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清华70%至80%的高考状元去哪儿了?(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8月24日 14点0分 PT
  返回列表
61006 阅读
49 评论
中国教育在线

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鼓励科学家创办企业,则是把其才华和智慧用到了错误的地方。

我们缺什么,我们缺对时代的关切,对国家发展命运的思考,对改变这个社会的责任。

文 | 施一公 清华大学副校长

当所有的精英都想干金融...

如今我们的 GDP 已经全球第二,但是看技术革新和基础研究的创新能力,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排在 20 名开外。

有的人或许会怀疑,认为我说的不对,会说我们都上天揽月、下海捉鳖了,怎么可能创新不够,我们都高铁遍布祖国大地了,怎么可能科技实力排在 20 名开外。

我想说的是,你看到的指标和现象,这是经济实力决定的,不是科技实力决定的。我们占的是什么优势,我们占的是经济体量的优势。



我在海外的时候,只要有人说我的祖国的坏话,我会拼命去争论,因为我觉得我很爱国。

四月份,我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年会上领奖,晚宴时,与一位瑞典的知名教授聊天,谈到中国的科技发展,他很不屑一顾,我觉得很委屈、很愤懑,但是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我们国家登月已经实现了,你们在哪儿?但他回敬了一句,让我说不出话。

他说:施教授,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

在国内,我觉得自己是个批判者,因为我很难容忍我们自己不居安思危。我们对国家的科技实力和现状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怎么发展,怎么办也要有清醒的认识,并形成一定的共识,而不是仅仅停留在争论来争论去的层面。



首先我想讲,大学是核心。我想讲的第一个观点就是,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就业只是一个出口,大学办好了自然会就业,怎么能以就业为目的来办大学。

就业是一个经济问题,中国经济达到一定程度就会提供多少就业,跟大学没有直接关系。

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就是培养人才的地方,是培养国家栋梁和国家领袖的地方。让学生进去后就想就业,会造成什么结果?就是大家拼命往挣钱多的领域去钻。

清华 70% 至 80% 的高考状元去哪儿了?去了经济管理学院。连我最好的学生,我最想培养的学生都告诉我说,老师我想去金融公司。

不是说金融不能创新,但当这个国家所有的精英都想往金融上转的时候,我认为出了大问题。

管理学在清华、在北大、在整个中国都很热,这是违背教育规律的一件事情。专科学校办学的理念,是培养专业人才,为行业输送螺丝钉,但大学是培养大家之才,培养国家各个行业精英和领袖的地方,不能混淆。

学不以致用。你们没听错,我们以前太强调学以致用。我上大学的时候都觉得,学某一门课没什么用,可以不用去上。其实在大学学习,尤其是本科的学习,从来就不是为了用。

但这并不意味着用不上,因为你无法预测将来,无论是科学发展还是技术革新,你都是无法预测的,这个无法预测永远先发生,你预测出来就不叫创新。

大学里的导向出了大问题,那么怎么办?其实很简单,大学多样化,不要一刀切,不要每个学校都就业引导,每个学校都用就业这个指标考核,这对大学有严重干扰。

我对基础研究也有一个看法。我们国家非常强调成果转化,现在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加强转化」。但我想问一句,转化从哪儿来。

我们的大学是因为有很多高新技术没有转化成生产力呢,还是我们根本就不存在这些高新技术?我认为是后者。我们的大学现在基础研究能力太差,转化不出来,不是缺乏转化,是没有可以转化的东西。

当一个大学教授有了一个成果,无论是多么基础的发明,只要有应用前景和产业转化的可能,就会有跨国公司蜂拥而来,我就是个例子。

我十四五年前,有个简单的、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发现,就被一家公司盯上了,主动来找我。这些公司就像那些禁毒的狗一样不停在闻,在看,在听,他们非常敏感,不可能漏掉一个有意义的发现。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呢?是鼓励科学家创办企业。大家没听错,今年在人大会议我听到这个话后觉得心情很沉重。

术业有专攻,我只懂我的基础研究,懂一点教育,你让我去做经营管理,办公司、当总裁,这是把我的才华和智慧用到了错误的地方。人不可能一边做大学教授,一边做公司的管理人员,一边还要管金融。

