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陈世峰获刑20年 看日本极刑背后的文化与民意(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2月19日 23点25分 PT
  返回列表
56835 阅读
47 评论
综合新闻



中国女留学生江歌于2016年11月3日凌晨在日本被其闺蜜的前男友杀害,时隔一年后,这起案件终于得到宣判。当地时间12月20日下午,江歌案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做出判决,案犯陈世峰获刑20年。


从12月11日开始,江歌案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开始庭审,到12月18日,共进行了6天的庭审。在12月18日的庭审中,检察官建议法庭判处被告陈世峰20年有期徒刑。

据悉,江歌被杀后,江歌的母亲江秋莲曾在网络上公开征集签名为判凶手死刑,也因为如此,该案一度占据中国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成为流量收割机,相关话题的浏览量超过10亿。

随着凶手否认检察院对其指控的蓄意谋杀,证人(江歌闺蜜)前后证言的多处不一致,吃瓜群众们的热议持续高涨。各路揣测、脑补、八卦接踵而来。有人认为凶手在狡辩说谎,有人认为死者闺蜜也是该案的证人在包庇凶手,做伪证。当然,还有各路的网络写手所谓的伸张正义或是为被炮轰的死者闺蜜洗白。

但是,无论热议再如何地激烈,情绪再如何地被渲染,根据现有公开的证据,这起案件终于有了结果,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一审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

判个死刑有多难?看日本极刑背后的文化与民意

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刑罚,死刑曾经被全世界大多数国家所采用。时至今日,面对“剥夺生命权”、“一旦错判无法挽回”等争议,部分国家废除了死刑,欧盟还将“废死”作为成员国准入原则,而日本则依然是少数保留死刑的发达国家之一。

在日本的法律中,故意杀人罪、强盗致死罪、爆炸物使用罪、内乱罪和外患罪等,都是可以被判处死刑的罪名。一般情况下,死刑犯的罪名都是故意杀人罪和强盗致死罪。

与一些国家采取注射死刑、枪决等处决方式不同,日本至今仍然只有绞刑这一种处决方式。2010年,日本法务省首次向媒体公开了东京拘留所内的死刑刑场。日本媒体报道说,记者必须统一搭乘拉上窗帘的巴士前往,无法得知刑场的确切位置;神秘的刑场弥漫着香烛气味,看上去整洁干净。



被带到刑场的死刑犯首先将获得交代遗言和祷告的机会,并聆听行刑前的宣告,然后被带上手铐和眼罩送入处决室。处决室的地上有一个踏板,天花板有挂绳以及滑轮。当死刑犯的脖子被套上绳子后,当踏板打开,死刑犯落下时,他的颈首将立即骨折,窒息而死。为了减轻刑务官的心理压力,处决时会有三名刑务官同时按下电动按钮启动踏板,没有人知道到底是哪个按钮启动了踏板。



死刑犯的家人和律师不会提前得知处决的时间,就连死刑犯本人也只能在处决当天获知自己的命运,因为日本法务部认为,提前告知处决时间不是义务,临时通知还能减轻死刑犯的心理压力。但通常来讲,处决只会在工作日进行,家属会在行刑后被通知领走死刑犯的物品或骨灰。

日本死刑的量刑标准是“永山基准”,来源于一名少年作家杀人犯的名字。1968年,时年不满20岁的永山则夫出于金钱和反社会的目的,从驻日美军基地盗窃手枪并在大街上射杀四人。15年后,日本最高法院判处永山则夫死刑,而当时所采用的死刑量刑标准一直沿用至今。该原则的具体内容包括犯罪行为的性质、动机、手法和社会影响力,被杀害者数目及其家属的情感,以及罪犯的年龄、前科与犯罪后表现这九条内容。

但在日本,真正被判死刑的人数很少,被执行的人数更少。2017年,日本只有四人被执行死刑。最近两例是12月19日被处决的关光彦和松井喜代司,两人分别在1992年和1994年杀害多人,至今距离两人犯案时间已经超过20年,距离被定罪判处死刑也均超过15年。

最近一名被判死刑的罪犯是在11月初宣判的笕千佐子,她因“克死”(实际为杀害)多名男伴而被称为“黑寡妇”。截至12月15日,日本仍有124名尚未执行死刑的死囚。

 

为何很少判处并执行死刑?

