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吃了‘六四’人血馒头”:学运领袖忆六四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10日 6点21分 PT
  返回列表
39985 阅读
47 评论
ABC中文

1989年六四后杨军(左一)和李隽(左三)组织悉尼的中国留学生举行示威抗议活动。

31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89年6月9日,澳大利亚时任工党总理霍克在国会大厦发表了至今仍让很多人难以忘怀的演讲。

他对6月4日凌晨在中国北京天安门发生的屠杀行动表示震惊和愤慨。

中国留学生李隽当时在澳大利亚,这位学运领袖回忆说,她在电视机前观看霍克总理的演讲,历史似乎定格在霍克涕泪交加的那一刻。

“他跟我们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站在了一起。而且给我们在这些在澳洲的学生一种保护,给予我们临时签证。当时我是非常、非常感谢他的。”

据霍克回忆录记载,当时这个给予2.7万在澳中国留学生延长临时签证并提供人道保护的决定出自霍克本人,此前他并没有和内阁就此事展开讨论,而后很多政府官员出来反对,认为这不可行,风险太大。

另一位1989年在悉尼的留学生学运领袖之一杨军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说:“我们这一代人永远也不要忘记澳大利亚政府和澳大利亚善良的人民给我们的帮助”。

“这是我们发自内心的[感谢]。我们是永远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感谢澳洲政府和澳大利亚人民。”

收到三颗子弹

澳大利亚的六四学运领袖杨军与时任工党总理霍克在一起。

杨军和李隽对那段人生中最悲伤而又难忘的日子保持缄默多年。

杨军曾经在1976年参加“四五”天安门反四人帮运动。他说从1989年四、五月间的学生和市民游行开始,他就到当时中国留学生聚集的各大语言学校组织人们声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

“我是1989年3月抵达澳大利亚的。我当时其实也没有任何组织,我就是到各个学校去做讲演,希望留学生走上街头,能够支持北京的学生,支持他们的那种请愿活动。一直到‘六四’屠杀,我就不由自主地被推到上了所谓的学生领袖的位置。其实我就凭着一腔热血。”

“六四”大屠杀发生后,杨军说他在示威活动上喊出了“打倒中国共产党”口号。

杨军告诉ABC中文,不久之后,他收到了三颗子弹及一封信。信中写到“杨军,小心你的狗头!”。

“我多次在[当年的]集会上说,我是在明处,你们是在暗处。我今天站出来敢反对共产党,你们这样一个强大的政府,我就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你们够胆就向我开枪,用不着给我寄子弹。”

李隽于1989年2月抵达澳大利亚,原本只是想开阔一下自己的视野。没想到“六四”却让她成为当年的澳大利亚学运领袖之一。

至今李隽还清晰记得她被告知解放军开枪的那一刻。

“我的一个外国朋友,他是在凌晨的时候给我打的电话。他带着哭腔告诉我说军人开枪了。我一听到这个,脑子一懵,马上眼泪就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

当年四、五月间看到学生和市民上街游行,在广场上绝食,跪在人民大会堂前呼吁与中国领导人对话,李隽和其他很多人一样希望看到一些开明的中共领导人能进行政治改革,给人民一定的权利。

她说她之所以走到台前是因为“六四”后到中国驻悉尼领馆前游行时,没有人愿意站出来,于是她站了出来。

“在这样一个震惊世界的事件面前,等了很长时间,没有一个人出来说一句话。后来我自己觉得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我就跳出来了,我就领导了那天的活动。我出来以后,也有很多人跟着就出来了,喊口号的,临时组织一些活动,还有捐款呀。”

当时就成立了中国学生联合会。从此,李隽也走上了海外民运之路。

她说为了民运,她做出了不小的个人牺牲。

1989年离开中国时,孩子只有五岁半。

“我再次见到他都12岁了。这六年多的时间里,中共就是不给他发护照,不让他出国。”

“孩子很小,他是不知道的,但是对我来讲,这个损失是非常大的。我错过了他最关键的成长期,而且带来了很多的问题。母子之间的感情,还有他在国内的一些遭遇,这是一生的痛。”

吃了“六四”人血馒头

在坚持数年之后,李隽和杨军都离开了海外民运,这里面有无奈,也有感到遭到背叛。

他们告诉ABC中文,海外民运队伍中也存在着不民主、只顾一己私利的机会主义者。矛盾和纠纷让民运组织不再是他们想象中的团体。

李隽开始经商,杨军开始教音乐。

杨军说:“‘六四’,那么多市民,那么多学生牺牲了,我们海外的这些人我们什么都没做。我们无非就是喊了几句口号,我们做了我们良心上应该做的一点事,但是最后得利益的就是我们这些人。我们四万多中国留学生全部都留在了澳洲。”