我们应该鼓励科技人员把成果和专利转让给企业,他们可以以咨询的方式、科学顾问的方式参与,但让他们自己出来做企业就本末倒置了。



我可以举个例子,Joseph Leonard Goldstein 因为发现了调控血液和细胞内胆固醇代谢的 LDL 受体,获得 1985 年的诺贝尔奖获。他是美国很多大企业的幕后控制者,包括辉瑞,现在非常富有,应该说是最强调转化的一个人。

他两年之前在《科学》周刊上写了一篇文章,抨击特别强调转化。他说转化是来自于基础研究,当没有强大的基础研究的时候,如何能转化。

他说,当他意识到基础研究有多么重要的时候,他就只是去做基础研究,转化是水到渠成的,当研究成果有了,自然转化是非常快的,不需要拔苗助长。

他列举了他在美国国家健康研究中心,九位学医的学生做基础研究从而改变了美国医疗制药史的过程,很有意思。

我们一定要看看历史,不仅仅是中国现代史,也要去看科学发展史,看看各个国家强大的地方是如何起来的,而不是想当然地拔苗助长。

创新人才的培养,也与我们的文化氛围有关。当一个人想创新的时候,同样有这个问题。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做少数,就是有争议。



三年前,我获得以色列一个奖后应邀去以色列大使馆参加庆祝酒会,期间大使先生跟我大谈以色列人如何重视教育,我也跟他谈中国人也是如何重视教育。他笑眯眯地看着我说,你们的教育方式跟我们不一样。

他给我举了原以色列总理 Shimon Peres 的例子,说他小学的时候,每天回家他的以色列母亲只问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今天你在学校有没有问出一个问题老师回答不上来,第二个你今天有没有做一件事情让老师和同学们觉得印象深刻。

我听了以后叹了口气,说我不得不承认,我的两个孩子每天回来,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今天有没有听老师的话?



但我想说我并不是悲观,其实我很乐观,我每天都在鼓励自己,我们的国家很有前途,尤其是过去两年,我真切地看到希望。

现在无论是在政治领域,还是在教育领域深层次的思考和变革,这个大潮真正的开始了。

在这样的大潮中,我们每一个人做好一件事就够了,实事求是的讲出自己的观点,在自己的领域内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我们的贡献。这样,我们的国家就会大有前途。



我们缺什么?

我出生在河南郑州,但成长在河南省驻马店。为什么我要特别提驻马店呢?因为这个地方特别具有代表性。

驻马店相对于河南,就像河南相当于中国,就像中国相对于世界。从地理,从经济,从科技,从文化,都是这样。我恰好是在开始有记忆、对社会有感触的时候成长在驻马店。

我在驻马店小学升初中的时候,当时的小学常识老师对我说了一句话:施一公啊,你长大了一定得给咱驻马店人争光!

大家可能想不到,这句很简单的话我刻骨铭心记忆至今。从那以后,每次得到任何荣誉,我都会在心里觉得是在为驻马店人争光。

今天,我同样想说:老师您好!我还在为咱驻马店争光。我中学去了郑州,大学到了清华大学。我常常很想家、也很想驻马店的父老乡亲,止不住地想:我的父老乡亲在过什么样的生活?过什么样的日子?

1987 年的一件事对我冲击非常大,把我的生活和世界观几乎全部打乱了。在此之前,虽然我受到了传统教育,虽然我的父亲告诉我要做一个科学家、工程师,其实我心里并不知道自己将来想干什么、能干什么。

1987 年 9 月 21 日,我的父亲被疲劳驾驶的出租车在自行车道上撞倒,当司机把我父亲送到河南省人民医院的时候,他还在昏迷中,心跳每分钟 62 次,血压 130/80 。

但是他在医院的急救室里躺了整整四个半小时,没有得到任何施救,因为医院说,需要先交钱,再救人。

待肇事司机筹了 500 块钱回来的时候,我父亲已经没有血压,也没有心跳了,没有得到任何救治地死在了医院的急救室。这件事对我影响极大,直到现在,夜深人静时我还是抑制不住对父亲的思念。

这件事让我对社会的看法产生了根本的变化,我曾经怨恨过,曾经想报复这家医院和见死不救的那位急救室当值医生:为什么不救我父亲?

