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人的死局 超级富豪落马已常态化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3月8日 20点39分 PT
  返回列表
27153 阅读
21 评论
上报


  作者: 末夏

  对于所有中国企业家商人群体而言,既享受到半权力、半市场化所带来的红利好处,但同时又无处不受灰色权力所约束所牵绊,以此导致了不安全感在近些年持续弥漫,移民与转移资产几乎成为中国商人最需要考虑的头等大事。

  尤其在反腐与加强金融监管的这两年,中国商人们的惶惶不可终日更加与日俱增。

  最近中国商人的三件事引发舆论关注,一是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诉。这家近些年在国际社会风光无限的怪兽企业由此被中国金融监管部门之一的保监会接管。

  二是曾被媒体曝光与安邦保险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红二代,陈毅之子陈小鲁突然去世。两件事几乎紧挨着的时间,再度让安邦谜团成为悬疑。

  三是中国最为神秘的企业之一,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叶简明近期已被有关部门调查。根据美国《财富》杂志去年7月份发布《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以437亿美元营业收入位列第222位。这是中国华信连续第四年入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

  即使入围世界500强,但对国内外媒体舆论而言,这家曾耗资91亿美元收购俄罗斯石油的企业大亨,从来都显得身份复杂。果不其然,随着叶简明被调查后,据中国媒体财新网报导,可知这家企业与权力机构的深度合作,空手套白狼的高超财技不过是一种游离于正常市场商业之外的另类手法。

  本质上来说,安邦吴小晖与华信叶简明都是异曲同工。这两家企业能够在短短数年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数千亿数万亿规模的国际巨头,背后成功的秘诀在于与权力合作,以权力为庇护,以权力为马首,以权力为基础,打开通往财富世界的钥匙,两者好时一荣俱荣,一旦风向突变,这些顶级商人瞬间被新的权力力量所击碎,锒铛入狱。

  超级富豪落马已常态化

  以安邦为例,涉及到的中国家族企业资产(邓小平家族),早就在媒体的报导中被世人所知。但自始至终,高层家族也从未对此公开表态。

  吴小晖们成功的关键从来都跟自身嘴里说出的成功学理想与梦想无关。比如,人们至今记忆深刻的是,吴小晖在哈佛大学安邦集团2015招聘会上发表名为与梦想同行的演说,称每一个成功的人都有梦想,没有梦想不可能成功,梦想就是一种热情。梦想与成功之间的距离是坚持,梦想与行动的距离是我们自己。

  今天看来,这些夸大其词的假话,恐怕连吴小晖自身都不会信。吴小晖、叶简明们的出事,仅仅是中国超级富豪与权力密切结合的案例之一,从近年来的反腐来看,超级富豪的纷纷落马早已经是常态化。

  更早之前有明天系肖建华与股神徐翔。人们并不惊奇。据跟踪中国富豪人群财富情况的胡润(Hurun)报告,参加本届两会(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会议和政协会议)的亿万富翁人数为153人,比第十二届少了56人,第十二届的任期为2012年到2017年。

  与此同时,在中国民间多少已经形成了这样的预言,越是规模庞大的商人,越是容易出事,或者说不是在监狱,就是在前往监狱的路上。因为在中国,一个人一旦想把生意做大,则避免不了与权力机构合作打交道。越如此,越危险。

  还有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万达王健林。与安邦类似,前两年在全球快速扩张,王健林的1个亿小目标在2016年成为笑谈,仅仅一年后,王健林也好,万达也罢,纷纷卖资产变现。王健林的风光无限与人们纷纷猜测其何时入狱达到,仅一步之遥。

  在一个缺少法治,权力等于一切的中国社会,中国商人或被动或主动参与其中,他们往往能用最短的时间内把资产做到全世界最大,但往往随之而来的是快速崩塌,难以基业长青。有学者专门研究过中国企业为什么不能富不过三代,其认为关键因素仍然是官商关系这道坎过不去,这几乎成为了中国全体商人的死局,至今无解。

