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维族导游寻母未果 友人告知已获刑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7月27日 6点35分 PT
  返回列表
7434 阅读
2 评论
德国之声

西尔买买提几年前与母亲的合影

 

自2017年开始,上百万维吾尔人被新疆政府关进再教育营,数以百计的海外维吾尔人因此与家人失联。现居土耳其的西尔买买提过去两年,不断透过各种管道试图打听母亲的消息,而在与中国领事馆今年二月在一通电话中,得知母亲因违反中国法律,才被判五年徒刑。

加吾兰·西尔买买提来自新疆伊犁的霍城县,父母都是当地的公务员,弟弟大学毕业后也在霍城县当地就职。虽然全家人都留在霍城县,但西尔买买提却是一名土耳其的导游。

他自2011年起在土耳其的第一大城伊斯坦布尔担任导游,专门带中国旅游团参观当地景点。自从2011年到土耳其念大学后,他每年寒暑假都会回新疆探望家人。然而,从2018年1月起,他与家人失联后,便不敢再回中国。

过去几个月来,他为了能与失联的家人重新取得联系,开始在社群媒体上发起倡议活动,替失联超过两年的家人发声。

 


西尔买买提向德国之声表示,他认为母亲是因为2013年曾随着新疆当地政府核准的旅行团至土耳其旅游一周,并到伊斯坦布尔探望当时仍在读书的他,回去后先在2018年初被送进再教育营,接着被判刑五年。


 

在微信上被删除

西尔买买提告诉德国之声,他最后一次与父母用微信通话是2018年1月11日。当时通话过程都没有出现异状,母亲还说她再工作三个月便要正式退休。但是两天后,他便发现我母亲把他从微信删除,弟弟跟其他亲友也在接下来几天将他从微信删除。

西尔买买提说,他身边其他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朋友也在同时期陆续被中国国内的亲友从微信移除。他猜测大部分亲友这麽做的原因是被下令与国外的家人断绝联系,所以他下定决心要静静等待家人再次与他联系。

但一年过后,由于他的家人仍未用微信重新与他联系,他开始试图透过新疆当地的友人打探家人的消息。直到2019年12月,他才知道他的爸爸丶妈妈与弟弟都在2018年初被中国政府送进再教育营,而他爸爸与弟弟在2019年12月被释放,妈妈则是被当地政府以不明的罪名判刑五年。

多方叩问家人近况未果

西尔买买提向德国之声表示,他认为母亲是因为2013年曾随着新疆当地政府核准的旅行团至土耳其旅游一周,并到伊斯坦布尔探望当时仍在读书的他,回去后先在2018年初被送进再教育营,接着被判刑五年。

今年二月德国之声与多家国际媒体所独家获得的机密文件“墨玉名单”中,许多维吾尔人因至26个敏感国家旅游,而被关进再教育营或判刑,而土耳其便是其中一个敏感国家。西尔买买提担忧,他担忧母亲可能因2013年曾到过土耳其,而因此被判刑入狱。他说,他试图到中国驻伊斯坦布尔的领事馆寻求帮助,但是保安一开始拒绝让他进入领事馆。因此他回家用电话联系领事馆。

德国之声获得了该通电话的录音档。在电话当中,西尔买买提不断强调自己在伊斯坦布尔期间一直都念书兼当导游,从未参与过任何非法活动,他也强调此前政府称他曾在埃及与土耳其非法组织都是“胡诌的”。在通话中,西尔买买提得知了母亲被当地政府以恐怖活动相关罪名判刑五年。

使馆人员表示,他的母亲不是因为他才被关押:“你妈妈不是因为你才被关起来的。她是因为违反中国法律才被关的,国内告诉我们你的情况不是特别严重,但你妈可能是受别人影响或蛊惑,才会被关。你可以想一下出国以来可能哪里有做错,然后跟我们讲一下,这样国内可能会重新考虑你与家人联系的问题。”

 

西尔买买提说他最后一次与父母用微信通话是2018年1月11日。当时通话过程都没有出现异状,母亲还说她再工作三个月便要正式退休。但是两天后,他便发现我母亲把他从微信删除,弟弟跟其他亲友也在接下来几天将他从微信删除。

 


使馆人员也表示,至于他爸爸与弟弟都已经离开再教育营,之所以不与他联系只是因为他们不愿意。

西尔买买提气愤的在电话中强调,自2017年开始传出新疆政府将维吾尔人大量送进再教育营后,他从未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反华言论。在与家人失联后,他也仍然试着正常过自己的生活。直到他迟迟无法从中国政府方得知家人消息后,才决定透过媒体来公开家人被关进再教育营与被判刑的事。

使馆人员回应道:“我们这边也没掌握到你妈妈确切是以什麽罪名被判刑,但她可能是因‘协助恐怖活动’而被判刑。我相信国内这样判刑肯定都是有证据的,所以我认为你做什麽也无法更改她被判刑的事实。我建议你最好能把自己的情况解释清楚,我们可让国内看看让你跟你爸跟你弟弟联系。如果国内判断你这个人在土耳其干过很多不对的事,国内也不会愿意帮你的,你家人也不会愿意跟你联系。现在是你爸爸跟弟弟不愿意跟你联系。”

通话结束后,西尔买买提仍依领事馆人员建议,将2011年起的重要活动记录下来,寄给他们。邮件中也交代自己与家人的细节资讯、以及无法联络家人的实际情形。但是几周过后,西尔买买提迟迟未收到回复,因此他再以邮件联系中国外交部,但外交部也没有答复。

在各方叩问未果之后,西尔买买提开始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分享家人被送进再教育营与母亲被判刑五年的事情。

今年五月的一通电话中,中国驻安卡拉大使馆的人员告诉西尔买买提,因新疆以前“发生过一些不太好的事,”中国政府必须采取各种措施,但这几年当地情况已“逐渐恢复正常”。

使馆人员在录音档中说:“以后与家人联系跟回国探亲都会慢慢正常化,它是有一个过程的。如果我们一有消息的话,一定立即给您打电话。”

除了不断联系中国驻土耳其的各使馆与中国外交部外,西尔买买提也在网路上串连在全球其他地区与家人失联的维吾尔人,一起在今年母亲节时,发起名为“释放维吾尔母亲”的倡议行动,在影片中放出他们母亲的片段,并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他们的母亲。

父亲的来电

今年六月,他突然接到一通从家乡打来的电话,他认出是他父亲的声音。父亲问了他的近况,而他也询问了爸爸与弟弟的身体状况。他的爸爸提到,母亲仍被关押在再教育营。当他想了解更多细节时,他爸爸便反问他有没有跟一些组织联系,更质疑他为何不好好学习。他在和弟弟和叔叔通话时,他们也要求他好好学习。

他感到困惑,为何家人在失联两年多后与他首次联系,都是要他停止一切活动,并好好念书。他告诉德国之声:“我认为他们希望我停止为我母亲奋斗与替家人发声,但我的信念却告诉我我必须继续奋斗。我告诉我父亲与安全局的人,为了救我母亲,我不会停止的。”

德国之声致电中国驻伊斯坦布尔的领事馆与安卡拉的大使馆,试图询问关于西尔买买提母亲的案件,但都未能得到任何答复。

百家争鸣2012
1 楼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认为他们希望我停止为我母亲奋斗与替家人发声,但我的信念却告诉我我必须继续奋斗。我告诉我父亲与安全局的人,为了救我母亲,我不会停止的。” ------------------------- 不用看是已经参加了一些组织。所谓的导游,只是其中一个身份而已。
东坡学士
2 楼
无论是他母亲还是他本人,看起来已经很像汉族人。说明祖上和汉族人通婚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