但是后来想通了,我真的想通了: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家庭在经历着像我父亲一样的悲剧。如果我真有抱负、真有担当,那就应该去改变社会、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让更多的人过上好日子。



2012年的清明节,我回驻马店参加小学同学聚会,很感慨。同班同学中两个已经不在了,一个患心血管疾病,另一个是癌症。当时还有一位同学在接受癌症晚期的化疗,现在也不在了。

我常常想:同样是人,我真幸运,不愁吃、不愁穿,受过高等教育、出过国、留过学,拥有一份钟爱的工作;可是我们中国有很多人没有我这么幸运。

我的父老乡亲和他们的孩子也没有我这么幸运。尽管他们不像我这么幸运,他们却一直很为我自豪,他们为我鼓劲。

我有些地方和很多执着的科学家们不一样。哪点不一样?他们因为兴趣驱使在做科学研究。我有兴趣,但最初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兴趣做研究,我的兴趣是很晚才培养起来的,驱使我的更多的是责任和义务。

我成长于驻马店,是地地道道的驻马店人,那里的邻里乡亲也从没有把我当外人,这种亲情常常让我感动;我想用自己的努力和创造回报我的父老乡亲,哪怕是取得成绩让他们为我骄傲呢。这是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我真的很感恩、想回报。

不知不觉间,我的观念似乎很落伍了。我想不明白当今的社会为什么会变得这样物欲横流,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一致向钱看。

人不是商品,人活一口气。当大学毕业生以收入为唯一衡量、把自己作价、选择出价稍微多一点的公司就业的时候,我真的是非常不理解,身边的世界变得陌生。

我有时候想,是不是世界变化太快,我老了、真的跟不上趟儿了。我怎么就不理解,连我身边的人,连我一些同事、同学、朋友我都理解不了,我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了,我们关注点太不可思议的狭窄了!

中国真的有很多很多人不像我们一样幸运,他们很需要我们的帮助,需要每一个幸运的人关注他们的生存环境,需要我们今天在座的人一起努力。



我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做形式化的社会实践,但很支持他们选择中国欠发达的地区去看看、去体验,比如去支教。

在这儿我举一个支教的例子。2008 年我全职在清华工作,我的一个本科生从陕西农村的一所希望小学支教回来。

在我的办公室,他痛哭流涕。他说:施老师,您知道吗,尽管是希望小学,那里的孩子,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都很瘦,一天只有两顿饭,早上十点一顿,下午四点一顿。

为啥?没钱!

他们没有肉吃,只能吃饱两顿饭;他们早上不能起得太早,晚上又要尽量早点睡,因为要节省能量,要把能量用在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之间上课的时间。

但他们都很满足、很开心…

我不晓得,我们做基础研究的,我们能做什么,我们能改变什么。我受中国传统教育很深,作为一个敢担当的读书人,不仅应该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也需要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只可惜自己的时间精力实在太有限,总想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做点事情,总想有机会回家乡给父老乡亲做点什么。我挺惭愧的,其实我既没有照顾好我的母亲,也没有照顾好妻子和孩子。

我们缺什么?我们缺这份对社会的责任感,我们缺这份回报父老乡亲的行动。

在清华大学,我每次给生命科学学院的新生做入学教育的时候,我都告诉他们:你千万不要忘了,你来到清华,你不止代表自己,不止代表你个人,你也同时代表一个村,一个县,一个地区,一群人,一个民族。你千万不要忘了,你肩上承担了这份责任。

