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热文: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4日 10点28分 PT
  返回列表
56037 阅读
62 评论
徐贲



 


  米尔顿·迈耶的《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是一本写作于1950年代,于1966年再版的老书,作者在书里记录了他于二战后与10位德国纳粹“小人物”的交谈和交往。读中译本,对书中小人物的自我意识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们以为自己是自由的,便是这种自我意识的一部分。

  这10位德国人之所以是“小人物”,不仅因为他们都很平凡,地位低下,见识不高,而且更因为他们时时都觉得自己是小人物,永远在用小人物的眼光打量他们的生活世界。对身边周围发生的事情,他们满足于小人物的理解,如果他们有所期待,那也是安分守己,与小人物身份相符的期待。他们是凭着小人物“常识”生活的人——什么安全、什么危险、什么对自己有好处、可以或不可以期待什么好处、该与谁亲近或疏远、如何摆正与元首和党的关系,等等。他们对纳粹统治的认识囿于常识,并不认为纳粹极权统治有什么不好,更不觉得它有什么邪恶,他们是“活得较为舒服”的小人物。

  然而,迈耶的记录同时又让我们看到,这些小人物的“常识”其实是分裂的。一方面,他们满足于纳粹统治带给他们的物质利益甚至某些自由;另一方面,他们对身边的某些事情也会有“不对劲”的感觉。不过,由于他们的自我感觉始终在提醒自己不过是小人物,所以不对劲的感觉并不太搅扰他们。他们反而会疑心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对劲或弄错了的地方。知足长乐和守住本分使得他们能像他们的小人物邻居、熟人一样,安安稳稳地过那种他们认为“还不算太坏”的生活。

  一、“自由服从”的小人物

  在这10位小人物中,有一位希尔德布兰特先生,是一位教师,“在社区里有那么一点儿重要地位”,他也和那些当裁缝的、做木匠和面包师的、收账员、高中生、失业的银行职员、警察一样,一再地说“我们是小人物”。在希特勒统治时期,教师享有特殊的社会地位,他们是最配合纳粹的职业人群,至少公开的表现是如此。许多教师以前是社会民主党人,摇身一变就成了纳粹党人,当时流行这样一个挖苦教师的段子:“什么是最短的时间单位?答案是,‘教师改变政治忠诚所需要的时间’。”使教师变成纳粹党的人,变成听从党使唤并致力于在学校里从事党国教育事业的党民,这是纳粹实现党国主义教育一个重要条件。

  这10个人中,教师希尔德布兰是最有知识的,他是唯一了解非纳粹式民主的。但是,他也还是同其他9人一样无法摆脱纳粹的思想影响。迈耶记叙道,“甚至他在那时也相信,而且现在仍然认为纳粹主义纲领和实践的一部分属于‘民主的一部分’。其他9个人,正派、勤劳、智力平常和诚实的9个人,他们不知道1933年到1945年之间的纳粹主义是邪恶的。现在他们也不了解它。他们曾了解到或现在知道的纳粹主义,和我们曾经了解到和现在知道的不一样。他们生活在它的统治之下,服务于它,更确切地说是创造了它。”

  小人物是一个自愿服从者的社会角色,小人物的心态使他们有了服从精英(“大人物”)领导的充分理由。“当‘大人物们’,比如兴登堡(Hindenburg)们、诺伊拉特(Neu-raths)们、沙赫特(Schacht)们,甚至是霍亨索伦(Hohenzollern)们都接受了纳粹主义,那么,小人物们就有了正当和充分的理由接受它。西蒙先生,即那位收账员说道,‘对他们来说是足够正当的事物,对我们而言当然也是足够正当的事物。’”正因为他们的服从是自愿的,他们以为自己是自由的。

