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了14年文艺兵,66岁无儿无女,一生孤独自由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6月21日 17点3分 PT
  返回列表
64304 阅读
101 评论
自PAI

我叫郑真宜,50后,出生于上海的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在我童年时代,一家人过得相当富足快乐。可惜好景不长,我11岁那年家道中落,仿佛一下子从云端跌下。

此后我便被一双无形的命运之手推着向前,先是从上海来到北京当兵,之后又飞到美国留学工作,一个人单枪匹马地闯荡。还没来得及察觉,大半生时光已飞逝而去。

如今我66岁了,既无伴侣也无孩子,孤身一人过着晚年生活。回顾过往偶有伤感,同时又觉得欣慰。父母已安然走完人生最后一程,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都成家立业,我的事业也都交由他人打理。余下的时光,我终于可以不被任何事情牵绊,全心全意为自己而活。



我一个人在上海租房住,这是最近在家里拍的照片。

我从美国回来是在2016年,一到上海又搬回到童年时住过的五原路上。几十年过去,上海的变化天翻地覆,唯独五原路仍留在旧时光里,一样宽阔的街道、蔽日的梧桐树、两旁整齐的洋房,恍惚间,好像我从未离开过似的。



五原路街景,这是我最近拍的。

上一次搬进五原路还是在我三岁的时候,那时家里富裕,父母两人都有着令人羡慕的好工作。我父亲擅长音乐,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小提琴和中提琴教授,母亲是淮海医院的医生。我上头有两个哥哥,后面还有一个妹妹,为了照顾好几个孩子,家里专门请了两位阿姨负责做饭、打扫卫生。



1961年,我(前排右一)和父母、兄妹的全家福。

从我记事起,家里就备齐了电话、放映机、三角钢琴等等,这可全是那个年代的稀罕物,我那赶时髦的父亲甚至还拥有两辆摩托车。此外,我的衣服和玩具也大都是进口洋货,走在外面,大家总爱戏称我为“大小姐”。

我父亲叫郑金銮,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常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今“兰心剧院”)举办小提琴独奏音乐会,母亲只要不加班,也会穿上精美的旗袍,踩着高跟鞋,带我们兄妹四个赴会。音乐会座无虚席,看着舞台中央优雅的父亲,我心里别提有多自豪。回到家中,母亲若是起兴也会弹几首钢琴曲解闷。可以说,我们兄妹几个从小就是在父母的音乐熏陶下长大的。



我父亲出生于书香世家,母亲是商人的女儿,俩人门当户对。

和两个哥哥一样,我从三岁那年开始学习音乐。在我家,小提琴是必修乐器,另外还要再自选一门乐器作为辅修,我选的是钢琴。小提琴由我父亲亲自教,他性情温和,对小孩子很宽容,我练小提琴时拉错了弦也不指责,只是咳嗽两声,一听见他咳嗽我就赶紧停下来看看谱子,再重新来过。AD

相比之下母亲要严格很多,她虽然会弹钢琴,还是请了更专业的老师来教我,一听见我弹错会直接上手打我屁股。上小学时,我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被母亲监督着练琴,吃完晚饭还要继续练,几乎没有放松时间。看见邻居家孩子聚在一块玩啊闹啊,我心里羡慕得直痒痒,可只能乖乖坐在琴凳上。



三岁那年的照片,琴有点重,小小的我拿着还挺费劲的。

年龄稍大一些后,我对练琴这件事慢慢不那么抵触了,在家没事还不自觉地哼着歌自弹自唱,母亲见我声音条件不错,又找来家庭老师教我唱歌跳舞。于是小小年纪的我便有了一身本领,不仅会拉小提琴、弹钢琴,还能唱会跳,人见人爱。

我在艺术上全面开花,文化课却一塌糊涂,尤其数学。那会儿成绩是5分制,5分是满分,3分是不及格,而我的数学成绩永远只能拿到2-,试卷拿回家也不敢跟父母说,只能偷出印有父亲名字的图章敲在试卷上交差。次数多了,老师起了疑心,电话打到家里事情才败露。

这之后,母亲不再每天逼我练琴,一得空就叫我做算术题。大概精力和天赋都用在音乐上了,我对数学有种天然的排斥,看见数字就两眼发直......没办法,母亲只得教我用手指头做加减运算。手指头不够,就把鞋脱了数脚趾,再不行,拿一捧豌豆或一盒火柴棍摆在我跟前。这些笨方法不但不奏效,还让原本开朗的我变得呆愣愣的,一摊开书本就眼泪直流。



练琴时的我,和做算术时的我完全是两个人。

父亲是自由主义者,见我被数学逼得发疯,安慰我母亲顺其自然,“我看她以后活得下去的”。母亲这才接受现实,叮嘱我好好学音乐,将来千万不要做跟数学扯上关系的工作。我深知自己别无所长,对音乐越发上心了,很少再挨骂。