从过往判例中来看,虽然死刑罪名众多,但遇害者数量较多、以及罪犯存有蓄意谋杀的动机,才是重要的死刑参考基准。日本明治大学法学系教授铃木贤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根据日本司法判决的惯例,普通刑事案件中,如果行凶者杀害的人数为一人,那么法庭在量刑裁决时通常不会做出死刑判决。他还表示,虽然以前也有过民间请愿促成司法严判的案例,但这样的例子非常稀少。

但“只杀害一人就不会被判死刑”的说法,是对日本死刑制度的误读。在“永山基准”建立后,同样存在只杀害了一个人的杀人犯被判处了死刑​。今年7月被处决的住田纮一​就是其中之一,他曾在2011年性侵、杀害并分尸了一名女同事。

据封面新闻报道,在日本于2009年引入裁判员制度,将普通民众的意识与判断引入到刑事司法中时,外界曾担心民意介入死刑裁量会导致死刑的扩大适用。不过根据日本最高法院的统计,2009年至2016年间,共有27人被判处死刑,其中杀人罪11人,强盗致死伤罪16人。跟之前的数据相比,无论是在罪名范围上还是在适用数量上,普通民众介入死刑案件裁判并没有导致死刑适用的扩大化。

另一方面,法庭外的舆论空间极为有限。日本相关法律规定,裁判员和法官只能根据法庭调查的证据进行量刑判断。同时也有司法领域学者介绍,民意判断在刑事司法中的影响不大。

此外,据《日本新华侨报》介绍,日本人对死亡的观念,特别是对有“罪”死者的态度,同其它民族有很大差别。日本神道文化强调,人不管生前做过什么,一旦死亡便化神而须受到人们的尊敬。而日本人也普遍认为,一个人不论生前是善还是恶,死后都变成佛,其牌位要放入神社,受后人供奉。因此,一些人并不希望“成全”作恶多端的罪犯赴死。

 

刑场外的佛像。图片来源:网络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被判处死刑,罪犯也可以依据日本刑法所规定的“再审制度”不断申诉,导致只要罪犯不希望被执行死刑,就可以不停地以各种理由提出申诉或者赦免的请求,达成拖延的目的。这样带来的结果是,有不少被判决死刑却没有被执行的死刑犯最终老死在狱中。

事实上,日本刑法规定“死刑必须在判决后半年内执行”,而实际情况下这条规定几乎从来没有被落实。《日本时报》的统计数据显示,死刑犯从获知判决到最终被处决平均需要等待七年半的时间。而在这期间内,从审理到执行,日本司法系统需要支付巨大的成本。

同时,执行死刑需要得到日本法务大臣的批准,但他们出于宗教或其他政治因素考虑,大多不愿充当“刽子手”,于是便拖延签署执行令,直到下一任法务大臣上任。例如,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内阁中的法务大臣杉浦正健便因为信奉佛教,而拒绝在死刑犯执行书上签字。他的这种行为还遭到小泉纯一郎的批评,被指“分不清个人观点和官方说辞”。

 

死刑是日本社会的必需品吗?

世界上各个国家都存在着支持或反对死刑的两类人,日本也不例外。质疑死刑“侵犯人权”、“不能有效降低犯罪率”、“可能导致冤假错案无法挽回”的声音不绝于耳。2010年,时任法务大臣千叶景子之所以愿意向媒体开放刑场参观并亲自到场观看死刑,也是为了推动民众对“取消死刑”的讨论。随后,千叶景子在法务省内设置了相关研讨会,然而研讨会在2012年表示“不适合对死刑存废下结论”后便再无声息。

另一方面,非政府组织“日本冤罪与死刑情报中心”介绍说,死刑在日本社会中具有重要的心理功能。生活在拥挤的大都市的日本人不得不在等级森严的公司里工作,休息和假期很少,也几乎得不到上级的感激,这些都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而对于这些上班族来说,死刑满足了日本社会对法律中明令禁止的“报复”的需求。

