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爱国主义和14亿人:中国对新冠的一场“人民战争”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6日 12点21分 PT
  返回列表
12942 阅读
32 评论
纽约时报

命令是1月12日夜里下达的。几天前,环绕北京的河北省暴发了新的新冠病毒疫情。中国政府的应对方案既大胆又直截了当:必须建设一个预制房的完整小镇把人隔离起来,项目于次日一大早开工。

部分工作落在了建筑公司老板韦烨的身上,他将在征用来的农田上搭建安装1300个预制房。

韦烨说,合同、图纸、材料订单——所有事情“经过几个小时都给落实了”。他还说,他和手下为了赶工拼死拼活地工作。

“这个压力肯定是会有,”他说,但他也为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感到“特别光荣”。

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这一年里,中国已经做了许多其他国家不愿或不能做的事情。使用同等程度的强迫与劝说,中国调动起庞大的共产党机构,渗入到私营部门和广大人口之中,对大流行病展开了一场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所说的“人民战争”,并取得了胜利。

中国现在正在从中收获长期的好处。当新冠病毒最早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出现、中国领导层似乎处于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最紧张时刻的时候,这个结局几乎没人预见到。

这一成功已让中国在经济和外交上处于有利地位,反击美国和其他担忧其不可阻挡的崛起的国家。这一成功也让习近平更有信心,他将中国经验作为榜样提供给他国。

虽然当初武汉的官员们曾因担心政治后果而犹豫不决、行动迟缓,但现在只要有新感染的迹象出现,当局就会立即采取有时甚至是过头的行动。今年1月,河北当局马上动用了中国早已练就的策略,对数百万人进行病毒检测,将整个社区隔离起来——所有这些做法的目的,是让官方通报的感染病例——14亿人口中每天仅几十例——归零。

中国政府采用了多年来的惯用做法,在基础设施项目上投入大量资金,同时为支持企业发放贷款并减税,以避免出现与大流行病有关的裁员。尽管去年年初曾出现萎缩,但中国目前是恢复了稳定增长的唯一主要经济体。

在疫苗研发方面,政府为疫苗生产商建新厂提供土地、贷款和补贴,还提供了快速审批渠道。两种中国疫苗正在大规模生产中;更多的疫苗即将到来。尽管中国疫苗表现的效力低于西方竞争对手的疫苗,但已有24个国家签约购买,因为在政府的敦促下,中国公司承诺更快地供货。

新西兰和韩国等其他国家没有采取严厉措施,也已很好地遏制了病毒,在民主制度下,中国式的严厉措施政治上不可接受。但在中国领导人眼里,这些国家没有可比性。

北京在遏制大流行病的各个方面,包括医疗、外交和经济方面取得的成功,让其更加坚信其迅速调动人员和资源的威权主义能力,认为这让它具有美国等其他大国没有的决定性优势。这是一个强调不惜一切追求结果,并且需要公众默然接受的模式。

按照这种观点,中共不仅必须控制政府和国有企业,还必须控制私营企业和个人生活,将集体的好处置于个人利益之上。

“他们能够将这个一党专政国家的所有资源调动起来,”纽约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中国法律与政治学教授明克胜(Carl Minzner)说。“这当然既包括强制性工具——对上百万人的流动实行严格的强制性限制,也包括可能是中国独有的高效率官僚工具。”

通过这样做,中国共产党当局压制了言论、管束并清洗了异见观点,并且扼杀了任何个人自由或流动的概念——这种做法在任何民主社会都是不得人心且不能为人所接受的。

在中共领导层中,一种被证明是正确的感觉显而易见。在2020年的最后几天,中国的最高政治机构——由七名成员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在北京召开了一个相当于年度政绩评估的会议,理论上,常委们能在会上对自己和同事进行批评。

他们非但未对任何不足之处有任何暗示——例如,中国在全球面临着日益增长的不信任,反而高度赞扬了中共的领导力。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时与势在我们一边,”习近平在1月的另一个会议上对官员说。

全党动员起来

最近几周,随着新感染病例不断出现,国务院发布了覆盖面很广的新通知。“反弹风险丝毫不能忽视,”通知说。

这些规定反映了中国政治体制的微观管理本质,在这个体制中,最高领导人拥有从中央政治决策机构操纵每条街道,甚至每座公寓楼的控制杆。

国务院要求各省市设立24小时指挥中心,主管人员将就本地的表现问责。国务院的通知要求,设立足够多的集中隔离点,不仅要在阳性病毒检测结果出来后的12小时内将人隔离起来,还要对与病毒检测呈阳性者有过密切接触过的数百人进行严格隔离。

