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哥哥被豪门逼死?背后的真相令人唏嘘…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18日 18点37分 PT
  返回列表
68642 阅读
8 评论
东东和西西

美国大选真的是越来越近了,最近连特朗普的侄女也跑出来出书,专爆特朗普的黑料。书名叫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狠揭了老特家逃税丑闻和家族恩怨↓↓

东东和西西看了下外媒的简介,其实都不算新鲜事,不过由老特家族成员来写,那是另一种杀伤力。

老特兄弟姐妹5人,他排行老四。大姐玛丽安,今年83岁,也是个人物。她是前联邦第三巡回法庭的法官,由克林顿任命↓↓

三姐伊丽莎白,是个退休银行家,也很有钱,身家3亿美元↓↓

五弟罗伯特,如今依然在特朗普集团工作,管理家族在曼哈顿以外的所有房产↓↓

这一家人非富即贵,除了二哥弗雷德。而写书的老特侄女玛丽,就是弗雷德的女儿。

这位二哥,生来是豪门贵公子,妥妥的家族继承人,却混了个英年早逝,究竟咋回事,今天来看一看~

五姐弟,穿黑西装的是弗雷德,左一是现任总统

老特家其实很有商业基因,祖父开餐馆,赚了些钱,从德国移民到美国。老爸20岁出头就开地产公司,专门经营布鲁克林、皇后区的中产阶级住宅,赶上二战后经济大发展的好时候,成了千万富翁。这样的家庭,人人脑子里都想着赚钱,可惜,弗雷德是个例外。

弗雷德·特朗普,出生于1938年,比老特大8岁。他家老爸也叫弗雷德,二哥是弗雷德二世,是长子,自然被寄予厚望,五姐弟合影,他站C位↓↓

他身材高大,金发碧眼,英俊得像电影明星。性格也和老特完全相反,朋友评价他说话温和,爱开玩笑,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父亲希望家里的孩子都能进入商场,于是让弗雷德去考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可他没有考上。他上了理海大学,也是非常不错的私立大学。

弗雷德在理海大学

他家老爸是个专制的工作狂,觉得孩子们就该像他一样有狼性,见不得弗雷德游手好闲。迫于家庭压力,弗雷德只好开始涉足房地产。

弗雷德其实很想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可他完全不是做生意的料。当时他的父亲在科尼岛建造特朗普村Trump Village,这是一个规模巨大的开发项目,也是第一个以特朗普这个姓氏命名的项目,弗雷德想一战成名。可结果,他却因安装昂贵的新窗户而不修理旧窗户被父亲痛骂。

大量的批评和吝啬的赞美,让弗雷德越来越不喜欢家族事业。

就在弗雷德得不到老爸赏识的时候,弟弟老特慢慢长大了。他上军事学校,学了一身狼性,获得过上尉军衔↓↓

弗雷德挺照顾弟弟,夏天跟朋友出门钓鱼探险时,会跟大家说:希望你们不要介意,我必须带上我的讨厌鬼弟弟。。。

老爸让老特去考沃顿商学院,于是哥哥弗雷德出马,找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当时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招生办公室工作的詹姆斯·诺兰,请他帮弟弟一把↓↓

中间一排左二是弗雷德,他旁边就是诺兰

这个诺兰成了老特入学的面试官,而且是唯一一个面试官,他的评分有多重要,你懂的。

老特后来一直称自己上的是全世界最难进、最好的学校,称自己是个天才,但诺兰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年的沃顿商学院并没有那么难进,而且我面试他时,并不觉得坐在对面的是个天才。

凭自己本事也好,凭哥哥和朋友的友谊也罢,不管怎么说,老特进了沃顿商学院,这让他在父亲面前更受重视,毕竟哥哥当年可是没考上。

老特很快成了父亲的左膀右臂,他胆子是真大,第一步就迈到曼哈顿做生意,这是他老爸一辈子也没敢进去的地方。

父亲对弟弟的青睐,无形中给了弗雷德巨大压力,他决定离开家族生意。

弗雷德

他迷上了开飞机,和弟弟老特完全成了两条道上跑的车。有一次,老特在家里查看油漆成本报告时,突然惊讶地发现哥哥正在阅读航空书籍。

老特当场就对哥哥说:弗雷德,你在干什么?你是在浪费时间。

父亲也很气愤,觉得儿子没有进取心,只想做空中司机,而不是经营特朗普公司。

左为弗雷德

弗雷德觉得家庭压力太大,他只想逃离。他把飞行视为一项光荣的职业,申请成为TWA的飞行员,并通过了一系列严格的考试。他还娶了一位空姐,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取名弗雷德三世,女儿就是开头写书的玛丽。弗雷德的身上其实很有父亲情结,他给儿女取的名字正好是自己父母的名字。

他走到哪儿都是衣冠楚楚、彬彬有礼,同行都说你再也见不到比他更有礼貌的绅士,可他也有致命的问题:从25岁开始,他总是酗酒。

只工作了一年,TWA就因酗酒问题开掉了弗雷德,谁会允许一个醉鬼开飞机呢?

