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昂山素季是如何与缅甸军方达成妥协的?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5日 8点30分 PT
  返回列表
13190 阅读
7 评论
全球报姐

当昂山素季迅速地步入会场,走上主席台时,全场的人群略显迟疑,随即响起热烈的掌声。

这是2011年11月14日下午两点,昂山素季在其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下称民盟)总部举行记者招待会,以纪念一年前的这一天她获得自由。

她在记者会上受到的追捧再次显示了其强大的号召力,同时也解释了为何军政府会关押她长达14年,一直不敢释放。

昂山素季纤瘦到令人惊讶,以至于她的入场最初并未被记者们注意到。但当她站到临时搭建的背景板和演讲桌之间时,所有的目光集中于此。无数的闪关灯毫不停歇地闪烁了40多分钟,才逐渐减缓。

2011年11月14日在缅甸仰光,昂山素季在其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总部举行记者招待会,以纪念一年前的这一天她获得自由

昂山素季略施粉黛,脑后别着白色花朵,胸前挂着长短不同的茉莉花花环,香气袭人。尽管岁月的痕迹仍爬上她的鬓角,从容的风度还是令其显得无可挑剔的优雅和端庄。由于无法坐下休息,她的双手不得不始终撑在桌子上。

她微笑着回答了《凤凰周刊》记者的提问。谈到对华关系时,昂山素季说:“中国是我们的邻居,我们共享一条非常重要的国界线,在民主化方面,中国很愿意帮助我们。不论中国是否参与缅甸的民主化过程,我希望中国能始终和我们保持坚定而友好的友谊,并且谨记在有限的发展空间中,双方最渴求的是什么。”

号召力犹存

尽管被软禁长达14年,并且任何公开出版物不允许出现她的名字,昂山素季在缅甸的影响力犹存,她的获释引发民间巨大的反应。

2010年11月14日下午5点,约两千名支持者高呼口号,手举鲜花和她的画像,簇拥在昂山素季位于仰光大学路的住宅周围。当听到昂山素季获释的消息后,等候的支持者们泪眼朦胧,并朝着离去的看守士兵挥手。

昂山素季在被软禁7年后于2010年11月13日获释

昂山素季攀上带尖刺的铁门,满面笑容地向挤满整条街道的支持者们挥手,并接受了鲜花。她还向近万名支持者发表了大约10分钟的演讲,并呼吁“让我们互相理解,携手共进”。

一些媒体不顾禁令,对昂山素季获释及其随后的活动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报道。军政府不得不宣布《声音》、《缅甸新闻周刊》等9家报刊暂停出版。此后一年间,昂山素季的照片长期占据缅甸二十余家私营报纸的头版。任何报摊一眼望去,都能看到好几张印有她的头像。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丹瑞、貌埃等军政府时期的最高领袖从媒体上彻底消失。就连现任总统吴登盛等政府高官,也鲜少出现在头版头条,令外人容易产生昂山素季才是国家领导人的错觉。

仰光街头,随处可见昂山素季和她的父亲——缅甸“国父”昂山将军的画像。许多汽车里也贴着她的照片,以及印有昂山将军像的作废老纸币。一名僧侣说,他喜欢昂山素季,尽管他从没见过她,因为昂山素季是“真正的人”,而将军们不是。当他说到“将军们”时,不停地摆头。

在仰光全国民主联盟总部,昂山素季站在父亲的画像前

这一次,昂山素季在狭长的民盟总部举行记者招待会。一些民众从中午起便在民盟门外等候。昂山素季用英文演讲以及回答外国记者提问时,显得很严肃,但当她用缅语回答本国记者的提问时,立即轻松许多。其间,她数次与场内的支持者们一起大笑起来。

从提问来看,缅甸媒体似乎直接将她当成国家领导人,询问她许多具体事务如何处理。记者会结束后,人群簇拥着昂山素季不愿离开。身穿白色衬衫、绿色笼基的年轻志愿者们不得不用身体开辟出一条道路,护送她走到汽车前,接着护送汽车在簇拥的人群中缓缓离开。

与将军们妥协

记者招待会后的第四天,民盟如期召开全国代表大会,106名中央委员会成员齐集在仰光,一致通过重新为政党登记,以参加预计会在本年底举行的议会补选,竞逐48个空缺议席。

2011年11月21日,民盟发言人正式宣布,昂山素季准备参加即将举行的议会补选。总统吴登盛对民盟参选竞争议会席位表示欢迎,认为这是缅甸政治的积极转变,并愿意与昂山素季进行会谈。

