加上其上市时机卡在疫情期间的经济下滑阶段,林保华说,中共担心央行所释出的救市资金会流入马云口袋,或未来股价下滑,投资人受害,因此,强化风险控管的机制似乎也不无道理。

不过,资深创投人士、蓝涛亚洲的总裁黄齐元却不认同。他说,中国金融监管高层对马云和蚂蚁的打压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蚂蚁上市案上周喊卡后,中国人民银行及银保监会等监管机构陆续表态强化金融监管的立场。上周五人行副行长刘国强透过记者会,甚至呼吁游资要往实体经济投资,“不要去玩钱生钱的游戏”。

据联合报报道,刘福寿还举例,中国大陆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已经由高峰时期约五千家压降到目前的三家。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连续28个月下降。

黄齐元说,中共现在是透过蚂蚁案在 “秀肌肉”,因为“中国大陆是中央集权,所以,他不会让民企或个人的影响力太大......马云(对监管落后)的批评的确激怒了监管单位。”

黄齐元说:“中国很多名人都被抓,Jack Ma(马云)也都辞了(所有职务),但他还是影响力很大,可能是因为太有权、影响力太大了。主管机关不能忍受。”

他说,中国的监管单位将蚂蚁比拟为P2P民间网络借贷是“危言耸听”,因为他认为,蚂蚁并不是P2P民间网络借贷机构。蚂蚁真正的本质在利用科技来服务金融业,而不是自己投入、成为金融服务业。

互联网金融科技业遭政治打压

黄齐元说,蚂蚁是和大银行合作,然后利用AI(人工智慧)和大数据等科技能力和平台去服务个人消费者或小微企业,分析其信用风险,帮银行客户开发原来未触及的消费和贷款客户,然后,从中分润,其实是很聪明的商业模式。

据蚂蚁的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蚂蚁平台促成消费者和小微电商的信用贷款金额分别达1.7兆人民币(2,533亿美元)和4,000亿人民币(600亿美元)。另外,蚂蚁旗下的支付宝每个月有7亿以上的活跃用户,其所服务的小微电商超过8,000万家,金融机构合作伙伴也超过2,000家。截至今年6月30日前的12个月内,在中国经手的总支付交易金额超过118兆人民币(17.6兆美元)。

因此,黄齐元认为,马云呼吁监管面不要落后金融创新太多,其实,出发点是好的。

他说,蚂蚁借贷给小微企业,就是支持实体经济,当然,如果借钱去炒作的人若因此赔钱,还不了款,也会赔上自己的信用,届时,蚂蚁的系统也会监控并反映,只借钱给风险有限的个人或企业,并不会无限制借贷。因此,他说,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无视蚂蚁在普惠金融、科技创新和互联网金融平台上所创造出的三大优势,一味扣帽子,并不公平。

基于中国即将紧缩对网络小贷的资本额、贷款金额等业务,黄齐元提出了自己的预期。他说:“原来可以到处爬的蚂蚁,以后只能在小碗里面爬,这会影响到它的获利,但是它的IPO(公开发行案)还是会重来,但可能得等一年,而且募集的金额可能会减半。”

中国银保监会和央行在今年5月初即已草拟完成《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并于本周一(11月2日)公告,进入公众意见的征求阶段。预计一个月后,即12月2日公众意见的反馈截止后,进入下一阶段的立法或施行。

据此一办法规定,未来个人网贷不能超过30万人民币,或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对企业法人或组织的贷款也不能超过100万人民币。而经营网贷公司的一次性实缴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人民币10亿元,若跨省经营,则最低资本额将提高至人民币50亿元。另外,在单笔联合贷款中,办法也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每一项都显示,未来网络小贷的额度、出资额和杠杆率都将受到严格的规范和限制。

K
KINGTIE
1 楼
神经病,如果是反习政治斗争,还能走到上市这一步?
d
dumbttt
2 楼
不是政治斗争,而是党妈害怕上市后,不方便控制。
F
FollowNature
3 楼
防止国内发生金融风暴暴。同时蚂蚁独大,应该反垄断,折解巴巴
功夫熊猫茶
4 楼
问题是中国的金融机构就是问题一堆。这个是事实为什么不能说。
c
coyote2017
5 楼
用2元的资金做100元的生意,以高科技公司的架构从事金融业务。如果不严加监管,暴雷后谁来买单?
风静水清
6 楼
cf
z
zzbb-bzbz
7 楼
中国政府不是为资本家服务的,不像美国
技术员
8 楼
遇事就先往习派、李派、江派的框框里套,比阶级斗争为纲还要僵硬。这回怎么套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