因为父母开明,我的童年还算幸福,过得也很充实。可就在1966年,国内环境陡变,父亲丢了工作,母亲被派去农村当赤脚医生,两个哥哥成为下乡知青,家里只剩下11岁的我和妹妹相依为命。为了养活妹妹,我每天去菜市场剥毛豆,剥一斤才给三分钱,一天下来指甲里全是血......AD

为了不让父母失望,我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练琴,靠练样板戏把基本功打得越来越牢。在一次偶然的登台表演中,总政歌舞团的招生组看中了我,想让我进团当文艺兵。总政歌舞团多风光啊!在军队歌舞团系统中处于最高地位,能进去的人凤毛麟角,像蔡国庆、毛阿敏、李双江这些后来耳熟能详的明星都是从总政出来的。



1970年,总政歌舞团招生组成员和我母亲(左一)、父亲(左二)、妹妹(左四)的合影。

我自然不能错过这宝贵的机会。1968年冬天,父母结束下放平安回家后,13岁的我便一个人从上海坐火车去了北京。这是我第一次独自离家,虽然个头已经超过一米六,看起来和成年女孩无异,心智却远未成熟。进团前两个月,我几乎每天都哭鼻子,有时因为想念家人,有时因为部队生活过于严格枯燥。

清晨的起床号令吹响后,我很难在两分钟内穿戴整齐、打好背包,紧急集合时总是衣衫不整,时不时被班长训斥。每天清晨的长跑,对我来说简直和万里长征差不多,跑完步还要打扫卫生、洗漱吃饭,接着是排练节目,没有节目时还要练琴、练唱、练舞,循环往复。

好在作为歌队里年龄最小的女孩,我的才艺水平很拔尖。小提琴和钢琴自不必说,声乐学习也从没断过。前几年,在一家人连生存都成问题的情况下,母亲仍借钱给我请家庭老师,她说,“你可以不吃饭,可以穿得很破,可以节约家里所有开支,但教育上不能省。”凭借扎实的童子功,13岁的我成了团里多才多艺的小教员,颇受大家喜爱。



少女时期的我多才多艺、活泼可爱。

进部队第一年,我每月工资是六块三毛,此后每年工资会涨个一两块钱,直到第五年,我凭借过硬的成绩成功提干,工资一下涨到了56元,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这绝对算得上高收入。

我每个月只留下极少的一部分用来买邮票、信纸、卫生巾,剩下的大部分给父母,少部分用来接济两个刚参加工作入不敷出的哥哥,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我嫁人。

25岁那年,我嫁给了团里一位相识多年的战友。自从13岁离家进部队,我的整个青春期都在部队度过,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对婚姻、恋爱更是毫无概念,等到真的和一个男人组成了家庭,才发现这是上苍跟我开的一个玩笑。婚后没多久我就意外流产,还落下了终身不孕的后遗症,没多久我们便宣告离婚,这段经历对我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婚前的我总是满脸阳光。如果没有那场失败的婚姻,我的人生或许会更幸福一些。

1983年,我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请假回到上海。为了让我摆脱阴霾,母亲建议我去她的出生地香港散散心,那时外婆已经离世,我只能借住在表舅家。表舅在香港当警察,人脉很广,见人就夸耀我是总政歌舞团的。时间久了,还真有工会邀请我去表演。

原本想着闲着也是闲着,表演一下无妨,没想到竟然演出了名气。工会之后,香港老人院、大学学生会、上海同乡会都来找我,各类艺术团体的邀请也纷至沓来。我是纯义务演出,但每次演出结束,负责人会坚持塞给我一个红包,少的有几百港元,多的时候两三千,而我那会儿在总政的月工资才100元出头。



在香港攒的几千元港币,我尽数交给了父母,他们一直没舍得花。

挣钱还是其次,在香港逗留的三四个月,我很庆幸认识了对我有知遇之恩的黄教授,他曾经在美国林肯大学留学,彼时在香港的大学教英文,看过我的表演问我:你唱歌、拉琴这么好,要不要去美国读书?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啊,身边留学欧美的人屈指可数,而我家经济也不宽裕,父亲刚恢复工作,妹妹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家里光每月房租就高达几十元,十多年里还欠了两三万元外债。留学这件事对我来说太过遥远,黄教授却坚持为我写了一份英文申请书,将我的声乐、小提琴磁带寄去美国。没想到等我回上海不久,林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就寄到了我家,还提供全额奖学金!