多年来的民调显示,日本社会对死刑的支持率稳定在八成以上。通过不断强化“恶人有恶报”的概念,死刑同时也暗示了“好人有好报”的引申义。因此,许多日本心理学家认为,死刑的存在让日本社会从压抑和过度劳累中获得了精神上的部分释放。

此外,死刑也是日本警方在审讯时可以利用的恐吓手段。按照“日本冤罪与死刑情报中心”的说法,犯罪嫌疑人人身权利有限,警方会对嫌犯实施全天候的口头威胁。无论多么抗拒审讯、宣称自己无罪,嫌疑人往往无法直面绞刑的威慑力,最终坦白认罪。

部分支持死刑的人还提出,长期供养无期徒刑的囚犯浪费了纳税人的钱。但也有人拿出统计数字质疑说,执行死刑无助于减少监狱预算,反而会因为死刑犯不断上诉而拖延庭审时间,耗费更多的资金。更有反对死刑的人指出,如果国家试图“通过杀死公民来省钱”,那么年长体弱的人无疑将率先成为“目标”。

或许正如《日本新华侨报》所说,外界很难客观判断废除死刑将把日本社会带向何处,而在当前这个阶段,判决死刑的慎重程度和执行死刑的信息公开程度显得更加重要。

y
yumidiee
1 楼
让日本纳税人白养着它,算是对祖国的共献吧。
z
zhichi
2 楼
总是说伪证,到底指什么。
C
C-talent
3 楼
判的好
日本好后山
4 楼
上诉一下也许可以减点
格城阳光
5 楼
结果就是这么个结果,再愤怒也没用,要是在英国杀两个人也就是这么个结果!刘鑫一直不断撒谎除了怕承担责任,可能是怕这个恶魔出狱后报复吧?!
傻大目
6 楼
日本人大多数都是自裁了断
s
sevenfish
7 楼
江歌妈妈,养好身体20年
D
DZ1020
8 楼
如果是日本人 服刑出狱后 那么他出狱后的生活也将非常悲惨 不会被周围人所接纳 基本上就是穷困潦倒 孤单郁闷到死 姓陈的出狱后还是留在日本算了
j
john_圣迭戈01
9 楼
这样的渣滓,死了也罢。
难为
10 楼
国人站在道德高地评判刘鑫,其实不少人也就是刘鑫或部分刘鑫。人死不能复生,陪葬没有什么意义。改造有效的话,一个年轻人经20年也被改造好了,而且青春已逝,无所作为,这不是最大的惩罚么。日本法官给予最高年限的惩罚,不出所料。
w
worley
11 楼
还是美国好,美国加州一个非法移民杀人了,还偷渡入境七次,却无罪释放。
学习旅
12 楼
中国人还脱离不了杀人偿命,甚至还要拖人陪葬的旧社会封建暴政思维。常人发现或怀疑发生凶杀犯罪,当然第一反应就是自我保护然后报警,怎么可能是前往送死,刘鑫也第一时间就报警了,警察2小时后就找到陈世峰问话。这哪里有丝毫可以指摘之处,怎么成了刘鑫也有罪了,或起码道德有亏? 再看看人类的死刑理念: 2000年,德国人普方一家四口灭门案在南京开庭。普方之母以不能改变现实为由,请求不要判四名被告死刑。未果。事后其亲友成立爱德基金会,帮助改善中国低端人口教育状况。 2006年,中国人周博在日本抢劫杀人案在沈阳开庭。受害人父亲佐藤泰彦以不愿让被告家庭也承受丧子之痛为由,请求法官不要判死,结果判处死缓。 2012年,挪威法庭判杀77人、伤151人的布雷维克理论上可达无期、但刑满10年即可申请假释的最高刑罚。无受害人家属要求血债血偿。
学习旅
13 楼
法律制裁的目的不是以牙还牙,宽刑不会带来更坏治安,严刑也不会带来更好治安。然而绝大多数中国人不明白。
y
yulefree
14 楼
楼下的,等你家哪天被卸磨杀驴,死了驴崽再来发表你的看法!
j
janeparisli
15 楼
判地太轻
难为
16 楼
那位日本的自媒体根本是误导,发微博推动网络狂潮,站在道德高点把舆论矛头指向刘鑫,引江歌妈妈进入偏执激进的思路,招无望之灾。没判死刑,江歌妈妈的死结很难疏解。所谓媒体根本从开始就知道日本没有死刑 ,为什么还要误导江歌妈妈?观整个事件,面对多方受害人,唯自媒体受益,充分炒作自己,残忍的在受害者伤口上撒盐,缺少道德良心。