人口在500万以下的城市,必须具备在两天内完成全员检测的能力。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需要具备在三到五天内完成全员检测的能力。

这种动员的关键在于中共调动其庞大官员网络的能力,每个地区的每个部门和机构里都有中共官员。

政府可以很容易地将“志愿者”部署到新的热点地区,包括在今年1月的新疫情暴发后将4000多名医务人员派往河北。“身为共产党员,走在人民最前面,”以入党为夙愿的20岁大学生白岩说。

有1100万人口的石家庄是被封城的城市之一。石家庄郊外一个村子里的共产党员周小森说,派来的人能帮助管理违规者,也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人。“如果出去买点药和菜,我们代理,”他说。

政府既用实际利益,也用爱国主义、责任感和自我牺牲精神来号召人民。

帮助建造石家庄附近集中隔离点的国有承包商中铁十四局集团公开发出请战书,让员工宣誓为抗疫不遗余力。请战书上写道,“不计报酬,不讲条件,不打折扣,无论生死”,还有员工的签名和按的红色指印。

官员网络的运作部分也有赖于恐惧。由于新冠疫情管控不力,去年已有5000多名地方党政官员被免职。这个体制基本上不鼓励官员采取节制做法。

中国东北城市通化的居民最近抱怨,政府官员在没有为食品供应和其他需求做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封城。石家庄附近的一名村民试图偷偷跑出隔离点去买包香烟后,过激的村支书下令将他绑在树上。

“很多措施看起来是过头了,但是这些过头的措施对他们来说是必要的,”一家中国报纸的前编辑、作家陈敏说。武汉封城期间,他一直在武汉。“不过头就没有效果。”

对政府在危机早期的不作为和掩盖做法的愤怒已经消退,这是这个制度压制坏消息和批评的后果。中国的成功已在很大程度上将那些可能对中共从中央控制一切提出异议的声音淹没了。通过警告,甚至监禁那些挑战其胜利故事版本的活动人士,当局也重塑了公共叙事。

刚开始的时候,新冠病毒大流行似乎暴露了“习近平式治理的根本性病态”,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员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

“事实上,在经过一段时间后回过头来看,我们看到这个系统在很大程度上以习近平所希望的方式发挥了作用,”他补充说。

河北实施的这些措施迅速见效。2月初,该省记录了一个月以来首次没有出现新冠病毒感染者的一天。

经济复苏

在许多国家,关于如何在保护公众健康和保持经济运行之间取得平衡存在着激烈争论。在中国几乎没有。两件事它都做到了。

即使是去年的武汉,在76天里,当局几乎将所有地方都封闭了,但他们允许主要工业继续运营,包括钢铁厂和半导体工厂。他们在小规模疫情发生时也采用了这一策略,以大大小小的方式,不遗余力地帮助企业。

中国的经验强调了许多专家提出过、但很少有国家遵循的建议:疫情越快得到控制,经济就能越快复苏。

虽然危机初期的经济阵痛很严重,但大多数企业就算关闭也只关闭了几周。几乎没有合同被取消。几乎没有工人被解雇,部分原因是政府极力阻止企业这样做,并通过贷款和减税提供帮助。

“我们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抓紧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习近平在去年说。

浙江华远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仅仅停产了17天。在地方当局帮助下,该公司租用大巴车把春节期间分散在各地的工人接了回来——由于中国大部分地区一开始都处于封锁状态,返工不太容易。政府的通行证让他们的大巴车可以通过限制通行的检查站。

工人们只能在工厂和宿舍之间走动,经常接受体温检测。公司的大客户比亚迪开始生产口罩,并将货物运到华远。

很快,公司接到的订单就超过了它的处理能力。

安徽省的一家救护车制造商迅速增加了生产,购买了华远生产的螺丝、螺栓和其他紧固件。后来,随着病毒的传播和海外供应商的停产,中国汽车制造商也开始需要这些产品。

“我们对客户进行了筛选优化。附加值不是特别高的业务,我就不要了,”该公司副总经理陈锡颖说。“一些回款也好,业务发展前景不是特别好的客户,我们就把它剔除了。”

