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业寒冬:粤3成企业收入几为0将引发闭店潮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2月7日 0点19分 PT
  返回列表
27529 阅读
7 评论
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报 广州的饮食文化源远流长,闻名全国,正所谓 " 食在广州 "。但如今走在广州的大街上,发现还有很多店铺没有开业,而仍在营业的店铺和酒楼也只有零丁几个顾客,显得冷清。

过年期间,开东南亚餐馆的丁明一直在给自己做选择题:年后到底选择开业还是停业,如果疫情持续长是否会转型线上买卖,如果疫情持续时间很长,业主又不愿意降租金,他觉得那两家店有可能撑不下去。陈磊觉得自己比较幸运,因为他一开始选择只做外卖不做堂食,但是线上的成本也日益提高。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最希望的就是美团等外卖平台降低抽成,但就陈磊反映,美团至今没降。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日前开展的行业问卷调查显示,春节期间 30% 的持续营业的企业同比营收下降 5 成以上,其中 30% 的企业收入几乎为 0;绝大部分企业面临租金、人工、能耗、税收等多重成本压力,困境如无法得到及时缓解,将在 1-2 月内引发闭店潮。

在这个餐饮业的寒冬,众多餐饮行业主呼吁政府减税、地产业主降租、鼓励并推动美团等外卖平台降低外送扣点、提供超过一年期的无息贷款,帮企业解决现金流问题等措施。

冲击

" 我这几天都睡得不是很好。" 丁明最近都在担心他那两家东南亚菜的店铺,疫情的肆虐蔓延对他影响太大了。截至 2 月 5 日 24 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 31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 28018 例,重症病例 3859 例,累计死亡病例 563 例、治愈出院病例 1153 例、疑似病例 24702 例。而丁明所在地广州截至 2 月 5 日 12 时,广州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249 例,累计核实密切接触者 611 人,尚在医学观察 448 人。

丁明这段时间在开店与停业之间徘徊。他算了一盘帐,如果他选择停止营业那就意味着只需要支付租金,但可以省掉一切成本,那或许还有一丝生机;如果现在选择开店,那就要面临支付租金、人力、食物原料、水电损耗等全部成本,而更为严重的是倘若有顾客进来消费感染了肺炎,那无疑是灭顶之灾,加上市场上有部分的食品原料还没有货。丁明经营两家店铺,一家门店租金每月 1.6 万、另一家租金每月 1.2 万,加上其它成本,两家店的成本大概在 11 万元 / 月,两个月过去就要二十几万。

最近,西贝莜面村董事长贾国龙的一席话道出了现在餐饮业的艰辛。贾国龙表示,西贝莜面村在全国 60 多个城市拥有 400 多家连锁店的基本都已停业。往年春节,西贝的整体营收约在 7-8 亿元,今年几乎全部归零。2 万多员工目前待业,一个月支出就在 1.5 亿左右,倘若疫情在短时间内得不到有效控制,西贝账上的现金撑不过三个月。

" 西贝这种在业内算是盈利能力和现金流都非常好的企业,都说撑不过三个月,我们这种小本经营怎么可能熬得过去,我觉得对于我,不开业可能还会赢,开店必死。" 丁明感叹道,他两家店加起来 12 个员工,基本都停薪留职了,之前的工资就按实际工作天数来发。让他比较欣慰的是,员工们对现在的行情都表示比较理解。

在餐饮业,除了堂食餐饮店之外, 近几年来做外卖专门店的人也越来越多。外卖专卖店顾名思义就是线下拥有一个可以制作餐饮的地方但线下并不对外营业,只通过美团、饿了么、大众点评等平台做线上外卖。

" 看今年这疫情,真的很庆幸自己当时做了只做外卖不做堂食这个决定。" 陈磊 2019 年在广州经营了一家酸菜牛肉饭外卖专门店,提供牛肉饭、牛肉汉堡和其它私人定制服务。他在番禺租了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地方作为厨房,雇了三个员工当厨师,加上进货的食材等一个月的成本大概 3 万左右,而他线上的主要阵地是美团、支付宝外卖和微信。

2 月 4 日,人们陆续返程,陈磊选择了这一天开市,他原本以为大家都不出门就餐,会接到不少外卖单,但是出乎意料美团平台还不到 30 单,比平时还少。好在第二天逐步恢复正常,陈磊从早上十点开始进厨房帮忙准备,一直忙到晚上八点,仅仅美团平台就超过了 30 单。

陈磊告诉记者,现在外卖市场的厮杀也非常惨烈,虽然房租和人力成本没有这么高,但是美团等外卖平台都是 20% 以上的抽成,配送费另算,总成本其实挺高的;加上这波疫情,可能会有一批堂食餐饮店转型线上外卖店,导致外卖市场竞争加剧。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最希望的就是美团等外卖平台降低抽成,但就陈磊反映,美团至今没降,而且他感觉降的机率不大。

