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出事的“瀑降挑战”圈子:玩家或达五千人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8月26日 0点29分 PT
  返回列表
23498 阅读
14 评论
网易-重案组37号

瀑降圈里,大多是三四十岁的青年人。邵峰估计,全国范围内经常玩瀑降的可能有五千人。在邵峰看来,瀑降吸引他的,是来自于这项运动的挑战性,会促使他去思考,“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风景,接触到瀑布中那些隐秘的角落”。

  8月25日,贵州关岭县滴水滩两名在瀑降过程中遇险的驴友,让这一极限运动进入公众视野。

  瀑降是溪降的一种,是由溯溪衍生出来的技术型户外运动项目。

  宜昌市户外运动与探险协会理事长邵峰提到,溯溪是自下而上溯攀,主要是依靠行走、蹚水和攀爬;溪降是借助专业器材自上而下穿越无人溪谷、深潭和瀑布的极限运动。而瀑降是溪降的一种,主要指在一个瀑布上借助绳索进行下降的定点活动。

  瀑降运动存在诸多“客观风险”。例如地形、水形、封闭性、高空作业、天气等,都可能在对瀑降者造成影响。

  “很多人盲目相信自己的经验,没有意识到风险”,邵峰举例,有人认为在距离瀑布2米的地方不可能会被淹死,但实际上瀑布形成的水雾会排挤氧气,被困人员很容易因缺氧而死。

  瀑降圈里,大多是三四十岁的青年人。邵峰估计,全国范围内经常玩瀑降的可能有五千人。在邵峰看来,瀑降吸引他的,是来自于这项运动的挑战性,会促使他去思考,“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风景,接触到瀑布中那些隐秘的角落”。

▲驴友在玩“跳潭子”。受访者供图

  瀑降时遇险的驴友

  8月23日,重庆的两名驴友在贵州关岭网红瀑布滴水滩挑战“瀑降”时被困。

  现场视频中,能看到滴水滩瀑布中的中间位置挂着两个一动不动的人,湍急的水流从他们周遭流下,激荡起白色水花。

  搜救行动已持续两天时间。两名驴友最终被救援人员下放到瀑布底部的潭水里,25日16时许,救援人员还在潭水里进行打捞,但两名驴友已确认死亡。

  51岁的李明松也在救援现场。他是贵州嗨库极限运动公司总教练,也是这条“瀑降”线路的开辟者。

  “瀑降”,即在悬崖处沿瀑布下降的运动,由瀑布主体缘绳下跃,或顺水滑降。2013年,李明松和另外两位探险队员从滴水滩瀑布顶端降至霸陵河。贵州当地媒体曾就此事进行报道,提及他们是首批在滴水滩瀑布“瀑降”成功的人。

  按照李明松的设计,正确的“瀑降”线路应是从瀑布侧面的岩壁降下。其中,在遇险者所在的这段120米瀑布中,他将线路分成了4段,每隔几十米就在岩石平台上设置了安全点,供人休息。

  两名驴友的被困位置处在瀑布水流中,李明松认为,他们可能没有沿岩壁下行。“这样瀑降者就会直接暴露在强劲的水流下,更加危险。”只有一种瀑布可以在水流中“瀑降”,这类瀑布水势不大,水流和岩壁是“贴在一起的”。

  李明松判断,两名驴友可能没有携带足够的装备。除了绳索、膨胀钉、头盔等装备外,另一项必要的装备是上升器。“如果带了上升器,发现遇险了,只要下得去就肯定上得来。”

  25日下午,关岭县网信办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根据现场同行的驴友表述,当时是一名女驴友在“瀑降”过程中被困,随后男驴友下去援救,过程中两人绳索发生缠绕,最终导致两人遇险。



▲溪降的驴友合照。受访者供图

  探险者的进阶

  距贵州一千多公里的宜昌被誉为“瀑降天堂”,独特的喀斯特地貌和丰富的溪谷资源吸引了大量的户外探险者,至今已经发掘了近二十条不同级别的瀑降线路。

  邵峰是国内最早玩瀑降的户外人之一。

  “刚开始涉足这项运动时,我们对瀑降并不了解。”邵峰提到,瀑降从国外传来,但并没有外国人帮助开拓线路和培训,他们主要通过国外网站的视频进行自学。

  在众多瀑降爱好者眼里,邵峰等人2005年穿越宜昌毫沟的经历,代表中国瀑降项目的正式开始。

  “溪降项目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具有封闭性,二是有多个瀑布,需要多次使用绳索”,毫沟是一条峡谷且有水流,一旦进入无法中途退出,还有多个瀑布,具备溪降项目的特征。”险,邵峰开始探索瀑降的玩法,由十多个户外老驴友组成一个小团队,经常聚在一起训练和研究。

  他们主要通过国外网址和资料进行学习,逐步归纳瀑降技术,并分为以下四类:个人装备、绳索项目、锚点和布线技术、救援能力等。

  两年后,经过系统训练的他们在十小时之内再次穿越毫沟。此后,瀑降逐渐在宜昌普及。

  与邵峰的经历相似,高勇也是资深的瀑降驴友。2010年,他从深圳回到宜昌老家,开始跟着户外群的驴友一起尝试瀑降。在正式试水前,他们也会进行装备准备和现场教学等环节,起初先是尝试高度较低的溪谷和瀑布,之后再慢慢提高难度。

  “瀑降容易让人上瘾”。在高勇看来,比起爬山,瀑降的花样更多,包括“下降”“跳潭子”“滑滑梯”等,还经常能看到常人难以见到的自然风光。

  除了体能外,玩瀑降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高勇在瀑降的同时也在售卖和出租瀑降的全套装备,费用大概在两三千元,此外还有保险、交通、领队费等费用。

