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与正之怒:“北飘汽球”引爆南北韩切断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11日 13点10分 PT
  返回列表
11190 阅读
10 评论
转角24小时

南北韩切断(上):被「北飘汽球」引爆的金与正之怒

杨虔豪



脱北者支援团体施放飘向「北方」的气球,惹来北韩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的震怒。 图/路透社

我看到报导,有一群被称作『脱北者』的傢伙,在5月31日奔泻窜出,使出无赖溷帐的作为,要将数十万张的反共和国(即北韩)传单,朝我方区域飘放。问题在于,连做人都不配的这群垃圾,随随便便就要招惹触动我们的『最高尊严』,扣上『核武问题』就想要放肆地逞凶斗狠。

6月4日早上6点多,北韩最高领袖、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的胞妹——北韩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透过北韩中央通讯社,发出措辞强硬的谈话文。

金与正还在文中表示:「而比起那些肇下恶劣行径的匪徒,我更厌恶对这些作为装作不知道或煽惑唆使的傢伙。禁止在军事分界线一带,从事散发传单等所有敌对行为,是《板门店宣言》和军事协议书中所立下的条款,南朝鲜(即南韩)当局不会不知道。」

这篇声明儘管用字激烈,却未直接点名文在寅总统,还毫无隐晦地对首尔当局要求:「要阻止那些垃圾的疯狂把戏,起码得从立法做起,最初就得牢牢执法,让这种丑事无法发生。」



5月31日,由脱北者团体「自由北韩运动联盟」与「大泉」,在南韩靠近北韩边界的京畿道金浦市,趁着凌晨时分,向边界另一头施放气球。 图/自由北韩运动联盟

就在5月31日,由脱北者组成的公民团体「自由北韩运动联盟」与「大泉」等成员,在南韩靠近北韩边界的京畿道金浦市,将事先准备好的50万张反体制传单、500本宣传册、1,000张SD记忆卡和2,000张1美元纸钞分装在20个大型气球上,趁着凌晨时分,向边界另一头施放。

而气球上还固定着一面巨大横幅,上面同时摆放金正恩及洲际弹道飞弹(ICBM)的照片,并巨大红字写上:

伪善者金正恩,在(北韩劳动党)第7期第4次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上,要以新型战略核武做出冲击举动。

就是这连番举动,触动到北韩的敏感神经。



「伪善者金正恩...要以新型战略核武做出冲击举动。」气球上的巨大横幅写道。图为2019年,金正恩视察飞弹试射后的现场。 图/美联社(经由朝中社)

「若南朝鲜当局无法採取相应措施,从废除金刚山观光,接着开城工业园区是否也要完全拆除?南北共同联络事务所会不会也要关闭?南北军事协议是否也该被撕毁?他们都得牢牢放在心上,有所觉悟。」金与正在谈话文中警告道。

事实上,在2018年4月27日,当文总统与金委员长在板门店举行破冰会谈时,双方签订《板门店宣言》,当中的第2项「和缓军事紧张状态与实质解除战争危险」中,包含了「全面禁止一切敌对行为」。也因该次会谈,南北韩双方重启睽违已久的交流活动,并在北韩开城设立「南北共同联络事务所」。

北韩方面认为,南韩公民团体越境施放传单,政府也未制止,即违背承认自身体制存续,当属敌对行为。而在金与正发出声明后,南韩政府也在当天上午10点表明立场。青瓦台与国防部口径一致地表示,首尔当局「对遵循4‧27板门店宣言与9‧19南北军事协议之立场不变」。

而就在府、军两造的声明后的10分钟,南韩统一部也紧急对记者召开了简报会议。发言人呂尙基表示:「政府目前已在考虑研拟制度改善方案,让造成边境地带紧张的行为,能有效消解…而是否将以法案型态来推动,目前看来,由政府直接提议的可能性很高。」



南北韩与美国的三边关係,在2018~2019年一度看似和缓许多。图为2019年文在寅、金正恩与美国总统川普,在非武装地带的相见欢。 图/美联社

吕发言人的回应,透露出南韩政府有意藉立法的方式,推动禁止对北韩散发反体制宣传物的措施。由于国会选举才刚落幕,刚开议的新一期国会,主张与北韩推展和解对话与交流的进步派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在300个总席次中,获得单独稳定过半的180席,由政府提案在国会通过,并非难事。

事实上,「对北传单」问题的议论,这回并非首次。从2006年起,南韩的北韩人权运动团体,就开始在两韩边境地带,企图以空飘方式,发送生活物资与反体制宣传物,至北韩境内。过去10多年来,南韩国会多次出现针对此问题展开议论。