此前,缅甸政府新推出的《政党登记注册法案》扫除了昂山素季参政的障碍,她进入议会或担任政府职务几乎没有悬念。自此,昂山素季或将终日忙于政治事务。

根据民盟网站的公开报道,从2011年年初至10月底,昂山素季不断参加各种活动。包括至少会见政府及国际组织官员10次;会见媒体7次;参加党内活动19次;出席各种纪念活动11次;以及接见国内外民间人士8次。显然,昂山素季的活动基本上不受限制。昂山素季会见的人包括民盟各个地方分部的代表、僧侣代表、青年人、政治犯家属等。

据不完全统计,昂山素季通话或是会见的外国政要包括: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美国参议员森·麦康奈尔、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副局长约瑟夫·云、印尼外长、众多国家驻仰光使节、联合国公使、挪威外交部长等。

昂山素季于2012年与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会面

就在一年前,昂山素季还被软禁在家中。军人政权宁愿承受国际社会巨大压力,以及长年经济制裁,也不愿将其释放。为了阻止其参与政治,甚至制定过专门法律。

在她过去两次被软禁期间,缅甸军政府与民盟不是没进行过协商。

2000年9月昂山素季第二次遭到软禁后,从2000年10月到2001年6月,双方进行过五轮秘密谈判。

谈判初期成效显著。军政府停止了对昂山素季的人身攻击、释放了近百名被关押民盟党员、同意昂山素季会见抵达仰光的西方人士并允许民盟地方基层组织恢复活动。

民盟也作出重大让步。比如放弃要求军政府承认1990年大选结果的一贯立场、同意与军政府组成3-5年的联合过渡政府,并根据此间承诺的新宪法举行选举。

一旦民盟获胜,保证不会用法律追究军政府的所作所为,昂山素季本人也不会在新政府中任职。此外,宪法还将保证军人在议会中25%的席位,三军总司令等特殊权力也继续得到承认。

2010年昂山素季在缅甸仰光

这让局面一度朝向缓和的方向进行。2002年5月6日,遭缅甸军政府软禁19个月后,昂山素季获得一次短暂释放。按计划,双方将于2002年结束谈判,此后建立过渡政府,待新宪法制定完毕后举行新一轮大选。

然而,谈判最终依然失败了。外界认为,这与和谈推动者钦钮中将当时被清洗有关。钦钮虽然是国际社会普遍看好的缅甸和解推动者,但作为缅甸情报局头目,在国内飞扬跋扈,树敌众多。

妥协无疑是艰难的。2003年4月,昂山素季改变对军政府的通常立场,首次公开抱怨与军政府的秘密谈判没有取得进展。军政府则称她的抱怨毫无意义,批评无助于全国和解。

同年5月,昂山素季因在缅甸中部耶乌发表批评政府的演讲,引发民盟和政府支持者之间的流血冲突,造成50多人死伤。事发后,缅甸政府关闭了民盟位于仰光的总部和在全国各地的分部,逮捕了主要领导人,并对昂山素季实施“监护”。这也是昂山素季第三次被软禁。

最令军政府恼火的是,昂山素季一直呼吁国际社会延续对缅甸的制裁。

转型期的军政府此前策划过旅游年,以吸引外国游客和国际投资,还专门从新加坡招商引资建设了一些大酒店。但昂山素季的态度严重打击了缅甸政府的这一计划。消息人士称,此次昂山素季被释放前,双方还一直在紧张谈判。直到就一系列关键问题达成共识,军方才同意将其释放。

2010年昂山素季从软禁中获释,大批民众向昂山素季致意

即便在她获释之后,双方还进行过小回合交锋。2011年2月7日,昂山素季发表讲话,敦促西方维持对缅甸政府的制裁。她表示,民盟的调查显示,制裁只对军政府的人影响巨大而不是对大多数缅甸人民。官方媒体对此进行了严厉警告。

不过逐渐地,昂山素季开始陆续与政府官员会面,并与昔日的死对头们共同观看了一场足球赛。8月19日,昂山素季和总统吴登盛在内比都的政府官邸举行会晤,双方关系发生质的转变。此次会面中两人的合影出现在缅甸的大街小巷,甚至制作成过塑的卡片出售。照片最大的亮点是,作为背景的政府官邸墙上挂着昂山将军的画像。

来自缅甸民主基金会的哈佛学者昂乃乌(ang naing oo)在2005年撰写过《与将军们妥协》(Compromising With the Generals)一书。显然,缅甸民主派只有当学会如何与将军们妥协时,其存在才有实际意义。

眼下昂山素季面对的一大难题,是如何说服那些80多岁的民盟中央委员会成员,让他们能接受与军方合作。在她释放一周年的记者招待会上,这些白发苍苍的前辈静静地坐在主席台左侧,参与了全过程。

其中一位长者告诉《凤凰周刊》,他并不信任那些脱下军装的将军们,至今仍有两名便衣随时跟在他身后。

但在民盟举行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前辈们全票通过,支持民盟和昂山素季参与到新政府的政治活动中去。尽管如此,仍有一些成员反对重新注册。全国佛教僧侣联盟也发表相关声明,谴责民盟背叛了先前的承诺。