  小人物是凭常识生活的人,“他们思考的不是那些非凡的事物,而是他们日常生活范围内眼见的事物。”决定他们政治态度的是对衣食住行的平常需求。他们不是不知道纳粹和希特勒实行的是一种独裁统治,可那又怎么样呢?“一种独裁统治?是的,当然是一种独裁统治,像我们父母知道的那些传说中‘黄金时代’的统治一样。……极权统治?那是胡说八道。”面包师韦德金德说:他相信国家社会主义(纳粹)是“因为它承诺解决失业问题。而且它做到了。”他也承认自己从未想象到它会导致的后果,“没有人会想象得到。”

  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他们确实从纳粹统治得到了“实惠”,“现在,他们回顾过去仍然……把纳粹时期视为他们生命中的最好时期;人们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有工作和保障,孩子们有夏令营。……当家庭的事情变得更好,有稳定工作时,一位丈夫或父亲还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吗?”只要日子过好了,他们对外国人怎么评价德国发生的事情不感兴趣,这10位德国人中有9位不曾去过国外游历(战争期间除外);他们不了解外国人,也没有阅读过外国报刊杂志。“在收听外国广播合法时,他们不曾收听过;当不合法时,他们也没收听过。……他们对外部世界没有兴趣。”他们关心的只是如何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元首和他的党都需要普通人的小人物意识来集聚自己的政治力量,因此,希特勒总是在贬低或诋毁大人物,造大人物的反,显示只有他才是小人物的代表和救星。普通德国人都觉得元首本人也和他们一样曾经是小人物,10位小人物都同意,“元首在贬低大人物的同时,提升了小人物的地位。为争取选票而哗众取宠的持民主立场的政客和表现得过度亲民的人们做着同样的事,但如果由一位专制的统治者来做,就会更为有效。”因此,他们认为,纳粹是“人民的政党”,而且是“民主的实践”。这是纳粹统治的群众基础,“群众的重要性在于如下事实:上帝……创造了数量庞大的他们。在一个有着7000万人口的国家中,他们的人数超过了6900万。他们是纳粹分子,他们是小人物。”

  希特勒是小人物心目中的当然领袖,这也是他们的政治常识,迈耶记叙说,“甚至在今天,我的10位朋友中也没人把道德邪恶归因于希特勒,尽管他们大部分人(事后)都认为他犯了即使他们自己在当时也可能犯的致命的战略性错误。”希特勒的最大错误在于用人不当和受坏人蒙骗,“他最大的错误是对顾问的挑选——他们都假惺惺地称颂元首轻信和忠诚的德性”。小人物是用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来理解希特勒与自己的关系的。迈耶透视了这种常识的本质,“我们把我们的信念确定在一位父亲式的人物身上……我们必须确保信念的稳定性,直到有不可宽恕的错误(一位父亲、母亲……的什么错误是不可宽恕的呢?)瞬间且彻底地摧毁了他。”对于小人物来说,摧毁伟大领袖就像摧毁自己的父母一样不可思议,完全在他们的理解力所能企达的常识之外。这是因为,伟大领袖“这个人物代表了我们自己的最好自我;那是我们自己想成为的样子,而且通过认同作用,我们自己就成了那个样子。除了要销毁不可宽恕之错误的证据外,任何对该人物的放弃都是在暗示自我有罪,都是对一个人的最好的和未实现的自我的自我控诉。”

  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说,是人出于自己的需要,按自己的本质创造了神,这话更确切地适用于小人物心目中的伟大领袖,即使在领袖给小人物带来了无穷灾难以后,他们仍然会给他建纪念堂、树雕像或是修供奉的庙宇。不仅是小人物,就连有些学者也对领袖有这样的心理需要。迈耶的一位德国学者朋友对他说,“独裁统治和它形成的整个过程,在很大程度上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生活在这样一个历程之中,人们绝对不可能注意到独裁统治……除非一个人的政治意识和敏锐性比起我们大多数人高出许多。”不幸的是,绝大多数人(包括许多学者)的政治意识和敏锐性都只是停留在普通人的常识水平上。