我真的希望,不管是我自己,我的学生,还是我的同道,我们每个人真的要承担一点社会责任,为那些不像我们一样幸运的人们和乡亲尽一点义务。

这是我除了对科学本身兴趣之外的所有动力,也是我今后往前走最重要的一点支撑。

d
dj2
1 楼
我们已经“登月”了吗? 是不是我孤陋寡闻 ?
w
wudaniang
2 楼
总算说了些人话!
w
wudaniang
3 楼
是啊!一楼的帖子问得好!笑死了
p
penchacha
4 楼
非常真诚
F
FastTurtle
5 楼
MIT和哈佛每年都有几千人毕业吧,都是领军人物?你没见过这些名校出来的平平者? 到今天送上月球的有几个国家? 这些欧洲科学家真的那么值得我们仰视?
兰陵小生
6 楼
吹牛逼呢。中国gdp排名十名开外的时候也没见几个国家登月的。
不见当初的夜晚
7 楼
中国太需要这样的人。理性,爱国,自省,不自卑,有思想,有抱负,有责任。
W
WWTP
8 楼
不开窍
9 楼
“想不明白当今的社会为什么会变得这样物欲横流,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一致向钱看。” 其实就是社会进步了,正常了。 历史上看,物欲横流的社会才是繁荣昌盛的社会。70%至80%去挣钱再正常不过了。 80% 搞政治就不好了。
F
FollowNature
10 楼
不是你不明白,是这社会变化快. 当穷乡的孩子还饿着的时侯,贪官家里的钞票都发霉了,点钞机都烧坏几台. 看看揪出来的老虎们,不知有多少还沒揪出来!
n
nebulas
11 楼
没想到施教授的爸爸是这样去世的。
g
gamlastan
12 楼
中国没有登月呢,只有美国和前苏联。
三竹斋
13 楼
在清华大学,我每次给生命科学学院的新生做入学教育的时候,我都告诉他们:你千万不要忘了,你来到清华,你不止代表自己,不止代表你个人,你也同时代表一个村,一个县,一个地区,一群人,一个民族。 ———————————————————————————————————————————— 還是三個代表那種思維啊! 什麼時候 一個人 就代表一個人的時候 那片土地上的人們就開化了
三竹斋
14 楼
施教授是河南駐馬店人 他的父親去世後30年的 這個城市的人 - 普通的人 還是一樣冷血 再過30年 還是一樣 如何改變?
曲肱而枕
15 楼
讲得很真实,读起来很痛苦
善民
16 楼
相当理性的分析,但有些观点不认同作者!中国现状虽然GPD全球第二,只是量大,可惜人均还是太低,即国民远远未达到丰衣足食的水平!一个国家只有人民丰衣足食,无后顾之忧,社会公平有保障的前提下,国民才可能有创造、发明!可惜中国现状差距相当大,社会浮躁不安,人人处于忧虑恐惧状态,我害人人,人人害我,如此社会,试问有谁能安心去创造创新呢?只有将来实行政治改革,将政府和官员权力关进笼子,人民安居乐业,大唐盛世再现,到时中国人民创造创新能力绝对会冠绝全球,我们试目以待!
s
speedway
17 楼
每个人都想去金融机构.就是以前太穷了,穷怕了.
h
hugeheart
18 楼
忽悠蛋一个,而且是国际级的
w
weewee32
19 楼
即使施、饶之流得了诺奖,也为他们感到悲哀!他们本身就是喝狼奶长大的,尽管沐浴了欧风美雨,缺没有反省能力
w
wodedongxi
20 楼
我觉得讲的挺好的。我不理解为什么下面这么多人批评他的讲话。他讲的很真实,说出了心声,而且积极向上,这难道还不够?
K
KM2016
21 楼
人各有志
n
nonameok
22 楼
施一公说“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 这话就有点胡扯了。 对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名牌大学毕业后如果连业都就不了,上名牌大学干啥? 做科研吗?想民族前途吗? 那也得把肚子喂饱才行吧? 就单单看他所在的生物领域挤压和浪费了多少有潜力的高学历的人,就知道是夸夸其谈了。
研究研究
23 楼
这个施一公难道不是中国培养出来的吗?
好酒
24 楼
没良心的东西
三竹斋
25 楼
還是科學救國賽先生那一套,不過也不能要求所有的人都像魯迅那樣,認為拯救靈魂比拯救肉體更重要。施一共聽起來是個誠懇的人,也是個勤奮和腳踏實地的人, 中國需要這種踏實幹活的人,而不是像我們這種學人文的, 只會在哪裡發牢騷罵人。 希望義工先生這一帶科學家和上一代中國科學家的命運不同,不需要在科學和政治之間做出選擇。 至於說到什麼登月, 那就是國家兒童遊戲而已, 不要太認真。 有乾淨的廁所登,不登月有意義,不要再去打擾人家嫦娥和吳剛的好事了吧。
三竹斋
26 楼
