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松伶澄清婆媳矛盾:婆婆喜不喜欢我无所谓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15174 阅读
0 评论
腾讯新闻星里话

在接受《星里话》专访时,张铎陈松伶这对已经相识15年的夫妻,依然兴致勃勃地互怼,往返交锋多个回合。张铎吐槽妻子婚后变幸福肥,陈松伶则怼张铎乱用成语,在谈到对家中老人时,他们又出奇一致地竭力维护老人。这对夫妻的交流状态,既像是深谙彼此内心的老友,嬉笑之间又不乏甜蜜的暗流。

因为芒果TV热播的真人秀《婆婆和妈妈2》,这个小家的一举一动都被公众热议。但不同于网络上的喧嚣、节目中愈演愈烈的婆媳矛盾、陷入两难的丈夫、被万般嫌弃的媳妇,现实中,陈松伶与张铎的快乐是毫无掩饰的。

事实上,矛盾的确有过,磕磕绊绊也是真的,当事人并没有说谎。真实的相处全然不是外界那般糟糕的想象,陈松伶与婆婆相处非常愉快,她也并不是旁人构想的“苦情女主角”。提起婆婆,陈松伶的语气里就有止不住的宠溺和笑意,她非常乐意去保护婆婆的可爱及天真,“只要儿媳妇内心强大,老公懂得调和,婆婆就是你的宝贝,是可以宠着的公主,你就当多个孩子。”

正如他们自己所说,这些柴米油盐往往不值一提,“我们在大事上思想特别统一,至于小事就不要放大、不要过分解读。”陈松伶和张铎还有个共识,家庭里的很多事只关乎爱,和尊严、地位都无关,“家庭根本没地位可分的,谈不上失去自我。”



1、 节目幕后故事:15年婆媳相处引发热议 妈妈的心情像坐过山车

《星里话》:为什么愿意带妈妈上节目?

张铎:《婆婆和妈妈》这个节目,它的意义就是让中国更多的家庭可以过幸福和谐快乐的生活。还有一个更大的意义是,可以跟自己的老妈在这样一个真人秀里,把生活的点滴记录下来,我觉得再过20年,当父母不再是我们和死亡之间的屏障的时候,我们会有更多的美好的回忆,这是参加这个节目最大的意义。

《星里话》:你们预料到,婆媳相处会引发那么大争议吗?

张铎:我们拍一个剧集、参加真人秀,肯定还是希望它有影响的,婆媳关系这个话题本身就极具谈论度和关注度,所以引发争议是意料之中的。

陈松伶:这样一个话题本身就是有讨论度的,我们有心理建设,不怕去表现真实的生活。因为我们是中国家庭一个典型的缩影,代表部分家庭的情况。我代表一大群职业女性,张铎在丈夫和儿子的角色里又是怎么处理?拿来讨论是一定的,没讨论就不太对了,因为不可能和谐。

《星里话》:张铎对于上节目是什么态度?

张铎:如果粉饰一下家庭关系,我能弄得特美好、特和谐,这对我们家一点都不难。不过,“装”特别没劲。“真”是很可贵的,真实是我们的表达方式。节目里还是表现出我们家庭的实况、一些发生过的事。大家看过就会有反馈,那么结合生活中产生的智慧,会给路人很多参考,挺有意义的。

《星里话》:妈妈的态度呢?

陈松伶:我妈觉得终于找到观众,找到平台了。哎唷,她觉得自己已经“红了”。她真的有表演才能,而且不怯场。我的很多镜头,外界会说我很委屈什么的。其实不是的,我只是很惊讶,很多时候,我的嘴巴都掉下来了。她能放飞自我,有平台开心地表达自己,这是对她自我的释放。这很好,我替她开心。

《星里话》:她现实中是这么 “难搞”吗?

