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深圳城中村靠“造假” 每年赚老美几个亿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6日 3点8分 PT
  返回列表
70394 阅读
17 评论
居里生活笔记

最近,微博上盛传,每年,老美的一些社(heishou)团(dang)都要拿出几千万买油画。大家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了把钱给洗干净,还是为了投资啊?

都不是,其实是有钱烧的

据说,每个新入会的小弟在入会时都得把自己的血滴在有耶稣的画上,然后把画拿在手里点燃,烫烫自己的手。

简单地说,就好像进天地会要念“地震山岗”、斩鸡头烧黄纸一样。

那么问题来了,老美一张油画几百刀,来一个小弟就要烧掉几百刀,有点奢侈。

为了节省开支,天才的老美想了个办法:去大洋彼岸买,那里的画只要几百块人民币!

借问油画何处有,遥指深圳大芬村。

大芬村位于中国深圳,是全世界最大的油画村。 1989年,香港商人黄江带着20个画工来到这里,现在这里已经拥有超过10000个画工。 每年,数百万张复制油画从这里生产出来,销往世界各地的礼品店以及大卖场。

有数据称,西方70%的油画来自中国,其中有80%来自大芬村。 2015年,大芬村的销售额超过6500万美元,不知满足了多少社(heishou)团(dang)和普通市民的需求。

但事实上,虽然油画卖得好,但大芬村出品在艺术圈里的名声比较一般。 如果一个美院教授对他的学生说“你去大芬村算啦”,那这话就有两层意思:

1.你手头功夫还行,画的画能卖出价钱。2.你只是在复制名家名作,原创能力有待提高。 

 购买者无所谓,他们不关心大芬村画工原创与否,只关心画得像不像、便宜不便宜。 画工们也不管这些,什么原创不原创,对他们来说,画画只是一个工作,跟卖菜、搬砖一样。 他们可能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只经过一两个月的简单培训就走上绘画工作岗位。 只要掌握这项谋生技能,你就能养活自己,甚至养活一家人。

来自湖南邵阳的赵小勇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二十多年前,他从老家来到深圳,刚开始在树脂厂上色,一个月600多元,像个机器人。

后来,一位工友告诉他,在大芬村画油画,一个月能拿3000多元。

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深圳房价才2000元一平方米。他立即转行画画,一画就画到现在。

赵小勇并没有什么绘画基础,也说不上什么爱好:“我就是为了赚钱。”

这里跟工厂也确实没什么两样,都是在流水线式地生产梵高、莫奈的复制品。

 一个画室可以分成三条流水线,一条7个人,一个人画一个部分。 你画完天空交给我,我画树,画完交给他,他画人。

一张白色的画布经过7个人的手,就会变成一张完整的画,高效,且枯燥。

为了胜任这份工作,他每天都画十几个个小时,从中午画到凌晨。

很快,赵小勇就上手了。不满足于只画一个部分的他半年后就出师,自己开了个门面接单。

梵高、莫奈、高更、达芬奇……赵小勇什么都画。

然后社会就给了他一顿毒打,他一整年没有卖出过一张画。

朋友给他出主意:

“不是这样画的。贪多嚼不烂,你可以专注画一个画家的作品,梵高就很好,他订单很多。”

小勇恍然大悟,开始没日没夜地刻苦攻关画梵高。

什么叫《向日葵》,哪个是《自画像》。

赵小勇下了狠劲儿,誓要做大芬村里的梵高第一人。

他成了。

那段时间,他把梵高的几百张画作临摹了个遍。

练到最后,28分钟他就能画好一张《向日葵》,22分钟他就能画好一张《自画像》。

“有人说我们是画工,赚钱嘛,不寒碜。”