他觉得他们这批得益者是“吃了‘六四’人血馒头的”。

“中国有句话叫做忘记历史就是背叛,”杨军说。

李隽认为,当年的中国留学生选择留下来,是在用脚投票。

“他们为什么想留在澳大利亚,而不想回到中国。那是因为他们认为澳大利亚比中国好。澳大利亚除了经济富足之外,它还有平等、自由和民主,”她说。

现在“六四”已经过去31年了,新的两代人都出生了。

“这对很多人来说已经很遥远了,而且很多年轻人完全不知道‘六四’是什么日子,发生了什么,”李隽说。

“六四”后代

1999年在悉尼出生的王天地一直不知道他与“六四”会有什么联系。直到两年前。

目前就读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历史专业大学本科第四年荣誉学位的王天地在两年多前偶然听母亲提及“六四”以及与父亲参与“六四”悼念活动,自此王天地逐渐更多地了解“六四”与澳大利亚华裔移民的历史。

王天地的父亲参加六四一周年活动的一幕曾被主流媒体捕捉到。

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王天地说他的父亲Andrew和很多那个年代的中国留学生一样,在1988年从上海抵达澳大利亚学习语言。

“我后来听说我父亲悼念‘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一周年的一张照片刊登在西澳的报纸上。后来我在澳大利亚国立图书馆找到了这张照片。”

正是这张照片让他决定将今年的研究论文题目定位“六四”对澳大利亚移民政策的影响之上。他计划对这所谓的“四十千”中国留学生及第二代进行采访,以了解这两代人对“六四”事件的记忆。

王天地说从他个人的角度来看,他的同龄同学中有不少澳大利亚华裔第二代,他们对“六四”知之甚少。就连他本人都是因为母亲闲聊时才听说他父亲也曾亲历了澳大利亚学运及悼念“六四”的活动。

他说虽然霍克总理在允许中国留学生留在澳大利亚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当时内阁同意给予六四前后抵达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四年临时居留及基廷政府决定给予中国留学生永居都显示澳大利亚政府和人民的善良与同情心。

他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决定,而是一个国家做出的人道主义决定。

“如果不是这个决定,我可能也不会出生。除了我在学术上的兴趣之外,我与‘六四’还有着千丝万缕的个人联系。这让我对‘六四’的认知和研究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

