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式英语”走进牛津词典?汉语拼音立大功(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3月7日 21点40分 PT
  返回列表
21425 阅读
13 评论
观察者网

  你好(Nihao),来份饺子(Jiaozi)!可以用人民币(Renminbi)或者刷支付宝(Zhifubao)吗?如今,在英语圈国家,这些话咱直接用汉语说出来可能也好使了!

  



  中国外文局2月发布的《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中说:汉语拼音实施60多年来,以此为载体进入英语话语体系的中文词汇不断增加,甚至已经成为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过去被翻译成英文的中国词现在被汉语拼音替代。比如饺子,还记得小时候英语老师教这个词必须说成dumpling,现在直接说Jiaozi就行!

  不信?去最新版的《牛津英语词典》找找看,有没有Jiaozi这个词条。

  此次调研发现的另一特点是,中国经济、科技发展带动了世界经济与科技话语的创新。

  报告列举了海外认知度最高的100个中国词汇。榜单中,共有15个经济科技类词汇入选。

  其中,元人民币跻身榜单前十位,且已被收录进《牛津英语词典》。

  红包支付宝网购等因移动支付技术发展而产生的新兴词汇在年轻群体中有较高的认知度。

  



  报告说,以汉语拼音形式直接外译的文化词汇在榜单上表现颇为抢眼。

  有意思的是,尽管春节功夫胡同等文化词汇早已有较为固定的英文译法,但其拼音形式的直接外译,在使用频率和受认可度方面正逐渐与英译形成竞争关系。

  专家分析认为,随着中国的节日民俗、先贤思想、传统美食等越来越深刻地影响世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思考方式和话语方式也正在悄然影响着世界。

  无独有偶。《语言帝国:世界语言史》作者尼古拉斯奥斯特勒2月27日在英国《卫报》发表署名文章认为,虽然当今世界1/4人口在使用英语,但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影响力不断增强,汉语在全世界的普及度也越来越高。

  



  持类似观点的,还有俄新社政治观察家德米特里科瑟列夫。他在1月31日的一篇文章中说,在美国或欧洲,大学生们花了很多钱去学汉语,不只是普通话,还有各地方言,比如广东话。

  他们需要这样做,以免跟不上离开中国经济就走不动的当今世界。

  同时,强大的日常生活文化也在外国人中流传。例如,将各地连接在一起的面条。散发着醉人香味的中国佳肴也走入寻常百姓家。



  所以煎饼果子要不要先来一套?

 