看到录取通知书,父母高兴坏了,他俩一个是杭州国立音专毕业的,一个是浙江私立广济医学各科专门学校毕业的,思想都很开明,一直鼓励四个孩子学习深造、开拓眼界。我由于婚姻破裂加上意外流产,本就不愿再回到北京那个伤心之地,此刻有另一条出路摆在眼前,自然把它当成了救命稻草。

在父母的支持下,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决定要去美国,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办理了转业手续,拿到1万多元转业费。



转业前我和父亲的合影,我的军旅生涯一共十四年。

转业费看似不少,但当时国内只允许兑换15美金的外汇数额,人民币再多也带不去美国。二哥替我想了个主意,他连夜去苏州花一万元买了把高级小提琴,让我把琴带在身上,生活不下去了就卖琴换钱。

离家前夕,我抱着琴久久无法入睡,内心很挣扎。琴带走了,家人的生活怎么办?可如果不带琴,我真能靠着15美金在遥远的大洋彼岸活下去吗?

次日临行前,我将琴塞在父亲怀里,信誓旦旦地向他和母亲保证,自己肯定能在美国想办法养活自己。听了这话,父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母亲转过身偷偷抹眼泪。经过生活的摧残,俩人这会儿面颊凹陷、鬓角头发全白,看起来既苍老又脆弱,看得我十分心疼。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父母总是穿得很朴素,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从上海到芝加哥的二十多个小时里,我的眼泪几乎没断过,除了对故土的不舍,还有对未来生活的担忧,毕竟我全身上下除了兜里的15美金,就只有手里拎着的破行李箱,里头放了一本英汉字典、一张全家福,和牙刷牙膏、卫生纸之类的日用品,用赤手空拳来形容也不为过。

等我真正下了飞机,忧虑变成了茫然。我以前没见过真的外国人,此刻在我眼前来来去去的全是高个子外国人,肤色有黑有白,头发有黄有绿,连眼珠子都是蓝莹莹的。某个瞬间,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还在地球上。

我不会英文、不认路、又没钱,也找不到学校事先说好来接应的老师,只能拎着行李箱在机场毫无目的地瞎走,越走越晕乎。最后,我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出了机场,也不管钱够不够,直接上了辆出租车,给司机递上事先用英文写好的学校地址,顺利抵达林肯大学,连车费都是到校之后教务主任给付的。

初来乍到,语言成了我适应大学生活的最大障碍。我的室友名叫Lorry,是个白人女孩儿,蓝眼睛红头发,刚见面时,她眨巴着两只大眼睛盯着我看,叽里咕噜说了串英语,我赶紧翻字典和她沟通。原来她是怕我不认路,邀我一块儿去食堂吃饭。Lorry的友善让我们很快成了朋友。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在诺大的美国也算有个安身之所了。

我对英语一窍不通,只能硬着头皮上专业课。听不懂就用录音笔录下来,托同学Susan帮我做些英文笔记,晚上再对照录音和笔记通宵达旦地查字典。周末同学去看电影了,我继续在宿舍写作业,每天都睡得很晚。



Susan后来变成我的闺蜜和终身好友。

无奈我基础太差,尽管拼了老命,凡是用英文作答的科目,比如电脑、音乐史,无一例外全得了D-,实在有些难为情。好在我的声乐和小提琴都是A,并凭借出色的专业能力,成了学校乐队的小提琴首席,还在歌舞剧中担任女主角,一下子成了校园风云人物。

在学校的生活还算平稳,真正的挑战在寒暑假,得靠打工才能负担起食宿费。我在快餐店找到了份暑假工,活儿不复杂,无非是烘焙、打扫卫生、收银这些。我本已打定主意撸起袖子好好干,没想到第一天就因为多找了客人十几美元被炒鱿鱼。

之后我又去一家中国餐馆找了份跑堂的工作,时薪1美元,当时美国法律规定时薪不得低于5美元,老板娘开导我说服务员都是靠小费挣钱,我也就同意了。到底还是年轻啊,忙一天下来我才发现,中餐馆的常客都是黑人、日本人、印度人,压根没有给小费的习惯,一天下来能挣到10美元都算多了。

有天我正忙着,老板娘和两个想吃霸王餐的非裔吵了起来,其中一位把手伸进鼓囊囊的口袋,我凭当兵多年的直觉判断那是把枪,赶紧提醒老板娘别要钱不要命!听了这话,老板娘转头对她老公大喊:快拨打911!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有惊无险,但自那以后,我再也不愿在饭店打工了。



30岁时的我,在大学这种开放环境中,穿着打扮也跟着洋气起来。

不打工就没钱,没钱就活不下去。一筹莫展之际,学校给我介绍了几场音乐表演活动。和当初在香港一样,我的表演很受观众欢迎,谢幕时掌声如雷。

那时中国改革开放不久,外国人对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家充满了好奇,谢幕了也不肯放我走,问能不能介绍介绍中国。推辞不下,我将国人的衣食住行简单说了说,他们竟也听得很起劲。离场前,我和观众依次握手,一松手发现手里有美元。这次表演让我尝到了甜头,之后每逢寒暑假我都会应邀参加演出,每场表演至少能收获几百美元到几千美元不等。

