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人飞青岛:网上说顺畅无阻 现实里一落地就被拉走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13日 11点37分 PT
  返回列表
28733 阅读
23 评论
武束衣
 

心平气和讲一件亲身经历的事。

六月初因工作安排,需前往青岛几天。于是计划带父母提前抵达,散散心,憋了半年,哪怕是单纯吹吹海风也好。定机票,找民宿,有青岛友人得知,主动提出开车来机场接,说此时气温最适宜,街上人慢慢也有不戴口罩的了,一切都在好转。本来满心期待,是一次美好的体验。

没想到猜中了故事结局,没猜中开头。

总体感受是:青岛是个漂亮的城市,海岸线长,街道干净,馆子多,海鲜棒。

总体结论是:整个湖北地区的朋友,甚至途径湖北的,若无必要,暂时不要去。

1

定机票前,恰逢武汉市全民普查核酸检查结果陆续出来,全家阴性,总算心中稍安。这段时间,在网上尽可能地查了所有相关出入政策,青岛或山东本地宝,健康宝,防疫新闻等等。能看到的官方半官方字样基本都是低风险省份绿码通行,于是在微信上为家人一番操作,很快通过入鲁申报拿到当地绿码。


其实,不同城市目前针对湖北地区和境外的措施各有不同,有只需要出具核酸即可通行的,有1+1(落地需要再检测)的,有当地三次核酸等等。有些公众号做了不同城市的表格汇总,看过两三个版本,有的城市严格,但写得十分清楚,但青岛针对湖北的这一栏,往往是空白。

这确实是我对社会最大意的一点。

 

六月二号,院士李兰娟在回答提问时表示:武汉市核酸检测已经做到了全覆盖检出率仅仅为十万分之三!武汉是安全的,出来的武汉人也都是健康的。无症状携带者都已经隔离了。我们对武汉的人要更加地关爱,更加地支持。
2

六月三号出发。出武汉流程也需要出具两个省份的码三次,才能取机票,托运和上飞机。起飞前,空姐拿来一叠打印纸,上面写着一些须知内容,还说纸的数量不够,只能单排轮流看,最后回收。我发现上面同时写了绿码通行和健康检测等字样,感觉有点矛盾,询问细节。

空姐:对不起,我也不清楚,等落地看当地指示吧。

飞行顺利,下午五点落地。

飞机关着机门停了很久,说是在等待摆渡车。众人也不疑有他,基本都在过道站立等待。

20分钟后,摆渡车接上这一飞机人,直接拉到一个小楼入口。有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在门口喊着请有七天内核酸与血清检验的人走这边,其他人进入登记一下

每十五个人被引领着一个小房间,在表格里写下姓名电话身份证机票家庭住址青岛住址等等内容(后面只要是登记,都会被要求填写,不再赘述),大家以为填完就可以去机场大厅了,但工作人员说,请等一下,我去复印。


这时才发现走廊角落里放着湖北入青返青细则,问走廊其他引导的工作人员是否还有什么事。

引导员:哦,等复印完,你们就可以出去拿行李啦。

拿到表格的复印件,众人走出这个小楼,发现行李已经摆放在门口,路口有一辆大巴,这里似乎已经是离开了机场的区域。

3

依然有工作人员招呼旅客赶紧上车,大家依然很配合各自找到行李,陆续上车。随即大巴很快便驶上高速,一路向西。我看着自己的那个定位点,离接站的朋友越来越远,内心生出一股茫然与不安。朋友在停车场里也懵了,问我是否需要他继续等等?

车上有人问司机和引导员,这是去哪儿。

司机: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几十分钟后,抵达了一个大型建筑(后来得知是一个会展中心),入口处还停着N辆大巴,一波波人在往里进。至此基本可以确定,众人都是被送来做检测的。


进入临时检测中心,先被发了份盒饭,没有心情吃,在到处看说明与打听怎么回事。照例要刷码登记信息表,然后排队检测。所有人都还是非常配合,希望能快点做完测试,快点离开。

很意外的是,测试项目除了喉咙与鼻孔的咽拭子,还有抽血与肛试检测人员大声告知周围,十到十二个小时之后出结果。


有人在说,那我晚上订了酒店啊,检测人员甚至是有点略带轻松的口气答道:把房退了吧,今天你是走不了啦。

大厅极大,另外有一波人百无聊赖地站着或者坐着,他们说是早上七点多来的,现在还没拿到报告。

入口处贴着一张纸,说可在旁边酒店等待结果,一个房240元。测试做完,我跟父母提出,实在不行还是去酒店房间等。到底几点检测结果才出来,是一件实在不可控的事。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睡着,最多靠一下熬熬时间。至于民宿,已交费的那一晚上浪费就浪费了,身体不能吃亏。

