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造就宝藏之地 这地的"独立梦"指日可待?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15日 7点48分 PT
  返回列表
13668 阅读
5 评论
HK01



每当位于地球偏远的东北角、总人口不足6万的格陵兰岛出现在新闻头版,对于世界其他地区民众而言几乎都意味着噩耗。最近的一轮媒体热议,便源于今年8月发布在科学期刊《通讯地球与环境》(Communications Earth & Environment)的最新研究结果——在全球暖化影响下,2019年格陵兰岛融冰的规模达到了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值。科学家表示,5,320亿吨的融冰量很可能是过去几世纪甚至一千年间最严重的。但这则令人惊恐的消息对于格陵兰及其居民而言却是件好事。

格陵兰"独立梦"

作为世界上除澳大利亚外最大的岛屿,有着约216万平方公里占地面积、5万6千人口的格陵兰还是世界上人口最稀疏的地方之一。虽然格陵兰是丹麦领土,但却有独立的议会进行自治,并在丹麦议会享有两个议席,然其涉外事务仍由丹麦掌管。其官方语言亦在2009年从丹麦语变成了格陵兰语(Greenlandic)。事实上,以来自北美大陆的因纽特人(Inuit)为原住民的格陵兰虽在中世纪两度被冰岛和挪威殖民,但还是享受了几百年的独立地位,直到18世纪,欧洲国家在传教运动驱使下再次涉足这个冰雪覆盖的领地。1721年,格陵兰正式成为丹麦统治下的领土。

2008年,格陵兰居民通过全民公投,以75%的赞成票正式实现了自治。而格陵兰的独立派进一步立下了2021年——丹麦统治的300周年实现独立的目标。

现在看来,2021年就独立的愿望显然已经落空。有着世界总量四分之一的庞大稀土资源储备、以及丰富的黄金、红宝石、铀、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的格陵兰无疑是一块"宝藏之地",但冰川雪原却又遏制了将潜能发挥出来的能力。北极圈的严寒环境,使得格陵兰每年只有短短三个月才允许勘察开采等工作,资源开发从前期勘察到产出,周期极其漫长。人口少、经济自主性不足,多重因素导致格陵兰经济几乎完全依赖渔业和丹麦政府每年的补贴——这笔高达3.9亿丹麦克朗(即5亿港币)的补贴几乎是格陵兰政府总公共开支的一半,如此一来独立自然无从谈起。

对于抱着独立梦想的政客和当地的一些民众,吸引外部投资成为不可避免的路径。但好消息是,在这方面格陵兰确有不少资本。

地理位置优越

由于地处北冰洋和大西洋、欧洲、北美以及俄罗斯之间,历史上格陵兰就战略地位不凡。冷战时期,由于北冰洋是美苏之间最短路线的途经之地。当时,西方媒体曾无数次想象和描绘过苏联潜艇部队从北冰洋发动导弹打击的情景。"冰冷的北冰洋水面下,数艘潜艇潜伏待命,突然间,十余枚导弹冲破水面,腾空而起,向目标飞去……"

为了防止噩梦实现,格陵兰成为了美国监控苏联洲际导弹发射的重要前哨。除了建立弹道导弹预警系统,美国更在60年代秘密建设了核导弹发射基地。考虑到若是从美国本土直接发射洲际导弹,其距离长达8,000多公里,而格陵兰与苏联之间的距离大约只有其一半,加上厚厚的冰层作为基地的天然屏障,这里成为在核战争爆发的紧要关头、出其不意的对苏联发起核打击的。

现代”淘金热”?