寻路

丁明现在最希望的是疫情可以早点过去,其次就是希望房东能降租。丁明告诉记者,他已经跟房东提了相关诉求,但是房东压根儿没回复他,按照这个意思他觉得房东八成不会答应。

关于租金,根据房东性质不同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以商户为代表的企业房东;一种是以街铺为主的私人房东。从企业房东角度来看,截至 2 月 4 日 18 时,全国已有万科商业、美的商业、银泰集团、万达集团等超 1000 家购物中心主动减、免租金,助力抗击肺炎疫情。" 商场主动降租其实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因为万一商户经营不下去要撤出商场,会影响客流,对它本身影响很大,但是对于私人房东来说,其实并没有这样的动力,即便我做下去也可以转让给下一个人,业主又可以收顶手费,何乐而不为?" 丁明认为。

" 顶手费 " 在餐饮业内犹如 " 潜规则 " 一般,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业内人士都心知肚明,意思其实就是餐厅转让给下家时,下家需要给予上家的费用,但这些费用有的由上家收取,有的需要与房东分润,因为有些房东会让上家达成一定的条件例如顶手费分他多少才允许转手。事实上,在疫情对餐饮业造成 " 重创 " 的今天,要找到下家转手并不容易,但在丁明看来个人房东往往都缺乏长远的目光。对于丁明来说,如果疫情持续时间很长,业主又不愿意降租金,他的两家店有可能撑不过今年。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日前针对该区域的餐饮企业开展了行业问卷调查,其中广州的餐饮企业占了全部 550 份问卷调查的 32.91%,其余广东二十个城市的占比不到 10%。调查发现,春节期间 30% 的持续营业的企业同比营收下降 5 成以上,其中 30% 的企业收入几乎为 0;参与调查的正餐类企业同比宴席减收达 2 亿元之多;绝大部分企业面临租金、人工、能耗、税收等多重成本压力,客流、现金流严重不足的困境如无法得到及时缓解,将在 1-2 月内引发闭店潮。

" 如果真要解决,只能指望政府介入,最好是以补贴商家的形式,不然指望民间自己解决几乎不可能。一家店铺倒闭,背后牵涉的是老板、房东和一群员工没收入、甚至一堆供应商出现资金链和债务问题。如果成千上万的餐饮企业和店铺出现这样的问题,后果难以想象;另一方面就是人员工资,也是一个巨大成本,在现有劳动保障制度下,大部分员工还是要保留,部分地区政府还要求按全勤发工资,这样企业只有一条路,就是破产。" 陈磊向记者表示。他认识的一个广州餐饮品牌,本来与外地一家餐企谈好了收购意向,准备春节后谈细节,但据他了解已经无限期搁置了,发起收购的餐企目前也自身难保,无暇扩张,广州这家餐企也迅速从盈利转向大亏。

会转型么?记者如是问丁明,他的回答是否定的。在他看来,单纯依靠线上很难支撑整体运营,因为销量很难上去,而且线上成本其实也很高。据他介绍,现在两家店一个月大约能做 2500 单外卖,线上大约占了三成,但是外卖一单所获得的收入,外卖平台要抽 25% 的利润;除此之外,做外卖为了获取流量,用低价吸引消费者,就需要参加外卖平台的优惠活动,这样算下来一单外卖的价格等于打了五折,而且每一年投在大众点评等外卖平台上的广告达到 12 万,因为只有投了广告才有生意。综上而言,丁明并不打算转型外卖市场。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表示,已将相关调研统计结果报备广东省发改委、商务厅、市场监督管理局、人社厅及市商务局,协会向全省餐饮行业发布倡议书,向业主、供应商、政府部门发布行业呼吁书,呼吁政府和社会各界调动一切有效资源,及时出台各类具体扶持政策,帮助扶持广东餐饮业共克时艰。

乐凯撒披萨创始人陈宁则列出来几项政策扶持呼吁,分别是 2020 年所得税、增值税减免,2019 年所得税延缓半年征收;对地产业主提供规模化补贴,并通过 3~6 个月免租精准惠及终端餐企;鼓励并推动美团、饿了么特殊时期降低外送扣点,扶持生态;提供超过一年期的无息贷款,帮企业解决现金流问题;鼓励企业灵活用工,缓交社保,适度降低社保税率;对不裁员的企业发放稳岗补贴。

m
myguinea1
1 楼
预料之中
栾世清
2 楼
思考,帮助,改进,转型 人总要吃饭的
刚满十八
3 楼
厨师有病就惨了
r
roliepolieolie
4 楼
这些祸害都是习胖的独裁政权提倡的欺上瞒下造的孽。加上他家钱多得经常需要大撒币。没饭吃的都去中南海找习胖算帐。
我要真普選
5 楼
中國今年GDP增長預計接近6%
U
US_Lion
6 楼
非典故乡广东地区也是吃飞禽走兽的,此地人种茹毛饮血,借着武肺的暴风骤雨要洗刷一下广东脏乱差的餐饮业市场了。
s
swmpsp
7 楼
叫外卖就安全吗,自欺欺人。做饭的要是生病了,食物不会沾染病毒吗