几个月过去,他终于卖出了自己的第一幅画,是买一送一。

当时的市场价大概是150块一张,客人问价,赵小勇咬咬牙:“两张,卖你130块。” 于是成交。物美又价廉,越来越多的客人只要需要梵高的画,就会选择找赵小勇。

从2002年开始,他每个月都会接到600、700张仿制画的订单。

一位阿姆斯特丹的画商相中了他的绘画技艺,开始跟他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每次客户都先打五成的款,赵小勇拿了钱就去买柴米油盐,给小孩交学费,然后买颜料画画。  接单、画画、吃饭、睡觉、发货、再接单……赵小勇一家的生活基本就在这画室里完成。

生意越来越好,赵小勇开始画不过来了。 于是他开始带徒弟,先是教会了太太,然后教会了弟弟和小舅子。

十几年时间,他和家人们画了超过100000张梵高复制品。

 

多年合作愉快,画商多次盛情邀请小勇去荷兰玩,说他只要买机票,别的什么都不用管。 赵小勇说好啊,可是从来没去。 去一趟荷兰,多贵啊,就算是只买机票也很贵。一家人要吃饭,孩子要上学,没办法。

最近,荷兰又来了个大订单,800张画,40天就要。 这意味着每天都要出产20张,大家都需要加班。

因为订单数量大,荷兰画商一次性打了十几万的定金,赵小勇激动地哭了。

家里穷,他读到初一就辍打工,如今靠着手艺养活一大家人。

有时画不过来,他还会把单包给别的画工,成了个包工头。事实上,他应该知足了。

然而,他感到迷茫,不知道这样机械地画下去有什么意义,一眼看穿了几十年后的未来。

那一晚,赵小勇见到了梵高。

梵高从画中走了出来,还跟他说起了话:

“小勇,你临摹我快二十年,现在画我的作品,画得怎么样?”

赵小勇连忙回答:“我已经进入你的状态了!”

越聊越激动,赵小勇忍不住伸出手去摸梵高。

可他的手,触摸不到梵高的肌肤,反而直接穿过了梵高的身体。

“原来是个梦啊。”

思君不见君的赵小勇,一夜无眠,泪湿枕巾。

赵小勇开始直面内心深处的那个念头:

他一直都想要亲眼看看,自己临摹了二十年的那些梵高真迹。

往常,他都是通过书、电脑来看梵高的作品,能看清楚,但没有灵魂。

“我想从他的真迹里感悟一些东西,看看我能否找到自己的去路。”

过年了,大芬村相熟的几个画工们欢聚一堂。在酒桌上,赵小勇鼓起勇气:

“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去梵高美术馆看真迹!画了二十年梵高,看一看,对吧!”

其他的画工附和道:“是啊,真的要去看一下噢!”

赵小勇的太太打断了这个话题:“来来来干杯,希望大家新年生意兴隆,马年大发!”

太太其实对赵小勇的朝圣之旅持保留意见,主要原因就是花费太大。

太太:“你明年再去吧,家里没有什么钱。”

赵小勇:“我决心已经下了,明年之后又明年,已经快二十年了大佬。”

儿子:“荷兰,我想去荷兰读书!爸你不够钱我给你,我给你一千一——你吃不吃包,这个包很好吃。”

赵小勇:“我不吃。”

赵小勇有点沮丧。他不能不考虑家人。

没得去梵高美术馆,赵小勇只能到处翻梵高的书,看得有些魔怔。

有一天,他搞到了一个梵高的电影,高兴得不行,就把身边的朋友都叫过来一起看。

电影里的梵高,仿佛一个闪闪发光的神。赵小勇目不转睛,眼睛直发光。

晚上,他躺在床上,依然激动不已地给太太做思想工作。

“要是我们真的一直画梵高的画,我们真的有必要去看一下。”“我明白。”

“舍不得钱啊?”“是!”“哎呀,钱是赚不完的,看了之后说不定赚得更多!”