  二、小人物的选择性关注

  但是,身为小人物的德国人也有因为常识而感到某些地方“不对劲”的时候。他们都知道,到别人的店铺里去抢东西,不管是谁开的店铺,都是不对的,不是因为法律这么规定,而是因为人们有“人同此心”的常识良心。这就像“文革”时的打砸抢,尽管对象是“坏人”,初干这种事的人还是会觉得良心不安。迈耶提到了这样一则报道,一群孩子在从一家店玻璃被砸的犹太人的糖果店中搬运几大袋糖果,而一群成年人,包括一些孩子的父母(也包括穿着褐色衫围成了一圈的冲锋队队员)站在一边看着,“有一位老人,一位‘雅利安’老人走了过来。他看着这些举动,而后转向了父母们并对他们说:‘你们以为你们是在损害犹太人。你们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啊。你们是在教孩子们偷盗。’那位老人走开了,父母们冲入人群,从孩子们的手中拍掉糖果,拖着哭闹的他们离开了。”不仅抢人店铺的行为有悖常理,有责任制止却站在一边袖手旁观的也同样有悖常理,小人物未必有“国家暴力”的观念,但看到“冲锋队队员只是站在那儿,没有进行干预”,不能不有本能的不安和“不对劲”的感觉。

  小人物对小事远比对大事敏感,他们可以用经验常识去感知和把握小事,而对大事却无法如此。小人物对周围事件选择性地关注,柴米油盐、名人绯闻比公民权利遭受侵犯更受关注,在德国和许多其他国家都是这样。他们对空气污染,物价上涨,食品不安全感到的不安总是大大超过被破坏的法治秩序和被侵犯的公民权利。而且,只要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算他们对某些事情觉得不对劲,也很容易接受政府提供的说法,或者故意装作没看见。德国人对“非我族类”的犹太人也是如此。普通人能感觉不对劲的都是局部的“小措施”,“除非一个人从一开始就超然于整个过程,除非一个人能够从本质上理解整个事态,否则,所有这些爱国的德国人不可能憎恶的‘小措施’,总有一天会发挥主导作用,总有一天它会骑到人们的头上。”常言道,人没有前后眼,大事一点一点发生时,一般人是无法察觉的。就算他们有所察觉,他们也会对自己说,“也许事情不会变得那么糟”。

  普通人,包括受过高等教育的普通人,都是没有前后眼的。迈耶的德国学者朋友对他说,“我多次思考如下这一对格言——‘抗拒开始(Principiis obsta)’和‘考虑结局(Finem respice)’。但是一个人必须要能够预见到结局,他才能去抗拒开始。但一个普通人,甚至一个非凡之人,他又如何做到这一点呢?在这些事态发展到极端之前,它们没有发生变化,但它们也许会发生变化。每个人都指望着那个‘也许’。”用“也许”来考虑问题是心存侥幸的小人物习惯的一种选择。

  普通人凭借常识本能,害怕自己与别人在想法或行为上有什么不同,害怕言行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这种害怕来自“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它不是有所减少,而是增加了。在外面、在街上、在普通的社区里,‘每个人’都很开心。一个人听不到抗议声,显然也看不到任何抗议。”人们在私下聊天会说,“还不算太坏”,“你都看到了”,或者“你是杞人忧天啊。”盛世景象使人们选择将害怕隐藏在心里。

  他们并不知道,还有许多别人也像他们一样,“到处都在宣传新秩序的所有恩惠,这影响和打动了‘每个人’。也存在着恐怖,但没有地方公告这些恐怖,它们就没有影响到‘任何人’。”由于希特勒政权并不像对犹太人那样迫害雅利安人,所以普通德国人觉得“除了开会和纳税之外,他们没有被强迫做更多的事;他们认为服兵役、当秘密警察和定量配给是理所当然的(谁不这样认为呢?)”。既然如此,“服务于专制政权是自然的和非常明智的”,而专制政权对“那些想有一份工作、一所住宅”的人们有一些要求,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于是,接受专制的现实便似乎成了一种理想的自由选择。