然后,就见证了一个教科书级的甩锅流程。


4

检测中心门口申请入住,先填了一轮表,包括一个自愿入住书。我询问检测中心工作人员,能不能三个人开一间房。

工作人员:应该可以吧,你们是一家人嘛,你跟酒店坚持一下。

此时已是九点左右,外面的风开始有点冷,电瓶车送众人来到另一层的酒店门口,柜台被分为两个,首先是又要填写一份资料表。我再次要求提出一家三口开一间房,穿防护服的人员犹豫了一下,觉得也可以,让我们在一个表上登了信息。

然而,来到入住柜台,前台却坚决表示一定要开两间房。

我:但是刚才那边的人,他们都说可以。

前台:他们是护士,说了不算。我这边是酒店,只有双人间。这是规定。

我:你们这么大酒店,只有双人间?

前台:是的,只有双人间。

我:我就是在你房间里呆一下,根本不可能休息。而且我们是一家三口。

前台:不好意思,我说了不算。

我:那谁可以说了算,我需要协商。

前台:对不起,我们是被公安监管的。

补一个小贴士:我母亲注意到,在前面登记的一对青年男女,也是申请开一间房。填表时还小声商量了一下到底写什么关系,最后写了同事。从面相上看,好像并不熟,柜台人员也没在意。当然这都只是推测,不过可见控制本身形同虚设。

我坚持需要找人沟通,他们说等一会。于是我们在大厅站着。等了很久。

在这过程中,有一名检测人员小伙子企图过来劝,跟我父亲讲一套大爷,您这就不明白了,是为了避免交叉感染的词,被我父亲怼走了。现在回头想起来,也有点恍惚,他是真的没有想明白这件事其中的荒谬,还是已经习惯了用这套话术来面对具体的人。

过了好一会,才拉来两个穿警服的人。

主要负责对话的这位警官。态度就是普遍能想象的基层人员的倨傲与冷漠,从语言规范上,不太能指责太多毛病,但表达本身是毫无人情味的。父母认为,他们作为老人家去交涉,相对可能更不会被粗暴对待,于是让我后退。

但他们一上前,对方立刻伸手,要他们保持距离。

这一个举动彻底激怒了父亲,这一路上的迷惑,不安,屈辱,愤懑全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他扯下口罩,激烈地抗议总理都说了,院士也说了,结果你们这里还是这样。

而这位警官基本上就重复着下面几句话。

请不要给我扣帽子。

这是上面的规定。

这是为你们好。

请退后。

你们不能在这里呆着。要么进房间隔离,要么回检测中心。

我不能提供毛毯,这不是我的工作

完全无效的沟通,以及完全没有人性化的工作态度。甚至我父母的所有委屈和无奈,都会被他们当做在疫情大局之下不合作的表达而予以否定。再激烈地争下去,就显得是在闹事了。这一定不是这些人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要做的其实就是,什么也不做。

事实上,我们的真正诉求根本不在于是否该检测(要反对也不在此刻),而在有偿等待的前提下,尽量减少损失。

我拉住父母,试图让他们平静,然后也努力打断对方的复读机模式,只要求他回答一个问题。你就告诉我,两个人和三个人有什么区别。

对方愣了一下,意识到他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然后抛下一句请遵守酒店的规矩。转身就走了。

这当然是甩锅,但当然也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我们此时并非酒店的客人,酒店原有的那一套规定(比如不能加客)当然也是无效的。在商业逻辑里,酒店可在法律内自行编造任何规矩,但客人也能选择不入住。而现在是非常时期检疫部门对酒店的征用行为,等待结果的人是被剥夺了自行选择酒店的权力。这个别扭的、机械的入住安排,起不到预防交叉感染的作用,其实只是上面负担不起免费入住后,没有任何人考虑实际情况,又不打算有人为此负责的最终结果。常规GL主义下训练出来的战士,比普通人要经验丰富得多。

没有其他办法了,父母拉着我转身就走,赌气也好,生气也罢,他们拒绝入住,坚持要回到检测中心熬过这一夜。

我很担心,他们会着凉。但无论怎么说,他们都不愿意留下。

开电瓶车的小哥帮我们搬行李,又送回检测中心,路上他不知是安慰还是解释,又说了这么一句话。

电瓶车小哥:这儿其实是按照北京的标准来的,什么时候北京松了,我们可能也就不这样了。

5

回到检测中心,通过手机和各方朋友通话。有的要我再多劝劝父母,还是别吃眼前亏;有系统内的朋友分析,这个不告知可能是怕对外说得太明白,会被批评歧视或过度防疫;没接到人的朋友在家里也坐立不安,于是开始拨打市长热线,看看能不能帮我做点什么。虽然感觉用处不大, 但还是很感激他的心意。