张铎综艺和纪录片不一样,综艺需要一些戏剧化的张力。我们一起生活快15年了,生活其实非常甜蜜,节目里展现的一些内容只是我们15年一起的生活里很小的一部分。

陈松伶:是的,有的事可能曾经发生过,但不会天天发生,甚至可能就一次。我和婆婆属于互相磨合,我对她说过:“你不要改变,还是做回自己。你就是这样的人,我也能接受你。”你说,她和我都这么大了,干嘛好像锅和火这样。现在反而被我们自己当成笑话,我们互相调侃。在家庭里互怼其实更爽,更开心。



陈松伶和婆婆在私下其实很亲密

《星里话》:最近人红是非多,妈妈是什么变化?

张铎:完全像坐过山车,心情每天跟着评论起伏。人家说她不好,她不高兴;人家说,有人找你拍广告,你现在有商单了,她又高兴了。她说,“我觉得录真人秀特别好,以后可以和你们一起出去拍戏了。”我说,“你就美吧你”。你这是录真人秀,大家人多,都服务着你,你要拍戏去到剧组谁管你啊。

陈松伶:她还直接和我公公说了,“你出去就当我助理”。

《星里话》:她会考虑开微博和网友交流吗?

张铎:没有。她现在一天微信都忙不过来,微信群造了20、30个,我们给她打电话、发微信,反射弧都变得特别慢。回消息都回不过来,还开微博呢!

2、节目热议点回应:婆媳早已磨合好,不让碰冰箱只是玩笑话

《星里话》:节目开始,妈妈要来之前,张铎和松松提到前事“一笔勾销”,具体指什么?

陈松伶:是指很多“磕磕碰碰”。像婆婆洗碗不用洗洁精,我觉得,哎呀不行啊,会很脏,留有很多污迹。包括我和张铎从恋爱到结婚,这个男人也有很多我需要和他“一笔勾销”的事。他整天穿我拖鞋,脚底像有个磁铁一样,吸在我的拖鞋上,已经成为生活中很大的问题。

《星里话》:磕磕碰碰里,包括不让婆婆碰冰箱吗?

陈松伶:其实是我们玩游戏,看她是什么反应。冰箱她经常用,而且每次爸妈一来的时候,基本上厨房都是他们在用,事实上是这样的。所以大家别太认真了,真的是游戏,我们只是想借这个说一个边界感的事。

张铎:为了展现边界感和“儿子的家是不是父母的家”这2个论点,要制作很多的环节,像贴这个贴,这个有剧情,就是这样。

《星里话》:网上有一种声音,说妈妈最大问题是因为太爱儿子,无法从儿子生活里退出,导致和小家庭之间的边界不清晰,从而引发问题。

张铎有的婆媳关系属于逢年过节见面,平时打个招呼。我们却是一年中起码有200天在一块。这也是松松跟我聊到的,她说,父母在不远游,她嫁到内地但妈妈在香港,不得已相处时间变少,但我在内地,应该和父母一起多交流。所以,我俩达成的共识是,在这种亲情的陪伴里,那些小的摩擦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陈松伶:不要把它当成很严重的问题。你不可能让母亲完全脱离儿子,这不可能的。她到死,儿子都永远是她的第一位。这肯定是的,不要违反这种天性,她会忍不住,就是希望粘着儿子,你就得退一步给她一个天空、一个游乐场满足她。我只要做到,她来了,我有应对方法。比如和妈妈说,不行,这个不可以。说yes or no是我的决定,这不是对她冷漠、对她不孝。这个要搞清楚,不能混淆。



左起:陈松伶、公公、婆婆、张铎

《星里话》:陈松伶跪地给婆婆穿鞋,被媒体感慨“努力讨好的样子让人心疼”。

张铎:写这东西就特别有意思。看图说话,可以写“松松家庭地位卑微”,但也可以写“松松很孝顺”。我理解媒体角度,这是工作需要。你写儿媳妇孝顺,没什么看头;写“儿媳妇卑微,在家快被打死了”,我一定得点进去看看。

陈松伶:家里根本没有地位可分的。我所受的教育告诉我,家庭恰恰要讲道理、把逻辑理顺,到社会上才不会吃亏。在外面可以和人家说地位、树立形象。但在家不要说这个,回到家,你可以为任何人服务。因为对方是你最爱的人,为爱的人,我做任何事都可以。我又不会失去自我,现在女性都应该这样。

