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了18年的国民组合,终于翻身了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5月31日 13点27分 PT
  返回列表
26176 阅读
7 评论
新周刊



这个时代不会再有第二个凤凰传奇了。/《吉祥如意》

乐评人王小峰曾说,凤凰传奇代表着中国流行音乐制作水平的平均值,“高了之后是崔健、罗大佑,但比凤凰传奇低级的东西多了去了,包括那些玩摇滚的。可能有一堆还不如凤凰传奇呢。”

可惜的是,如今算法能够重复制造出一首首“神曲”支配我们的耳朵,但我们已经不能再制造出一个凤凰传奇了。

整个5月,无数网友尘封寂寞的心都被一支“海底打捞队”解救了。 4月底,凤凰传奇在一档音乐综艺上翻唱了热门歌曲《海底》,虽然获得全场最低分,却在播出后火遍全网,全网话题量超过5亿个,视频“血洗”B站,播放量超过1500万次,且仍在持续飙升。 原曲凄美哀怨、平静绝望,新版在凤凰传奇的演绎下,变得磅礴恢弘、跌宕起伏,像一种对原版的回应和救赎。 网友评论称:“听原曲想跳海,听翻唱想上岸”,听这首歌“有一种她不认识我,但觉得她爱我的感觉”。

玲花和曾毅就像两名海底打捞队队员,玲花厚实的嗓音搭配上曾毅梵音般的说唱,一双无形的大手从歌词中走出,朝着坠落在无边幽蓝海水中的抑郁少女伸出手,将她推往有着阳光和四季的海面。 没有人能想到,曾被贴上“土嗨”“农业重金属”“草原悍匪”等标签的老牌国民组合,如今会以这样的形式“翻红”。 被凤凰传奇版《海底》感动的网友们纷纷变身“海底观光团”,在他们以往的微博、演唱会视频、综艺节目上留下自己的观光足迹,不断“考古”后才猛然惊觉,自己早已身处凤凰传奇的结界里出不去了。



国民组合的诞生

上世纪90年代,暖风吹动的广东生机勃勃,中国流行音乐由此扬帆,一路北上,一再刷新全国人民的耳朵。 玲花全名杨魏玲花,出身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大草原,父亲是法官,母亲是文艺工作者。马背上长大的女儿从小就能歌善舞,1997年,从鄂尔多斯艺校毕业两年的玲花为了心中的音乐梦想,独自一人来到深圳闯荡。 与此同时,来自湖南益阳的家电维修工曾毅,同样怀揣着对音乐的热爱,跑到深圳当驻唱歌手。 如同命运的际会,两个“南漂”先后进入深圳一家有名的演艺中心“金色时代”,当时玲花还是一名舞蹈演员,但曾毅已经“贵为”演出总监,算是玲花的半个领导。 第一次见面时,曾毅染了一头黄毛,穿着一身迷彩和军勾鞋,背着包,戴着耳环,玲花见到他的第一眼,心里只觉得“这男的可真丑”。 1997年开始,两人先后组成“发神经”和“酷火”组合,但大多是翻唱港台或者韩国歌手的歌曲。



酷火组合的风格模仿的是当时韩国的酷龙组合。

那时他们连准备伴奏带的意识都没有,演出时直接放着原声带唱,把原唱的声音弄小,麦克风的声音调大,为了盖过原唱,只能扯开嗓子吼。正因如此,玲花早期被称为女版刀郎。 一场场的走穴演出让两人逐渐在广深地区打响知名度,不仅月收入过万元,还供起房,过上了小康生活。 后来,孔雀廊娱乐唱片公司签下他们,将组合改名为“凤凰传奇”,“凤凰”取自当时很有名的“凤凰牌自行车”,而取“传奇”则是因为玲花对当时一款名为《传奇》的游戏极度痴迷。 2005年,凤凰传奇参加央视第一届《星光大道》,最终惜败阿宝,获得年度亚军。同年,首张专辑《月亮之上》发行,但起初几乎无人问津。

它的真正大火,反而归功于纪敏佳在2005届超女舞台上的翻唱。 《月亮之上》奠定了凤凰传奇往后的音乐风格:北方民歌风味的旋律曲调、直白豪迈的人文歌词,再加上半土半洋的Rap。