进步派认为,对北韩散播反体制传单,不仅破坏两韩关係,也可能造成北韩因受激怒,而在边境地带採取若干军事挑衅的行动,可能招致韩半岛关係紧张,更让京畿道与江原道一带、靠近边界的居民,无法安心生活,因此进步派向来都不断要求北韩人权运动团体,尽量保持克制,更倾向立法禁止发送传单。



从2006年起,南韩的北韩人权运动团体,就开始在两韩边境地带,企图以空飘方式,发送生活物资与反体制宣传物,至北韩境内。图为2013年,「自由北韩运动联盟」的朴尚赫在边境准备的气球和标语。 图/美联社

保守派则主张,北韩屡次无端挑衅,首先激起局势紧张,而基于维护自由民主体制的立场,散播传单本应属言论自由保障范围,进步派不该予以阻挠或立法禁止。而南韩政府也应维护国家尊严,有原则地抵御任何来自北韩的不合理作为,而非以「顾全大局」为由来制止传单发送,又对北韩百依百顺。

两大政治势力一直无法在政治议程上,就「对北传单」问题达成共识。而5月底的公民团体传单发送,再次激怒北韩,南韩进步派政府迅速出面「灭火」,预告要藉立法来规范「对北传单」行为,却仍未让北韩安心。

就在隔天(6月5日),北韩劳动党又由统一战线部发言人发出谈话文道:「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已下达着手执行重新检讨对南事业实务执行之指示,第一顺序就是要断然撤除坐落于开城工业区、却什麽事都做不了的北南共同联络事务所,而先前已经表明过的几项措施,也将跟进。」

——▌接续下篇 〈南北韩切断(下):惩罚脱北支援组织?南北为难的南韩统一部〉



图为2008年,南韩AH-1S眼镜蛇直升机,在京畿道杨平郡的军事演练发射。当时南北韩也因跨境的气球传单而龃龉僵持。 图/法新社



南韩脱北者运动团体在边境地带散发对北传单,引发最高领袖金正恩之妹——金与正——谴责并扬言报复。南韩的安抚,平壤似乎并不领情。图为2013年,从南韩靠近北韩边界施放的宣传气球与包裹。 图/法新社

▌前篇:〈南北韩切断(上):被「北飘汽球」引爆的金与正之怒〉

就在南韩脱北者运动团体在边境地带散发对北传单,引发最高领袖金正恩之妹——金与正——谴责并扬言报复后,首尔当局出面灭火,并透露将立法禁止散发传单至北韩。但平壤当局并不领情,持续透过北韩劳动党统一战线部于6月5日发表第二回谈话文,具体表明将撤除南北联络事务所,更扬言将中断所有联络渠道与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文中回顾前一日金与正的声明时,提到这是「总括对南事业的第一副部长所下达的警告谈话」,还表明:

我们准备让南韩搞到自己很疲劳,会让他们受折磨煎熬的。在对决的恶性循环下,我们就走着瞧!

北韩也毫无隐讳地透过官媒,同步刊载金与正与统一战线部的谈话文,《劳动新闻》连续两天,更以2~3页的全版篇幅,接连刊载国内各界对此的迴响意见,而丝毫未顾及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导致的负面影响,北韩中央电视台更是连续几天大篇幅播送民众集会示威,批评对北传单行为与要求首尔当局採取措施应对。



「我们准备让南韩搞到自己很疲劳...我们就走着瞧!」图为南韩方面有关团体向北韩施放的气球内容物。 图/路透社

金与正的发言与下达的指示,这几天几乎取代兄长金正恩的版面,成为北韩社会各界受动员拥戴与遵循的原则。

1970年代中后期,第一代领袖金日成仍执政时,当年《劳动新闻》出现从未有过的「党中央」意见与指示,后来被证实背后就是代表金正日,金日成当时已开始铺路让儿子接班。

至第三代的金正恩掌权后,胞妹金与正在各种大大小小的亮相,呈现出「辅佐」的姿态。如今,金与正更具体地被称为「总括对南事业的第一副部长」,还成为另一个可发号施令的主人公,地位与影响力持续提高。



金与正在各种大大小小的亮相「辅佐」,如今还成为另一个可发号施令的主人公,地位与影响力持续提高。 图/美联社

而北韩对南事业本部也正式做下最终结论——自9号中午起,切断南北之间所有通讯方式,并将「对南事业」转化为「对敌事业」。

事实上,去年2月28日于越南河内举行的川金会,在未达成任何协议而告终后,时隔不到1个月,北韩也曾片面撤离事务所内的所有职员,却在4天后正常复归工作,但这回处于更为险峻的状态-包括南北联络事务所与军事通话线在内,所有南韩能与北韩接洽的渠道,全遭切断。