  在瀑降运动的“高峰期”,高勇售卖瀑降装备的月收入达到七八万元。



▲邵峰在进行溪降。受访者供图

  几千人的瀑降圈

  瀑降圈里,大多是三四十岁的青年人。邵峰估计,全国范围内经常玩瀑降的可能有五千人,“圈子很小,他们会带动一些偶尔玩的人,这个无法估算。”

  2006年,邵峰辞去工作,成为专职的户外培训师,主要负责绳索培训和技术性救援,他还与十几个队友成立了“三峡户外救援队”。在他看来,救援能力是玩瀑降必不可少的保障,但目前国内大部分领队不具备救援能力。

  邵峰也曾发起了“中国溪降大会”,有两三百瀑降爱好者参与,他们聚在一起交流和比赛,共同探讨瀑降的新玩法。由于这项活动一直未盈利,活动仅维持了4年时间。

  参与户外运动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并不专业。邵峰开始将全部精力放在做专业培训上,5天瀑降培训班的费用是1980元,目前注册过的学员有1400人。

  来自广州的黄淑惠是邵峰“瀑降领队班”的成员,她也是先接触溯溪,再学习绳索技术,随后尝试两者兼具的瀑降项目。“爬山觉得不过瘾,就想玩溪谷”,她们平时会探索广州的从化和花都的溪谷。

  在宜昌瀑降的培训中,他们学习了包括个人的通过技术、相关瀑降的系统技术(布线、收绳)和溪谷救援等内容。参加培训的大多是有户外经验的人,而这类培训更注重培养瀑降领队,他们会带领更多人的玩瀑降,进而推广瀑降运动。

  除了举办专业培训,邵峰还与另外三位资深驴友于2010年编写过一本《溪降手册》,该手册包括介绍了瀑降运动、瀑降装备、瀑降技术、绳结技术和瀑降手语等内容。

  “我们不想看到有人在宜昌玩瀑降时摔伤摔死”,邵峰谈起汇编这本手册的初衷,他们还免费印了2000份在溪降大会上派发。

  “溪降手册写得很完善”,孙志宏是深圳磨房网溪涧运动版版主,他起初玩瀑降也是靠自己摸索,除了看《溪降手册》,他还会借助户外论坛学习经验。

  在深圳磨坊网里有个玩溯溪的圈子,他们十几个接触过绳索技能的队友在2008年开始玩瀑降。他们主要是通过AA制进行,费用和风险都各自承担。

  无法忽视的风险

  贵州瀑降的两位驴友遇难,也让更多人意识到瀑降的风险性。

  25日下午,关岭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遇难的两位驴友死因目前还不确定,“因为他们是被悬挂在水流中,是缺氧而死还是溺水而死,只能通过之后的解剖来了解。”

  邵峰介绍,瀑降运动存在诸多“客观风险”,例如地形、水形、封闭性、高空作业、天气等,很多人会轻视瀑降的风险和操作规范。

  “很多人盲目相信自己的经验,没有意识到风险”,邵峰举例,有人认为在距离瀑布2米的地方不可能会被淹死,但实际上瀑布形成的水雾会排挤氧气,被困人员很容易因缺氧而死。瀑降过程中很多突发情况会超出日常经验和直觉,如果没有系统培训,人们就无法意识到风险的存在,也不具备规避能力。

  黄淑惠认为,贵州瀑降事件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如果是探洞卡在绳子上面,还可以争取救援时间。但在瀑降被困,驴友很容易窒息而亡。据她介绍,2019年在广州从化也出现了类似的瀑降事故,两位驴友不幸遇难。

  由于担心在瀑降活动中出现事故,多年来,李明松一直没有推广过贵州滴水滩瀑布“瀑降”这一项目。“我一直都是自己带队玩,七年来,我的队伍中从未发生过队员瀑降被困的情况”。

  事故的出现,没有影响邵峰对于瀑降项目的热爱。他认为,瀑降是一个很好的户外项目,但前提是要接受规范的训练、选择合格的领队、循序渐进地挑战项目。

  在他看来,瀑降吸引他的,是来自于这项运动的挑战性,会促使他去思考,“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风景,接触到瀑布中那些隐秘的角落”。

有门部关
1 楼
脑子都没长齐,思考啥呢?
L
LexusOnly
2 楼
活腻了。
v
van1
3 楼
找死
中mei2001
4 楼
不作不死
金拱门汉堡包
5 楼
靠一堆装备自以为“征服”了大自然,呵呵
c
cjasn
6 楼
中国缺少挑战自然的征服者。这种精神应该鼓励。这是“吃饱了撑的”,同时也说明温饱问题解决后,人类有更高的目标。冒险是其中之一。这是男性雄激素体现的一种形式。 在中华民族这个比较弱的民族,这种精神实在难得。
怒放的小蘑菇
7 楼
安全意识自我保护意识景区管理极限运动的法律法规都不完善的结果。
王剑
8 楼
刷存在感
随便回
9 楼
驴友这个词太土味太有喜感了。
吃货2001
10 楼
精神可嘉,但建议买保险,出了事能够支付给救援人员
弟兄
11 楼
玩家當然知道風險
X
XM25
12 楼
另一种活法,或者说另一种死法。
D
Doctor11
13 楼
1到5楼的,叫人怎么说你们呢,知道为什么中国人没法发现美洲吗?
C
CN1618
14 楼
金拱门汉堡包 发表评论于 2020-08-25 16:21:00 靠一堆装备自以为“征服”了大自然,呵呵 完廖!征服这俩字也被玩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