幸福的花花世界
1 楼
廣東話的點心,功夫,風水等早就全世界人都明白的,還有埋單。
匡吉
2 楼
那个“发”字是大陆的字吗?
幸福的花花世界
3 楼
恭喜發財的發嗎?发是简体,发财,头发都是这个发,不像繁體有區別,發財,頭髮。恭喜發財的廣東發音好多鬼佬都會說的。
爱憎分明
4 楼
中国的拼音文字必将越来越多被西方社会所接受。如果当年有拼音文字,馄饨就不会被写为“wonton",孙逸仙就不会被拼写成"双鸭蛋"了。
爱憎分明
5 楼
中国的拼音文字必将越来越多被西方社会所接受。如果当年有拼音文字,馄饨就不会被写为“wonton",孙逸仙就不会被拼写成"双鸭蛋"了。
日本好后山
6 楼
gyoza
走马读人
7 楼
用Y-Tube我可試發一些稿給俄國人,準備以後正式給 俄新社-通俄門 Россия через дверь
走马读人
8 楼
牽--牛, 這個牽字自牛出發, 將來要讓牛津字典用上我的發現.
走马读人
9 楼
當這些初級的東西還在被津津樂道時, 我已把整本字典裡的漢英秘密揭開,開闢了牛津樂道。
W
Waterinn
10 楼
世界共同語言是大炮,你听懂了嗎? 英語獲得世界共同語言的地位,將近兩百多年了。 這個地位的獲得,不是因為英語比別的語言有多麼優越,而是因為使用這門語言的國家,其大炮射程最遠。 兩百年間,也有其它數种語言,如法語,德語,西班牙語,覬覦其地位,圖謀取而代之,或分庭抗禮,但都先後敗績。所以然者,也不是因為這些語言比教拙劣,而是因為這些國家的大炮射程不夠遠。 被欺侮蔑視了一百多年後,如今,腰包漸鼓的中國人所操之語,漢語,似乎也想入菲菲,蠢蠢欲動,欲圖逐鹿世界。將欲“實淫”,必先“意淫”。孔子學院,對外漢語教學中心及其項目,應該就是拋過來試探水深的兩個石頭。 可是中國人太圖樣圖森破了,他們至今仍愛做夢,既不願意醒來,也不樂意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世界共同語言。 幾千年來,他們把老祖宗的“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仁者愛人,智者知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等教條背得滾瓜爛熟,以為這就是世界共同語和“普世价值”,異想天開憑此可以德化萬方,大同世界。 但是,孔夫子說過:“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安能事鬼”,這說明他的這套“語言”是有适用範圍的,就是只能用之於人,不能用之於鬼。試想,你把用於小寶寶的催眠曲唱給餓狼听,那會是什麼後果? 大清政府不明此理,對著魔鬼說人話,對著豺狼唱情歌,於是首都北京兩度被大炮轟塌了,老巢也被妖焰燒成殘壁了,一百多年來,大清統治下的中國人也被他們污蔑為“听不懂文明語言的野蠻人”和“劣等民族”,“槍炮是中國人唯一听得懂的語言”(參見網文《圓明園倒底是被誰燒的》)。 終於,一百多年之後,中國的土地上出了個覺悟者和明白人。他不但听懂了洋鬼子“強權就是公理”“公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內”的“文明”語言,並形象化地用中國人的語言翻譯了出來,那就是“槍杆子裏面出政權”“用革命的暴力反對反革命的暴力,是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的唯一途徑”。 於是,他率領中華優秀兒女,用簡陋的“小米加步槍”的初等語言,与中外反動派的“飛機加大炮”的高級語言,艱苦“對話”數十載,最終將西洋鬼子們逐出了中華大地,使中國人民最終擺脫了“三座大山”的壓迫。 立國之後,這位明白人始終沒有因勝利而糊塗,他始終清醒,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的圍追堵截,攻訐咒詛,文攻武嚇,千言萬語,世界的共同語只有一門,那就是大炮。 於是他又率領中國人民,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核彈威脅和訛詐之下,節衣縮食,艱苦奮斗,當了褲子,終於搞出了核子。 終於,洋鬼子認為中國人只听得懂大炮的語言,並且也一直用大炮和核彈對中國人講話的歷史暫告一段落,因為中國人也能用大炮和核彈來回話了,這證明了中國人已經懂得並且能夠運用這門世界共同語言了。 据說,人類之所以君臨萬物,統治地球,正是因為人類有語言,而其他生物則無。當倉吉造出了文字後,“天雨粟,鬼夜哭”,這說明語言文字的威力,連鬼神都害怕惶恐;在西方洋鬼子的《神經》中,當人類試圖統一語言文字後,連他們的“上帝”也恐懼縠觫。 