和中国一样,华远迅速反弹。到4月,该公司已订购了近1000万美元的新设备,以启动第二条高度自动化的生产线。该公司计划在现有340名员工的基础上再增加47名技术人员。

疫情暴发前,跨国公司开始在中国之外寻找业务,一定程度上是受到特朗普政府与北京贸易战的刺激。病毒本身也加剧了人们对依赖中国供应链的担忧。

然而,在世界其他地区努力保持商业开放之际,疫情却加强了中国的主导地位。

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出人意料地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外国直接投资的目的地。在全球范围内,投资暴跌42%,而中国的投资增长了4%。

“尽管疫情造成了人员伤亡和破坏,但从经济角度看,这对中国来说是因祸得福,”上海高等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表示。

外交工具

去年2月,当新冠病毒肆虐武汉时,中国最大的疫苗生产企业之一科兴生物技术公司没有能力开发一种能够阻止它的新疫苗。

公司缺乏一个高度安全的实验室来进行所需的高风险研究。它没有能够生产注射剂的工厂,也没有建厂的资金。

因此,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尹卫东向政府寻求帮助。2月27日,他会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蔡奇和北京市市长、环境科学家陈吉宁。

在那之后,科兴拥有了它所需要的一切。

官员允许其研究人员进入全国最安全的实验室之一。他们提供了78万美元,并指派政府科学家协助。

他们还为北京一个地区的新工厂建设铺平了道路。市政府捐赠了这块土地。以北京市为主要股东的北京银行提供了一笔920万美元的低息贷款。

当科兴需要一种通常要18个月才能从国外进口的发酵罐时,政府命令另一家制造商全天24小时不停工作,把它们生产出来。

这是习近平在武汉封城两天后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所概述的那种政府全面动员的做法。他敦促中国“加快治疗药品和疫苗研发”,北京也投入了大量资源。

私营公司康希诺生物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合作,不眠不休地工作,在3月前生产出第一批试验药剂。国有制药公司国药集团在三天半的时间里获得了建厂所需的政府资助。

科兴的尹卫东将该项目称为“克冠行动”,以配合国家抗击疫情的战时用语。“也就是只有在这样的综合条件保障下才能使一个车间投入运行,”他对官方报纸《新京报》表示。

在尹卫东2月27日的会议结束后不到三个月,科兴就研制出了一种可进行人体试验的疫苗,并建立了一家大型工厂。该公司每天生产40万支疫苗,希望今年能生产10亿支。

为本国制造疫苗的快速过程最终打开了另一种机遇。

随着新冠病毒在国内基本被扑灭,中国可以向海外销售更多的疫苗。这些疫苗“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习近平去年5月在世界卫生大会上承诺。

尽管官员们对这种说法感到愤怒,但“疫苗外交”已成为一种工具,用来平息部分对中国失误的愤怒,在中国受到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压力之际,帮助支撑其全球地位。

“这就是中国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看上去像一个真正的救世主,像一个患难时期的朋友,”前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中国负责人叶雷(Ray Yip)说。

中国国内的效率并没有轻松转化为在国外的胜利。中国疫苗的有效性较低。巴西和土耳其的官员已经抱怨过延误。尽管如此,许多迄今已同中国签约的国家承认,他们无法为美国人或欧洲人制造的疫苗等待数月。

1月16日,塞尔维亚成为第一个接受中国疫苗的欧洲国家——大约100万剂,疫苗来自国药控股。该国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Aleksandr Vučić)在寒风中与中国大使站在一起,欢迎第一批飞机运送的物资。

他告诉记者,他“不怕炫耀”与中国的关系。

“我对此感到自豪,并将投入越来越多的时间和努力,来创造甚至改善我们与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人民的良好关系。”