然后有趣的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热线给她回馈,说已经跟我联系过了,并且报出了通话时间,而他那时候正在跟我打字说话,立刻感觉到不对劲,找我核实,我自然是没有接到什么电话。然后他继续投诉。

过了不多会,检测中心有一老一少两个工作人员来找我,核实身份后,我表达也不是我打的电话,他们则露出了一种疲惫和无奈的申请。

检测人员:唉,您说打电话就打吧,怎么还打好几个我们这一投诉,可能又白干了22个小时没睡觉了。

对面这些确实辛劳又被顶在前面的一线人员,我表示了理解,但我也说,个人诉求还是需要传达出来,也许你们是无法解决的,你们的上级也无法解决,如果感受到问题不能说,这肯定是不对的,也许一个人打,两个人打没有作用,一千个人打呢,是不是可以让领导们开始注意到真的有问题。继而真正来修改一些细节。他们听了也无话可说,只能点点头,叹气。

他们很委屈的一点在于,检测这件事是免费的,明明是为大家好,但为什么人们不理解。我把网上没有明示检测这件事给他们看,他们也表示讶异。但聊天也就只能聊到这里了。

最后年轻的工作人员无奈地问。

检测人员:我是奉命来安抚你们情绪的,那我现在可以报告你们情绪稳定了吗?

6

补充一些其他角度。

旁边有一个老哥也在打电话给市长热线。她是在青岛工作的湖北人,过年期间一直都没有回家,直到五月底,觉得各方面情况都控制得不错,才回家了几天,而且之前他也做了检测,拿到了绿色的纸质健康通行证,但超出了七天,回来依然要检查。而他东北的同事跟他前后脚到机场,早离开了,他对这种明确的区别对待表示很不爽。电话里的接线人员也只是反复说现在疫情并没有结束,只能符合规定。

挂了电话,他恨恨地笑着说:MD,我应该给武汉的热线打电话,要他们限制山东人进入,来一个查一个。这样他们才晓得厉害。

这当然也是气话,但再想似乎不失为一个态度。武汉花了极大的成本和人力去做自查,为的自然是努力脱掉那个原罪感,但毕竟一级管一级,外地不认,或提高门槛,你也没有任何办法。

后排还有个女孩,就是崂山区的人,只是出去之后,在武汉转机,也照样和我们一起等着。围着桌子打转。

就周遭而言,善意和冷漠是同时存在的。检测人员里年纪大的那位悄悄跟我们说,等会就把椅子拼起来,躺一躺。过了一会,又跑来跟我们指,靠墙有一排小隔间,里面有可以平躺一下的小床。


但做清洁的员工扫地到我们这,会过来不耐烦地跟我们说,你们不能把椅子这样拼着,我要归位很麻烦的。

夜越深,感觉身体越冷,我们把行李箱里的衣服都拿出来穿上,在脚上再裹一层,到了三点,听见父亲在隔壁咳嗽,时不时起身去看一眼。心里有些内疚,想着不来就好了,但又知道,这不该是我内疚,我们都没有犯任何错。

再举头四顾,发现其他人也都各自拼着椅子努力躺着熬着,还有小孩子。

 

在门口,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也趴在桌上休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又来一车人,那时候就马上要开始走流程。


周围最安静的只有那些带着卡通形象的招贴,他们是从三月起就在这里了。

不知说什么好。

总结一下吧,防疫当然是对的,尺度是看各级权衡的,是否歧视不用过分上纲上线,气的无非就是三个点。

检测不详细告知。

住宿规定不合理。

投诉机制不公平。

而回看这一切,我们甚至都不用装得太惊讶。

在整个防疫的战场里,在这个人类还不知道如何取胜的时期,这只是极短的一个夜晚,那么多苦我们都扛过来了,遭到更糟糕待遇的人一定也多的是。可为什么还是这么无力呢?

7

五点多的时候,周围笼罩着一股巨响,从夹缝看出去,好像是在做消毒。管口喷射出烟雾,带着轰鸣。

六点多的时候,有人开始在大厅叫着各人的名字,我听到了我自己的,虽然他认错字了。

拿到了结果,我们赶紧收拾东西,排队出门。这三张绿纸,耗尽了我们的精力,然而它的效力也只有七天。不出市没事,只要离开再返青,一切轮回。


外面太阳已经很大了。

有个老太太牵着一个小姑娘往外走,我妈夸小姑娘很乖,一晚上也没闹,老太太则有气没力地跟我们抱怨着。

老太太:我是说不来,我儿子要我过来看孩子啊。我问是不是严,他说感觉还好啊。要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啊,那个酒店我也不敢住啊,谁知道干净不干净啊