弗雷德之后自己开过公司,可全部失败,他又回到特朗普集团,出任副总,可那个时候,弟弟老特已经成了父亲眼中的不二继承人↓↓

老特给哥哥施加了很大压力,多次在众人面前用手指着哥哥的鼻子,逼着他在家族生意上有所作为,结果搞得费雷德不堪压力越喝越多,不光因此离了婚,副总的职位也丢了,据说在特朗普集团里做一些不太体面的工作。

而老特对哥哥的帮助,仅仅是让他出任自己婚礼时的伴郎,还说对弗雷德而言,这是一个“荣誉”。

特朗普的第一次婚姻,新娘是伊凡娜

弗雷德内心深知喝酒误事,但他却一点儿也不想戒。他曾是这个房地产帝国的继承人,如今完全边缘化。

他的酗酒问题彻底失控,憔悴不堪,胃喝伤了,切了一部分。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一直在生病,老特去探望他,对哥哥的身体衰退非常震惊。

老特说:他曾经是个多么英俊的男人,酒精对他的影响太大了。他的痛苦也警告了我,所以我滴酒不沾。

弗雷德后来瘦了很多

43岁那年,弗雷德终于把自己喝死了。老特后来多次表示后悔给哥哥这么大压力:经营家族企业不是他喜欢的,我们所犯的最大错误,是认为每个人都会喜欢它。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老特把特朗普的姓氏印在了摩天大楼、赌场和飞机上,他成了家族的主心骨↓↓

1999年,老特的父亲也走了,葬礼在纽约第五大道的教堂举行,十分隆重。就在那天晚上,弗雷德的孙子、也就是三世的儿子威廉出生,分娩时癫痫发作导致脑瘫,特朗普家族承诺会出医药费帮他治疗。这笔费用昂贵,而且会持续一生。

弗雷德三世和儿子威廉

老特之后拿出父亲的遗嘱,据说这份遗嘱是老特帮助起草,他把遗产的大部分,至少2000万美元,分给了父亲的后代,只有弗雷德除外。

虽然这距离弗雷德去世已过去18年,但他的孩子们认为自己应该得到那一份,于是他们提起诉讼,称老特对晚年患有痴呆症的父亲施加过度影响,将他们排除在外。

这一家有很多叫弗雷德

居然敢起诉,老特很生气,以他的好斗个性,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撤销了对威廉的医疗福利。他当时说:家人提供医疗费是“出于好心”,并不是合同义务。

这事闹得挺大,不过最后还是秘密地解决了。所有人都被封口,对此事不再谈起。三世后来也在房地产行业工作,不过不是为特朗普集团工作。

弗雷德三世

1990年的时候,老特曾对《花花公子》杂志说,哥哥的死改变了他的生活。

他说:弗雷德是家里最大的男孩,我下意识地注视他的一举一动,我从他的身上得到了很多教训。

可对弗雷德来说,他的一生差不多是在豪门的夹缝中生存,明明有自己的人生方向,却与家族前进的方向不同。在一个有着追求完美的父亲和好勇斗狠的弟弟主导的家族中,他这个跑偏的哥哥,其实活得痛苦且危险。

如此看来,豪门也难混,含着金钥匙出生,有时并不是一件幸事。

a
angel51
1 楼
成功就要心狠胆大
p
pickle
2 楼
但是个人能力最重要,否则就是灾难
w
wondertiger
3 楼
这不能怪家族,摊上了坏毛病,救都救不回
朝飞暮卷
4 楼
不是那块料,就放手,不要强迫。否则对双方都是折磨
y
yurihall
5 楼
說到底, 如果他們是美國出生的日裔就沒運了. 美國出生的德裔就不同, 白人來的
m
murry
6 楼
乱译扭曲了英文成语的意思,这回却是因为中国人不识中国字! 英语原文是: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one’s mouth. 含义是“生而富贵”,就好像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含玉”出生,或者就像英国王室的王子们公主们出生时嘴里虽然不含什么玉,不含什么“勺子”,依然是出身富贵。 英语里的“口含银勺子”是个象征,意思是富贵人家的孩子从小吃饭用的是银勺子,不是普通人家的铁勺子木头勺子。中国人直译了这句话,可是为了文邹邹,不说勺子,而说“羹匙”——不料问题就出在了这儿! 一些中国人不明白“羹匙(音“迟”)” 就是勺子,却很熟悉“钥匙(音“十”)” 二字,一来二去,“口含银勺子”到了中国人嘴里就成了“口含金钥匙”了! 不知用金钥匙怎么吃饭?
量子纠缠
7 楼
太可怜了,被狼爹狼弟逼死了。
a
asdfasdfasdf
8 楼
一句话:不符合“狼性文化”的家族企业文化。。。呵呵,应该早点被裁掉。。。哥们一看就进不了“华为”“联想”,做空中“司机”,那份体面的工资的最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