我离开祖国时身上只有15美元,父母心疼却无能为力,他们不知道的是,正是他俩对我的精心培养,让声音成了我的本钱,让小提琴成了我的武器,而我靠着这两样东西,成功在美国活下来,并且活得还不错,就像母亲当初对我说的:一技在身,走遍天下都不怕。



和小提琴相依为命大半生,它成了我最好的朋友。

生活稳定下来之后,我不忍父母继续受苦,把他俩也接了过来。父母来美国时已经六七十岁了,没什么劳动能力,加上人生地不熟的,只能在家里待着,由我负责他们的衣食住行。待了几年后,父亲时不时受邀去一些民间团体讲学,母亲则去芝加哥的一家医院做英文翻译,俩人在异国也有了独立生活能力,我的负担减轻了很多。

彼时二哥在我的帮助下也来到美国求学,毕业后我们同在芝加哥一家音乐培训机构工作,机构的教学水准平平,我俩便萌生了自己创业办学校的想法。

1998年,我和二哥贷款8万美元用来租学校场地、买乐器,摸索着创业。没钱请老师就靠自己教,最苦的时候,我带了七八十个学生,忙得没日没夜。



我和二哥一手创办的音乐培训学校,同期有400多个学生。

前期虽然苦,学校却比预料中发展得顺利。不到半年我们就还清贷款,还花钱雇了老师,我和二哥也摆脱了光杆司令的处境,日子慢慢变得好过起来。2003年,我花30万美元在芝加哥市郊买了独栋别墅,考虑到兄妹们都已成立自己的小家,常年单身的我主动要求将父母接来一起住。

父母已经七八十岁了,需要专人照顾。学校最忙的时候,我尝试着问他们愿不愿意去养老院,话音刚落,老人立马泪水涟涟,像两个孤苦无依的小孩。小时候,我每次去幼儿园都要撒泼打滚,一想到要面对那些不认识的老师、同学就害怕得大哭。父母听到“养老院”三个字,大概也是同样的心情吧......

这之后,我再也不提养老院的事,每天给他们做饭、打扫卫生,带他们去医院看病,假期带他们四处旅行。我13岁就离开家,早早失去了父母的陪伴,我一生都在寻找童年的爱,似乎只要跟父母在一起,我的人生就是圆满的。



父母的晚年很安详 ,母亲活到92岁,父亲活到100岁。

然而人的精力有限,学校家里两头操心最终累垮了我。2006年的一天,我的喉咙突然失声,被诊断为压力过大导致的痉挛性发声障碍,唯一的医治方法是向喉部肌肉注射肉毒杆菌,这是一种剧毒神经麻痹剂,注射时稍有不慎都可能导致我终身失声,且药物效果每次只能维持三个月。生病后,我逐步退出学校事务,将重心放在父母身上。

父母去世前一直劝我给自己找个伴,不然太孤独了。我也不是没想过,尤其夜里入睡时,老觉得屋子空荡得可怕。年轻时也有很多白人男孩追我,但身边太多跨族婚姻不幸的案例,让我始终不敢迈出下一步。更重要的是,西方人基本都是各过各的,而我想把父母带在身边,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母亲走的时候,我们四兄妹都环绕在她身边,大哥吹笛,二哥拉中提琴,我和妹妹拉小提琴,合奏她生前最爱的一首曲子,直至她的心电图成一条水平直线。父亲则活到了100岁高龄,和母亲一样,他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到祖国,可惜因为年龄太大受不了长途颠簸没能回来,去世时眼角还含着泪......



父母生前,我们一家六口曾在美国短暂地相聚。

从刚懂事起,我就老觉得自己来这世上一遭是为了报恩的,前半生做的大部分选择、走的大部分路,都是为了父母能生活得更好。我对父母的爱,远远超过了对自己的爱。也因为这样,当父母离世后,我内心悲痛欲绝,仿佛空了一块,找不到人生的意义所在。

大哥对我说:“你回来吧!中国已经不是35年前的中国,已经不比美国差了,你没必要再在那里挣扎,你可以回到故乡,让我来照顾你。”听了这话,我正式退出学校所有事务,带着父母的遗愿回到上海,住在我们一家人小时候住的五原路上。大哥住得离我不远,我时不时去他那儿坐坐,他时不时上我这儿坐坐。有他在身边,以前的那些回忆似乎还有迹可循。

回顾自己这大半辈子,其实是有点太追求完美了。我原以为这是优点,正因为追求完美,才能支撑我走这么远,才有了我在事业上的成功。但我现在意识到这是缺点,因为太追求完美,我这辈子活得太累了。

如今年过六旬,我终于想要松弛下来,在童年时住过的那栋楼里租了个小房子,照自己的喜好买了好看的家具,置办了一架钢琴,在阳台上养了几盆花。我本身不爱热闹,从来不去跳广场舞,虽然也会羡慕同龄人儿孙绕膝,但还是过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我做饭,弹琴,给花浇水,打扮自己,做一切热爱的事情,把每天当成人生的最后一天来过。