而今,“東人能操西人語”,西人能善罷干休嗎? 於是,他們也要學一學他們的“上帝”耶和華的招數:“變亂中國人的語言”,讓他們互相拆臺,彼此爭吵,無法統一意見,無法一致行動,重新變回愚蠢的動物。 於是真洋鬼子於大炮之外,又鼓搗出另一套復雜含混的“語言系統”,那就是“民主人權”“自由平等”“現代文明”“普世价值”“和平發展”“憲政法制”“外交條約”“國際規則”“世界秩序”等等,並借助他們所收買的假洋鬼子們對著中國人大肆鼓噪。 想當年,我們大漢民族的祖宗漢王就曾經說過:“吾宁斗智,不喜斗力”。而一向只會以炮艦說話的西洋鬼子也要“君子動口,小人動手”了,太祖之後的兩位領導人能不竊喜嗎? 於是,小個子將計就計,采“韜光養晦”之國策,大肚子順水推舟,行“悶聲發財”之方針;胡哥哥假戲真做,虔心“和諧世界”,溫寶寶裝傻賣萌,努力“仰望星空”。 俗話說,謊言重復一萬遍就會成為真理。中國人“韜晦”“發財”既久,正當他們就快要相信“憲政民主”“自由人權”“和平發展”“國際秩序”等普世价值已經代替核彈航母戰機坦克成為“當今世界的主題”和“世界共同語”之際,西洋人卻“偶爾現崢嶸”,兩炮惊破了中國人的“霓裳羽衣夢”。 這兩炮,一是撞機,二是炸館。這一撞一炸,讓中國人嘗到了“惊夢”,憶起了“初心”: 原來,這個世界的共同語言仍然是大炮,而那些包裝成“普世价值”的“憲政民主”“法治人權”“國際公法”“世界秩序”等浮辭艷藻,不過是炮艦語言中斷句的標點符號而已。 標點符號也是語言,但是輔助性語言。沒有標點符號,語言仍是語言,文字仍是文字,不過斷句難些,有時會產生歧意;然而標點符號本身,永遠無法當做主要語言獨立使用。 要說普世价值,這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和“宇宙公理”。 薩達姆沒弄明白,死得比竇娥還冤枉;金正思深知此理,活得比庄子還逍遙。 且看近幾日的新聞: 特朗普忙著擴充美國核武庫; 普京忙著宣傳俄國核動力導彈; 我們的習大大也沒閑著,除了下餃子般制造戰機潛艦,核動力航母也正緊鑼密鼓籌劃之中…… 這表明,當今世界,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領導人都對炮艦這門“世界共同語言”有了共識,有了共同語言,並正付諸行動,努力提高自己大炮的射程。善哉! 我們中國人對此明白得比較晚,而且是付了很高的學費。 不過,還是應該“感謝”西方真洋鬼子和本土假洋鬼子對我們的“普世价值”教育,特別是那篇主張“火燒圓明園”和“八國聯軍”是“西方文明人用中國人听得懂的語言向野蠻的我們普及普世文明的兩次善意嘗試”的網文。
W
Waterinn
11 楼
世界共同語言是大炮,你听懂了嗎? 英語獲得世界共同語言的地位,將近兩百多年了。 這個地位的獲得,不是因為英語比別的語言有多麼優越,而是因為使用這門語言的國家,其大炮射程最遠。 兩百年間,也有其它數种語言,如法語,德語,西班牙語,覬覦其地位,圖謀取而代之,或分庭抗禮,但都先後敗績。所以然者,也不是因為這些語言比教拙劣,而是因為這些國家的大炮射程不夠遠。 被欺侮蔑視了一百多年後,如今,腰包漸鼓的中國人所操之語,漢語,似乎也想入菲菲,蠢蠢欲動,欲圖逐鹿世界。將欲“實淫”,必先“意淫”。孔子學院,對外漢語教學中心及其項目,應該就是拋過來試探水深的兩個石頭。 可是中國人太圖樣圖森破了,他們至今仍愛做夢,既不願意醒來,也不樂意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世界共同語言。 幾千年來,他們把老祖宗的“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仁者愛人,智者知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等教條背得滾瓜爛熟,以為這就是世界共同語和“普世价值”,異想天開憑此可以德化萬方,大同世界。 但是,孔夫子說過:“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安能事鬼”,這說明他的這套“語言”是有适用範圍的,就是只能用之於人,不能用之於鬼。試想,你把用於小寶寶的催眠曲唱給餓狼听,那會是什麼後果? 大清政府不明此理,對著魔鬼說人話,對著豺狼唱情歌,於是首都北京兩度被大炮轟塌了,老巢也被妖焰燒成殘壁了,一百多年來,大清統治下的中國人也被他們污蔑為“听不懂文明語言的野蠻人”和“劣等民族”,“槍炮是中國人唯一听得懂的語言”(參見網文《圓明園倒底是被誰燒的》)。 終於,一百多年之後,中國的土地上出了個覺悟者和明白人。