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前老板曾掌4家公司 10年后复出成接盘侠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10日 6点48分 PT
  返回列表
27224 阅读
3 评论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 | 张泽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昔日“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覃辉在与ST圣莱的纠葛中越陷越深。

  9月7日,宁波圣莱达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圣莱”)发布公告称,收到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要求管理层说明为追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所采取的具体措施以及最新进展。

  据悉,ST圣莱于5月28日收到控股股东关联方星美国际影院有限公司(下称“星美国际”)归还的占用资金及利息合计7319.77万元,但该项资金却在6月1日至10日期间再次被转出形成占用。再加上控股股东另一关联方华民贸易有限公司占用的500万元,截至目前,ST圣莱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合计占用了资金7886.27万元。

  受此消息影响,自9月7日起,ST圣莱股价已经连续两日下跌,截至9月8日收盘,股价报收6.96元/股,跌幅为0.57%,总市值仅11.14亿元。

  实际上,ST圣莱控股股东资金占用问题早已引发市场关注。早在7月27日,好不容易通过卖厂房在2019年摘掉“帽子”的ST圣莱,就已经因此事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再次“戴帽”,其实控人覃辉等人也在8月11日被下发了警示函。

  回顾2015年,彼时刚凭借ST圣莱高调复出的一代资本大鳄覃辉,绝不会想到,自己高价买下的公司最终会成为一个甩都甩不掉的“包袱”;ST圣莱也不会想到,好不容易等来的“救世主”,最终会让自己沦为控股股东“提款机”的命运。

  



  (图源:星美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

  发迹于“天上人间”的神秘老板

  作为资本市场的传奇人物,覃辉身上有着诸多标签,但其中最被关注的,莫过于京城最奢华夜总会“天上人间”前老板的标签。

  这位老板曾自述过身世:“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亲是普通军人,母亲是老师。籍贯虽是达县(现四川达州)人,但出生在北京,从小在北京长大,和第一任太太是北京中关村二小同学”。

  而对于“利用第一任妻子的家庭关系获得便利”的传闻,覃辉曾极力否认,表示当时并“不知道她家更多的情况”。

  不论是否真实,能确定的一点是,第一任妻子的家庭关系或多或少给了覃辉一定的助力。有熟识他的人曾评价说,“他的背景不算深厚,但他把这点关系用到了极致”。

  1991年,23岁的覃辉毅然离开职场,下海经商,起初“倒卖”过服装、手表、电视机,后来在1994年成立了卓京商贸公司,从铁矿石进出口生意中赚了不少钱。

  不过,覃辉最主要的发迹场所却主要来自娱乐业——“天上人间”夜总会。

  在覃辉的表述中,接手“天上人间”更像是一次兴之所至的意外之举。据称,1994年12月底,他带一帮朋友去“天上人间”过圣诞节,却因为位置订满了进不了门。于是,他就给当时的老板打电话说想想办法。

  老板很给面子,邀请他们去了“天上人间”正对面的咖啡厅喝咖啡。正是在这次偶然的会面中,双方达成交易,由覃辉买下“天上人间”75%的股权,成为“天上人间”大股东。

  



  随后,覃辉对夜总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要让‘天上人间’变成北京最好的娱乐场所。据称,“天上人间”在鼎盛时期曾充满奢糜之气,美女云集,贵胄出没,进一趟“天上人间”的消费甚至不低于5000元,一度被称作京城最著名的销金窟。有媒体曾算过一笔账,“天上人间”的年利润至少为2000万至3000万元。

  尽管覃辉声称,“其实‘天上人间’并不怎么挣钱”。但不可否认的是,“天上人间”确实成了覃辉商界驰骋之路上的重要转折点。

  《财经》杂志曾经如此评价“天上人间”对于覃辉的意义:“天上人间”给覃辉带来的绝不仅仅是现金流,更有大量的关系和机会。

  1997年,在接手“天上人间”两年后,覃辉就通过卓京商贸出资,与其弟弟覃宏合作创立重庆连丰通信,并很快拿到了当时号称垄断技术的800Mhz无线蜂窝移动通信网经营权,进入电讯业。

  1999年,覃辉又瞄上了一家名叫三爱海陵(000892.SZ)的上市公司,并通过一系列操作,使被收购的子公司重庆连丰通信反过来控制了三爱海陵。覃辉自己则在2002年成功成为了这家已经更名为长丰通信(000892.SZ)的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2001年下半年,长丰通信与卓京投资出资成立星美传媒,开始了以卓京投资为龙头,长丰通信、星美传媒为平台进行的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购。通过这三家公司错综复杂的关联关系,覃辉成功打造了一个横跨通信、IT、传媒三大产业的庞大“帝国”。

  资料显示,到2003年左右的鼎盛时期,覃辉及其实控的“卓京系”旗下,已经有1家A股上市公司长丰通信(后被欢瑞世纪借壳),以及东方魅力(0198.HK,现星美控股)、现代旌旗出版(8010.HK,现成报传媒,已退市)和流动广告(8036.HK)3家港股上市公司。

  不过,这一切都在2005年戛然而止。当年,因牵涉原建行行长张恩照案,覃辉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再加上“卓京系”此前扩张步伐太快,对管理、资金形成了巨大压力,覃辉不得不大规模剥离不良业务,断臂求生。