  而要想有解的关键,显然是需要全社会的制度环境配套,有权力的制约,有民主的跟随,有一切可以制约权力之手的社会力量,这才能打造一个真正正常的商业环境;否则,当中国企业家仅仅去研究商业模式,仅仅去开发产品,仅仅去谈梦想与理想,丝毫拯救不了自我,只能陷入到无穷无尽的官商阴影中。

S
Smile4
1 楼
这是官商勾结的必然结果
S
Smile4
2 楼
保护伞一垮就自然玩完了
西
西门桥
3 楼
公私合营期间也是这种情况
无忌哥哥
4 楼
只要党需要,都得交出来
磨不开
5 楼
梦,就是叫你不要醒。
枫红满山
6 楼
金融反腐是对美金融战役的备战要招
W
Waterinn
7 楼
論財富的負作用与富豪的宿命 財富之於人的意義,很有些類似脂肪之於健康的意義。 一個人完全沒有脂肪,營養不良,就會怕寒怕冷,弱不禁風,完全沒有抵抗疾病的能力,這個人當然是不健康的;但如果他營養過剩,脂肪堆積,肥成累贅,胖成負擔,站不起,走不動,跑不快,跳不高,成天只能或坐或躺,動彈不得,那這個人的健康也是大有問題。 一個人完全沒有財富,窮得吃不飽,穿不暖,無家可歸,乞討街頭,這個人的生活確是窮酸可悲,大部分人都不願過這樣的日子;但一個人如果富可敵國,財富多到被國家警惕,被盜賊注意,被家人惦記,被公眾妒嫉,那這個人,他的家族,以及他的後代,恐怕也不會有幸福日子好過。 不同的是,脂肪過剩的害處,大多數人都容易明白;但財富過剩的害處,大多數人都不容易明白。 胖了的人主動減肥,殊不容易;巨富的人主動減富,更加困難。 富者,負也。過剩的財富,對於人生幸福,家人平安,後代子孫福祉,負作用的概率恐怕比正作用大。 孫叔敖為楚國令尹(宰相),楚國被他治理得國富兵強,稱雄天下。楚王要封他一塊肥沃之地,他婉拒了。臨終之前,他告誡兒子:“楚王若賜你肥沃封地,一定不能接受;只請求最貧瘠瘦薄的那塊,保你一世平安。”他的子孫照辦了。後來,凡得肥沃封地的功臣子孫,都人獲罪,地被奪,唯有孫叔敖子孫世世平安,因為無人与之爭奪那塊貧瘠之地。 輔佐越王勾踐“功成身退”的範蠡,做生意富成了陶朱公,然而“三致千金而三散之”,因為他明白,財富与功名一樣,過剩了就是負擔,並不能從中得到幸福,享受到快樂。 後世的富人,明白這道理者越來越少。 對於一個國家而言,道理是一樣的:富豪勢力太大太強,蓋過政府,同樣會禍亂天下,危害社稷,荼毒蒼生,最終禍害自己及子孫。 漢代兩個大富豪:一個是土豪鄧通,“鄧氏錢布天下”;一個是吳王劉濞,“煮海為鹽,開山冶鐵”,富曱天下。最終的結局是:鄧通餓死,吳王殺頭。 鄧通之後兩千余年,有另一個姓鄧的小個子,主張“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他的繼承人大肚子又定下了“悶聲發財”的國策,於是數十年間,中華富豪如過江之鯽,橫行全球,睥睨世界,惹得各國盧瑟(loser)們怨聲載道…… 有個叫胡潤的好事者也想分一杯羹,把富豪的名單排列起來,名之曰“富豪封神榜”。但不久後的一系列案件,使這個封神榜變成了“封鬼榜”,因為凡上榜的富豪,未幾就紛紛栽進了屠宰場。 請別怪我們的偉大領袖,因為任何一個人上臺,都會做同樣的事,這是天命,而“天命”是無處逃避的。 什麼是“天命”? 三國時候曹植寫過一篇《洛神賦》,這“翩若惊鴻,嬌若游龍”的洛神就是以當時的國花,美貌甲天下的天下第一大美女甄氏為原型的。這甄氏做生意的頭腦也是了得:當天下將亂,人人賣房賣地,囤積金銀珠寶的時候,她讓家人拋出所有金銀珠寶,買房買地,收留流民,開荒囤糧;戰亂暴發,糧价上漲,她又讓家人拋售糧食,賺數百倍金銀;群雄逐鹿,諸侯混戰之際,軍餉匮乏,她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讓家人將所有財產捐為軍資。