n
nanxun_
17 楼
时至今日,面对“剥夺生命权”、“一旦错判无法挽回”等争议,部分国家废除了死刑,欧盟还将“废死”作为成员国准入原则,而日本则依然是少数保留死刑的发达国家之一。 @@@@@@@ 如果怕错判是废除死刑的理由,像这种犯罪事实清楚的,难道还害怕错判了? 剥夺生命权?难懂这个罪犯没有剥夺他人的生命权?罪犯可以任意妄为地剥夺他人生命权,法律还要保留他的生命权,这是什么GP法律!助纣为虐!
n
nanxun_
18 楼
学习旅 发表评论于 2017-12-20 02:54:14 法律制裁的目的不是以牙还牙,宽刑不会带来更坏治安,严刑也不会带来更好治安。然而绝大多数中国人不明白。 @@@@@@@@@ 宽刑是不是带来更坏的治安,加州就是最好的例子!建议加州把刑罚继续放宽以保证干啥都不入罪,治安肯定是世界第一好!
K
Kuuman
19 楼
检方证据,媒体以及陈凶的无理狡辩,促使获监禁20年, 这已经是日本的最大刑量了。预料之中,是个不错的终结。 江妈妈应该慢慢释怀。
雅是一种德
20 楼
不管生前善或恶,死后都变成佛?! 荒谬无知! 20年,判得太轻!
B
Bluebluesky123
21 楼
我发的哪儿去了? 删帖的人不得好死 烂网页
B
Bluebluesky123
22 楼
垃圾小编
交流什么
23 楼
学习旅 发表评论于 2017-12-20 02:54:14 法律制裁的目的不是以牙还牙,宽刑不会带来更坏治安,严刑也不会带来更好治安。然而绝大多数中国人不明白。 ================ 什么叫信口雌黄?这就是信口雌黄。什么是反华?这就是反华。绝大多数华人中国人就是爱憎分明,除恶务尽。
思蜜达
24 楼
死刑是最能震慑中国人的,我们自古以来好死不如赖活着。让这里的人选,谁都选二十年,不会选死刑。所以,杀人偿命,你自己敢杀人就别怕死。
B
Bslrim
25 楼
这么说吧,站在社会的角度,这个不至于死刑,因为只是蓄谋杀人,并没有造成社会问题,一般外国的死刑都是影响非常恶劣的奸杀,连环杀人这些会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的。但是站着江妈妈的角度,孩子没有了,一辈子的希望也没有了,要求死刑是可以理解的。
C
CatcherInTheRye
26 楼
Bslrim 发表评论于 2017-12-20 05:19:07 这么说吧,站在社会的角度,这个不至于死刑,因为只是蓄谋杀人,并没有造成社会问题,一般外国的死刑都是影响非常恶劣的奸杀,连环杀人这些会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的。但是站着江妈妈的角度,孩子没有了,一辈子的希望也没有了,要求死刑是可以理解的。 ------------------蓄谋杀人是murder。 这是最严重的犯罪,在米国有死刑的州要是first degree murder 那多半是死刑。 这个案子的关键在那刀。 如果陈世峰是带刀去的,那有murder的嫌疑。如果那刀是临时有的,比方说从对方手里抢下来的,那就算不了murder, 是manslaughter。 manslaughter在哪里都不会死刑。
乐行
27 楼
据说新天皇19年登基会大赦天下,这凶手可能坐两年牢就被放出来了。
仰韶
28 楼
这个标准的话中国的贪污犯判20年都算最高刑罚了?
挥汗如雨
29 楼
制定法律的都是死刑犯的子孙后代?为啥不考虑被害人的人权?难怪世上恶人越来越多。
B
Bslrim
30 楼
楼下,美国法律我就不知道了,英国是没死刑的,近几年判过的终身监禁的几个都是灭门案,杀继女,杀小孩,杀残疾人这些毫无人性的,而且一般都之前有案底。我个人支持判陈死刑,但是很可惜,在外国不容易做到。