他不但听懂了洋鬼子“強權就是公理”“公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內”的“文明”語言,並形象化地用中國人的語言翻譯了出來,那就是“槍杆子裏面出政權”“用革命的暴力反對反革命的暴力,是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的唯一途徑”。 於是,他率領中華優秀兒女,用簡陋的“小米加步槍”的初等語言,与中外反動派的“飛機加大炮”的高級語言,艱苦“對話”數十載,最終將西洋鬼子們逐出了中華大地,使中國人民最終擺脫了“三座大山”的壓迫。 立國之後,這位明白人始終沒有因勝利而糊塗,他始終清醒,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的圍追堵截,攻訐咒詛,文攻武嚇,千言萬語,世界的共同語只有一門,那就是大炮。 於是他又率領中國人民,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核彈威脅和訛詐之下,節衣縮食,艱苦奮斗,當了褲子,終於搞出了核子。 終於,洋鬼子認為中國人只听得懂大炮的語言,並且也一直用大炮和核彈對中國人講話的歷史暫告一段落,因為中國人也能用大炮和核彈來回話了,這證明了中國人已經懂得並且能夠運用這門世界共同語言了。 据說,人類之所以君臨萬物,統治地球,正是因為人類有語言,而其他生物則無。當倉吉造出了文字後,“天雨粟,鬼夜哭”,這說明語言文字的威力,連鬼神都害怕惶恐;在西方洋鬼子的《神經》中,當人類試圖統一語言文字後,連他們的“上帝”也恐懼縠觫。 而今,“東人能操西人語”,西人能善罷干休嗎? 於是,他們也要學一學他們的“上帝”耶和華的招數:“變亂中國人的語言”,讓他們互相拆臺,彼此爭吵,無法統一意見,無法一致行動,重新變回愚蠢的動物。 於是真洋鬼子於大炮之外,又鼓搗出另一套復雜含混的“語言系統”,那就是“民主人權”“自由平等”“現代文明”“普世价值”“和平發展”“憲政法制”“外交條約”“國際規則”“世界秩序”等等,並借助他們所收買的假洋鬼子們對著中國人大肆鼓噪。 想當年,我們大漢民族的祖宗漢王就曾經說過:“吾宁斗智,不喜斗力”。而一向只會以炮艦說話的西洋鬼子也要“君子動口,小人動手”了,太祖之後的兩位領導人能不竊喜嗎? 於是,小個子將計就計,采“韜光養晦”之國策,大肚子順水推舟,行“悶聲發財”之方針;胡哥哥假戲真做,虔心“和諧世界”,溫寶寶裝傻賣萌,努力“仰望星空”。 俗話說,謊言重復一萬遍就會成為真理。中國人“韜晦”“發財”既久,正當他們就快要相信“憲政民主”“自由人權”“和平發展”“國際秩序”等普世价值已經代替核彈航母戰機坦克成為“當今世界的主題”和“世界共同語”之際,西洋人卻“偶爾現崢嶸”,兩炮惊破了中國人的“霓裳羽衣夢”。 這兩炮,一是撞機,二是炸館。這一撞一炸,讓中國人嘗到了“惊夢”,憶起了“初心”: 原來,這個世界的共同語言仍然是大炮,而那些包裝成“普世价值”的“憲政民主”“法治人權”“國際公法”“世界秩序”等浮辭艷藻,不過是炮艦語言中斷句的標點符號而已。 標點符號也是語言,但是輔助性語言。沒有標點符號,語言仍是語言,文字仍是文字,不過斷句難些,有時會產生歧意;然而標點符號本身,永遠無法當做主要語言獨立使用。 要說普世价值,這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和“宇宙公理”。 薩達姆沒弄明白,死得比竇娥還冤枉;金正思深知此理,活得比庄子還逍遙。 且看近幾日的新聞: 特朗普忙著擴充美國核武庫; 普京忙著宣傳俄國核動力導彈; 我們的習大大也沒閑著,除了下餃子般制造戰機潛艦,核動力航母也正緊鑼密鼓籌劃之中…… 這表明,當今世界,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領導人都對炮艦這門“世界共同語言”有了共識,有了共同語言,並正付諸行動,努力提高自己大炮的射程。善哉! 我們中國人對此明白得比較晚,而且是付了很高的學費。 不過,還是應該“感謝”西方真洋鬼子和本土假洋鬼子對我們的“普世价值”教育,特別是那篇主張“火燒圓明園”和“八國聯軍”是“西方文明人用中國人听得懂的語言向野蠻的我們普及普世文明的兩次善意嘗試”的網文。
乡野一村夫
12 楼
這根本就是中文,严格説,應该是漢语词匯,不是什么“中式英文”。小编的水平还不如國内的孩子。再説,英语是門包容性很强的语言,不知道容進了多少外國词汇。容進漢语词汇跟汉语拼音有关系吗?太自作多情了吧。
V
VS2012
13 楼
中国梦又做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