三星堆主
1 楼
饅頭 不如包子 這血是槍和坦克造成的
三星堆主
2 楼
如果說吃六四血饅頭一說成立 不如說吃的最香的 是共匪 那些罵民運的女又才 是不是覺得民運個個抖應該留在天安門 讓坦克壓過去? 這樣可以流更多的血 讓鐮刀錘子國人沾著吃?
l
lao-fei
3 楼
在坚持数年之后,李隽和杨军都离开了海外民运,这里面有无奈,也有感到遭到背叛。 他们告诉ABC中文,海外民运队伍中也存在着不民主、只顾一己私利的机会主义者。矛盾和纠纷让民运组织不再是他们想象中的团体。 ====================================== 中国共产党也是在大浪淘沙中成长起来的,真正的有信仰者不会因为队伍的不纯洁而放弃理想。真正的民运也应该具有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气概,为理想而奋斗终身。可惜,在民运的队伍里,没有看到这样的领袖人物。
三星堆主
4 楼
樓下的蠢物:共產黨的理想就是貪腐和小三嗎?
l
lao-fei
5 楼
不论什么队伍里都有败类、渣子和投机分子。成不了气候,应该检讨自己。骂人就是气急败坏的表现,这样的人怎么能成大事呢?
l
lao-fei
6 楼
才发现,楼下的是写繁体字的,还真没注意,与这样的写繁体字的人辩论太掉价了。
w
williamsteng
7 楼
都是投机分子。哪有共产党当年的信仰?
丁庄秀园
8 楼
"中国共产党也是在大浪淘沙中成长起来的,真正的有信仰者不会因为队伍的不纯洁而放弃理想。真正的民运也应该具有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气概,为理想而奋斗终身。可惜,在民运的队伍里,没有看到这样的领袖人物。" 为什么看不到?其实问题就是答案。
m
mapletea
9 楼
叫吃六四人血馒头的人大都是那些没赶上末班车的留学生,如果赶上了吃的更香。其实,在美国利用六四游说美国国会让留学生留下来的主要是公派的J-1留学生,因为美国移民法规定,公派留学生学成之后必须回国,当时公派留学生拿着公款,又申请奖学金,两头通吃,学习结束后到期滞留不归,或用节省下的公款或违法打工挣得钱私下联系学校又以自费生的身份留下来的多了去了。自费生毕业后可以找工作留下了所以自费生只是沾了公费生游说国会让国会下令让他们留下来的光,要说吃六四人血馒头的,应该是那些两面通吃的的公派生。
三星堆主
10 楼
@lao-fei 那不叫簡體字和繁體字。那叫土匪體和漢字。 文字也像北京城牆一樣 被拆的亂七八糟 美其名曰簡化 豈不知語言和思想是緊密聯繫的 所以你這種小市儈的思維也被簡化了
三星堆主
11 楼
再說一遍 血 是坦克和機槍下的血 罵民運的 不妨把你那市儈的惡毒 發洩一點給鐮刀錘子黨
暴利
12 楼
一笑而过 都是戏精
北极光之星
13 楼
对我们这些直接参与和经历64全程的人而言,这帮跑到欧美的所谓学运领袖就是一群“吃了‘六四’人血馒头”的家伙,该自省了!还好,像留在中国国内的其他一些学运领袖,像金灿荣、胡锡进等等,过得还比这帮“吃了‘六四’人血馒头”就开溜的人要坦荡。想想64前几天那6个被示威者活活打死和烧死的解放军士兵,难道你们真的不会反省吗?
方家胡同
14 楼
“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这句话不是中国发明的,是列宁的话,这些“领袖”知道得不多,难怪成不了大气候!
s
soleil2002
15 楼
中国如果像苏联一样,今天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s
steventian
16 楼
北极光之星 发表评论于 2020-06-09 15:48:59 对我们这些直接参与和经历64全程的人而言,这帮跑到欧美的所谓学运领袖就是一群“吃了‘六四’人血馒头”的家伙,该自省了!还好,像留在中国国内的其他一些学运领袖,像金灿荣、胡锡进等等,过得还比这帮“吃了‘六四’人血馒头”就开溜的人要坦荡。想想64前几天那6个被示威者活活打死和烧死的解放军士兵,难道你们真的不会反省吗? _____ 同是见证人,同感!
理查
17 楼
海外民运需要最大限度的统一起来,统一纲领,统一策略,统一资源,统一行动。
新王朝演艺
18 楼
只是吃了人血馒头那么简单?
过滤词
19 楼
北极光之星 发表评论于 2020-06-09 15:48:59 对我们这些直接参与和经历64全程的人而言,这帮跑到欧美的所谓学运领袖就是一群“吃了‘六四’人血馒头”的家伙,该自省了!还好,像留在中国国内的其他一些学运领袖,像金灿荣、胡锡进等等,过得还比这帮“吃了‘六四’人血馒头”就开溜的人要坦荡。想想64前几天那6个被示威者活活打死和烧死的解放军士兵,难道你们真的不会反省吗? ============================================================================= 假设你不是带着任务来的,就凭你说的这段话就可以看出你根本没有经历过六四大屠杀。六四事件中共有15名军人死亡,没有一个是六月三日晚10时军队开枪以前死的,除去自己翻车死的和病死的7人其余8人都是被愤怒的群众报复致死的。屠杀是因,士兵被杀是果不要搞错了。当然如果您是奉命发贴的就当我白说。
三星堆主
20 楼
說‘人血饅頭’這種話的民族 只配吃包子
爱阅读的人
21 楼
Lao-for: +1000
p
peron1
22 楼
三颗子弹给他都30多年了 他还活蹦乱跳的
愚人2021
23 楼