骑兵旅
31 楼
判死刑太便宜他了,应该在监狱里受尽屈辱和折磨。
f
fus
32 楼
便宜这孙子了。日本国别省吃俭用啊
s
stillsingle
33 楼
日本监狱里捅不捅菊花,让这厮生不如死。
s
stillsingle
34 楼
20年后“日”语应该顶呱呱了吧。
a
aluminiums
35 楼
民主灯塔里日本坚持不取消死刑已经不容易了,欧盟有死刑都不能入伙
a
aluminiums
36 楼
民主灯塔里日本坚持不取消死刑已经不容易了,欧盟有死刑都不能入伙
问题哥
37 楼
杀人偿命自担当, 法凶典重远流长。 千年头颅砍无数, 终于造就礼仪邦。 ------ 断头台下重若轻, 死而不亡新发明。 老虎拔牙武松善, 安度晚年在秦城。
大黄鱼
38 楼
看下面的评论,总体来看国人戻气之重让人不寒而栗。
青葱玲珑
39 楼
屁大点事也能扯上反华,反华有什么了不起?反华就是反猪圈。
j
jinhui20
40 楼
刘鑫能如此对待江歌,也就能利用陈世峰的感情,做出许多伤天害理伤害陈世峰的事,比如花人家钱,用人家力,骗人家感情。浪费别人时间等于图财害命。这笔帐怎么算?中国这种女孩很多。清官难断感情事。支持这个判决。另外,自由恋爱早晚要完,回归传统包办婚姻才是正路。自由恋爱太容易被骗子利用,而且合理合法地骗,是西方文化糟泊。包办婚姻才是传统文化精华。经改良的包办婚姻将重新成为主流。
蕙田
41 楼
学习旅,你不理解为什么网络暴民讨伐刘,那你应该去搜索一下看看为什么会这样,而不是只是主观地表示不理解。可以不同意,但得调查研究一下为什么。下面转发两条。你说她报警了两小时就抓了陈,根本不是事实。她是报警了,但她没说是谁。有视频采访为证。她说可能是什么变态。直到庭审她还说什么都没听见。连门铃声都没听见。 看了凤凰网的直播全程,也从始至终关注这个案子到今天,很明显刘鑫没有说实话。 注意,我说的是她没有说实话,而不是她说谎。在警察和法庭面前撒弥天大谎,我认为刘鑫没这个胆子,如果你们跟法庭打过交道的话。 但刘鑫一定是有所保留的。她在案发当晚就一定对警察有所保留,把她所知所看心里所猜所明了的,一概都摇头三不知了。 所以她当庭的证词其实也没什么实质意义。因为真相一直被她吞在肚子里,旁人也就无从质证。说来说去的,无非就是没锁门,以及陈如何威胁她。 为什么我笃定她没说实话呢? 用常识来想一想,如果你心中不是预感到会出事,因此内心特别怕,何以要求江歌半夜在外等你足足两个小时,来陪伴你一起回家? 在案发前,陈对她说:如果你真的跟别人怎样怎样,我什么都做得出来。陈世峰什么样的为人,作为同居女友,她应该非常清楚吧。 所以刘鑫敢说陈的这句话没让她心里有什么可怕的预感? 在刘鑫坐上最后一班地铁的时候,“发现是最后一班地铁,这么一想就更安心了”,刘鑫敢说她这时心里没有什么可怕的预感? 所以,当刘鑫先进门,外面传来江歌的尖叫,刘鑫敢说她一丁点都没怀疑到陈世峰的头上? 嘿,她还真敢。她说她什么也不知道。 问题是她怎么可能什么也不知道?这有悖常识啊。 报警电话里都传来了悲鸣,凄惨到法庭为了照顾听众席的影响,都没有完全的放出来。甚至邻居都听到了惨叫,刘鑫一门之隔什么也没听到? 江歌都说日本治安很好,想必治安好是公认的,半夜在私宅抢劫什么的应该不常见,那么跟谁结了怨,在白天还发生了一系列反常情况下,刘鑫你心里没有一点数吗?竟然说你什么都不知情? 不知情你报什么警?报警语气那么慌张混乱?还一连报警两次。 要知道,之前陈世峰来骚扰你,江歌让你报警,你是死活不肯的,因为你住在这里不合法,怎么现在不害怕不合法了,连着报了两次警呢?