虽然我喉咙发声困难,好在还能弹琴来抒发感情。

前段时间,我去出入境事务管理局办长期居留证,工作人员问我有无父母、爱人、儿女,我摇了摇头,对方却说:太好了,你是孤老,可以办三年居留证!奋斗一辈子居然把自己活成了孤老,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挺遗憾的。

但转念一想,此时此刻不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吗?我是孤老,所以我不需要顾虑任何人,不需要和任何人磨合,不需要忍耐任何人的习性,不需要为儿孙做饭、洗衣,我可以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开灯就开灯,想化妆就化妆,多少人想这样还做不到呢!

等将来老到不能自理了,我就让护工来照顾。其实我是主张安乐死的,可能太前卫了,亲人们无法接受。我的墓地已经买好了,就在爸爸妈妈旁边,可以去陪伴他们,周围都是老美他们会觉得很闷的。

现在,我有一种人生才刚刚开篇的感觉,从前我都是忙着打拼,忙着让家人过得好一些,现在的每分每秒,都是真真正正地为自己而活。一个人安度晚年也挺好,大概这就是命运对我最好的安排吧。

m
mapletea
1 楼
人生苦短,人各有志,一个人一个活法,只要不损人利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挺好。
北美平民2015
2 楼
精敏的上海女人,哈!不知文章想表达啥。
m
minicat7
3 楼
这值得上头版新闻?
n
nasdaq100
4 楼
b52.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09:49:54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那里赚到的便宜多, 就吹捧那里。 没有人格, 没有思想, 没人人性。既然一口一个祖国, 当初就不要去美国 --- 你脑子有病吧。 你一看就是个满嘴党妈的虚伪的可怜虫。 人家讲的都是真实的人 情家庭情结。你扯的全是虚伪的一套,还自以为很牛,搞什么狗屁道德评判, 你佩 吗? 就SB一个。
n
nasdaq100
5 楼
北美平民2015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09:58:14精敏的上海女人,哈!不知文章想表达啥。 -- 人家孝敬了父母,过的是自立自尊自强的人生。 比你们大多数人强多了。你们就会 酸别人, 太阴暗了。
简宁宁
6 楼
只想点进来看看照片,没想到一下子读完了这篇长文。您的故事是令人感动,令人尊敬的!希望您能有一个幸福美丽自由的晚年,如您所愿。
L
LAOK
7 楼
這是頭條發起的寫自己的故事的一個活動。作者寫了自已的人生。文學城小編不自己寫稿,从頭條搬了過來。還不知有沒有侵權責任。這位女士很不錯嘛!很努力也很能幹!吃過苦也會享受現在的生活!贊一個!
n
nasdaq100
8 楼
祝福你
注册很麻烦
9 楼
能长期居住吗?养老金,医疗如何解决?
c
cgh
10 楼
写的好,写出了真实,没有想要教育别人,有一是一,我们出国,都是为自己,但看到国家的变化,总感到高兴,最后总想回到那个自己熟悉的环境,有朋友,有美食,有感慨。
f
fazcsco
11 楼
有故事的一生。跌宕起伏,很精彩!祝你今後一切順利
B
ButterflyGarden
12 楼
有些人太喜欢judge别人。这写的就是真实的人生。祝福。
赵Q
13 楼
好人一生平安!
c
ca_lowhand
14 楼
这家看起来是49前后从海外回大陆的所谓爱国人士。后来被土工翻脸打压也是愿赌服输,而且最后还是全家活着逃到美国,不应该再抱怨什么。
l
linhaiyin
15 楼
上海小资,不知所云
c
cnca
16 楼
她在芝加哥办过音乐学校,看照片有不少华人学生,有哪位孩子上过她学校的网友,出来说说情况?
f
fonsony
17 楼
有幸有不幸、一生象父母的生活中国已是人上人了、
大笑养肺
18 楼
祝福你!
湾区范儿
19 楼
看到作者写到生活在五原路,那是我小时候成长的地方。每次去中国,都要去那里一带看一看,怀念一下以前的时光。
一将功成万骨枯
20 楼
唉:-(还是女儿好
n
nasdaq100
21 楼
cnca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11:06:03 她在芝加哥办过音乐学校,看照片有不少华人学生,有哪位孩子上过她学校的网友,出来说说情况? --- 你怎么这么庸俗 ? 大陆的那些萎琐习惯改不了 ?
y
yuentin
22 楼
好,拜讀了,謝謝!
血刀老祖
23 楼
女基友
U
UCC
24 楼
好漂亮的一家人!
a
annieL
25 楼
I admire you and give you a lot of credits. You have my respect! Be well and enjoy your life!
江南水菱
26 楼
梦回五原路,大华新村,小菜场…