张铎:我同意,在家不用讲地位。说女性没地位好像挺凄惨,说男性没地位,在我的认知里还是表扬呢。我就特别想你们写:“张铎在家没地位、特卑微”。你写这个就特好,把我放地下才好。



陈松伶跪地为婆婆穿鞋(节目画面)

《星里话》:也有网友质疑松松对婆婆太直了,总会想办法怼回来。

陈松伶:肯定会有我这种性格的女性,而且占大部分。也会有人觉得你不会讨好婆婆,或者说话太直,没照顾老人脆弱的心。我还是那句话,你不知道我家的事,我们家里的事我们最清楚。就是因为天天在一起,你需要特别特别客气吗?假客气?假和谐?可能是不需要的。

《星里话》:上节目后,婆媳关系有更融洽吗?

陈松伶:我们都一起15年了,该磨合的其实差不多都磨合好了。我的身份很明确,婆婆并不是我妈妈,但肯定是我很好的朋友、闺蜜,有什么事肯定会撑着我的。对她儿子更不用说,她那么爱她的儿子,这是我羡慕都来不及的。不需要太过矫情,说儿媳妇一定要把婆婆当成妈,那对彼此都有压力。

《星里话》:松松能否给广大媳妇支招婆媳相处之道?

陈松伶让婆婆做回她自己。婆婆可以喜欢你,也可以不喜欢你,这都无所谓。只要她对儿子好,爱儿子总比虐儿子好,儿媳妇不用对此太纠结。另一方,儿媳妇也要保持自我,这个人生是你自己的,儿媳妇做好跟丈夫的那一块就好了。

《星里话》:婆婆有为你俩做过哪些改变吗?

陈松伶:她有个很好的地方是,非常听她老公和儿子的话。他们对她说什么,她都会改,也愿意改。

张铎:我妈妈还是很能听取我们想法的。但其实没什么要去改的。改变是年轻人要做的事,终身学习或改变,挺违背人性的。你要学习、要过得好,那你扒层皮、破茧成蝶、脱胎换骨,才需要做这些事。父母都这个年纪了,不去强求他们。



3、真实相处:婆媳似闺蜜,陈松伶爱上东北菜变“肉松”

《星里话》:公婆的相处日常是怎样的?

陈松伶:她特别喜欢唇枪舌战,生活真的像演小品一样。我俩看婆婆和公公的生活,就好像买了免费票,在家就可以看他俩说相声,还是挺开心的。她有可爱一面的,对别的就不要太过认真。她所有事情都很容易翻篇。

《星里话》:陈松伶和张铎家人的实际相处又是怎样的?

张铎:家里有大事,她一定会站出来。妈妈说过,“松松做的好多事,还是让我挺感动的”。我爸爸当时得心脏病,她全程安排去香港做手术,类似的事情有很多。在大事上,大家思想特别统一,基本没有分歧,价值观、是非观都特别明确。至于小事,就全凭个人生活习惯、沟通方式和认知呗。

陈松伶:对,生活真的很婆婆妈妈。那些琐碎的摩擦不要放大,也不要过分解读,不要太认真。翻篇就很ok。

《星里话》:你为了迁就婆婆,从一个不吃蒜的人,变成能接受大蒜当礼物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陈松伶:我给你说个笑话,当年拍《血未冷》时,我刚认识张铎先生。拍戏的时候,我已经闻到一点点蒜味。然后下一场是拍吻戏,我还要求张先生:你可以不吃蒜吗?可想而知,我之前一点蒜都不碰,好像会死人的。

结婚头几年,一年365天几乎都和公婆在一起。那时我还不研究厨艺,都是他们煮饭,饭菜里有很多蒜。他们为了我,一道菜做两份,一份有蒜,一份没有。我觉得太辛苦了,到底不是长远之计,就想,不如尝试一下吧。然后到现在,我就变得离不开蒜了,觉得特别特别好吃。



张铎陈松伶全家福

《星里话》:为了融入家庭,还做过哪些改变?