  极权统治的“实惠”(给谁和不给谁)成为操控普通人“自由选择”的无形之手。即使没有人威胁他们必须有所选择,他们也还是自愿选择不做那些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选择。由于这种“自由”的非自由选择,常识失去了主导选择的作用。迈耶就此写道,“进行选择的的基本要素是常识,但压力下的人最快失去的恰恰就是常识,因为他们与正常的境况隔绝了。人们受到的挤压越猛烈,他们就越难进行推断。事实上,他们往往会变成不讲道理的人;因为讲道理是属于这个世界范围内的理智,而‘皮奥里亚’处于这个世界之外。”皮奥里亚成为纳粹第三帝国和其他集权专制帝国的象征。

  三、常识不能自动对抗专制

  “皮奥里亚”(Peoria)是一座为了对抗最可怕的纷争而建立的专制城市,建城者的后代(如“某二代”)为了对抗在他们心目中抹不掉的纷争和威胁,会把它传承下去,他们要维护“一个新的皮奥里亚,一个更伟大的皮奥里亚,一个千年的皮奥里亚。世界将会盛传它那亘古不朽的声名,会拜倒在它高耸入云的塔楼前。皮奥里亚会成为人类的典范。”“皮奥里亚”成为一个象征,每一个以敌情观念和筑墙方式建立起来的意识形态堡垒都是一个皮奥里亚,它害怕战争,但却需要敌人。在它精美的高塔中,“理论被设计成最宏大的秩序和最庞大的复杂体,这些理论要求只承认它们形成于其中的各种非世界性和理念”,结果是,居住在里面的人们,他们被政府欺世盗名的陈词滥调给灌醉,如迈耶所说,他们“总的智力水平下降了”。

  迈耶记录的小人物常识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常识是否可以在“皮奥里亚”之城里真的提升人们总的智力水平。常识也许是有破除假象、坚持真实和真相的作用,但是。常识也是很容易被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的。所谓常识,应该是指那些能够不证自明,可以不言而喻,直至众所周知,最终心领神会的日常观念。观念是一个学习与接受的过程,观念无法自动进入人的头脑和想法中去,需要通过经验或教育来逐渐形成。如果某些观念不能从日常生活的直接经验中习得,那就不妨从他人那里借用过来,其中的知识越普及,观念就越可能以“正确看法”的形式变成常识。

  常识在中国公共生活中的作用是暧昧而且矛盾的。常识并不一定是推动社会改革的知识力量,因此不宜过分推崇。常识是人的生存环境的产物,是社会文化(包括政治文化)的一部分,不同国家里普通人的常识内容和作用会有很大的不同。常识不是人天生头脑里就有的。一般的常识之所以是常识,是因为那是民众早就在日常的利害关系中知道了的。常识有时能让人头脑清醒,不容易被花哨的说辞欺骗,但常识并不会因此引发反抗的行为。生存环境能决定人选择怎样的常识,给哪种常识以优先考量。例如,常识能让人看到社会里的许多腐败和虚假,不相信那些虚伪的歌功颂德之辞。但是,知道跟有钱有势者的腐败、虚假过不去,是要吃亏的,这也是常识。这两种常识是相互抵消的。后一种常识甚至还会更占上风,因为凡是有常识的,都特别清楚自己的生存需要,做人要圆滑识相、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样才能安身立命、左右逢源。为了明哲保身,更不能强出头或者以卵击石。美国作家尼文(Larry Niven)挖苦常识道:“常识就是,A,不要朝持枪者扔大便,B,也不要站在朝持枪者扔大便的人旁边。”