由是甄家一族世世為侯,綿延數代。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就是富豪的“天命”,也是“宿命”。 試想,一個富豪,如果財富多到可以壟斷社會經濟,掐住元首命脈,控制國之重器,威脅政府生存,那麼這個富豪的“宿命”會是怎樣的呢? 歷史的經驗是,他只有兩條命運可以選擇: 第一是運用自己的財富為武器,干掉元首,自己當元首;踢開政府,自家建政府。 古代的田成子發動經濟政變,大斗出,小斗進,收買民心,殺死齊王,自己做齊王,盜了整個齊國;當今的特郎普推翻白宮,自己住白宮,搶了整個美國,走的就是這條路。 多名富豪聯合起來,組建“共和政府”,實行“憲政民主”,組織富豪俱樂部式的國家政權,然後“選舉”一個代理管家坐在前臺寶座上輪流做總統,富豪們仍在幕後“悶聲發財”,“垂廉听政”,當後臺老板,這是美國式的金融寡頭政治模式。 《政治經濟學》告訴我們,經濟是政治的基礎,政治是經濟的歸宿。 富豪的財富做大到一定程度,一定要謀朝籑政,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鄧通的模式,叫“吮癰舐痔”;田成子的模式,就叫“篡黨奪權”;呂不韋的模式,叫“偷天換日”;特郎普的模式,就叫“民主憲政”。 上述四种模式,都曾經或者正在中國上演: 煙草大王褚時健,或許是鄧通模式的代表;徐明,或許是田成子模式的代表;安邦(危邦還差不多)保險的吳小暉,或許是呂不韋模式的代表;最近蹦出來的女企業家王瑛,或許是特朗普模式的代表。 這些富豪的“謀朝篡政”,如果成功,他們就會世世代代成為中國的華爾街金融世家,在“憲政”“民主”幌子的隱蔽下,吸中國人民的血汗,剪中國人民的羊毛,世襲罔替過“高端人口”的精英生活。 但如果篡弒或者政變失敗,等著他們的就會是另外一條“命運”: 那就是以“篡黨奪權”或“投機倒把”的罪名,投入屠宰場自生自滅,如鄧通那樣;或者以“裏通外國”的罪名,鴆毒賜死,像呂不韋那樣。 這是沒有硝煙的一場生死較量,其烈度不亞於有硝煙的戰爭。 這同樣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
W
Waterinn
8 楼
論財富的負作用与富豪的宿命 財富之於人的意義,很有些類似脂肪之於健康的意義。 一個人完全沒有脂肪,營養不良,就會怕寒怕冷,弱不禁風,完全沒有抵抗疾病的能力,這個人當然是不健康的;但如果他營養過剩,脂肪堆積,肥成累贅,胖成負擔,站不起,走不動,跑不快,跳不高,成天只能或坐或躺,動彈不得,那這個人的健康也是大有問題。 一個人完全沒有財富,窮得吃不飽,穿不暖,無家可歸,乞討街頭,這個人的生活確是窮酸可悲,大部分人都不願過這樣的日子;但一個人如果富可敵國,財富多到被國家警惕,被盜賊注意,被家人惦記,被公眾妒嫉,那這個人,他的家族,以及他的後代,恐怕也不會有幸福日子好過。 不同的是,脂肪過剩的害處,大多數人都容易明白;但財富過剩的害處,大多數人都不容易明白。 胖了的人主動減肥,殊不容易;巨富的人主動減富,更加困難。 富者,負也。過剩的財富,對於人生幸福,家人平安,後代子孫福祉,負作用的概率恐怕比正作用大。 孫叔敖為楚國令尹(宰相),楚國被他治理得國富兵強,稱雄天下。楚王要封他一塊肥沃之地,他婉拒了。臨終之前,他告誡兒子:“楚王若賜你肥沃封地,一定不能接受;只請求最貧瘠瘦薄的那塊,保你一世平安。”他的子孫照辦了。後來,凡得肥沃封地的功臣子孫,都人獲罪,地被奪,唯有孫叔敖子孫世世平安,因為無人与之爭奪那塊貧瘠之地。 輔佐越王勾踐“功成身退”的範蠡,做生意富成了陶朱公,然而“三致千金而三散之”,因為他明白,財富与功名一樣,過剩了就是負擔,並不能從中得到幸福,享受到快樂。 後世的富人,明白這道理者越來越少。 