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舱医院真神奇”可怕的不仅仅是小孩的浓妆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9日 2点47分 PT
  返回列表
82926 阅读
46 评论
Vista看天下

这几天,一首抗疫儿歌《方舱医院真神奇》因歌曲内容和表演形式引起了大众热议。这首歌由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谭哲与作曲家卜文正、蒋军荣联手制作。根据创作者的介绍,是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为背景,传达乐观的精神。

而大家对于儿歌本身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两点:

一是歌曲从旋律到歌词都过于欢快,甚至还有“恐慌抛到云霄外”“笑语传遍九大州”这样的表述。在国内病例尚未清除,国外疫情日益加重的背景下被质疑不合时宜;

更人感到不适的是MV中演唱者的表演方式。

在镜头中,年仅11岁的小男孩涂着过白的粉底,描着浓黑的细眉和反光的鲜红色口红。不仅身体随着节奏夸张地前后摇晃,还辅之以表现力极强的眉飞色舞,被批成是“套路式表演”。

在一片批评声中,主创之一蒋军荣出面回应称,这首歌本身是为了传达乐观精神,不要把苦难塞给孩子。

然而观众对这一解释显然并不买账。从评论来看,网友们大多对孩子本人没有任何意见,甚至看着视频中僵硬的笑容,还觉得他有点可怜。

毕竟,谁在小时候没有过类似的经历——化着浓妆、脸上挂着假笑,参加学校举办的文艺汇演。

只是没想到,都到了2020年,还有人在用三十年前的画风,来荼毒新一代的小朋友们。

有一种美

叫“班主任觉得你美”

不得不说,80后、90后网友对于这种表演风格的反感,首先源于对它的熟悉。

打从上幼儿园开始,不论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就注定逃脱不了在儿童节、国庆节、运动会开幕式上登台演出的命运。

长大以后,当年站在台上的感觉已经淡忘。但当时的妆容和造型却以照片的形式,永远留存成为了自己童年的“黑历史”。

赵丽颖童年照

于是,当看到《方舱医院真神奇》的MV时,不少人马上就联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

“没错,这妆画的跟三十年前我小学参加六一节目的妆一样,跟个小鬼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的小学生在网上开展化妆大赛,“烟熏妆”“桃花妆”之类的专业名词说得头头是道。就算最后的成果不太让人满意,但起码妆容风格的精髓还是能够体现的。

小学生自制“冰雪奇缘妆容”,主要靠配色取胜

但是对于80后、90后来说,童年时唯一接触到的妆容只有一种——那就是整齐划一的“中小学生特色舞台妆”。

这种妆容频繁出现在各个节日的汇报演出、广播体操比赛、运动会等正式场合,一般由班主任“流水线”打造。

整体风格则基本可以总结为:每个人都涂着粉白粉白的脸,脸上盖着大面积且边缘分明的腮红。另外眉毛一定要精心描画,一般来说越黑越好。

由于手法简单粗暴,画完全班学生也只需要1个小时不到。

这套妆容不挑年龄,基本可以从幼儿园一直用到初中毕业;也不分性别,男孩子一样可以照搬无误。

唯一能体现性别差异的,大概就是老师“下血本”用自己的口红,点在学生额头上那个专属于女孩子的“朱砂痣”。

就像这样

除了脸上的妆容,表演时的服装造型也非常具有时代特色。

比如舞蹈类节目,女孩子最常见的就是对襟花棉袄,再配上一对绑着红头绳的冲天辫。

配图来自@王+2

有些人可能会好奇这种反重力的发型是怎么梳出来的,那么作为过来人的我可以解释一下:辫子里通常会藏有树枝、筷子一类的小木棍固定,外面再用头绳一圈一圈地缠起来。

这种发型如果想要“支棱起来”,就必须把头发扎得很紧,确保木棍能在头上立起来。所以梳这个发型的小姑娘,通常还会标配一对吊稍眼……

无意间找到了自己脱发的根源。

当然,就算头发实在是太短扎不起来也不要紧。大红发绳没法扎到头上,就会被老师要求戴到手上。

不仅逃脱不了登台的任务,还会被其他年级的同学以为是因为队形被硬拉上凑数的男孩。

如果遇到更有想象力的老师,甚至还会拿出珍藏多年的假辫子——

现在看到自己的童年照片,网友可能会被当初狼狈的形象逗得哈哈大笑,但这并不有关表演本身的记忆是绝对美好的。

毕竟,这些演出并不仅仅是画着红脸蛋登上表演舞台这么简单。背后往往也意味着童年的我们第一次收敛起性子,一遍一遍练习重复的动作,还要克制住自己不去揪前面小朋友的小辫。

