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教变"高端家政"冲上热搜:月薪2-5万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10月14日 11点58分 PT
  返回列表
28015 阅读
17 评论
网易新闻

今天

#住家教师月薪两三万元#的话题

冲上了热搜榜第一



目前,话题阅读超2亿



教育部“双减”措施落地后

众多学科类培训机构关停、转型

但与此同时

一些培训从业人员

借以“高端家政”“高级保姆”的形式

换个“马甲”在市场自由流动



变相“家教”广告遍布网络

部分月薪甚至高达5万元

网络上,不少家政公司开始大力推销“高端家政”、“高级保姆”、“高级管家”。

仔细一看,“985毕业、”“硕士”、“英语八级”、“海归”、“教师资格证”……一个个漂亮的标签暗示着,这些工作实质上就是家教、住家教师。



家政公司将“住家教师”包装成“高大上”的新兴职业,年轻人可以借此接触高端家庭,体验别墅花园生活。

雇主们则往往需要这类保姆式的教师对孩子们进行学科辅导、制定学习计划、养培良好生活习惯。从早起叫醒、上下学接送到学科补习……偶尔也需要充当司机和采购员,帮助打理家中的琐事。如果老师掌握运动技能或者懂乐器,则是加分项。

有一技之长傍身,“住家教师”的月薪也令人咋舌,开到3-5万的大有人在,还有的甚至需要13薪。







和通过中介机构聘请家政人员各自支付中介费用不同,通过中介机构聘请家庭教师,雇主需要支付的中介费用为教师月工资的全额。至于流动性的问题,客服承诺公司在一年内可以免费调换老师。由于收益可观,住家教师成了继月嫂、育儿嫂之后的家政新宠,在上海诸多家政公司纷纷上线并被重点推出。

记者就一月薪标注为3万的岗位向家政公司咨询应聘条件,对方表示需要本科以上学历、英语六级、有教师资格证、能用英文辅导小学全科、有海外留学经历且年龄在40岁以下。



供不应求

家政公司套路满满

上海的李女士被广告吸引,

联系到一家家政公司,

她看中的一份履历是

“女性,211硕士,英语专八,两年中英家庭教师”

但客服随即回复她,

此人已被别的客户签掉了,

可以再推荐别的家教候选人。



原本李女士请家教的预算是1.5万元,

没想到她筛选了十多个候选人,

竟然选不出一个口语过关的老师,

不是发音不标准,

就是简单语法都弄错,

直到客服推荐了开价3万元,

有留学经历和家教经历的小林

小林的自我介绍里,

“不经意”流露出此前为“有钱人”服务,

“我带过的一户,宝宝从六个月就开始学英文。”

“前两个雇主是星河湾和碧云的。”

“可以兼职司机,但只服务孩子。”

小林来面试的那天,先是客服告知李女士,已经有其他雇主看中小林,李女士面试完必须马上确定是否录用。面试时,客服还带着合同一起跟来了。

李女士请过家政阿姨,明白这是对方施压催单的伎俩。在感觉小林的综合能力与她的预期存在差异之后,李女士就表示再考虑一下。没想到客服刚走就发来信息,说小林被外地雇主加价聘请了,让李女士再重新选人。



市场已经这么热了吗?还没见到人,六七万就花出去了。”这次不算成功的“寻师”经历,让李女士重新审视起请住家教师的打算。

记者在暗访时看到一则广告,女孩履历格外出众:复旦大学硕士毕业,英文专业八级,口语流利地道,更夸张的是,文案竟写着她是市重点中学在职教师

然而与李女士的遭遇如出一辙,广告贴里的老师永远约不到,但是永远挂在中介网上显眼位置。每当选中一名各方面素质优秀的老师进行询问时,客服都会表示,“这位老师已经被签走,再给您推荐其他老师。”



而此后客服推荐的老师,都是资历平平。要么才艺丰富,但没有教师资质;要么是曾在教培机构工作,看似有经验但细瞧是销售;要么有留学经历,但口语并不地道。偶尔一两个有教学经验、亲和力强、多才多艺的,要价都在两万以上。

半个月过去,当记者再次打开同一个网页,那些“已上户”的优秀教师信息仍然挂在家政公司的广告贴里,吸引着家长们前来咨询。

家长一心偷偷抢跑

从业者也为高薪疯狂心动

住家教师概念的升温,与雇佣专职家庭教师在私密环境教学,能让“抢跑”穿上隐身衣不无关系。

今年六月份,刚从国内某师范大学英语系毕业的小周,拿到了教师资格证,应聘到一个上海家庭。暑假期间早八晚八中间午休,一天的学习时间不能少于8个小时,英语、语文、数学、科学她都要辅导。素质类活动如篮球、舞蹈、游泳等则另有专业教师授课,她只需接送,偶尔还要和家里的阿姨一起去采购生活用品。

小周会在网上晒晒自己的住家工作。在一份英文作业下面,有人留言:“你确定这是预初的课吗?我们高中才学到这些。”她回应,孩子学得早很正常,“否则干嘛雇我呢?”