t
thumpup
1 楼
中共以为拜登上台就会如何,它错打了算盘,人算不如天算,因为时空环境和8年前已经不同了!虽然拜登亲共,儿子亨特从中共那里获得了上亿美元,然后分给拜登,拜登的弟弟也收了中共的钱,但很多人都知道了他的底细,他们将会紧盯拜登如何处理与中共国的关系,他想再像奥巴马时代那样和中共勾结,很难了。民众觉醒了,认识改变了,时势不同了,回不去了。在反共的问题上,美国人民和两党已经形成共识。更重要的是,中共的末日也到了。 美国已宣布中共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并直接点名习近平要负责,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和萨达姆的伊拉克、卡扎菲的利比亚、巴希尔的苏丹当时面对的指控是一样的。这意味着中共接下来将面临国际法庭的审判,习近平将成为被告,他和相关官员都将被审判。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其实还有更严重的指控!美国国务院1月15日发表了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重要报告,认为:1)新冠病毒可能来自该研究所的实验室;2)该实验室可能通过基因工程使取自蝙蝠的冠状病毒增强了传播性和致命性功能;3)该实验室与中共军方有关。将这三点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新冠病毒很可能是中共军方在实验室专门制造出来的生物武器!这意味着什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家去想吧。 有了这份报告,拜登再亲共,他也要对中共讨说法、有行动,否则全体人民不答应,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不会答应。全世界也是如此,因为大家都深受其害,中国人民也会起来,要求中共公开真相。中共覆灭已经进入倒计时!
z
zhao917
2 楼
它的疫情数字,你要加两个零,它的经济数据,你要除以十才是真相。2018年初辽宁、内蒙、天津滨海新区先后爆出GDP严重灌水三、四成之多!有人曾推算,以中共层层造假看,从县乡开始灌水,一级级虚报上去,最后到中央时的数据要比真实情况超出10倍!如果是这样,中国现在真实的GDP规模可能还没有德国高,根本不是它天天挂在嘴边说的“世界第二”。李克强不断说出“厉害国”实情,6亿人平均月收入1000元,处处是空置厂房,政府要重新鼓励地摊经济。现在到处拉闸限电,粮食短缺、肉价、菜价疯涨,民不聊生,不要被它忽悠。
三哥NB
3 楼
“现在到处拉闸限电,粮食短缺、肉价、菜价疯涨,民不聊生”,. 真是绝啊!这结论是咋得出来的?
温暖海洋风
4 楼
中国14亿人口,成为世界强国5亿就足够了, 作为5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大规模屠杀 所以你若真爱国,又是低端人口,最好的爱国就是去死 不愿意早死的,政府可以想一些办法助他们早日升天。。。
洋知青
5 楼
1344年,鼠疫由高丽迅速扩散到中原和蒙古一带,当时的元朝当局采取了严格的预防措施(不知道有没有皇帝亲自指挥,亲自指导)。它的策略就是局限化,然后隔离杀死所有隔离区病人。彻底的切断了瘟疫的流行。而在同时期的欧洲,黑死病连续爆发五次(1346-1370年)。几乎杀死了欧洲近半人口。其死亡人数是元朝鼠疫死亡人数几十,上百倍。 有人称这次强制隔离和屠杀意义非凡,这防止了中国的情况像欧洲那样大流行。这成本最低,最没人性的防疫手段就是小傻红们至今津津乐道的"制度优势"。 1928年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首先发现了世界上第一种抗生素—青霉素,从此黑死病在欧洲成了历史。而中国在那之后不断有小规模的鼠疫流行,直到抗菌素全世界大规模应用。可惜,这惠及全世界的发明和中国延续至今的皇朝"制度优势"没有半点关系! 看看今天的新冠疫情,历史似乎总是那么相似。那么今天谁将是瘟疫的终结者,会是那千年不变的"制度优势"吗?
s
shambles
6 楼
实事求是得说,开明君主的专制制度是最有效的管理制度。前提是开明。如果碰上昏君,国家就会变得不可收拾。因为没有纠错机制。纠错全靠君主自己的能力。西方制度缺陷显而易见。但是,却是避免过于极端,及时纠错的制衡制度。因此,长远来看,还是比较适合人类社会。
w
westshore
