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沛璋逝世 习母、胞弟献花圈 曾提中国必须民主宪政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11日 15点32分 PT
  返回列表
16591 阅读
16 评论
RFI

曾主张开放舆论 中宣部前官员钟沛璋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https://t.co/S5SQoOUYJI pic.twitter.com/rDP042BhqC

— RFI 华语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RFI_Cn) February 10, 2021

自北京方面消息,中宣部新闻局前局长钟沛璋2月6日去世,享年96岁。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周三早上在北京八宝山举行。钟沛璋生前被视为中共党内开明人士。

据香港电台报道,钟沛璋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当地时间周三上午约9时开始,他的灵柩盖上党旗,中宣部秘书长等领导和各界人士近200人出席。报道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胞弟习远平和母亲齐心、中共政治局前常委胡启立夫妇、国家前副主席李源潮、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等,送上花圈致哀。

钟沛璋1924年生于上海,曾经创办上海《青年报》,其后担任《中国青年报》副社长,以及中宣部新闻局局长等。曾在反右运动中被打成右派的钟沛璋2011年在接受腾讯网“大师访谈”节目专访时,详细地谈及了自己一生经历及见解和感想。

其中,钟沛璋发表过,“我原来作为党的宣传干部,认识到了舆论应该掌握在人民手里面。人民有权力监督政府官员。所以我们要搞民主宪政,首先要开放舆论。但是这个任务我觉得还是很艰巨,尽管我们经济改革取得了很大成就,主要是跟我们的经济、世界全球化结合起来了。我们加入到世贸组织,我们经济发展得很快,但是政治改革滞后,没有进行政治改革,所以形成了权贵资本主义”,“所以必须要有民主宪政”,“只有民主宪政才能长治久安”等见解。

在谈到六四事件时,钟沛璋表示,“政治改革滞后,1989年发生过政治风波,当时学生游行,打的大标语‘妈妈我们没有错’,把示威的对立面称为‘妈妈’,这是全世界没有的这种情况。”他称,“抗议游行的对象,把抗议游行的对象看成是妈妈,看成是自己的母亲,我是对母亲提提意见,我们提提意见没错,妈妈我没有错。但是就触犯了邓小平。当时也有人打着标语就是‘反对垂帘听政’。胡耀邦、赵紫阳就不能做主,有邓小平垂帘听政,这就触犯了邓小平。”

钟沛璋说,“之后他就不提政治体制改革的事情了。其实政治体制改革,邓小平早就说了,经济改革能不能成功,最后要看政治改革能不能成功,早就说了这个话的。但是1989年之后呢,他看到人民矛头对准他了,他就不提政治改革了,慢慢就形成了权贵资本主义,少数人窃取了改革开放的成果,人民的生活没有改善。所以到现在为止,那些医疗、上学、住房成为‘三座大山’,看病、上学,学费是全世界最高的。”

y
yaning
1 楼
看病、上学,学费是全世界最高的?
多德少才
2 楼
一切都是韭菜默认嘀。
D
DoctorXI
3 楼
这个毛遮洞也提过呢
h
happyEstate
4 楼
五毛们认为强国已经有了民主宪政,还可以成为光荣的太监
p
pinenut
5 楼
满清灭亡之后,中国也喊过“民主宪政”,结果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不要以为空喊几句民主就是灵丹妙药。
P
Panda44
6 楼
权贵资本主义,说得对!
h
happyEstate
7 楼
pinenut,所以呢,现在这样专制就最好了
随心所欲123321
8 楼
他看来是个开明的人。那么习母、胞弟献花圈,又释放了什么信号呢?
D
DoctorXI
9 楼
民主当然不是灵丹妙药,但独裁的危害已经被历史反复证明了,有病得治,可是现在连有病都不承认
阿宽
10 楼
邓小平为啥敢改革开放?因为他的权力已经很高,无人匹敌,南巡就体现了,后来几任中国最高领导者都有暗流,受到党内反对势力的掣肘,习也是,薄熙来几乎成功了,所以必须通过加强权利集中制,保护自己,当习权力不受制约时,他反而会选择靠近民主,因为没有危险了,所以美国过去的一些政策其实是帮助中国越来越集中,至于美国人为啥这么做,那就见仁见智了,最终结果就是最好的证明。
w
wumiao
11 楼
估计这几年最糟心的应该是习的妈妈。
D
DoctorXI
12 楼
阿宽说的很有道理,但别忘了包子整人太多,一旦放权恐怕身败名裂,除非他像耄邓那样有不世之功(对土共而言)
D
DoctorXI
13 楼
另外你很可能是一厢情愿,邓能够改革跟他的阅历很有关系,比方说留学法国,比方说相信猫论,包子呢?文革青年,小学毕业,一张嘴就说文革术语,把希望寄托在这种人身上,到时候恐怕后悔都来不及。
D
DaShuai
14 楼
难得的体制内的明白人。
旁观者XWY
15 楼
中共为从国民党手中都得政权,有三大法宝。其中统一战线忽悠了一大批追求民主自由的年青人。他就是极少数幸存者,没有改变初衷。
H
Huilianghu5
16 楼
能指出权贵资本主义,八9后政治改革停止,算是明白人。 政治改革滞后这么多年,想挽回也是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