  在1933年以后的德国,普通人的常识一点一点地变成了帮助他们适应而不是不满和抵制现实的知识。常识具有一般人不易想象的自我调整能力,如果一件事情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与常识抵牾,那么常识可能不接受它。但是,如果事情慢慢变化,那么常识便会忽略细小变化的严重性。这在纳粹德国和别的地方都是有先例的,“如果这整个政权的最后和最恶劣的行径是在他们最初和最轻微的行径之后马上就发生了的话,是足以令数千人甚至令几百万人感到震惊——让我们假设,1943年用毒气杀死犹太人这次事件,紧接着发生在1933年那件把‘德国人商铺’的标签贴在非犹太人店铺的窗户上之后。可是事情当然不是这样发生的。在这两件事之间共发生过数百个小步骤,有些根本无从察觉,每个小步骤都让你做好准备,不会被下一个小步骤震住。步骤C并不比步骤B坏很多,而且,您没有在发生步骤B的时候进行抵抗,那为什么要在步骤C的时候这样做呢?于是接下来是步骤D。”

  我们需要有人像迈耶那样为我们写一本记录普通人常识和小人物自我意识变化的微型社会学历史。这样的历史可以让我们看到,“生活是一个连贯的过程,一个流动的东西,根本不是一系列动作和事件的组合体。生活流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裹挟着您,而您这边完全不费任何力气。在这个新的层次,您生活着,您每天都活得较为舒服,您有了新的道德观和新的信条。您已经接受了您五年前或一年前无法接受的那些事情,您已经接受了那些您的父辈——即使是在德国——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在我们“每天都活得较为舒服”的生活里,不是也已经有了太多我们的前人所无法想象的事情吗?