但冷战结束后,格陵兰的地理位置以及厚厚的冰川一时失去了重要性,但全球暖化的加速改变了这一局面。

作为北冰洋地区的一部分,格陵兰岛是全球暖化影响之下、融冰最严重的区域(南极及全球各地的高山冰川均在其后),为每年全球海平面上升贡献了四分之一的”功劳”。而喜欢温暖气候的格陵兰海藻则迅速在冰面生长,进而减少冰面能够折射的阳光。加上从低纬度地区带入的大量煤烟覆盖在冰面,导致黑化了的冰面大量吸收太阳的热能,严重加剧冰层融化的速度。这种”黑冰”效应,造成格陵兰岛的冰层比科学家此前预期更快的速度消融。

这个环保分子眼中的噩耗对于格陵兰却是前所未有的机遇,这意味着冰层下的石油气以及其他稀土资源的开采可行性大大提高,而过去被资源储备吸引又因投资周期过长而止步的外国资本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机会。除了早就曾派出官员考察的中国外,希望找到俄罗斯外第二大石油气资源供应方的欧盟也虎视眈眈,商业开采的可能亦变得指日可待。

2019年,《华盛顿邮报》爆料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白宫顾问认真讨论购买格陵兰岛一事。格陵兰政府虽立刻声明"不卖",丹麦前首相更直称其为"愚人节笑话",但特朗普不了了之的"买岛计划",却反映了格陵兰这一宝藏之地的重要性。

同年6月,美国和格陵兰就未来在矿产领域合作签署备忘录,计划共同资助一项格陵兰西南部3,000平方公里的高光谱影像调查,来勘察冰层下的各类矿物——尤其是稀土资源。而这些在电动车、风力涡轮机和军工等高科技领域至关重要的稀土资源目前被中国主导,70%由中国开采,经中国加工的比重则更大。

格陵兰的资源库,连带其在全球的战略价值,毫无疑问是使其实现经济独立的决定性武器。

格陵兰比目鱼、融冰旅游热

不过,融冰带来的经济机遇不仅仅是资源开采的可能,还有随之兴起的融冰旅游热。一个名为伊卢利萨特(Ilulissat)的格陵兰西部城市成为了旅游热点,在这里,游客可以观赏到世界上移动最快的雅各布布布港冰川(Jakobshavn glacier),目睹这个冰石从庞大的冰体分裂、滑入冰河,又缓缓汇入海洋的景观。

瑞士科学家Konrad Steffen说:"当你站在那,你能看见冰在你的脚下移动,(这个冰川的运动)就是如此之快。"

在近些年热烈的全球暖化宣传运动之下,这个全球暖化的最生动写照、以及地球和人类未来图景的昭示,成为伊卢利萨特的酒店经营者、投资者以及各地的旅行社而言的最佳噱头。除了以往常见的来自欧洲、北美的游客,愈来愈多的中国人也加入游客大军,在旅游旺季,游客有时甚至比整个伊卢利萨特市的居民还多。

当地一位名为Paneeraq Fleischer的超市经理表示,一到夏天会出现劳动力短缺的状况,他们很难招到人手。一些餐厅和超市甚至开始引入菲律宾的工人来弥补缺口。

此外,岛上的招牌出口鱼类——在高纬度的寒冷海域栖居的格陵兰比目鱼,也在冰融之下为该地带来更多收益。近年来由于河上冰量的减少,当地的渔夫开始放弃只能装几百公斤鱼的雪橇,转而用能装载多达两吨鱼的船运送鱼类,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加上过去十年来比目鱼价格增长了两倍,在人口不过4,500的伊卢利萨特,每年仅鱼类的产出价值就达630万港币。

矿物开采、旅游业及渔业的潜能和增长,让脱离丹麦的经济补贴、实现经济独立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愿望。民调反映的当地民众对实现独立的看法,结果参差不齐,支持独立的比重有的达64%,有的则只有38%,但在政界的呼声显然很大。目前在格陵兰议会拥有最多议席的两大党——前进党(Siumut)以及因纽特人共同体(Inuit Ataqatigiit)均为独立派。但即便是格陵兰支持统一的建制派,也把资源开采作为核心政策,努力推动经济自给。

对于格陵兰岛的民众来说,全球暖化的加速到来,无疑是推动独立的黄金时代。

土木匠
1 楼
和美国大选一样,有输有赢,几家欢喜几家愁。
L
LISP
2 楼
川普政府真的没出息 武力打下来,作为遏制俄罗斯的桥头堡
亮油
3 楼
"独立"过去总和解放、自由相连,现在成了懒惰、唯利是图、逃避责任的代名词。
F
FollowNature
4 楼
真正独立也不错。旅游热点。
h
happyEstate
5 楼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