半晌。“行吧。”

 春风得意马蹄疾,家祭无忘告乃翁。

赵小勇带着家人回到老家,祭拜自己的父亲。

马上要出远门,一去就是万里之遥,自然要向父辈祈求平安顺利。

“老爸,我们出外打工二十多年,没有辜负你,现在在外面努力,希望你保佑。”

回到深圳,赵小勇开始着手准备那一堆琐事,拍照片、办护照、买机票……

护照拿到手的那一刻,赵小勇高兴得像个孩子,语无伦次地说着: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去啊,哈哈哈!”

几天后,他就迫不及待地跟几个同伴一起坐上了飞往荷兰的飞机。

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赵小勇激动了一路,满脑子都是梵高的他甚至开始发抖。

飞机平稳降落在阿姆斯特丹机场,他还有些不相信:“啊,这就到了?”

田野、街道、建筑……梵高故乡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新奇。

爱屋及乌,从来都很在乎手机内存的赵小勇看见什么都拍个不停。

饱览风景是其次,这次来的目的,一个是看梵高,再就是见见自己的老客户。

在梵高美术馆前,他找到了与自己合作多年、久未相见的画商老板,两人深情拥抱。

小勇还带来了自己精心创作的两张代表作作为礼物。

现在的他一个小时就能画完一幅,可这两幅画,他认认真真地画了一整天。

老板商业捧场:“我跟你们说,这都能拿进去掉包美术馆里的原作了,哈哈哈哈!”

故人相见,赵小勇十分开心。可在客户的店里逛了逛,他开始感到失望。

他认真画出的一张张油画像腊肉一样被老板密密麻麻地挂在墙上,任人翻拣。

“跟他合作这么久,我以为他的店比较高档,比较像画廊,谁知道是个卖纪念品的。”

祸不单行,赵小勇发现,自己的画被定价为500欧元,大约是5000元人民币。

可当时画商从他手里买过这张画时,只给了不到450元人民币,不到售价的十分之一。

小勇在店外徘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一言不发。

罢了罢了,商人重利无可厚非,赵小勇也无力改变这个事实。

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看画。

他振作精神,穿过重重铁栅门,终于走进美术馆。

大门一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幅《向日葵》。

他怔怔地走过去,动作像脑袋不太灵光的样子。

这幅向日葵,是赵小勇太太的拿手好戏,赵小勇自己更是画过千千万万遍。

他一言不发,整整盯着同一幅画看了十多分钟。

背景、花瓣、枝叶……他看得那么用力,好像要把这幅画的每一个细节都刻在脑海里一样。

环顾四周,几乎每一幅画,赵小勇都画过。

画了二十年,第一次见到原作,赵小勇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

“不一样,颜色不一样……”

赵小勇在画前喃喃自语,甚至多次变换角度,感受着画作在不同光线下呈现的感觉。

又一幅《自画像》。

看得久了,他不自觉地想要用手触摸画作,直到被保安制止。

不知道什么时候,赵小勇已经热泪盈眶。

一直到闭馆的时候,赵小勇才像梦游一般地走出来,走了一段,然后一动不动地蹲在路边。

在回酒店的路上,他告诉导演:“我20年画了10万幅,却远远比不上梵高的一幅画。”

当晚,他又一次没能睡着。

“回到中国后,我该怎么画下去呢?”

朝圣的时间总是很快,又到时间讲拜拜。

返程前的最后一天,赵小勇来到了旅途的终点,梵高的墓前。

祭拜梵高的习俗中西合璧。

赵小勇给梵高带来了花,也带了几个水果,点了三根烟。

他在墓碑前,跟梵高说了好久的话。

“一句话,你啊,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他回到了大芬,跟家人、村里的同行们分享这次的收获和迷茫。

刚开始,气氛还很轻松,赵小勇分享着此行的奇闻轶事。

“以前我不是画很多荷兰的街景嘛,这次去看了,真的有那么美。”

可酒过半酣,赵小勇开始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博物馆的人说我,噢,你画了二十年的梵高,厉害,那你有没有自己的作品?