夸张一点说,这甚至可以算是祖国的花朵们第一次遭遇“社会化”的经历了。

当文艺演出变成“任务”

每当有人抱怨小时候的“舞台妆”太丑时,总会有人解释:

现实中看着好看的妆,在舞台上会显得脸色苍白;而班主任拿手的的“红脸蛋妆”虽然在台下很夸张,但上了台就会显得很精神。

的确,当我们仔细分析这种妆容的特点,会发现它的全部操作都是为了让孩子看上去更加“朝气蓬勃”。

又黑又浓的眉毛、如同打翻了颜料盘的腮红,加上各种闪闪发光的亮片,都是增加“气血感”的利器。

正如小学课本里的小学生形象:红脸蛋儿,扎着红领巾,看上去喜气洋洋的。

这倒跟很多人爷爷奶奶的审美颇为相似:什么美不美的,看着精神利索就算美!

然而,这样趋同的“审美风格”又引发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所有的学生演出都热衷于不遗余力地展现孩子的“喜气洋洋”呢?

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儿童节演出还是运动会表演,这些妆容和造型,出现的场合通常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文艺汇演。

既然是汇报演出,那就一定有汇报的对象。换句话说,坐在台下的学校领导,才是演出的主角。

学生在雨中为校领导表演节目

当文艺演出变成教学任务,学生们的演出技巧就没那么重要(也不能指望一群业余的小学生贡献出什么高难度的演出),是否在准备过程中获得成就感和能力的提升也无所谓。

而最容易出效果、也最简单的就是展现出整齐划一的队形,和“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

这也与很多人的童年记忆是吻合的。

上幼儿园时连动作都记不全,却要歪歪扭扭地跟上节奏,保持整体队形整齐;

如果这是我,大概下台以后会被老师骂。

一旦演出被意外状况破坏(比如打头的同学被不明物体绊倒,后面的人一个个摞在她身上),老师更是能在台下当场气哭。

毕竟对老师来说,这跟你在给领导汇报ppt的时候突然忘词儿,可能是同样的感受。

这种以“汇报”为目的的演出也引发了很多让人哭笑不得的形式主义。

比如有位网友就回忆起自己小学时的演出经历:

“小学时候诗朗诵,指导老师要求我们面朝观众阳光地走上台。于是我们的脖子全都是九十度旋转,冲着观众边上台边笑。

下台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底下有人说:‘孩子都挺好的,这排练节目咋还能练落枕了呢。’”

随着一代人毕业走向社会,有关学校集体组织下完成任务的经历也在他们的记忆里逐渐变淡。

而当再次看到《方舱医院真神奇》中熟悉的浓妆和做作的表演,难免会勾起对于“集体的形式主义表演”的回忆,感到不适也是非常正常的。

孩子变成“小大人”

也是成人的悲哀

话说回来,文艺演出本身其实是一种很好的活动形式。

如果孩子能在自愿的前提下,自由地练习并展示自身才艺,不仅能够陶冶情操,还能培养在公开场合的胆量,并获得成就感。

但问题是,由于学校里常见的“文艺汇演”大多以成人的审美要求孩子,在舞台上展现的往往是大人理想中的儿童形象,离真实的孩子实在太远了。

在如今很多儿童演出当中,我们都能看到颇为“成人化”的表演——

高亢而情绪饱满的声音、“充满感情”的面部表情和夸张熟练的肢体动作,让人完全看不到孩子该有的稚气和真诚。

孩子们大概并不理解节目本身的情绪,只能模仿大人的表情和姿态,尝试表现出一种模式化的“喜悦”。而当这种模仿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变成了我们常说的”小大人“。