还敢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明明刘鑫就是知道,或者干脆看到了。但是为了摘清楚自己,干脆什么都不说,把真相永远吞进肚子里。 所以为什么不能指责刘鑫?伯仁不是你所杀,却因你而死。你招来了狼,把朋友杀死了,即使你积极指证、给江母赔礼道歉,你都依然应当对江歌的死背负一定责任。更何况这些你还都没有做。 有网友说我们对刘鑫网络暴力,会让陈世峰逍遥法外。 真是可笑,证人证言从来不是决定审判的唯一证据链,物证的优先度远高于人证。更何况,还是一个什么现场情况“都没看见”的形同虚设的证人。 目前看来,刘鑫的证言甚至都比不上邻居,好歹邻居勾画了凶手的体貌特征。刘鑫呢?除了哭诉了她的情史,以证明自己也是受害者,对江歌遇害现场重现,有什么实质有力的指控吗?很显然,没有。 还有网友说,法律都没判刘鑫有罪,你们凭什么指责她? 法律本来就是道德的最低标准,不是只有到了触犯法律才是错的。 做人总得讲良心。江歌案、陈世峰杀人案,之所以变成“刘鑫案”,就是因为,陈世峰有法律来审判他,无论是不是死刑,他终归是要受到惩罚的。而刘鑫呢? 编辑于 05:55 815​238 条评论 ​分享 ​收藏​感谢 作者:徐博闻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3894060/answer/27581807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听着江歌的惨叫声,她觉得很奇怪。 江歌案开庭到今天第三天,我们其实在开庭前就都明白陈世峰基本不会被判死刑,日本本地的媒体也不怎么关注这个案子,影响力仅仅局限在华人范围之内。男女恋情不合怒而杀人,可以理解;嫌犯丧心病狂对无辜的室友下手,可以理解;哪怕是刘鑫为了保护自己,自私地选择了锁门,让室友江歌命丧自家门外,这都不是不能理解。但是,在那之后,刘鑫截至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大大超出了我作为一个人的想象能力和接受范围。锁没锁门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现在一切实锤的事情,她的所有发言,都已经证明了刘鑫是怎样的一个人。 一个人,把室友卷进自己的情感纠纷,导致自己的前男友杀害了自己的室友,自己平安无事。时至今日,对媒体、对江歌妈妈的讲述,在法庭上的证词,屡屡出现矛盾,但总得来说都不外乎一个目的:「保护自己的最大利益」。即便自己的声誉早已无法保护了,仍然推翻了之前案发后的口供,试图全力洗清自己对于江歌的那份责任。 「我尽力了,我没有为了保护自己害死江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情。」这就是刘鑫发言的全部。 在法律上,刘鑫的做法是无可指摘的,理智上说,她的供词恐怕也不会对案情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基于一个「人」的情感和立场,我无法想象这一年中的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她甚至没有对江歌的妈妈有什么劝慰,没有在一年的时间内对案情做出负责任的发言,没有在法庭上提供一句对江歌有利的证词,作为一门之隔的目击证人,她的表述仍然是「我什么都不知道」。要知道,就算刘鑫真的锁了门,她对江歌的死也没有任何的法律责任,她在法庭上多说一些知道的细节,并不会给她带来任何法律上的伤害。 尽管所作所为在法律上没有瑕疵,但如果每一个人做事都仅仅以不违法为标准,那我们生存的社会也太可怕了。