最基础的联络渠道受阻,担忧接下来可能又有意想不到的挑衅行动,南韩政府决定採取更进一步措施,来遏阻对北传单发送,并缓和不安气氛。南韩统一部于6月10日以「自由北韩运动联盟」与「大泉」两个发送传单的团体违反《南北交流协议法》为由,向警方报案,并扬言将取消其法人立案的资格。



北韩对南事业本部也正式做下最终结论——自9号中午起,切断南北之间所有通讯方式,并将「对南事业」转化为「对敌事业」。图为位于非武装地带(DMZ)内,南韩军方透过电话与北韩联繫的资料照片。 图/路透社

制定于1990年的《南北交流协议法》,当中提到:

第13条(运出、运入的承认)① 要运出货运物品的人,须遵照总统令之规定,物品的项目与交易型态、收款结帐方法等,都得获得统一部长的承认。

当中还规定,若经查明违反,将处3年以下徒刑或3,000万以下的罚金。儘管禁止发送对北传单的相关立法,还未着手推动,统一部决定先搬出《南北交流协议法》的条文,以相关团体散发宣传物与物资「未事先向统一部登记通报」为由来开铡。

「(运动团体)已正面违反南北元首间的协议,造成南北间的紧张,也为边境地带居民的生命安全招致威胁,我们判断,这已侵犯公益。」统一部发言人呂尙基于6月10日说道。



「南北间的紧张,也为边境地带居民的生命安全招致威胁...」 图/美联社

事实上,运动团体在边境地带以气球向北韩空飘反体制宣传物,已招致边境居民反感,担忧会引发北韩挑衅,殃及无辜。2015年8月下旬,当时运动团体准备从京畿道涟川郡空飘大型气球与传单,北韩军方从非武装地带哨所,朝南韩领域内的气球,射出10多发高射炮,就一度引发紧张。

2016年,一名脱北者试图在边境地带散播传单,遭情治单位人员制止后,发生肢体冲突,而告上法院要求精神赔偿,最后大法院裁定当事人败诉,并表示:「在对北传单的散播,已造成国民生命与人身遭遇急迫威胁的情况下,得视此举为使基本权受限之『明白且至今仍存在』的威胁。」

4年前的判例,如今被视为可遏阻散发对北传单的基础。而这回,南韩选在北韩发出警告、却还未有实际作为的时机,力阻问题重演。但由于空飘传单运动已行之有年,过去几年,进步派政府毫无行动,等到北韩「震怒」才向民间团体祭出制裁措施,也引来「进步派对北韩言听计从」的批判。



空飘传单运动已行之有年,过去几年,进步派政府毫无行动,等到北韩「震怒」才向民间团体祭出制裁措施,也引来「进步派对北韩言听计从」的批判。图为DMZ内,一名北韩士兵看向窗内。 图/路透社

得知统一部将祭出对付手段后,脱北者出身的自由北韩运动联盟代表朴尚赫表示:

政府碰到强者(北韩)就阿谀奉承,对弱者却这样拿刀进逼,我真怀疑,这就是我们所追寻的自由民主国家吗?

而根据实时施测公司(REALMETER)于6月11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有50%的受访者赞成制定禁止发放对北传单的法案,反对者则有41%。

对北传单同时触动南北当局敏感神经,一方要体制维护,另一方则冀求局势安定,但在南韩国内衍伸出「维护自由民主与个人言论自由」与「克制激化,共筑和平安全」两种价值的对立,目前仍难寻得交集。而南韩政府这这番「亡羊补牢」,能否发挥效用,仍待观察。



「政府碰到强者(北韩)就阿谀奉承,对弱者却这样拿刀进逼,我真怀疑,这就是我们所追寻的自由民主国家吗?」图为2009年,朴尚赫要在边境要施放给北韩人的发财金。 图/法新社

泰傻
1 楼
唉,要是毛新宇晚几年结婚就好了,搞个正宗的红三代联姻,整出个红四代来掌管红色国家。
c
ccn
2 楼
封民之口甚于防川。 独裁政权概莫能外。
j
jimmyreturns
3 楼
女人颧骨高,少人不用刀
秋林小屋
4 楼
金小妹并不比三胖好。朝鲜没有希望。五毛国也一样,看不到希望。
g
greatec
5 楼
金正恩100%死了。
一条小路
6 楼
金三胖,美國的無人機在平壤上空游弋,趕緊躲起來。
不要急
7 楼
杀气腾腾的脸蛋
R
Rubin717
8 楼
她到前台来,只能说明她哥翘了。
浪迹天下
9 楼
用无人机直接撒朝鲜钱最有效
h
homedepotva
10 楼
金正恩估计翘辫子了, 不然怎么不露头, 上次工厂开业庆典的那个是替身, 不然就是成植物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