  这一年,覃辉卖掉了“天上人间”,“卓京系”也开始分崩离析,旗下多家公司或更名重组,或转让股权、遭变卖以还贷。

  同年,覃辉开始“隐退”,他陆续辞掉了诸多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渐渐消失在资本市场。曾有媒体报道称,此举是受一位“风水大师”的启发,大师告诉他必须行事低调,否则将有祸临头。

  覃辉的“回A”梦

  覃辉再次惊动资本江湖,是在10年后。

  2015年7月,覃辉全资控制的星美圣典以18.62亿元的价格,成功晋升为ST圣莱的新实控人。

  公开资料显示,ST圣莱于2010年9月登陆资本市场,是国内温控器及中高端电热水壶行业的首家A股上市公司,主要产品包括温控器、电热水壶和咖啡机。但自2013年起,该公司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并在2014年首次出现亏损。

  覃辉入主ST圣莱后,曾计划对其重组,但这场涉及影视资产的重组计划,最终在ST圣莱停牌推进9个月之后,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在立案调查期间应当暂停”而宣告终止。

  而该项“立案调查”是ST圣莱在覃辉入主前就埋下的一颗雷。2016年1月,因发现ST圣莱曾在2014年并购云南祥云飞龙事项中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其展开立案调查,覃辉借ST圣莱“回A”的计划也由此受阻。

  



  (图源:星美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

  眼看A计划失败,覃辉很快又祭出了自己的B计划。

  2018年1月10日,宇顺电子发布公告称,拟收购投资运营星美影院的成都润运100%股权,双方初步协商标的资产作价200亿元。

  成都润运的控股股东为星美圣典,实控人正是覃辉,如果不出意外,交易完成后,宇顺电子实控人将由“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变更为覃辉,星美影院资产也将通过借壳宇顺电子回归A股。

  彼时,为了避免外界对自己与“天上人间”往事的关注,会影响到星美借壳“回A”,覃辉还曾于2018年2月17日,在星美集团官方账号上发布声明称,曾经的“天上人间”只是一间普通娱乐场所,每日会在凌晨2点强制断电,并不存在“情色交易”和“官商勾结”等现象。而自己早自2005年7月起就不再是天上人间投资人,之后所发生的一切事宜均与他无关。

  然而,覃辉的此次筹谋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而让收购计划出现变故的依然是ST圣莱。

  2018年4月13日,ST圣莱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发出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2015年度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构财政补助事项,合计虚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润2000万元,虚增净利润1500万元,而被证监会进行行政处罚,其中,覃辉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尽管在覃辉看来,所谓的虚增利润,其实是自己当了“接盘侠”,但依旧没能改变星美“回A”失败的命运。

  2018年4月17日,宇顺电子发布“关于拟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公告”,标志着覃辉的“回A”之路,再次宣告搁浅。

  被ST圣莱套牢的资本大鳄

  “回A”受阻的同时,覃辉还被深深“套牢”在ST圣莱中。

  据悉,覃辉进入ST圣莱时的成本价大概在30元/股左右,而据2020年9月8日的最新数据,ST圣莱的股价仅6.96元/股,不足当时的四分之一。

  对于覃辉来说,卖出ST圣莱,会面临巨额损失;继续持有ST圣莱,则也可能面临买壳的巨额投入因ST圣莱问题“打水漂”的风险。

  实际上,覃辉接手ST圣莱后,曾一度计划让ST圣莱向娱乐传媒方向转型,并先后投资了《特种部队之热血尖兵》、《锋味江湖之决战食神》等多部影视剧,效果却并不佳。ST圣莱在电视剧《特种部队之热血尖兵》和电影《锋味江湖之决战食神》分别投资了400万元、2000万,却分别录得了投资亏损41.15万元、1974.50万元。

  2018年,眼看已经连续4年归母净利润为负,ST圣莱只好将生产经营的厂房及土地使用权卖出,才得以“扭亏为盈”,当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208.09万元,公司股票也因此在2019年3月成功“摘帽”。

  然而,仅一年多后,ST圣莱却因控股股东关联方星美国际占资,且一占就占了其4成家底,而再次被“戴帽”。

  



  (图源:星美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

  另据ST圣莱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日常主营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其于2018年开展的新材料业务,也因为应收账款未能按时收回,给公司造成了较大亏损,而被迫终止。

  2020年1月起,ST圣莱还出资2000万元与内蒙古态和公司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签署了贸易协议,合作开展肉牛养殖产业链业务。但ST圣莱独立董事却在一则声明中表示,其子公司并未派驻管理人员及财务人员到合作项目中,资金实际使用用途与协议约定的用途可能存在不一致之处。

  这一点,也成为了深交所此次问询的重点,问询函要求ST圣莱披露上述协议的主要条款以及截至目前的合作进展,并对资金实际用途进行核查,说明是否存在资金被挪用、占用的情况。

  “我们就不该进入圣莱达。”2018年9月,覃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

  然而,如今的他或许只能和ST圣莱死磕下去。毕竟,ST圣莱之外,覃辉曾经引以为傲的“星美系”,也早已败走资本市场。

  自2018年起,星美控股就不断传出资金紧张、密匙被停、拖欠员工工资等消息,2018年9月3日,星美控股正式停牌,并在2020年5月8日被颁令清盘,由破产管理署署长担任其临时清盘人。

  而“星美系”旗下的另一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文化旅游也自2020年9月1日起开始停牌,以待刊发2019年经审核年度业绩、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中期业绩。

想不开1
1 楼
包子胆?
f
fonsony
2 楼
表示当时并“不知道她家更多的情况”。
恐龙美人
3 楼
普通人能开天上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