回顾千禧年左右的中国乐坛,大多数标志性歌曲都是如此“中西合璧”。

凤凰传奇将民族、草根和都市的风格融合在一起。 当时正值彩铃盛行,杨臣刚凭借《老鼠爱大米》创下单曲月下载量600万次的吉尼斯纪录,媒体将其与陈奕迅、周杰伦并称为“亚洲流行三巨头”;孔雀唱片推出的歌曲《一万个理由》,彩铃下载量达到1.2亿次,此纪录至今未被打破。 凤凰传奇同样赶上了这股彩铃热,《月亮之上》的彩铃下载量达到7900万次,2010年发行的单曲《荷塘月色》彩铃收入总额更是过亿元。 彩铃同样带动唱片产业的发展,2008年凤凰传奇全新专辑《吉祥如意》最终销量年度排名第二,2009年的《最炫民族风》更是获得年度内地销量冠军,前三个月销量超过30万张。



我敢肯定,每个中国人都听过这首歌。

在网络搜索、彩铃下载、唱片销量领域遥遥领先的凤凰传奇,走上了“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路线,几乎和汪峰平分了商演市场的一壁江山。

无数零售小商贩、长途卡车司机、广场舞大爷大妈将其奉为精神Idol,他们的歌长期占据流行音乐榜、KTV点歌榜榜首。

凤凰传奇成为当时内地华语乐团名副其实的国民组合。



凤凰传奇到底土不土

几乎没有一个内地流行乐队能够红二十几年,凤凰传奇是一个意外。 出道至今,“土味”一词始终围绕在这对国民组合身上。 即便你会唱他们的每首歌,但想必你的音乐App里也不会存放任何一首;即便《月亮之上》《最炫民族风》是你每次去KTV的必点曲目,但要是在地铁里被陌生人听到你在听凤凰传奇,还是会有些许尴尬。 十几年前,国民度是凤凰传奇的利刃;如今,国民度成了他们的原罪。 吃到彩铃时代的红利后,凤凰传奇工作室的负责人,同时也是玲花的老公徐明朝,一直将下沉市场作为他们的主战场。 徐明朝曾在《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访中透露,2013年,凤凰传奇的三场演唱会在央视免费播放了一百多次,他们也是央视三套节目的收视保障,在《开门大吉》的收视率比韩红高两三倍,比韩团Super Junior高三四倍。 而据制片人刘正举描述,央视三套的观众群大体是“北方中老年居多,低收入,初中及以下学历占大头,农村多于城市”。



央视可以说是凤凰传奇的娘家。

2014年7月30日,出道十年的凤凰传奇推出第六张专辑《最好的时代》,徐明朝将宣传重点放到农村,成为乐队组合使用“刷墙体”广告的先驱。 “磨刀不误砍柴工,听完凤凰再打工”“全面开展凤凰传奇新专辑学唱学跳工作”……类似的文案开始出现在各地农村的街边户外墙上。

在“下沉的生命力”这块,凤凰传奇是可以和伍佰老师一战的。/@凤凰传奇De玲花

起于南方的这股旋风,带着一丝土味,一路吹向内陆、县城乃至村庄。但和同期爆红的汪峰、李宇春相比,凤凰传奇在音乐性、受众定位,甚至国际性上,都逊色不少。 长期以来,主流音乐圈、乐评人也不喜欢他们,认为他们的音乐不高级、不讲究、不正经,没有内容和精神高度,而那些寥寥无几愿意对他们表达肯定的文化学者,则把表扬范围圈定在他们对于音乐的诚恳和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上。 “土味”的指责一方面源于凤凰传奇在音乐性上的不足,玲花和曾毅从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科班训练,也从不掩饰自己在创作上的不足。 通俗易懂的歌词和山寨感十足的Hip-Hop是他们获得巨大国民度的原因,毕竟当时国人的音乐审美就摆在那,曲高和寡意味着死路一条。



早期的MV还是“豪车、美女、浪子”。/《自由飞翔》

另一方面,凤凰传奇的“土”也来源于玲花和曾毅俩人的草根性。一个是来自内蒙古的草原之花,一个是来自内陆小县城的家电维修工,在文娱圈里,他俩就代表着最底层的那群人。 即便在娱乐圈打滚了二十多年,他们依旧没有洗去身上那股来自曾经牧民、工人身份的质朴。 回想起早年间在深圳打拼的岁月,他们几乎不谈苦,唯独记得钟爱的桂林米粉;参加慢综艺,曾毅一来就砍柴生火、借牛耕地,毫不生疏。



曾毅在干农活。/《向往的生活》

每次演唱会,凤凰传奇几乎都不讲自己早年的故事“卖惨”,徐明朝对记者说,这是因为他们不相信故事。

我们三个人,我是渔民,曾毅是农民,玲花是牧民,你让三个中国最底层的人跟你讲理想,怎么讲?……两个没念过大学的歌手,我们都不想有故事,在艺人圈里,我们就属于暴发户。我们这种人是自卑的,别说给别人讲故事了。我们自己永远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设定目标,完成它,在这个过程中一点岔子不出。《制造凤凰传奇》南方人物周刊 从这种意义上说,凤凰传奇的“土”也是他们的护身符,足以让他们在不断变化的时代里抓住自己的受众,保持长青。