v
viBravo5
27 楼
enjoy life alone
T
Tan7th
28 楼
人有各自的命,美国这片自由自在在土地上爱怎么话就怎么活。没家庭到是有点遗憾。60了,也就认命吧
E
Enjoy_Life
29 楼
很真实的人生回忆,酸甜苦辣都有。同时她也在发出暗示,有类似我这样单身的吗,或许我们可以成一个家:-)
正人伪君子
30 楼
干吗登这种文章?
s
size0
31 楼
她很聪明,也会照顾打扮自己,祝福!
R
Redcheetah
32 楼
Well done. Enjoy your life.
c
coolchineseguy
33 楼
来美国这么些年,有没有人带你上教会认识造物主啊?如果能认识上帝,你的恩赐为主所用,到哪里都好
5
5mslj
34 楼
祝福
w
wwm1027
35 楼
文章作者,我对她只能说是有印象。当年她在合唱队,从未在乐队呆过。她离开总政歌舞团比较早,文中所述她25岁和团里的人结婚了,男方好像姓Luan,他后来去意大利学唱歌,回来后在国内忙碌,现在仿佛是浙江音乐学院歌剧学院的教授、艺术总监。 文章写得还算流畅,但是应该说还可以写得更精彩。其中个别段落不够准确,比如“进部队第一年,我每月工资是六块三毛,此后每年工资会涨个一两块钱”,这里所谓的工资其实应该叫做“津贴费”,第一年6元,第二年7元,第三年8元,第4年10元….(女士会有一点点卫生补助费)。 这样的文章也就是给我们这一代人、给熟悉这个历史阶段的人、给与她有过交集的人看的,其他的人不会对此感兴趣的。 总而言之,66岁了,叶落归根了。上海五原路是我熟悉的地方,文中附的照片也让我有了回到上海的感觉。这个年岁是怀旧的年纪……. 感谢她记录了那个时代,记录了家庭的悲欢离合.....
不爱说就不说
36 楼
挺好,不需要去爱党,也不需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自己高兴就好
恰好
37 楼
很感动,祝福你!
碧姐
38 楼
“太好了,你是孤老”
e
ed2016
39 楼
写得很感人。尤其是有很深的亲情。 我们大部分人都深受时代社会的影响。
j
jinzhengping
40 楼
通篇心酸 勿要似阿Q
6
6thsense
41 楼
作者自立自强还照顾父母多年,很难得!
无言无语无声
42 楼
真精彩。真赞赏您的生活态度。人家做得没法再好了,独力一人照顾父母到100岁,你们说闲话的几个人做到了?问心无愧。
p
pandali
43 楼
人美心善。爸爸妈妈晚年太有福气了,无憾。 66也不算什么。有机缘还是能遇到携手同行的人 祝福。。。
U
US_Lion
44 楼
从她孩童时期的旧照片看不像是太富裕的家庭,只能是一般常见的知识分子家庭,但少年时期后就家道中落那就是人民公敌毛泽东祸害的。
专心做学问
45 楼
写的很好,祝阿姨幸福!
2
2846
46 楼
人生一场,能把自己过好,给老人送了终,就很不错了。许多酸她的人其实都不如她呢。
主要看评论
47 楼
她还是过得不错的。
要啥自行车2
48 楼
没事别上街上溜达,亚裔老人现在非常危险
e
elfie
49 楼
Mathematics disorder or dyscalcuxia,是一种基因病变。这类人数学天生不行,有的学生到九岁不会做一位数加减法。
安然0203
50 楼
自强自立 + 独自照顾父母近百岁, 实属不易,值得大赞 !!! 好人好报,祝福你余生平顺 !
钟安山
51 楼
上海五原路,太原路一带是好地方,原来法租界。尽管上海原来的棚户区如杨浦区和徐汇区差别已经大大宿小,但五原路那一带的房价现在估计比纽约曼哈顿都要贵出狠多了。
h
hhcy
52 楼
66岁,保养得真好。看上去就四十多。 来美国身上才带15美元,是我听过带的最少的。独立自强,孝顺父母,令人尊敬。
还好吧
53 楼
挺好,不过有机会还是找个伴,当然要条件相当,不要委屈自己。
洪湖水ya
54 楼
我小时候就是在五原路的宋庆龄办的全日制中国福利会幼儿园的,我的好朋友的家也是住在五原路的,这是一个地段是在上海所谓上只角中的上只角。
g
greentea99
55 楼
写得不错,真实的人生。 保养得不错!
弟兄
56 楼
质朴的语言就是好看
十具
57 楼
写得很真实,尤其是心理活动,小说家也不一定能精准揣摩的。一个教授和一个医生养4个娃,物质生活上比绝大多数市民强,但也不算文中说的“非常富足”,除非有海外亲戚的补贴。她自恋高人一等的童年,敏感自己家有别人没有的电话和琴技,却对那段动荡岁月没有什么深一点的感悟,这对来自高知家庭的孩子而言,就不太典型了。PLA的那14年和在美国的30年之后,她仍然是一个刻板印象中的上海女人。 她剥过毛豆,方方拉过板车。比较一下这两个同龄的知识分子家庭的女孩子的历程,应该是一个有趣的题目。
w
wang620101
58 楼
如果当初有了自己的儿女估计生活轨迹就完全不同了。可以看出来主人公还是蛮拼的,不错,赞一下。
人_天涯
59 楼
真实感人父母高龄自己衣食无忧,估计还有二三十年的好时光;许多人婚姻不幸儿女不孝,真不如她。
k
kingofhearts
60 楼
喜欢看这种真实的人生经历
空城之主
61 楼