小女孩着蹦蹦跳跳往前跑,我相信这个夜晚在她的记忆里,也许不会占太多负面的情绪。这个城市给她的感觉,也应该不至于被破坏。

希望大家都好。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温暖海洋风
1 楼
还是中国处理的比较人性化, 这叫恶心你几个当事人,幸福感造福不相干的14亿人!
D
Doctor11
2 楼
我是奉命来安抚你们情绪的,那我现在可以报告你们情绪稳定了吗?——哈哈哈哈
D
Doctor11
3 楼
美国也有
D
Doctor11
4 楼
湖北人在中国,中国人在世界
R
ROUTARD
5 楼
最烦自私自利的人。什么都是自己自己怎么样。 你没想过接待你的人也怕吗?他们在想,你个病毒携带者跑来跑去干什么?他们也不想被传染,不想传染家人。你觉得你没有病毒,人家觉得你是高风险人群呀。
k
kingofLiu
6 楼
这还好吧,如果是美国,要么不关要么你看看TSA那帮人的态度,就知道国内也不算差了。毕竟现在还是风险很高,政府能够做到一套免费的检查流程,24小时而不用隔离7-14天,在现在这个形势下可以接受,如果不严格控制,你看看北京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有爆发。
无法弄
7 楼
指代不清,看不明白,不爱看
T
Trumpeter
8 楼
武汉病毒来源依然没有查清,应该禁止武汉人出行,直到查清后再说
纽约双鱼
9 楼
还好吧,想想几万块机票都买不到,有家不能回的留学生吧!
河狸游水
10 楼
在那个国度活了几十年,这类场合什么时候得到过尊重? 反正大家都有不尊重他人的时候,最后就算14亿人相互扯平了。
六月天
11 楼
呵呵,在这个国度活了这么多年,还抱怨?活该
柳桥人家
12 楼
大家可以想象位置对调一下,湖北人是否能做得更好? 上面不把下面当人,你不把对方当人,所以大家相互都不把对方当人。 灵魂的洗涤,任重而道远!
C
Cathy_Bay
13 楼
还好啊。要说过分也就是对湖北人查的更严,有点歧视的成分。别抱怨了.日本人对福冈移居出来的到现在还歧视呢。
b
bopingw
14 楼
活该,每一个中国人都是这份邪恶的一份子,包括你,不要喊冤。
B
Bslrim
15 楼
这个,执法虽然不太人性化,但是酒店双人间一般是不能三人入住的,除非是特殊的家庭房。很多的时候问题并不是不能解决,而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在当地机构看来,外地游客是添乱的,而在游客看来,自己是消费者,应该被尊重,这才是矛盾的关键。
b
bjszh
16 楼
bopingw 发表评论于 2020-06-13 06:13:00 活该,每一个中国人都是这份邪恶的一份子,包括你,不要喊冤。 ======================================================== 每一个中国人吐一口吐沫能淹死这位
z
ztgp3614
17 楼
不是说已经从一个小时出结果进化到十五分钟了吗?
z
ztgp3614
18 楼
谁要是被咬了一口他一定会努力看看到底是什么咬了他,为什么除了特朗普就没有人在去讨论源头问题?除了特朗普其他人都活该!
w
wamay
19 楼
国人就是太善良,太奴性,太听话了,土共却的政策却不好好珍惜这些羔羊。 所以说,中国说到歧视,一点不比其他国家少
咸说淡说
20 楼
很意外的是,测试项目除了喉咙与鼻孔的咽拭子,还有抽血与肛试检测人员大声告知周围,十到十二个小时之后出结果. 这是检查人还是检查出圈的牲口?
l
longtermInvestor
21 楼
这样中国的经济会很糟糕。
青衣侠
22 楼
这个故事太真实了,中国就是这副样子,人民不满意,政府基层还累得要死。两头都是气。这里一个突出的问题便是:不告知——中国的各级政府都没有告知民众的习惯,制定出什么规则,只告诉执行人员,普通民众要等排队到窗口,才能从办事人员口中知道该怎么办。想要事先了解一下,根本找不到门路。人民的“知情权”基本上没有。这在中国可以说是“痼疾”了,人们都有去派出所办个事,要跑好几趟的经验。这次少盖了哪个章,下一次又少了哪一份文件,而且办事人员还不会一次性地告诉你共缺少了哪些,好让你下次一次性地带齐了来办理,而是总是一次只告诉你一个问题,等你补好后再来,又告诉你第二个问题,让你再跑第三次……第N次。每次去政府机关办什么事,总是一包气。来到加拿大,绝大多数事情都只需要一张驾驶证,不是不要其他资料,而是其他资料都由政府机关他们自行去调阅、检查,不用我们去一一提供,都网络时代了嘛。
f
fonsony
23 楼
很难说,要知大陆现在问责很严连书记都背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