“愿意请住家的,一般都是高收入家庭,花钱买的服务,这里不让学了就从那里学。”小周看到的派单信息中,有来自公办学校的孩子,也有读国际学校的学生,最小的两、三岁,最大的十四、五岁,一些雇主家庭有二胎、三胎需要同时照顾。

因为刚毕业没什么经验,小周的薪酬在上海的住家教师里算初级,即便如此,也达到了1.2万元/月。在她发出的笔记中,雇主的优渥生活成为围观的重点,评论区清一色自我介绍“蹲”雇主,还有人打听哪里可以找这样的工作。

就在9月8日,教育部《关于坚决查处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问题的通知》发布对“家政服务”“住家教师”“众筹私教”等7类隐形变异学科类校外培训形态表示“一经发现,坚决查处”

面对教育部的“禁令”,小周仍持侥幸:“未来怎么样说不清楚,眼下只要待遇开得好就继续做。”之前面试李女士家的小林也表示,准备去考相关的技能证书,为进一步提升收入做准备

网络上流传的一份

对英语老师转型的建议

反映了部分相关群体的心态

而这个隐秘市场的火热,也反映出部分家长执着于“抢跑”的心态。

小周透露,“愿意请住家的,一般都是高收入家庭,花钱买的服务,这里不让学了就从那里学。”

小林透露,她之前服务过的某户家庭,女主人剑桥大学毕业,家中两个孩子还没上小学就已经完全没有玩的时间。“我的任务,就是负责带他们完成父母规定的练习作业”。

住家家教是否违规?

隐蔽分散能否治理?

专家表态来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中高考政策研究专家熊丙奇表示,教育部针对相关行为正在研究制定具体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了违规家教的情形,包括在职教师家教、没有合法教师资格的人员家教、以住家保姆名义请家教等都是违规的。监管部门可通过网格化管理、扩大线索来源等方式,进行监管、查处。

熊丙奇分析,“双减”措施落地后,家长请私教的意愿如果强烈,表明需求侧治理乏力:“要疏导家长的需求,就必须提高学校教育质量,并由社区提供双休日、节假日的活动去处。

由于家长请私教十分分散,无疑加大了监管难度。对于学科类培训转入“地下”,熊丙奇提出两点治理思路:科学治理、系统治理。同时,还要转变家长的家庭教育理念,一方面推进破除唯分数、唯升学、唯学历的教育评价改革,在全社会形成新的教育观和成才观,另一方面需要加强对家长的家庭教育指导,让家长掌握科学的家庭教育理念和方法,对孩子的成长有合理的期待,为孩子规划适合的成才道路。

吃货2001
1 楼
疏和堵,几千年过去了,执政者依然搞不清楚。
c
cliffwood
2 楼
如此愚蠢的执政方式,连个人请个家政,家教都要管。
京工人
3 楼
一千万教辅人员中,有几百个以这样的方式继续每月5万元工资的教辅工作,已经对全局无足轻重,不值得社会关注。只要99.999999的教辅工作消失就行了
国人情怀
4 楼
这shi跟明朝禁海一样的大傻操作。
国人情怀
5 楼
都是包子显大眼的思路,实在想不出显大眼的套路了,想到了禁学的的事来显大眼
s
showers
6 楼
有陪睡的吧
国人情怀
7 楼
陪睡木问题,陪学不行
问题哥
8 楼
凶似虎,笨如猪 庆丰歪政又一出 东厂职责须扩大 侦查家教抓读书
l
lovNordstrom
9 楼
不该砍掉教育培训行业. 中国人相信读书改变命运, 原本是这个民族的优点.
好奇心想象力
10 楼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中国人脑子灵活,生存力极强,不用为教培老师们担心工作
西
西湖孤山
11 楼
最近把辅导老师给禁止了,我看不必如此。老百姓自己掏钱,你政府不应该管管。不抢不偷,你政府能不能不要参合?你得找根儿,就是高考资源不均衡。普通孩子在小县城乡下的,不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高考吃亏大了,我当年也是给这个制度坑的。
杰瑞王
12 楼
朝阳大妈和当地派出所要积极配合,晚上察夜
M
MonkeyWork
13 楼
家教变"高端家政",还是 家政变"更高端家教"
西
西岸-影
14 楼
这其实与教培业性质不同,属于社会可以接受的。 教培业被整顿是因为属于资本驱动的产业,也就是资本操作市场,或者说制造市场,迫使有孩子的城市家庭不得不花钱使用教培,否则无法进入大学。这与中国招生看成绩的特点有关,但成绩是相对公平的标准,也就给教培产业提供了市场机会。 但客观上不仅冲击公共教育,更是加重家庭和孩子负担,资金不得不流向某个方向,与鸦片时代背后的资本运作是一样的。 个体家庭的家教不同,毕竟能够参与的家庭不多,对社会资本流向影响不大。教培业一个老师可以同时给几十个学生上课,家教参与到学生数量要少很多,涉及到的资金数量也就小很多。你是不可能组织个人寻求家教的,但可以阻止社会趋同现象。
g
green2008
15 楼
表面说的冠冕堂皇,私底下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情。 普通老百姓无法就是学着政府的做法而已
爱吃面包的人
16 楼
猪圈国从上到下就是一个疯人院。
共-产-党
17 楼
应有之义。 在中共消灭了教辅行业以后,辅导变家教,那么也只有所谓的高端人士(要么真有钱,要么真有权)的孩子才有能力接受课业辅导了。而中产及以下就只有洗洗睡了吧。因为他们要么付不起那钱,要么只能找便宜但质量很差的辅导了。 这将进一步加大了阶层之间的鸿沟,进一步增加了阶层跃升的难度,进一步堵塞了下层阶层的孩子的上升通道。 以后,中共国的阶级分化将更加明显。高端人士及其后代将“永远”占据统治地位。由于人性,他们将越来越加大对较低层的剥削力度。 底层的人要想翻身,就只剩下一条路,一条在中国数千年来一直循环的路:造反!然后由造反的胜利者继续这种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