我吓了一跳,我真的一直在临摹,一幅自己的作品都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们毕竟是一个画工,要从一个画工变成一个画家,那确确实实是很难。可是我还是想做。我不想做梵高,最后饿死,但是我还是想做一个艺术家。”

听赵小勇如此坦诚,一个妹妹也向他坦白了自己想要转变画法却但有些犹豫的想法。

赵小勇握住了对方的手:“小鱼啊,你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去走吧,没事的,正确的。”

这话,就像走夜路的人大声唱歌,给自己壮胆。不仅是说给对方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赵小勇回到家乡,不临摹梵高,而是对着自己的家开始写生。

过路的人不解:“你可以拍张照嘛!”

赵小勇转头附和,却没有停下画笔:“好,哈哈!”

事就这样成了。

临摹梵高的那套技法已经完全内化于赵小勇的手中。

这幅家乡风景,完完全全是属于赵小勇的。

他回到深圳,告诉自己的妻子和朋友,以后要走原创的道路。

说实话,赵小勇很虚。

画了二十年梵高,收入很稳定。如果画原创,老婆孩子难道去喝西北风吗?

他决定遵从自己的本心,大胆试一次。

像很多知名画家一样,赵小勇也以自己的生活经历为模板,创作了一幅《画室》。

他们一家人就在这个画室里生活了十几年,没日没夜地临摹梵高,像流水线工人。

天气闷热,孩子哭闹,人困马乏,依然机械工作。

现在,这幅画为这种生活划上了一个句号。

 事实上,这已经是很多年的事了。

2018年,有幸采访过《中国梵高》的导演。 据他所说,赵小勇正在江浙一带定居搞创作,还开了个小画廊。 现在的他颇有小成,据说已经有作品卖到了五位数。  

 几百年前,梵高曾在给弟弟的信中这样说道: “我正在朝着目的地前进。感觉很近,但可能还有非常远。” 和梵高一样,赵小勇已经在找寻自我的路上一路狂奔。

你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其实,根本就没有梵高。又或者说,人人都是梵高。

网中静草
1 楼
双赢
g
glend1
2 楼
那些歇斯底里的家伙看到現在大陸疫情得到了【完美的控制】後,心中無比失望,如喪考妣,歇斯底里,精神分裂---現在只能繼續造謠,散播【政治瘟疫】,台巴子水軍如畜牲。
V
Versus
3 楼
这些模仿别人的人 已经被AI的style transfer替代了把
l
lanjian45
4 楼
印象派的容易,后印象派更容易,反正都是不像实物的。
两极的世界
5 楼
熟读唐诗300首
j
jihaobi
6 楼
技能烂熟后,会自我觉醒,而开始创新创造。。。 祝福他/他们!
乱叫的猫
7 楼
其实大部分画家一开始都是是从临摹别人的画开始的。
悠游之子
8 楼
中国除了造假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手的?
a
abc868
9 楼
在习总书记亲自指导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亲自过问,怎会有假,奴才们别信谣别传谣,坚定跟党走,跟习主席走。
洪达
10 楼
中央美院,中央工艺美院,鲁迅美院,广州美院等正规美院的大部分人没有这群画工的水平高,收入嘛,他们自己知道谁高谁低。 人在社会上找到一个定位不容易,祝大芬村画工们好运👍!
我操FAZ
11 楼
先学后跑,不管是人,动物,还是科技,都是一样的进化过程. 先学会走路的人,就可以不让别人也走路吗?
怪叔叔的大发现
12 楼
造假?什么是假什么是真?画出来的画有人买就是真画!
阿星
13 楼
仿品没有500欧元这么高 要是500的话销量不会这么大的
r
robin1111
14 楼
造假王国。
美籍評論員
15 楼
請問這些油畫在網上有售嗎?網址?( 為了保密,我會叫人幫我下單 )
u
ukwlux
16 楼
上次见到这文章,我现在读小学的孩子还没出生
u
ukwlux
17 楼
坐个飞机还要先回去拜祭祖先保平安,深圳都成坦桑尼亚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