還是科學救國賽先生那一套,不過也不能要求所有的人都像魯迅那樣,認為拯救靈魂比拯救肉體更重要。施一共聽起來是個誠懇的人,也是個勤奮和腳踏實地的人, 中國需要這種踏實幹活的人,而不是像我們這種學人文的, 只會在哪裡發牢騷罵人。 希望義工先生這一代科學家和上一代中國科學家的命運不同,不需要在科學和政治之間做出選擇。 至於說到什麼登月, 那就是國家級兒童遊戲而已,當個另類”春晚“ 看看,不要太認真。 有乾淨的廁所登,比登月更有意義,再說了,不要再去打擾人家嫦娥和吳剛的好事好不好?否則兔子都要急了!
雨中的春树
27 楼
哈哈,跟别人说自己国家教育好,映射别人不如你,人家能顺着你施一公说么,你施一公还真认真了。 “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尼玛不就业你给人发生活费啊,你当老师你拿工资让学生白干是不。脑袋被驴踢了。 高考状元就一定喜欢搞研究,就一定会搞研究?真是幼稚。喜欢挣钱的就去挣钱,喜欢搞研究的就去搞研究。
s
sx1992
28 楼
他父亲的惨死说明他爱的这个中共国是多么地冷血和无情。你上了大学,毕业后没有工作,哪来的钱给你爹妈治病?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让普通人不管生存去专心做学问,而让贪官权贵们享受荣华富贵,他这是助纣为虐。
三竹斋
29 楼
@ 路边的蒲公英 連路邊的野花也要裝高尚?
l
lzh0007
30 楼
感情用事的酸儒,老老实实搞点研究吧
f
fan67
31 楼
中国美国全世界都一样,因为金融钱多,这是个现实的社会,没什么奇怪。
f
fan67
32 楼
但是他在医院的急救室里躺了整整四个半小时,没有得到任何施救,因为医院说,需要先交钱,再救人。一现在作者想通了,我想问一下现在去中国急救室没有钱是不是还是没人救你?
掺合爷
33 楼
“他回敬了一句,让我说不出话。 他说:施教授,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 真的假的,有怎么幼稚么? 告诉他,欧盟经济体量比中国还大,送过去了么?
王剑
34 楼
别跟瑞典人叫真,瑞典人就是傻冒,根本不懂什么叫大工程,总把科学和技术混为一谈,就在那学院不远的Vasa Meseum就证明了这点,别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瑞典人从Vasa上吸取什么教训,500人送上月球,P,就瑞典人的性格,一个都送不上
掺合爷
35 楼
“他回敬了一句,让我说不出话。 他说:施教授,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 真的假的,有这么幼稚么? 告诉他,欧盟经济体量比中国还大,送过去了么?
i
iBear
36 楼
还是老一套说教。还是要求学生为集体而活。 动不动就代表这里那里的
A
AP33912
37 楼
70%是被赶上梁山的。一线城里一套小房六百万,不选高薪的金融如何过中国丈母娘这一关?(一般人谁愿意晚婚或住驻马店啊)
i
iBear
38 楼
搞学术待遇好有自由的话自然有人去搞,
混在江湖
39 楼
超级大忽悠
b
bestsister
40 楼
他现在功成名就什么都有了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b
bestsister
41 楼
他现在功成名就什么都有了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s
smart321
42 楼
中国是一流人才去政府,二流人才去挣钱,三流人才搞科研,他现在也看明白了,其实早就这样
沈利物浦
43 楼
很好的文章。
m
milkang
44 楼
优秀人才当然向着有钱的方向流动,那不成去给你们做廉价的科研劳动力?别瞎忽悠了
m
milkang
45 楼
优秀人才当然向着有钱的方向流动,难不成去给你们做廉价的科研劳动力?别瞎忽悠了
r
ridicu
46 楼
美国最聪明的学生基本上都去学商法医了,就是冲着钱多去的,没有几个去跳生物这个火坑。基础研究的的冷门学科呢,顶尖大学里基本上都是外国的学生在做。
o
owlabc
47 楼
唉,我怎么就那么讨厌这样的说教呢?!
s
string_lau
48 楼
-“他说:施教授,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 那你去拥有这个经济体量啊!为啥不去拥有? -“如果我们拥有中国的国土....." 那你去拥有这个国土体量啊!为啥不去拥有? ...... 他们这些欧洲小国永远也不会拥有这种经济、地理的体量,他们永远也不会登上月球!!!
F
FollowNature
49 楼
是制度害人。 普通人还是不错的 三竹斋 发表评论于 2017-08-24 15:08:20 施教授是河南駐馬店人 他的父親去世後30年的 這個城市的人 - 普通的人 還是一樣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