“洪湖水ya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14:10:58我小时候就是在五原路的宋庆龄办的全日制中国福利会幼儿园的,我的好朋友的家也是住在五原路的,这是一个地段是在上海所谓上只角中的上只角。” 我也去过那个幼儿园,老师太猪。受欺负了去告,老师说他为什么不打别人要打你?一年后就转到乌中幼儿园,换了人间。
洪湖水ya
62 楼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15:22:39“洪湖水ya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14:10:58我小时候就是在五原路的宋庆龄办的全日制中国福利会幼儿园的,我的好朋友的家也是住在五原路的,这是一个地段是在上海所谓上只角中的上只角。” 我也去过那个幼儿园,老师太猪。受欺负了去告,老师说他为什么不打别人要打你?一年后就转到乌中幼儿园,换了人间。 ------------------------------------------------------------- 学弟好!
h
hz82000
63 楼
挺好的
h
history789
64 楼
我住在上海复兴中路靠近当时的上海跳水台,离五原路不远。女主人在文革最火的时候能去总政歌舞团一定通过了严格的政审。父母下放劳动是当时国家对所有知识分子和干部的要求,根本谈不上什么家道中落。总政歌舞团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名片。我们这里开音乐学校的个个挣的很不错。女主人在芝加哥那边也应该不会差吧。回上海有小时候的回忆和哥哥的亲情。可惜就是要租房子住。
白镜天
65 楼
好女儿,好姑娘,好人生! 很同情年轻时那段失败的婚姻。 (祝愿自传主人找个好老伴,老天保佑!)
e
estar
66 楼
一定也是因为条件好很挑所以一直单身。大多数子女都是父母上辈子的债主,这一世来讨债的。少数是来还债的。她是这辈子来还债的。父母好幸福有这样的女儿。
十具
67 楼
很多被歧视黑五类的孩子,都苦练讴歌用得上的所谓的一技之长。恰恰是唱唱跳跳的文艺兵,政审是最无所谓的。
洪湖水ya
68 楼
等将来老到不能自理了,我就让护工来照顾。其实我是主张安乐死的,可能太前卫了,亲人们无法接受。我的墓地已经买好了,就在爸爸妈妈旁边,可以去陪伴他们,周围都是老美他们会觉得很闷的。 ------------------------------------------------------------- 她将来还要回美国死在那里,葬在她的父母身边,一片孝心。
党组组长
69 楼
漕蜇溪路, 名字够怪
C
CTPCW
70 楼
独立自强,孝顺父母,令人尊敬。
E
Educator
71 楼
第一,芝加哥没有林肯大学。第二芝加哥从来没有过这个人。
旁观者XWY
72 楼
人活着自己感到幸福就好。
g
greentree77
73 楼
我一个邻居也是80年代嫁到美国去了,靠一点点钢琴技能在美国教小孩弹琴,赚得还不错,离婚后又结婚,给博士学历落魄中的留学生办了身份,这个男的也是离婚有个儿子,就没让这个阿姨再生,阿姨也把儿子当亲生的养,后来博士度过了艰难岁月,拿到身份也找了好工作,又有了小三,跟阿姨离婚,阿姨想得开,说自己当年也是结婚移民,当还债。现在老了,几年前也是回到上海养老了,也是租的2室一厅,以前老父亲的房子属于自己的那一块卖给了兄弟姐妹,很庆幸自己疫情前回到上海,因为在la,眼睛已经不好无法开车,如果一年多的疫情,在家里一个人要闷坏了。
b
beauty100
74 楼
真美!
g
greentree77
75 楼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10:17:08 能长期居住吗?养老金,医疗如何解决? ------------------------ 没问题,我已经知道好几个美国老人回到故乡上海养老了,除了叶落归根,还因为上海真的很方便,也热闹,中国人特别老了,还是喜欢群居活动,在上海社区里老人朋友,老年大学,一个个都忙得不亦乐乎,活得很充实,老了眼睛不好如果在美国不能自己开车,太受限了,在上海完全没问题。
龙剑
76 楼
能够住在五原路这种地方,家底子一定不薄。
简单得很
77 楼
小学班上有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初三到北京碰巧在一个中学,她初中毕业就到军队文工团了。她爸解放前给美国大使馆当厨子,解放初被管制。其实女的只要漂亮,什么政审都是假的。
p
phantomoftheopera
78 楼
搞不懂为什么她把年纪那么大的父母接到美国养老,结果客死异乡,然后她自己却搬回中国养老。
中mei2001
79 楼
豁达的女人
g
greentree77