而这次演唱《方舱医院真神奇》的小男孩,也给了大家类似的感受。

据媒体介绍,这首歌“以孩子的眼光和童谣的语言,用音乐的手法向孩子们描绘出‘白衣战士’抗击病毒,舒缓病人紧张、恐慌情绪的鼓舞人心的美好场景。”

但是我们从歌词中,却看不到任何孩子式的表达,而只有“生命力量齐汇聚”这样空洞的口号。

而从小男孩本身略显僵硬的笑容,也很难让人相信他是在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反倒让人联想到了不太愉快的回忆——

“参加幼儿园表演的时候被老师要求微笑,结果因为太害羞无法假笑出来,就按老师“露8颗牙齿”的要求,毫无感情地呲着牙跳完了全程。”

所有经历过“形式主义表演”的80后、90后恐怕都要承认一件事:孩子在成长中走向社会化是必须的,但绝不应该是以这种方式。

他们需要在大人的引导下自主认识世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把成人世界那些所谓“融入社会”的行为逻辑和审美标准,一股脑地被动灌输给他们。

毕竟,儿童最能感染人的品质,就是还没被社会规训的童真啊。

当然,在这次“抗疫儿歌”事件中,人们的愤怒有了更深一步的原因。

面对疫情这种级别的灾难,孩子的童真不仅未能逃脱形式主义的“规训”,更进一步被摆弄成了假大空的歌颂工具。

然而从普遍的反应来看,如今的网友已经不会被这样浅薄的“美好愿景”所打动。

却有部分艺术创作者依然傲慢地坚持着这种表达方式,并一如既往地利用孩子的童真来包装一戳即破的形式主义。

让孩子在镜头前唱出消解灾难的赞歌,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但我们却一直没等到最后一次。