陈松伶:没什么改变,还是挺保留自己性格。

张铎:增肥。

陈松伶:谢谢你。因为我对张家美食特别肯定,公公婆婆肯定也是劝吃的,儿子不吃,但儿媳妇得吃。结果我真吃,吃吃吃,结果吃上瘾了。我觉得红烧鱼、锅包肉什么的都特别好吃。就变成“肉松”了,广大观众千万不要怪我。

《星里话》:女演员的身材挺重要的,会担心变胖影响拍戏吗?

陈松伶:当然担心,所以我又很刻苦地去跑步。我是越来越喜感了,我的体形也越来越喜感。但你让我绝食不可能,你剥夺了我最大的乐趣。我不会为女演员身份去节食,我不会的,放心吧。我之后肯定是走喜剧路的。

4、夫妻恩爱秘诀:怎么打闹都不分开,最长不见面不超过两周

《星里话》:节目播出后,不少人夸赞张铎情商特别高,对妻子也很好,“度”把握地非常好。

陈松伶:他现在脾气真的很好,而且是越来越好。他已经知道,一个正常社会人的接受度在哪里,会循循善诱地去给母亲、给爸爸解释。我们的共同理念就是给父母最好的。我觉得张铎在40岁之后的那个成长,突然间让我觉得可以了,不是之前的脾气了。

《星里话》:脾气是怎么变好的?

张铎: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嘛。

陈松伶:你这是什么形容词啊!

张铎:这是句古语,只是经常被错用。30岁的男人要有狼性,要不服输,很努力,很有团队精神。到40岁就要有虎威,因为你的成熟度到了。

《星里话》:结婚多年,张铎夹在妻子和妈妈中间是什么感受?

陈松伶:他不容易。节目里我们玩过快问快答,当问到“谁最辛苦”,我们一致觉得是“张铎”。妈妈懂,我也懂。他在我们彼此文化差异那么大、南北方又那么极端的情况下,他要调和,中间做了很多功课,做很好的平衡。

他给妈妈和我都做了很多功课,也多亏他,我才更懂得跟我自己的父母相处,只是我的时间更紧迫,我爸爸去世,只剩妈妈,这个就是我的软肋。他双亲健在,我就更支持他善待父母。

张铎:不是我做得多好。其实是这些年,松松给予整个家庭的包容和付出是非常巨大的。另外,我妈妈对我们的表达方式和生活习惯,也给到很多理解。正因为她俩的努力,才让我看上去还很不错,这不是我凭一己之力可以做好的。



《星里话》:松松前半生历经大风大浪,在外界的描述中你总是非常惨,但你看上去又很乐观。

陈松伶:我现在的“乐天”并不是傻乎乎,而是因为我曾经千疮百孔。经历过很多不如意,我得出一个人生价值观,就是内心一定要强大。

张铎:生活中,你是要经历点事情。经历完这些,你还能堂堂正正站在这,就很乐观。

陈松伶:你应该心疼我一下,起码心疼十秒啊,真是的!

张铎:我就觉得特别牛!

陈松伶:确实,我已经很感恩了。一路上有太多帮过我的朋友,他们不断支撑着我走过来。所以没什么事情过不去的。那些家庭琐碎、婆媳之间的鸡毛蒜皮,只要儿媳妇内心强大、有懂得调和的老公,婆婆就是你的宝贝,是你可以宠着的公主,让她去发挥所想所做的,你就当多个孩子。

张铎我妈最愿意当公主。但她是公主梦,不是公主病。她整天和我老爸说,“我要活成公主那样,才能吸引到你这个王子”,给我爸整得贼肉麻。

《星里话》:你们婚姻的保鲜秘笈是什么?

陈松伶:只要不分开就可以。我还是说比较终极的问题,怎么打、怎么闹,咱们都不要分开。不能一不痛快就说走、说分开,这个就不对。我只有这个底线,我们可以打打闹闹,但一定要到老。

然后,如果在两地拍戏,我们尽量分开不超过两个礼拜。如果我超过一个月不见张铎,我还活得挺好的,有没有这个人都行,这很危险了。

张铎:这个标准是大家聊完之后定下来的。如果婚姻一定要靠什么方法保鲜,这算一个方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