总是我
1 楼
“岁月静好“婊。
体制内
2 楼
内地的思想比城里污毛的思想还开放
M
MovingTarget
3 楼
这讲的故事似曾相识 难道不是穿黑衣的勇武青年和边上不割席的和理非吗? ————- 迈耶提到了这样一则报道,一群孩子在从一家店玻璃被砸的犹太人的糖果店中搬运几大袋糖果,而一群成年人,包括一些孩子的父母(也包括穿着褐色衫围成了一圈的冲锋队队员)站在一边看着,“有一位老人,一位‘雅利安’老人走了过来。他看着这些举动,而后转向了父母们并对他们说:‘你们以为你们是在损害犹太人。你们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啊。你们是在教孩子们偷盗。’那位老人走开了,父母们冲入人群,从孩子们的手中拍掉糖果,拖着哭闹的他们离开了。”不仅抢人店铺的行为有悖常理,有责任制止却站在一边袖手旁观的也同样有悖常理,小人物未必有“国家暴力”的观念,但看到“冲锋队队员只是站在那儿,没有进行干预”,不能不有本能的不安和“不对劲”的感觉。
M
MovingTarget
4 楼
当黑衣的港青吟唱着“荣光归香港”的歌曲在街头砸烂中资机构的玻璃门窗的时候,有多少和理非的港人正因为如此神圣而优美的旋律而打动? 大家有没有觉得内心深处的不对劲与不和谐?
t
true?
5 楼
美国人也是这样,以为自己是自由的,其实不过是被深度洗脑的。相对来说中国人由于对政府和党的宣传的高度怀疑,以及竭力翻墙了解外面的世界,被洗脑的程度反而低很多。
M
MovingTarget
6 楼
有多少和理非觉得为了一个崇高的口号,作一点小恶是无伤大雅的?
风行线线
7 楼
这些垃圾公知的垃圾文章,千篇一律。
漫步无锡
8 楼
遗之美好,以为劳其志 关爱健康远离公知
R
ReddieC
9 楼
是的是的,所以中共才是反纳粹的好政府 吗? 没错,香港年轻人的确有不少不是很理智,但请先想想他们为的是什么?反抗的是什么?谁种的因?种的什么因? 只看表面的话,那你说当年在美国反越战的年轻人也是纳粹吗? 你头上那东西不止能拿来看事情的表现,还能去思考一下,因果关系。 另外说到翻墙,请问一下你知道翻墙的人数比例是多少吗?幸存者偏差会让你以为这个基数很大。但中共根本不在乎你翻墙与否,在乎的只是这个翻墙成本问题,如果你能看到,那说明,你根本不是他的目标受众。(去看看D8那些为国出征的人吧,翻了墙爱国,真是魔幻) 革命需要的是广大群众阶层,如果你能看到,恭喜你应该属于中产,他不在乎,因为你没力量。
E
EmpStar
10 楼
纳粹有什么不好呢,文革又有什么不好呢。多数人都很开心的好不啦。
l
llarry
11 楼
德国人作为一个民族,确实很有问题的。英法等国到了二十世纪应该不会出大独裁者。
红尘道士
12 楼
美国人人是自由的,主动的去种族灭绝印第安人和奴隶黑人
锦川
13 楼
猪圈里的人又有多少会看和看得懂这篇文章呢?
g
gHermione
14 楼
多数人开心就能随意损害少数人的利益?有这种思维中国有为青年真是让人不寒而栗。照此看来,学校里糟欺凌的少数学生没什么值得同情的,只要多数同学开心就行。不知你或者你的家人糟欺凌时,你还会这么想不。
宝宝抱抱
15 楼
小人物不管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小人物,而且不论在仼何时代,99.9%的人只能做为一个小人物存在着。改变历史进程的只有一小部分被命运推到前台的人。 中国正在经历着几百年未曾有过的太平年代,谁愿意去做炮灰,做乱世人?过饥寒交迫的日子?
宝宝抱抱
16 楼
你可以指责中国人宁愿做被圈养的猪,那你先让自己挨冻受饿几天再来评价中国人的选择。当你饿着肚子时,其他任何东西,价值观 ,自尊都不如一块面包。 况且中国人过的很开心,不劳外人操心
M
MovingTarget
17 楼
问得好,只看表面的话,港青追求的是自由,如果不自由大家应该去流血。 反抗的是剥夺了香港自由的共产党。 But wait a minute, freedom? What freedom? ——— 没错,香港年轻人的确有不少不是很理智,但请先想想他们为的是什么?反抗的是什么?谁种的因?种的什么因? 只看表面的话,那你说当年在美国反越战的年轻人也是纳粹吗?
宝宝抱抱
18 楼
况且,你以为西方人推行民主真是为中国人好?哈哈哈哈哈,他们巴不得中国四分五裂,连年战乱,饥荒,从此少了一个拌脚石。他们才不在乎生灵涂碳,饿殍遍野,远的例子太多,近看香港。
y
yumidiie
19 楼
这简直就是在给污毛狗画像啊,哈哈
退
退隐老妖
20 楼
长期愚民教育自己的国民的国家必然产生广泛的愚昧群众。德国在工业革命之前开始了军国主义洗脑,之后国家强盛,人民愚昧忠诚,成为木偶傀儡。法西斯在德国的基础绝不只是希特勒培植的。
宝宝抱抱