这样的标准下,刘鑫不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眼中只有保护自己那一点已经几乎不存在的利益的冷血机器。除了法律,还有太多评判一个人的行为的标准,比如人性、道德和伦理。 人的自私、保护自己利益的本能合情合理,但能将最起码的人性、同情、善意泯灭在自身利益之下,并且在一个公共事件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并且没有一丝回避的人,除了刘鑫我还举不出更好的例子。 积极配合江歌一方,将自己所知的内容如实托出,共同制裁杀人的罪犯陈世峰,这一切对于刘鑫来说几乎是没有成本的,但她害怕自己「锁门」带来的压力,拒绝了一切对江歌,对那个替她而死的「好朋友」有利可能。然而,她的这种拒绝,并没有让人相信她的话,并没有让社会对她的谴责减少一丝一毫。她不可能不明白现在这个局面,但她依旧选择了拒绝,拒绝了自己最后一分的善意,拒绝了所有可能的责任,拒绝了一切获得江歌家人和社会公众原谅的可能。 刘鑫错就错在除了法律,她什么都没有遵守。除了法律,还有很多我们需要坚守的东西。除了法律责任,生而为人,就还有其他的责任要承担。 法律上没有问题,不意味着社会就可以接纳认同一个人的行为。如今的局面早已不是她锁没锁门这件事导致的,而是之后一年里的种种行为,不论门的真相是什么,刘鑫的地都是洗不干净的,她期待着世人的遗忘,期待着自己的逃避给自己带来的一丝安宁。如果你认为刘鑫的所作所为是错的,在这些法律不能管辖的范围,如果我们不想在自己的身边遇到第二个刘鑫,或是希望自己不要变成第二个刘鑫,能做的就是不要遗忘,不要遗忘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不要遗忘此刻的心情。 法律之外,我们的记忆就是对刘鑫最好的对待,她不会也不该进监狱,苟活于世,却会更煎熬痛苦。而且,这与她锁门与否无关,已经没有任何挽回的机会。 编辑于 昨天 06:16
t
tiarajiang
42 楼
转:刘鑫家在青岛城阳区万科玫瑰里12号楼一单元1002、离青岛机场9公里,大家看着办吧!
x
xuxuzxzx
43 楼
陈世锋20年后如果回到中国,中国法律能够再对呀追究吗?
久今
44 楼
杀人不偿命者,天诛地灭之!
w
wangtora
45 楼
难为 发表评论于 2017-12-20 03:53:07 那位日本的自媒体根本是误导,发微博推动网络狂潮,站在道德高点把舆论矛头指向刘鑫,引江歌妈妈进入偏执激进的思路,招无望之灾。没判死刑,江歌妈妈的死结很难疏解。所谓媒体根本从开始就知道日本没有死刑 ,为什么还要误导江歌妈妈?观整个事件,面对多方受害人,唯自媒体受益,充分炒作自己,残忍的在受害者伤口上撒盐,缺少道德良心。 ————— 该自媒体经本人测试,是代表官方。事情已出,中国人要求日本判中国人死刑,无论如何,这与加入美国籍还反日,违背100%与日本一致的基本国策一样,是叛国行为。代表官方出面加以引导,至少可以控制事态发展,不至于向“这样的国还不该判”等更坏的方向发展。而官方出面的话,无论是支持受害人母亲,还是反对,都是不合适的。
T
TUCSON2008
46 楼
好湿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7-12-20 06:18:51 杀人偿命自担当, 法凶典重远流长。 千年头颅砍无数, 终于造就礼仪邦。 ------ 断头台下重若轻, 死而不亡新发明。 老虎拔牙武松善, 安度晚年在秦城。
难为
47 楼
Wangtora, 不明白自媒体代表哪个官方?日本的还是中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