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都不愿示人!摄影大师镜头下的“1949大撤退”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22日 0点55分 PT
  返回列表
53433 阅读
13 评论
联合报



1948年12月23日,排队的人们在拥挤溷乱中,仍希望买到黄金。这张照片成为布列松的代表作。图/北美馆提供

国共内战失利后,人们印象中的「1949大撤退」,应当是拥挤溷乱、嘈杂不安的。但透过法国摄影大师布列松的镜头下,我们却看见安静诗意、充满反讽的荒谬画面。等候上机飞到台湾的国民党官员神色平静,手上握着一支网球拍;开往香港的最后一班船,男男女女慵懒地躺在甲板做阳光浴。然而,在平静的表象之下,布列松捕捉到他们的眼神—茫然、困惑与惆怅,用另一种方式向观者传达这个动盪而荒谬的时代。

「布列松在中国1948-1949/1958」摄影展,今(20日)起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北美馆)展出。展出布列松1948年至1949年及1958年两次在中国大陆拍摄的纪实摄影,是该批照片离开中国半世纪后,首次在华人地区展出。

策展人苏盈龙指出,本次展出均为布列松生前亲自冲洗之照片原件,相较于在巴黎布列松基金会的首次展出,本新增约40件展品,并首度展出电报、印样、原版杂志等档案文件,在数量及规模上均更完整。

布列松(Henri Cartier Bresson)1908年生于法国,其摄影风格受到早年的绘画训练、以及成长曆程中超现实主义风格兴起的影响,特别注重人物神情与整体构图,形塑强烈的个人风格。1947年他与好友创立纪实摄影的指标­­—马格兰摄影通讯社。

1948年,布列松受美国「生活(Life)」杂志委託,进入中国拍摄记录政权即将易主的关键时刻。12月3日布列松初抵已遭人民解放军包围的北平,随着情势险峻而在12月15日离开、转往上海。他原本只预计在北京待两周,却因战争情势的难以逆料被迫待了十个月。这段意外的漫长旅程对布列松是一场意外的即兴演出,却成为布列松摄影生涯中重要的裡程碑。

在北平仅10多天的有限时间裡,布列松共拍摄了超过900张的照片,他穿行过雾中的紫禁城、目睹国民党军队的招募、遇见前朝太监、用练拳平抚战争中浮动人心的市民.....这一系列照片随后在「生活」杂志1949年首刊号以「北平的最后一眼」为名刊登专题,为布列松获得超乎预期的国际声誉。

布列松随后辗转行经上海、杭州、南京、香港,在九个月之内见证了上海金圆券风暴、国共两党南京协商破裂、国民政府自南京撤退、解放军进驻南京等曆史事件,用他平静却充满张力的镜头纪录时代的巨变。

1948年12月16日,布列松来到上海,意外亲身体验了改变国共内战民心所向的重要曆史事件—上海金圆券风暴。布列松被外滩挤兑的人潮赌在在某栋建筑物中,亲身感受人群的惶惧不安。他在溷乱、稍纵即逝的瞬间按下快门,以胶捲的最后一张底片捕捉到一个溷乱的拥挤时刻。这张照片甚至在拍下的当下布列松都没察觉、在笔记中没有隻字片语描述此一场景,却成为奠定布列松摄影地位最重要的代表作。

照片中,推挤的人群身体完美交错,脸孔与眼神构成多样表情,或担忧或冷静、或微笑或冷漠,让观者无法了解真实的情境,却隐隐感受到一种种介于恐惧和疯狂之间的情绪。这张照片随后在美、英、法等多家媒体刊出,缺乏情境的描述造成各国媒体自行脑补标题。支持国民党的「生活」将之形容为「红色进击让上海恐慌」,英国的「画刊」则命名为「绝望之城」。不管标题如何,这张传递焦虑、溷乱、激烈生存竞争的照片,成为时代的重要隐喻。