民主派式微

昂山素季再怎么夺目,也无法掩饰缅甸民主派的衰落。

独裁程度的降低、社会经济有一定发展,令军政府在国内受到的挑战显得不那么强烈。2007年的“袈裟革命”是由汽油突然涨价而引起,与其说是民主运动,不如说是经济转型问题更加确切。

为解决缅甸传统的“反叛”群体——学生,历届军政府可谓煞费苦心。将大学搬到郊区、不允许学生住校、将优秀教育资源从普通大学转移到军校——种种措施令他们再难聚集。与此同时,由军政府支持的巩固与发展党党员却超过1600万人,稳居议会席位第一。

民盟办公室内,尽管工作人员声称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但能见到的年轻面孔非常有限。一名女大学生志愿者称,她的同学中只有她一人参与民盟活动,其他同学还是不敢,也从不讨论。

尽管缅甸经济受到国家操控过多,但民间经济一直发达。个体经营者、小商贩到处都是。民主议题对忙碌讨生活的民众吸引力到底有多大,值得怀疑。

更为重要的是,除了昂山素季本人,民主派再无第二个有实质影响的人物。这从2010年大选结果也可印证。

此次大选中获得席位的22个政党中,民主派政党中仅有全国民主力量党、缅甸民主党、民族民主发展党三家,其余全部为各少数民族政党。这当中,从民盟分离出去的全国民主力量党获得总席位的1.4%;缅甸民主党更是在民族院、人民院全军覆没,仅在省邦获得3个席位。

缅甸记者茂窖形容,缅甸人民只听昂山素季的,也只在意昂山素季的党派,对于其他党派既不了解,也不在意。

昂山素季的崛起激发了全世界的人道主义希望

但昂山素季毕竟只有一个,尽管比丹瑞年轻12岁,也是位古稀老人了。将军们获得了20多年的管理国家的经验,迄今为止在民选政府框架下走得还算顺利。一旦西方制裁解除,前将军们通过大规模资源开发和外来投资令缅甸经济迅速腾飞可能性很大。这些也将使前将军们的执政合法性不断增加。民主派除了参加过两次大选和无数的抗议活动,对管理国家毫无经验。

未来四年,昂山素季能否带领民主派在新政权中取得良好表现,直至在下一次大选中赢回胜利,尚待观察。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依然大权在握的将军们决定不走回头路。

c
caonuma
1 楼
\u6602\u5C71\u7D20\u5B63\u662F\u82F1\u56FD\u4EBA\uFF0C\u5C31\u4E0E\u5B59\u5927\u70AE\u662F\u7F8E\u56FD\u4EBA\u4E00\u6837
z
zhao917
2 楼
缅甸军人政变,背后是中共支持,所以唯独它不谴责,还阻碍联合国谴责。王毅上月11日访问缅甸,会见敏昂莱,称中国是缅甸的兄弟,但在会见昂山素季时却没有这样说。敏昂莱当时就对王毅说大选存在舞弊,暗示将采取行动。当今世界的很多混乱,背后都是中共,无论美国还是缅甸都是如此,中共不灭,世界不会太平,从疫情到缅甸政变历历在目,世人一定要看清。
A
ActRiot
3 楼
楼下说缅甸军事政变是中共支持的,有什么具体证据?还是你自己推断的?
m
mcsquare
4 楼
如果大部分人能抛弃私人利益,民主不是很难实现的。独裁者都是极端自私自利的害群之马。
采菊客
5 楼
现在民主就是大部分人欺负少数人的游戏。加上被大资本家利用,至少欧美民主也是一个笑话。
非资式分子
6 楼
“民主”不“民主”,唯一的标准是看对西方是否有利,有利了专制也是难兄难弟(如“民主”美国的好兄弟中东家天下),不利了“民主”也是“独裁”(比如伊朗、委内瑞拉等)。缅甸军人政变西方一个个道德婊地出来谴责,西方一手导演“阿拉伯之春”,可是西方自己忽悠出来的埃及民选政府被军事政变推翻了,西方官方和媒体却一概装聋作哑乐见其成,为什么?因为西方的挑拨离间演砸了,埃及民选出来的政府符合埃及民意却不符合西方上层的心意,埃及军政权专制复辟更符合西方“民主”婊的心意。西方势力集团(包括官学媒)反对的不是什么专制,更不是什么封建世袭(“自由世界”及其保护地是当今世袭家天下的最后天堂,西方人张口闭口毕恭毕敬地念叨“皇家”Royal,对世袭家天下的膜拜显然是溢于言表的),他们反对的只是有独立自主意识,想摆脱西方盘剥和控制的共和制国家。
一不做二不休
7 楼
看注册名就知道哪些是蝗虫,它们说的话直接略过楼下太认真还去问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