對於一個國家而言,道理是一樣的:富豪勢力太大太強,蓋過政府,同樣會禍亂天下,危害社稷,荼毒蒼生,最終禍害自己及子孫。 漢代兩個大富豪:一個是土豪鄧通,“鄧氏錢布天下”;一個是吳王劉濞,“煮海為鹽,開山冶鐵”,富曱天下。最終的結局是:鄧通餓死,吳王殺頭。 鄧通之後兩千余年,有另一個姓鄧的小個子,主張“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他的繼承人大肚子又定下了“悶聲發財”的國策,於是數十年間,中華富豪如過江之鯽,橫行全球,睥睨世界,惹得各國盧瑟(loser)們怨聲載道…… 有個叫胡潤的好事者也想分一杯羹,把富豪的名單排列起來,名之曰“富豪封神榜”。但不久後的一系列案件,使這個封神榜變成了“封鬼榜”,因為凡上榜的富豪,未幾就紛紛栽進了屠宰場。 請別怪我們的偉大領袖,因為任何一個人上臺,都會做同樣的事,這是天命,而“天命”是無處逃避的。 什麼是“天命”? 三國時候曹植寫過一篇《洛神賦》,這“翩若惊鴻,嬌若游龍”的洛神就是以當時的國花,美貌甲天下的天下第一大美女甄氏為原型的。這甄氏做生意的頭腦也是了得:當天下將亂,人人賣房賣地,囤積金銀珠寶的時候,她讓家人拋出所有金銀珠寶,買房買地,收留流民,開荒囤糧;戰亂暴發,糧价上漲,她又讓家人拋售糧食,賺數百倍金銀;群雄逐鹿,諸侯混戰之際,軍餉匮乏,她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讓家人將所有財產捐為軍資。由是甄家一族世世為侯,綿延數代。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就是富豪的“天命”,也是“宿命”。 試想,一個富豪,如果財富多到可以壟斷社會經濟,掐住元首命脈,控制國之重器,威脅政府生存,那麼這個富豪的“宿命”會是怎樣的呢? 歷史的經驗是,他只有兩條命運可以選擇: 第一是運用自己的財富為武器,干掉元首,自己當元首;踢開政府,自家建政府。 古代的田成子發動經濟政變,大斗出,小斗進,收買民心,殺死齊王,自己做齊王,盜了整個齊國;當今的特郎普推翻白宮,自己住白宮,搶了整個美國,走的就是這條路。 多名富豪聯合起來,組建“共和政府”,實行“憲政民主”,組織富豪俱樂部式的國家政權,然後“選舉”一個代理管家坐在前臺寶座上輪流做總統,富豪們仍在幕後“悶聲發財”,“垂廉听政”,當後臺老板,這是美國式的金融寡頭政治模式。 《政治經濟學》告訴我們,經濟是政治的基礎,政治是經濟的歸宿。 富豪的財富做大到一定程度,一定要謀朝籑政,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鄧通的模式,叫“吮癰舐痔”;田成子的模式,就叫“篡黨奪權”;呂不韋的模式,叫“偷天換日”;特郎普的模式,就叫“民主憲政”。 上述四种模式,都曾經或者正在中國上演: 煙草大王褚時健,或許是鄧通模式的代表;徐明,或許是田成子模式的代表;安邦(危邦還差不多)保險的吳小暉,或許是呂不韋模式的代表;最近蹦出來的女企業家王瑛,或許是特朗普模式的代表。 這些富豪的“謀朝篡政”,如果成功,他們就會世世代代成為中國的華爾街金融世家,在“憲政”“民主”幌子的隱蔽下,吸中國人民的血汗,剪中國人民的羊毛,世襲罔替過“高端人口”的精英生活。 但如果篡弒或者政變失敗,等著他們的就會是另外一條“命運”: 那就是以“篡黨奪權”或“投機倒把”的罪名,投入屠宰場自生自滅,如鄧通那樣;或者以“裏通外國”的罪名,鴆毒賜死,像呂不韋那樣。 這是沒有硝煙的一場生死較量,其烈度不亞於有硝煙的戰爭。 這同樣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
T
Tomzeng64