六四学运急于求成未能与政府达成妥协葬送一代精英的梦想! 共产暴政寸步不让拒绝和学生共商国事错失中国进步之良机!
d
dqdeer
24 楼
暴利 发表评论于 2020-06-09 15:36:56 一笑而过 都是戏精 ++++++++++++++++ 精辟。
b
bluemoon1962
25 楼
一群黄狗屎
读者A
26 楼
他们多成了传粉,成了批评三权分立、批评媒体监督、批评多元化的帮凶
天天读
27 楼
城里的大拿们、海外那些致力于中国民主的有志之士们,6.4究竟是一场什么运动?能不能简单、准确、到位地概括一下?
平湖月
28 楼
胖哥说六四(1) https://youtu.be/CwosiM3vqfI 胖哥说六四(2) https://youtu.be/DK1_2a3_rpY 胖哥说六四(3) https://youtu.be/cUtOv_8PA1g 胖哥说六四(4) https://youtu.be/bPyD7unls24 胖哥说六四(5) https://youtu.be/mxQw0JAEcXU
马年生
29 楼
离开了人民和中国的土地,他们什么都不是。
岩松
30 楼
看看伊拉克就知道,国家的统一和稳定是根本。没有国家的稳定,民主和自由只是一个笑话!
王师南定
31 楼
愚人2021 发表评论于 2020-06-09 16:36:00 ------------------------------------- 自己都说是蠢人了,老糊涂了吧,胡言乱语,没思路没理想,除了损GCD,你还会点什么,穷鬼!
中山陵
32 楼
海外民运需要最大限度的统一起来,统一纲领,统一策略,统一资源,统一行动。 成立中国民主联盟,成为可以随时取代中共政府的影子政府。 联盟负责人应该由选举产生。最大的难度是如何抵御中共特务的渗透
z
zxxxz
33 楼
不要再消费六四了
过滤词
34 楼
天天读 发表评论于 2020-06-09 17:06:16城里的大拿们、海外那些致力于中国民主的有志之士们,6.4究竟是一场什么运动?能不能简单、准确、到位地概括一下? ========================================================================== 仅以一个亲历者的角度谈谈我的感受,六四学运起源于被罢黜的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去世,学生们借悼念胡耀邦表达对政治倒退和官商勾结的不满,由于政府方面的傲慢导致学生开始绝食。就在学生逐渐散去之时政府抛出了4-26社论,称学生运动为动乱,此举激怒了学生和社会各界导致百万人上街要求政府惩治腐败要求李鹏下台。此时中央内部分歧趋烈邓小平决定调兵于6月3日晚强行入城,由东西向天安门挺进的部队大开杀戒,而由城北入城的部队有枪无弹且被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因而在愤怒的民众的报复中损失惨重。六四是由突发事件引发的群众运动初期政府有些不知所措但4-26以后整个局势就完全在政府的掌控之中。从此中国进入了无官不贪的新时代。
相信事实
35 楼
历史已经给这次动乱定了罪,没有什么可说的。中国当时的镇压是及时的、正确的,没有这个正确的决定,哪里有今天的高速发展和强大?如果这些民运人士当政了,苏联的历史就是中国的结局。
D
Doctor11
36 楼
现在开始报应了
墨迹
37 楼
跟全世界所有民运都一样,中国海外的民运最终都会演变成靠着黑中反共生存模式,背后金主当然是欧美(主要是美国)那些所谓的ngo(其实是国安系统)。用你的时候给点treat,太平盛世的时候,根本鸟都不鸟你~
墨迹
38 楼
感觉好像一些台湾绿蛙,香港废青对64的了解比当事人跟深刻。 一年中唯一跟内地最“亲”的时候就是6/4,都快赶上亲娘了,而其他363天呢,滚的越远越好~ 所以到底是谁被洗脑,谁瞎操心???
s
smithmaella
39 楼
What the fxxx? Absolutely garbage writing. WXC is deteriorating, fast.
三星堆主
40 楼
那就讓 鐮刀錘子國的國民 吃包子 好了
天天读
41 楼
谢谢过滤词!用你的话说:6.4是突发性事件引起的群众运动。 期待有更多的人来表述自己的观点。
三星堆主
42 楼
鐮刀錘子國的國民既然連六四都記不得了 又不去問問那所謂的“人血饅頭”的血是如何流的 那就吃開開心心地吃臘肉包子好了
v
verlin
43 楼
永远拿六四说事,没人有工夫听你们的废话。
s
skyhorse913
44 楼
六四事件中共有15名军人死亡,没有一个是六月三日晚10时军队开枪以前死的, ------------------------------------ 六四时我在中国,那些年轻士兵都是五月份第一次徒手入京被攻击而死的,有一个尸体被烧焦吊在天桥上,那情景我一辈子忘不了。 所以军队第二次才随身携带武器。
二老虎
45 楼
六四过了三十年。现在的民运领袖是谁?
彼采萍兮
46 楼
过去吃就算了,现在这篇文章不就是继续吃么?不想吃的,就不会那么多废话了。
m
m301
47 楼
其他日子, 说普通话就打死你 --------------- 感觉好像一些台湾绿蛙,香港废青对64的了解比当事人跟深刻。 一年中唯一跟内地最“亲”的时候就是6/4,都快赶上亲娘了,而其他363天呢,滚的越远越好~ 所以到底是谁被洗脑,谁瞎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