21 楼
你们生活在国外却一心只恨为什么沒人为了你口中的民主自由而流血牺牲……做炮灰 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在意你梦想中的民主自由,何不投身其中象孙中山一样回国发动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 如果不愿意,那就请闭嘴! 你无权要求别人为了你所谓的梦想而流血 你无权对别人的生活指手划脚 你荒谬地认为别人不抗争是因为不懂你所谓的民主自由 你可以站在你梦想中的高山,对天武剑 自以为站在了世界的顶端 真正的小丑内心充满了自以为是的英雄主义 唯一的工具是你手中的键盘 唯一的精神支柱是不顾真相地自以为是, 当你怜悯地俯视众生 你得到的是14亿双白眼
龍是普通人
22 楼
但印第安人拯救了美国
龍是普通人
23 楼
共党的人民,只会是邪恶的工具
龍是普通人
24 楼
美国人的爱是印第安人的
朗姆加冰
25 楼
区分小人物的好文
c
ctrls
26 楼
美国也正发生同样的事情。川粉越来越像冲锋队了。
弟兄
27 楼
上帝給人的锁镣使人得自由,神所受的鞭傷使人得醫治,耶蘇的被杀害使世人得永生。
弟兄
28 楼
大都会博物馆正在进行马可西米利安一世的盔甲展览,那就是德国人的前世今生
b
braker999
29 楼
哈哈,反华势力这两个星期发起的新一轮对中国人的洗脑攻击,但这些公知的智商啊,实在不敢恭维。譬如这文吧,最基本的科学逻辑就需要证明这些论点和论据都必须是某些国家特有的才有对比意义。但不巧的是,文中这所谓的论点和论据是历史上所有大国都必有的啊,美国也跑不了。那有些脑袋的普通中国人只要问一句:美国人的历史不也是一样的盲目跟从的历史吗?然后这洗路文就变成一个笑话了。
枫红满山
30 楼
美英在操纵港毒的同时,要求自己的媒体必须挺毒。但是他们自己国内发生这样对事却毫不留情的暴力绞杀,看看占领华尔街就知道了。这就是鸡头的牌坊价值,地球人都知道!至于公知,他们充分体现了中国社会是真正的民主体制,否则象西资控制下的国家它们不仅不能活得滋润,且有性命之忧。
瞎扯淡
31 楼
恶毒攻击我党的终身集中制。
凉糖
32 楼
这文章是想要提醒国人不要太信任中国政府吗? 觉得这文章同样适用于外国政府哦
e
elfen2299
33 楼
伍毛底牌之一不过是“西方一切都是坏的,都是反中的” 这种五十年代的洗脑模式,现在没什么用的 长剑大概是最先被逼到说出“民主都是骗人,自由都是鬼话,选举都是表演,媒体都被控制,民主的一百多个国家,几十亿人都被骗了”这类胡话的 所以说,伍毛对推动讨论还是有价值的
e
elfen2299
34 楼
楼下那个宝宝抱抱,又是一个新长剑 按他/她的逻辑,奴隶制也不用废掉了,只要奴隶主不让奴隶挨饿受冻就好。 大家也全都闭嘴好了,只有像孙中山那样革命是可以的(香港人真的上街他肯定又不这么说了)
咱中国人
35 楼
“当你怜悯地俯视众生 你得到的是14亿双白眼”_____送给elfen2299.
西
西游子
36 楼
连上个学上个街都要担心被枪击,还自由个屁!
红彤彤的月亮
37 楼
德国人最后都成了炮灰了,最后和盟军打仗的都是十几岁的男孩子。这就是报应,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而已
总是我
38 楼
宝宝抱抱 发表评论于 2019-11-03 02:44:24 ————————————— 猪也是这么想的。
C
Cathy_Bay
39 楼
有些人说的没错,我们没人敢学孙先生回国去发起一场革命, 因为我们也是小人物,我只在乎我的生活自由自在, 根本不在乎你的生活是怎样的,最多只评论几句,让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至于你给白眼或红眼更没人在乎。如果某些话让你不爽了,只能说明潜意识里你明白,却不敢承认,所以才会被激怒。另外在这个地方, 你有什么资格让任何人闭嘴?
总是我
40 楼
当你认为被剥夺自由成为吃饱饭的必要条件,你就跟猪没有两样。因为只有猪才会因为不被关进圈里而挨冻受饿。 说得直白点,你以为只有共产党才能让你吃饱饭???
t
thrawn
41 楼
只有无政府的极端民主才有绝对自由。自由是政府用法律给的,不管是一党独大还是民主。
p
pconline
42 楼
党拥有真理,一尊拥有党
z
zzbb-bzbz
43 楼
文明是以限制个人自由为前提的,只有黑社会才整天叫嚣自由
总是我
44 楼