本展策展人、法国摄影史研究权威米榭勒.费佐(Michel Frizot)指出,布列松反对美国杂志将摄影报导视为「影像故事」。他不用照片讲故事,更重视的是照片中人物的眼神—透过他们凝视的方向,引导观众观看的方向,并形塑时代的氛围。

布列松曾说:「拍照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摄影者)的观点」,因为「照片自己会说话」。半世纪以来,对于国共内战、一九四九前后的时代面貌、曆史真相,不同政治立场的人有不同解读、各有各的故事版本,让曆史模煳难辨。或许唯有透过布列松「让照片自己说话」的摄影镜头,我们才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从中找到被掩盖的真相。


布列松拍摄的国共内战照片,在国际媒体引起震动,成为摄影史上震撼人心的照片。记者陈宛茜/翻摄


「布列松在中国1948-1949/1958」摄影展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展出。记者陈宛茜/摄影


在布列松的镜头下,1948年12月,紫禁城中,一万个新召募的国民党新兵正在列队。图/北美馆提供


「布列松在中国1948-1949/1958」摄影展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展出。记者陈宛茜/摄影


「布列松在中国1948-1949/1958」摄影展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展出。记者陈宛茜/摄影

 


布列松,《孩童正从一幅写着「…妈妈们都是上学去…」宣传标语的看板前经过》,北京,1958年7月。(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
 

布列松,《坐在食肆窗内的跑堂或店主,苦力在簷下用餐》,北平,1948年12月。(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 中国福利基金会。正在等待发放米的儿童 上海,1949年3月

 

举着毛泽东像及红星的学生游行队伍 上海,1949年6月12日

 

飓风天 - 上海 - 1949

 

上海 - 鬃刷小贩

在南市区的一间肖像画舖子,裡头的作品不是实际写真就是从相片临摹。 上海,1949年8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九年的庆祝游行 北京,1958年10月1日

孩童正从一幅写着「…妈妈们都是上学去…」宣传标语的看板前经过。 北京,1958年7月

《布列松在中国:1948-1949/1958》是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在其报导摄影生涯中非常独特且重要之集结,也是他中国相关作品的首度研究与专题展出。

p
pangpangxiongxiong
1 楼
1948年12月新招的,过几天就起义了吧,成了国军给共军招的了
路边的蒲公英
2 楼
国共都不愿示人! ================== 哪里看出土共不愿示人?土共手里没照片。
r
rosin
3 楼
1948和1958对比太强烈了。国名党怕是今天也没明白过来当初是怎么逃到台湾的。
l
laocaige
4 楼
新国家的建立伟大了不起
l
longmarch
5 楼
毛沢東画的够凶恶的。
长剑倚天
6 楼
明显的两个时代!!! 从衣着,更重要的是精神状态,两个时代差距只能用主席的话来形容:换了人间!
s
skylight07
7 楼
应大力用英文展示中共文革的照片和历史,让被极端白左教育成长90后00后明白马克思以及社会主义导致的真相。
泰凉
8 楼
国民党没出息,跟着国民党没前途。
与世无争好
9 楼
哈哈,原来中国人排队的状态一直都是前心贴后背呀!
c
crazysm
10 楼
有一句内涵的段子: 以前恨国民党,现在更恨国民党了
馨鸢
11 楼
看了以前的老照片, 包括清末的和民末的, 印像最强烈的两点, 一是极度的贫穷, 二是平民眼中普遍的茫然空洞和呆滞。说实话,把这样的国家建设成今天这样,真的不容易,尤其对这么巨大数量的国民的改造上,得给中国政府点个赞。这在和印度比较时,进步也很明显。以前做学生时, 只知道拿中国和发达国家比,一肚子的抱怨和不满意,其实忘了中国的起点有多低。
雅皮士
12 楼
国民党这个百年烂党,真是腐烂到骨头里了
L
LISP
13 楼
第一章摄影艺术水平最高 既真实,又有舞台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