7 楼
人类社会最基本的活动是经济活动,因此如今对抗新冠的方法是否有效的唯一标准是看是否还有经济的维持,否则人类社会就是走向死亡。 从历史看,对付这种突发性传染病唯一证明有效的方式是良好的卫生习惯,和隔离。因为这种急于使用的疫苗的免疫有效期限并不知道,如今打完任何一个主要经济国家都需要至少两年时间,而疫苗能维持抗体的时间不会高于一年,比如流感疫苗,免疫力也就是半年左右。 疫苗会有帮助,但你是不可能仅靠疫苗实现群体免疫的。 历史上从欧洲开始的几次大型传染病都到过中国,但都没有导致欧洲那种泛滥,与中国人当时的卫生习惯有关。
多德少才
8 楼
数亿p民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外乡过节独吃酒,他家悲哀我也愁。
H
Huilianghu5
9 楼
虽然改革开放多年,历史遗留下来的中央集权在中国一直没有放弃。除了修宪,个人崇拜等明显幼稚的东西不得人心,其他方面都是有利可图不想放弃的。 贸易战中除了有国际规矩限制外,政府补贴一直是集权国家的优势,规矩再严也有办法做下去。 新冠疫情的防控更是表现出集权的优势。从老百姓的角度看,病毒厉害,武汉封城恐怖,所以中央的防控措施民众愿意执行,哪怕有些方面不自由。封城,隔离,别的国家做不到的在中国没什么阻力。
H
Huilianghu5
10 楼
老百姓只要口袋里有点钱,有工打,专制集权对底层百姓没什么影响。爱国主义,正能量有很大的市场。疫情扩散被控制住,低端百姓就没被逼到绝境,稳定就实现了。
洋知青
11 楼
集权效率是高,这也是当年德国和苏联迅速崛起的原因。但集权的危害也大,因为他防止不了一个疯子胡搞乱搞,防止不了一个老年痴呆朝三暮四。一个国家碰到这样一个领导人,只能是迅速垮台,没有例外。这也是德国和苏迅速垮台的根本原因。本来中国已经用集体领导,七上八下控制住集权和永久执政,可是这被一个垃圾又都改回去了。 民主不民主无关紧要。关键是中国现在这种模式没法防止疯子和老年痴呆上台。防止不了一个人发疯,全国受罪局面。本来用集体领导,七上八下措施已经很好的预防了上面情况发生,结果不长时间就被别有用心的人否定了。看来中国弄不好又要重新经历文革那种混乱,中国又要重新内斗,中国人又要吃苦了! 所以别吹捧你那"制度优势",那种优势是以灭国为代价,在历史上早就在德国,苏联演绎过了。
芝兰
12 楼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2021-02-06 04:46:58 认同你观点
c
caonuma
13 楼
满城的毒运轮弯恨国党
L
LAOK
14 楼
如果這篇文章真的是紐約時報發表的,那末它對西方世界的影響要遠遠大於在文學城里攻擊唱衰中國的華人。這文章給讀者一種強烈的感覺:中國是在有秩序的領導下腳步堅實的前進。摔倒了馬上爬起來,並在前進中剷除一切障礙。文章中也注意到了大多數中國人是支持政府的作為,原諒某些失誤,並願意參與其中的。文章的哀嘆是羡慕但是西方做不到!為什麼做不到?就是so called“民主自由”。各國都有自己的統治理念。希望美國人珍惜自己死去46万人民(還在繼續死去)而換來的“民主自由”!顯然中國政府重視人民生命和生存高於“民主自由”的口號。中國人也接受這一點。
问题哥
15 楼
特色耀眼看西朝 亦开亦闭听喧嚣 二杆治国大墙伟 万物尽产官气豪 庆丰帝,梦舜尧 料糙馅小皮不薄 撸袖干到驾崩日 管他一地飞鸡毛
洋知青
16 楼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21-02-06 06:30:15 特色耀眼看西朝 亦开亦闭听喧嚣 二杆治国大墙伟 万物尽产官气豪 庆丰帝,梦舜尧 料糙馅小皮不薄 撸袖干到驾崩日 管他一地飞鸡毛 ============= 好诗!
w
wumiao
17 楼
问题哥的诗是一绝。
w
wumiao
18 楼
shambles 发表评论于 2021-02-06 02:24:00实事求是得说,开明君主的专制制度是最有效的管理制度。前提是开明。如果碰上昏君,国家就会变得不可收拾。因为没有纠错机制。纠错全靠君主自己的能力。西方制度缺陷显而易见。但是,却是避免过于极端,及时纠错的制衡制度。因此,长远来看,还是比较适合人类社会。 +++++++100 说的对。
老寓公
19 楼
中共控制疫情靠的是威权制度, 其副作用不被提起。 例如忧郁症,精神病患者的增加,家庭暴力的增加。 美国不能用这办法是因为美国是个尊重自由和人权的国家。国情不同。 天无绝人之路, 现在有了疫苗。 谁笑到最后要过几个月才会知道。
问题哥