braker999 发表评论于 2019-11-03 04:14:18 哈哈,反华势力这两个星期发起的新一轮对中国人的洗脑攻击,但这些公知的智商啊,实在不敢恭维。譬如这文吧,最基本的科学逻辑就需要证明这些论点和论据都必须是某些国家特有的才有对比意义。但不巧的是,文中这所谓的论点和论据是历史上所有大国都必有的啊,美国也跑不了。那有些脑袋的普通中国人只要问一句:美国人的历史不也是一样的盲目跟从的历史吗?然后这洗路文就变成一个笑话了。 ————————————— 你后半段说的我完全同意,这的确也适用于美国,尤是适用于具有大国沙文主义,白人至上的美国人。但你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一篇专门针对中国人的洗脑文章,有被迫害妄想症之嫌。 为什么不把眼界放开阔点,而总是被中西方对立的局面所左右呢?
总是我
45 楼
粉红们明明跟那些maga的美国右翼分子是一类货色,却认为对方是可耻的而自己是光荣的,这是不会换位思考的结果。
西
西游子
46 楼
民主枪下死, 做鬼也自由!
西
西游子
47 楼
狗梁口中的自由就是上学被突突的自由、上街被抢劫的自由
又一农
48 楼
自由当然好,但若换来的只是可以自由的骂总统,而不能自由的骂暴徒,甚至不能自由的逛街,那还是免了吧。
W
WOLF2014
49 楼
一帮五猫在狂吠。
W
WOLF2014
50 楼
文学城已升级为五猫基地。
实话100
51 楼
世界上最不自由的是朝鲜。楼下那些反自由的有几个愿意移民朝鲜?
慢慢想想
52 楼
此文读起来并不是针对哪一个国家,哪一群人,而是基本上大多数低智商民粹吧!
西
西游子
53 楼
狼抗议农夫:你们用羊圈把羊圈禁起来,剥夺了羊的自由
西
西游子
54 楼
所谓现代人衣食住行都靠资本豢养,谈何自由?还比不上一个自给自足的老农。没有独立就没有自由。
兔比兰伯王
55 楼
咱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2019-11-03 06:47:52 “当你怜悯地俯视众生 你得到的是14亿双白眼”_____送给elfen2299. ---------------------- 13.98亿双白眼,总有些人,宽厚点,不和他一般计较!
兔比兰伯王
56 楼
宝宝抱抱 发表评论于 2019-11-03 02:44:24 你们生活在国外却一心只恨为什么沒人为了你口中的民主自由而流血牺牲……做炮灰 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在意你梦想中的民主自由,何不投身其中象孙中山一样回国发动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 如果不愿意,那就请闭嘴! 你无权要求别人为了你所谓的梦想而流血 你无权对别人的生活指手划脚 你荒谬地认为别人不抗争是因为不懂你所谓的民主自由 你可以站在你梦想中的高山,对天武剑 自以为站在了世界的顶端 真正的小丑内心充满了自以为是的英雄主义 唯一的工具是你手中的键盘 唯一的精神支柱是不顾真相地自以为是, 当你怜悯地俯视众生 你得到的是14亿双白眼 -------------------------------------- 说的很好!
兔比兰伯王
57 楼
如果有个老教授和我说自由民主法制,我很感激他 但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商业竞争对手,特别还有几个商业纠纷还在上法庭, 他跑到门口讲民主自由法制,他是为了我的自由吗?
西
西游子
58 楼
如果中国做的让对手暴跳如雷,那证明中国做对了
l
lifecycle1
59 楼
大凡拿着14亿人民说是的人都要反省一下自己的脑回路是不是短路了? 中国有很多不同的民族,语言,还有不同用的人群,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有教育的,有没教育的,还有不同的亿人都去做同一件事情,比如,翻白眼 现在是该多看看二战发生的事情了,还有文革的事情,很多事情再重演
l
lifecycle1
60 楼
大凡拿着14亿人民说事的人都要反省一下自己的脑子是不是短路了? 中国有很多不同的民族,语言,还有不同的人群,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有教育的,有没教育的,还有不同的政治观念。。。 让14亿人都去做同一件事情是不可能的,比如,翻白眼 现在是该多看看二战发生的事情了,还有文革的事情,很多事情在重演
x
xiaoc288
61 楼
任何自由只要跟金钱捆绑在一起,就不是真正的自由。 想想美帝,每年有70%的人被迫认罪,以避免诉讼,就明白为啥天朝老百姓对你们那一套不感冒了。
非否
62 楼
欠教育的小人物是独裁者的好帮凶,因此疯骗子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