只是在不知不觉中,这样虚假感动的内核和形式主义载体早已被人戳穿,创作者所有的自我感动,最后只能沦为一场笑话。

南方来风
1 楼
从头到尾的假,看着真难受。
a
avcool125
2 楼
恶心死人,操!大傻.逼!
t
tuitui
3 楼
随便一个谁都能看到的不合适,作者作为专业人士会看不出? 无非是打着红旗反红旗而已。做这个就是故意的
小箱子ccl
4 楼
就跟大国战疫一样,土共的猪队友真是层出不穷。
k
kaidu2
5 楼
六園報導:靠妖魔化中國抗疫来赚取流量实在下作---現在還適用!
j
jimzh
6 楼
洗脑洗着洗着就洗好了
7 楼
無人性的綠淫蛆台巴丶暴徒港燦就這樣
百川雲
8 楼
無人性的綠淫蛆台巴丶暴徒港燦就這樣
色即使空
9 楼
北朝鲜他爹嘛!
百川雲
10 楼
無人性的綠淫蛆台巴丶暴徒港燦就這樣
陈小鹅
11 楼
央视竟然还播
纯洁的我
12 楼
恐怖片里这也算一大类了
k
kaidu2
13 楼
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今(18)日公布,岛内新增23例新冠肺炎病例,再创单日新高---終於掩蓋不住啦!報應! 台灣島限制口罩出口,現在台湾当局要當狗: 宣布每周供美国10万口罩---這下賤的雜種本質一覽無遺!
我爹是乡长
14 楼
中国永远不缺的就是这些趋炎附势,妄想靠自己一篇文字攀龙附凤的所谓文人。
l
lds
15 楼
此次世界范围疫情的剧情反转真是绝了! 武汉疫情爆发,你美国婊砸带着全家死光光的港癌,湾蛆,运独轮等等各路吃屎狗粮,掀风作浪,幸灾乐祸,讥讽嘲笑,挖苦攻击,竭尽美国婊子下流卑鄙之能事。以为你投放的毒,就仅仅只会损害中国人? 现在怎么样?你们开始感受到了没有?现在统统都还给你们,please enjoy!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害人终害己,苍天饶过谁!美国这次在劫难逃了!人在做,天在看!苍天不会饶过它! 如果真有上帝,那么上帝最不应当救的就是霉国。 霉国做恶太多,必遭报应!
纯洁的我
16 楼
这化妆 可以去第五人格了
c
cocoslover
17 楼
比如说人家孩子了。最主要是时机不对。办丧事期间化浓妆唱赞歌当然被喷。
k
kaidu2
18 楼
中国政府已向巴基斯坦、老挝、泰国、伊朗、韩国、日本等国和非盟交付了医疗防护物资援助,向世卫组织提供2000万美元捐款,已宣布对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希腊、塞尔维亚、欧盟、柬埔寨、菲律宾、埃及、南非、伊拉克、埃塞俄比亚、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古巴、智利等几十个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抗疫物资援助,并支持友好国家在中国市场采购医疗物资。除中央政府层面,中国地方政府、企业、民间机构也已经行动起来,积极向有关国家提供捐赠。
慕成子
19 楼
1984 is not an instruction manual
j
jessica012
20 楼
我咋一看还以为是北朝鲜的表演呢?这样的套路倒退4-50年都会让人吐。能正常点不?能不搞这样不
w
wp0118
21 楼
催人尿下
从容的狼狈
22 楼
谁写的谁表演~没毛病
错错错错错
23 楼
你唱歌可以好好唱,但是化妆成这样,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楼下可以好好说事吗,动不动就体制,动不动就政治,需要这样吗??!!要说体制,疫情就是最好的试卷。
u
ukkonen
24 楼
唱得我都想去住了!
s
summered
25 楼
好恶心!!
英国流氓
26 楼
哈哈哈哈
为了救国
27 楼
为什么恶心事多?因为共产党员都是特殊材料制造的。
金马门前
28 楼
故意的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通过审查
n
nbck2013
29 楼
党最厉害的地方。是每次都能把丧事搞成好像是喜事。还要人家感谢他们。反正死去的人是无法说话的。
c
cloct
30 楼
好恐怖,家长也没心眼吗? 这种只有朝鲜才能看到了。
清除五毛
31 楼
为啦活着,宁可去做太监 这是五毛的最高境界
h
hans177155
32 楼
做赖宁式的好少年!呵呵
皇军这边走
33 楼
丧事喜办。。。应该去中南海每天给领导颂唱,早晚一次,摆两行花圈,以示尊重
影月
34 楼
这种拍马屁真是让人无语
城市沉睡
35 楼
楼下都是怎么活的? 这得多龌龊才满眼仇恨地看这首歌。 魔眼看人皆是魔, 自己对号入座
S
Sarandon
36 楼
其实也没啥,各有所爱,但以后就别挤兑北朝鲜的腔调了。
日人民报5
37 楼
阅兵的时候,主摄影机扫过那些面孔,努力挤出来的献媚的表情,也是恶心死人
A
ABC78
38 楼
气死狗粮
b
billyc
39 楼
“笑声传遍九洲”??你让死去的人情何以堪?!
海陆丰
40 楼
方艙醫院真神奇,病患進來出不去,有病沒病都隔離,大家一起火化去!
踩下去
41 楼
简直就是变态
p
peterjiang210
42 楼
《武汉市民联署向美方质询》 美国政府:​ 当前严重的危害全球的新冠肺炎病毒,究竟是否原始出自我们武汉,我们感到疑惑。联系到去年十月武汉的军运会美军参会运动员病况究竟是否与随后武汉发生疫情有关。​ 我们作为疫情首先受害的武汉居民,特向贵政府发出质询:​ 1.请公布去年武汉军运会参会美方运动员​ 和后勤人员全部名单和参会前后,身体健康​ 状况记录。​ 2.特别是请公布在武汉发病入院急诊的那几位美方人员回美后至今的身体状况记录。 我是江勇,一个湖北人,请支持湖北人!!
l
lolzzz
43 楼
无聊傻逼新闻
明明88白白
44 楼
看这形势,习一尊有带领中国人民赶超朝鲜人民共和国的架势, 快马加鞭,胜利在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