20 楼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2021-02-06 01:54:52 。。。1928年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首先发现了世界上第一种抗生素—青霉素,从此黑死病在欧洲成了历史。而中国在那之后不断有小规模的鼠疫流行,直到抗菌素全世界大规模应用。可惜,这惠及全世界的发明和中国延续至今的皇朝"制度优势"没有半点关系! 看看今天的新冠疫情,历史似乎总是那么相似。那么今天谁将是瘟疫的终结者,会是那千年不变的"制度优势"吗? ================ 问得好。简单的回答,终结者将是疫苗。于是马上就会说“我们也有”。但是需要正视两点:1. 必须是所有年龄段的全人口的免疫,且须在一年内完成;2. 鉴于病毒的变异,大概率每年须根据病毒抗原变化,全人口注射booster疫苗。目前来看,这两条,特别是第二条,只有可迅速变构并可化学合成的mRNA才现实。
我是谁都不是
21 楼
有趣,当外媒攻击中国政府或地方政府简单粗暴时,如将人绑在树上一类。他们却忘记了,这是符合大多数百姓的希望。这大多数是西方民主一向夸耀的东西。中国大部分公民对新冠非常恐惧。他们反对所谓的自由即自私的概念。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们不反对对这类自私行为的简单粗暴或者强制惩罚。所以西媒的攻击正是攻击中国的大多数的愿望。
非资式分子
22 楼
疫情大危机把世界各种制度推上了烤炉,大考之后不管人民死活的人权婊“民主”制度完败,把人民生命放在第一位的被“专制”制度完胜。 羡慕嫉妒恨, 遮羞甩锅狠。 夜郎自大后, 露馅慌了神。 这就是“自由世界”觍着脸“追责”中国的滑稽表情。
a
abraham007
23 楼
中国的经验强调了许多专家提出过、但很少有国家遵循的建议:疫情越快得到控制,经济就能越快复苏。 --其实就是中国的一句老话:长痛不如短痛。“民主”制度下做不到。还有,就是在有限的短时间内“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比如把他们限制在家里两周,以保证疾病不扩散。这个在“民主”制度下也做不到。既然都做不到(连带个口罩有些人到现在都还叽叽歪歪),那就接受眼前的后果吧,别抱怨了,呵呵
a
abraham007
24 楼
话说回来,习老大在这次抗疫中表现得如此出彩也少不了同行的衬托,比如老床,英国逊哥,法国马哥都当了一回绿叶,呵呵
照妖镜007
25 楼
懂王抄作业,抄出个0分,给14亿人一个绝对的反面教材
c
chichimao
26 楼
人民以生命在战争. 党拿疫苗充面子. 反正賤民對独裁 專制 很滿意嗎.不割白不割
洋知青
27 楼
目前新冠已经世界流行,就像流感那样。如果靠封堵的方法。早期也可能有效。但后期绝对不可能。现在世界已经有一亿多感染。要想把他们完全拒之门外,先别说可能不可能,光经济的支出就会搞垮整个国家。疫情都这样了还来庆祝抗疫胜利,还来鼓吹那见不得人的制度,脑袋得被驴踢成啥样? 目前看来,要想控制疫情,只有全民免疫了。先别说中国的人口是全民免疫的最大障碍,就说疫苗发明吧,这需要技术,金钱,和严肃的科学家,这恰恰是中国的短版。疫苗的发明远比简单的封堵耗钱,耗资源。如果说现在新冠最好的疫苗在哪里,估计一尊和傻红们都会承认,它不在中国。 还有一点,抗疫是世界级别的战斗,需要各国合作努力。而中国的慈禧和战狼恰恰是中国融入世界的最大障碍!
h
houshu
28 楼
嗯?这个不是已经讨论完了么?Thought I've closed book on this topic。看来乡巴佬们还是不服气呀。。。呵呵。。。
a
abraham007
29 楼
新冠最好的疫苗在哪里?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留给时间来回答吧,呵呵
D
DoctorXI
30 楼
把别人关起来是很容易
D
DoctorXI
31 楼
为了自己所谓的安全感就大规模迫害无辜的人说白了就是自私自利
阿宽
32 楼
西方学者终于开始思考民主和集中的优缺点问题了,过去他们根本不与考虑的,认为民主肯定优于集中,因此对于集中的优点自动屏蔽,对于集中的缺点却用放大镜来看,这回随着床铺的任性和疫情的不可控性,虽然他们很多人还在强调民主的优越,但终于有些人开始观察集中的优势了。而集中方面,由于害怕自己的地位的被挑战,长期以来一直隐忍,现在终于敢开始出来透口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