80 楼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19:03:38 搞不懂为什么她把年纪那么大的父母接到美国养老,结果客死异乡,然后她自己却搬回中国养老。 ---------------- 时代在进步,上海在发展,她把父母兄弟接到美国的时候,肯定认为那里的生活要比当时的上海好,之所以自己回去了,是她也没想到,现在的上海发展那么好,那么快,更适合她养老。比方我那个回去的邻居就说过,80年代去美国,觉得美国那么干净,上好好脏,现在从la 回上海,一对比,上海高架绿化都干干净净的,la高速公路多少出入口旁的泥土上全是垃圾,更不要说那些满目游民带来的脏乱不安全。
d
dream_pillow
81 楼
b52.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09:49:54 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那里赚到的便宜多, 就吹捧那里。 没有人格, 没有思想, 没人人性。既然一口一个祖国, 当初就不要去美国 ================================================== 太狭隘了。闯关东,走西口,不都是逃难寻找生存机会吗?多年后想回归故土就回来嘛。
d
dream_pillow
82 楼
刚到美国的时候听课用录音笔录音?那时候居然有录音笔?
z
zzbb-bzbz
83 楼
那也比呆在美国更自由和热闹
7
7997
84 楼
能孝顺就已比这里的很多人好得太多了,自己活得开心明白比什么都强
7
7824
85 楼
1。 没听说芝加哥有这么大的华人办的音乐学校。 2。 做翻译要求很高的。一个在国内做医生的老太太能胜任?
空城之主
86 楼
洪湖水ya :你好。印象最深的是彩色教堂玻璃,很压抑。但是课间休息去院子里的草地和大松树下还是挺开心的,有点像监狱的放风。
c
cnca
87 楼
nasdaq100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11:32:03 cnca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11:06:03 她在芝加哥办过音乐学校,看照片有不少华人学生,有哪位孩子上过她学校的网友,出来说说情况? --- 你怎么这么庸俗 ? 大陆的那些萎琐习惯改不了 ? —————————— 想多了解一下作者的为人和情况就叫庸俗?!我看是你自己心理阴暗吧!一口一个大陆的,你这种人才是骨子里都狗改不了吃S的地域歧视的劣根性!
s
sefree28
88 楼
作为文革幸存者 她的家庭是不幸的 好在她父母一直坚持让她追求自己的理想和爱好 她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报答了父母的养育之情。 他们这两代人太不容易了
蒋金帼
89 楼
出生于上海的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奇怪了,你的经历不一定是你一个人在那时候独有的。但是不管如何,你没有后代,的确遗憾,不是说你过的不好,而是没意义而已。
g
greentree77
90 楼
蒋金帼 发表评论于 2021-06-21 00:12:40 出生于上海的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奇怪了,你的经历不一定是你一个人在那时候独有的。但是不管如何,你没有后代,的确遗憾,不是说你过的不好,而是没意义而已。 ------------ 你才好可怜,活得好卑微啊,自己的活着的意义要靠下一代来体现????笑死人了
k
karlheinz
91 楼
看起来好年轻,估计是没有孩子的关系。有孩子的同龄人大部分都身材走形面容沧桑
f
frombjwithlv
92 楼
看样子老了还是要回美国。和父母葬在一起。老了多病,国内没医保。
百万庄大侠
93 楼
一个自强不息,孝顺父母的好女儿,回到熟悉的大上海了,善待自己,祝福你!
l
lue96500
94 楼
八十年代哪来的录音笔?
u
usertest789
95 楼
自吹自擂不错。
党组组长
96 楼
文艺兵爽到家了
M
May123
97 楼
"上海的变化天翻地覆,唯独五原路仍留在旧时光里......好像我从未离开过似的。" - 真好!每次回国看到多年前的老街老地方才有那种亲切的感觉
洪湖水ya
98 楼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2021-06-20 22:55:01 洪湖水ya :你好。印象最深的是彩色教堂玻璃,很压抑。但是课间休息去院子里的草地和大松树下还是挺开心的,有点像监狱的放风。 -------------------------------------------------------------------------- 儿时的记忆花园很大,成年以后回去看了一次,还好不是那么太大,我至今还保留着幼儿园的毕业照。
芝芝
99 楼
人的一生真的很不易。祝你幸福地生活下去
x
x潇潇
100 楼
人生自己选择,独立自由是高贵的选择,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