这个时代,不会再有第二个凤凰传奇了

一直以来,凤凰传奇身上一直围绕着两大疑问:1.明明没几个词,曾毅凭什么分一半的钱;2.这俩人竟然不是夫妻。 在很多人眼中,曾毅在组合中可有可无。这么多年来,他的角色在“欧耶哥”“留下来哥”“呦呦哥”之间不断切换,一首歌唱下来没几句词,连李诞都吐槽说:“玲花是我们内蒙古人的骄傲,曾毅,是我们内蒙古人养育了你。” 但其实,两人的关系就像相声行当里的捧哏和逗哏,谁离开谁都不行。 当年孔雀唱片想要签约玲花,说要花几百万给她出唱片,条件是只签她一个人,玲花不答应,花了很大力气才说服主管,她和曾毅缺一不可,想签她就得同时签曾毅。 如果签了公司,那就意味着不能再接商演,每个月将没有固定收入,曾毅当时又养家又供房,但当玲花决定奋力一搏后,他说:“那行,我陪你玩。”



玲花女王和她的小跟班。/《鲁豫有约》

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俩没有稳定收入,曾毅就向深圳的朋友伸手借钱,借来的钱和玲花对半分。

后来玲花说,既然借钱的时候对半分,那赚钱的时候也得对半分。 两人身上都有种土生土长的豪气和“狠劲”,这或许是他们能够搭档的原因。但两人的性格又是如此的不同。 玲花豪气直爽、大大咧咧,曾毅唯唯诺诺,却又看起来高深莫测。就像玲花所说,两人的关系就像冤家,见不得,离不得。 工作中,两人互相支撑扶持,有时候玲花情绪有点不稳定,曾毅就像个小媳妇一样,在旁边不吱声;哪天玲花嗓子状态不好,或许唱错、忘词了,曾毅就立马用他独特的气泡音说唱找补回来。

玲花找不到纸,直接抽出曾毅的西装手帕擦眼泪。/《吐槽大会》 回顾他们以往的歌曲,质量也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土味、不堪。 《月亮之上》是中国最早把民族风音乐和说唱音乐完美结合的歌曲;《荷塘月色》一改以往大气豪迈的曲风,婉约细腻的歌词也让当时的广大乐迷耳目一新。



从《荷塘月色》开始,凤凰传奇开始转变风格。

他们的歌曲不仅仅局限于对花鸟草木的简单歌颂,而在尝试更多的表达。《奢香夫人》把彝族的巾帼英雄作为原型;《全是爱》讲的是城市化进程中两性情感关系的异化。

近年来,凤凰传奇也在努力摆脱“农业重金属”的标签,上《经典咏流传》演唱《将进酒》和《别董大》,唱出了诗词中的深沉豪迈、胸襟开阔。



凤凰传奇深情演唱《别董大》。/《经典咏流传》

翻唱《海底》,凤凰传奇变得圣洁、治愈,将扎根大地的生命力倒灌进海,对着所有被苦难生活淹没的年轻人轻声细语。

乐评人王小峰曾说,凤凰传奇代表着中国流行音乐制作水平的平均值,“高了之后是崔健、罗大佑,但比凤凰传奇低级的东西多了去了,包括那些玩摇滚的。可能有一堆还不如凤凰传奇呢”。 音乐是一个时代的反应,什么样的时代就会诞生什么样的音乐。 曾经,凤凰传奇在音乐品类混乱、受众分化的互联网时代杀出重围,以广场舞鼻祖、神曲代言人的身份站稳脚跟。 如今,音乐成为算法时代的一次次周密计算、15秒短视频的不断重复和迭代、饭圈气势汹汹的控评打榜,凤凰传奇看似已经脱离时代。 但仔细一看,《荷塘月色》中的歌词“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和如今抖音神曲《大风吹》的那句“取一杯天上的水,照着明月人世间晃呀晃”,又有什么区别呢? 令人遗憾的是,算法能够重复制造出一首首“神曲”支配我们的耳朵,但我们已经不能再制造出一个凤凰传奇了。

 

F
FollowNature
1 楼
大妈最爱他们,广场舞的主旋律。
中mei2001
2 楼
喜欢听他们的歌!
中航科工六院
3 楼
没法儿听
l
layzucb
4 楼
没法看只露了一脸的某霍,比玲花还娘
尼伯龙根的指环
5 楼
还是土得掉渣
小米干饭
6 楼
哈哈,喜欢他们。
弟兄
7 楼
至少十亿人喜欢,他们是时代的象征与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