9 楼
现在吉利最风光了。只要终身制。他至少20 年不倒
西
西门桥
10 楼
全部公私合营了之后,经济也就死了!
q
quzhiz
11 楼
马化腾、马云、王健林、郭广昌、许家印等所谓的“民营企业家”这些年暴发,背后都有中共高层那些贪腐家族的的支持,但权力的魔棒既可以让他们在一夜之间飞黄腾达,也可以一夜之间把他们打回原形,甚至变成阶下囚。但这也是公平的,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历史总是在重复,但身在其中的人总认为自己很特殊,王健林说“亲近政府、远离政治”,马云说“要跟政府谈恋爱,但不要结婚”,这些人都以为自己很聪明,既能利用政治势力来暴富,又能脱离政治势力对他们的挟制,但最后他们还是难以逃脱这个规律。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还将这些人作为励志的榜样崇拜着,真以为他们像比尔盖茨、贝佐斯那样,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奋刻苦取得了那样的成就。
a
alwayszxing
12 楼
孔子说:“国有道,贫且贱焉,耻也;国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今天中国的那些富豪,绝大多数都是靠官商勾结起家,发的都是不义之财,从马云。马化腾到王健林再到郭广昌、许家印等等无不如此。而善恶有报的规律,在哪里也逃脱不了,不是说在中国赚了黑心钱,转移到美国、香港,在那里上市、投资就没事了,因为“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无论天涯海角都不能逃脱,而且“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在时间上也就是早几年晚几年的事。徐明和刘汉依靠权贵,几年前何其风光,可现在都灰飞烟灭。所以,人哪,还是要守住善念和良知,不要为过眼烟云的利益和转瞬即逝的那些荣华富贵就助纣为虐、忘乎所以,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还在历史上留下千古骂名。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人们在看影视剧时都能看得很清楚,可一到现实中往往就分辨不清,都在羡慕着、崇拜着。王健林、郭广昌、贾跃亭、赵薇、叶简明等人现在乌云罩顶,时间之快超出人的想象。接下来,中国还会发生很多这样极具戏剧性的事,就看人到时能否看清,这对每个人都是一个考验,因为,这也事关每个人的前途和命运。
潘员外
13 楼
社会资源全部在政府手中,做企业的不和政府搞好关系能做大做强吗
s
stomend
14 楼
哈哈,不打贪被骂,打贪也被骂,这就是共匪的宿命 还是像米帝那样贪污合法化,不太会被骂
闲人2000
15 楼
中国富豪特殊?富豪就不能破产,富豪就不能违法?什么逻辑!
M
Marienling
16 楼
垃圾文章。
v
vawong
17 楼
我早就说中国富不过三代,因为政治和社会原因。美国人都有old money. 中国人很少有,都要靠白手起家。就是因为这一茬又一茬的权力更替和政策变换
绿
绿野风烟云深处
18 楼
这些都是白手套,不是真富豪
永远是中国人
19 楼
吉利的老总到底是不是习近平的连襟? 彭丽媛妹妹的老公?
L
Lion's
20 楼
劳动致富光荣。剥削致富,双手沾满劳工血与汗,可耻!
剑吼西风
21 楼
严打经济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